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与卫庄的较量
    “你伤的很重,但似乎恢复得比想象中快。”紫女看着面前的男子,那双深邃的紫色眼眸变得略显惊讶。

    朦朦胧胧的声音在脑海中炸响,零点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此时醒来,全身上下充斥着无力的酸痛感。

    零点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好半响才恢复过来,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

    “我……”刚想开口询问,但马上就记忆起昏迷前的零碎片段,瞬间明白自己的处境,没有客套与感谢的话,只是平淡的问道:“我昏迷了多久?”

    “本来预计至少要五天才能恢复意识,看来我失算了,你比预料中提前了三天。”

    得到答案,零点心中不免松了口气,还好只是两天,剧情应该没有偏离太远。

    “披上衣服吧。”紫女把衣服搭在木桶边,背过身去,笑着说道:“这里可是有女的。”

    “谢谢。”零点感激的点了点头,艰难的从木桶里站起身子,十分小心的把衣服换上,然而毕竟受了那样重的伤,动作幅度一大就扯动伤口,撕裂的疼痛不由让零点眉头紧皱。

    “我说你俩能不能别把我这个大活人当空气。”韩非抗议的说道:“我也是受害者,紫女姑娘,就算你不给我一套衣服,好歹也安慰一下我。”

    “安慰这种事情你应该去找别人,我并不擅长。”紫女浅浅一笑,莞儿轻言。

    “哎……可惜了我这套衣服。”韩非看着上半身湿透的衣裳,愁眉苦脸的说道。

    “对了,这东西还你。”紫女从腰间取出一块玉佩,递到零点面前。“看你随身佩戴,应该是对你很重要的东西。”

    零点接过一看,这正是他一直佩戴的玉佩,感激的点了点头。

    “咦?这玉佩。”

    忽然,韩非的目光锁定在零点腰间的玉佩,脸上带有几分笑意,说道:“零兄的玉佩有些特别啊。”

    “你认识这玉佩?”零点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不认识。”韩非摇了摇头,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无人察觉的疑虑。“但这玉佩上的图案却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图案?”紫女也发现玉佩上面果然有一个奇特的图案,起初没有注意,现在看起来好像并没有那么简单。

    “这是百越的一个符号。”

    一个冷酷的声音突然传来,尚未敲门,棕色的大门在“吱嘎”一声中被一双白净,修长双手打开,一个孤傲的身影走进来,

    这是一个面色冷峻的青年男子,看起来很年轻,那一头整齐的白色短发和他的年纪比起,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他表情冷漠,那是一种对生命的冷漠,满头白发被一根金色的发带固定,两边残留的头发全部倾泻而下,走起路来,随风飘动。

    零点没有说话,他的目光死死的盯住白发青年,青年也看着他。

    在两人对视的那一瞬间,零点感觉时间从没有如此漫长过,就犹如掉入一个没有空间概念的永恒深渊。

    那一刻,零点的心里只有一句话在不断的回响。

    好大的杀气!

    “卫庄兄。”韩非身子微屈,拱手道。

    “旧的岁月已经逝去,百越已经不复存在,一个被遗弃之人,突然来到韩国,又会给韩国带来什么呢?”

    他淡然的徐步而来,走到窗边盘腿而坐,很自然的为自己倒上一杯茶,眼神漠然的看着零点。

    “…百……越…”

    韩非托着下巴开始沉思起来,仔细咀嚼这两个字,片刻之后,片刻之后,突然眼睛一亮似有了答案,沉重说道:“难道是许多年前泯灭的那个百越?”

    没有人回答韩非的疑问,自始至终卫庄的目光都停留在零点身上。

    场中气氛怪异到了极点……

    良久,零点开口了,淡淡的说道:“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阁下是不是太多虑了。”

    零点此刻也是恍惚的有些出神,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具身体主人的身份居然是百越人。

    看来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没有人敢小瞧普通人,特别是对于一个在江湖上生存已久的侠客来说,世上最危险的人,其实就是籍籍无名的人,也就是所谓的普通人。”卫庄很自然的端起茶杯,放在唇边吹了吹,任碧绿的茶叶翻滚浮波里。

    “因为无名,才没有任何人注意他们,而没有任何人注意的人,往往可以做出许多名人做不到的事情,等你察觉他们的时候,也是他们出手的时候。”

    此刻的卫庄不光实力强大,还远比动漫中的有心机,一出场就很明显开始针对自己,并且对自己的身份开始产生怀疑,至少他猜到了零点是个杀手。

    “有很多侠客自以为自己很了解这个世界的本质,其实真正了解的只有一种人——无情的人。”零点的声音非常冷静,冷静得像是一块浮冰。

    “你就是一个无情的人,所以你就可以瞧清楚这个世界,至少远远比大部分人都瞧得清楚。”

    卫庄笑了,笑的很冷。

    零点也在笑。

    紫女看了看零点,又瞧了瞧卫庄。

    她忽然发现这两个截然不同的人,至少有一点是相同的,他们笑起来的时候,不但不会给人有半点暖意,而且会令人感觉一种说不出的讥诮之意。

    零点强作镇定,隐藏在袖子中的手心溢出冷汗。

    他在害怕,同时他也在兴奋,与鬼谷传人玩心理战,要比杀人有趣得多。

    韩非坐在他们的中间,感受着两边冷咧的目光,尴尬的直抽嘴,“你……你们还真像哈。”

    “毕竟我们不一样。”卫庄淡淡的说道。

    “不,我们一样。”零点的声音中都流露着一种比寒冰霜雪还冷的寒意,“至少有一点我们是相同的,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面对这尊煞神,零点一刻也不敢大意,如果不抛出一个有利的条件,零点绝对会相信,对面那男子会毫无犹豫的给他的脖子来一场最完美的冰凉。

    “我不懂在说什么?”卫庄语气渐冷。

    “或许有人会懂。”零点用食指轻点桌子,一字一句慢慢的说道:“夜幕降临,黑暗便会笼罩这片大地。”

    此言一出,在坐寂静一片。

    鲜红摇曳的烛火跳跃着,映在零点的脸上,那张惊鸿一瞥的容貌映的愈发深不可测起来。

    “零兄也知道夜幕?”韩非也觉得事情不对劲,睿智的双眼如一汪深幽的潭水,目光紧紧锁定住零点,仿佛想在对方脸上找出一点破绽,但他失望的是,零点的表情至始至终都是淡定自若。

    “知道夜幕的人有很多,可真正了解夜幕的人,偏偏没有多少,而我,就是那少数人之一。”零点直视着韩非的目光,嘴角挂着一个若有若无的笑意。

    “你究竟是什么人?”紫女也意识到了眼前人的不简单,开始正视起来。

    很好,看来已经得到他们的重视了。

    零点转头看了紫女一眼,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淡淡的解释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起码我们现在是朋友,只会给你们带来情报的朋友。”

    韩非眉头微皱,零点的话让他有些猜不透,试着问道:“这么说,你知道官饷在哪了?”

    “知道,从我踏进韩国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说到这里,零点停顿了两秒,然后不动声色的说道:“看在紫兰轩救我一命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们透露一些消息。”

    卫庄冰冷的嘴角扯出一抹清冷的弧度,端起面前的茶杯,浅啜了一口:有意思。

    “百鸟中有一个叫墨鸦的人,你们可以试着去调查一下。”

    “百鸟中貌似有一个叫墨鸦的人物,你觉得一个小小的头目,会做偷盗黄金这么愚蠢的事情?”卫庄冷冷说道。

    “看来你还不了解百鸟这个组织,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听说过‘养蛊’之术吗?把各种毒虫放在一个完全封闭的盒子里互相噬咬,最后一个活着爬出来的,就是蛊。”

    “百鸟恰恰就像一个养蛊的地方,能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有哪个没有过人之处,行事利落,从不拖泥带水,不会擅自行动,它们做任何事情都离不开‘命令’两个字,乌鸦,只是在这个谜团中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而已。”

    “听你这么说,寻着蛊的足迹细查,就能找到幕后的养蛊人?”卫庄细细的把玩着手中的四脚青铜杯,嘴角划过一个完美的弧度。

    “养蛊人不除,蛊就会无穷无尽,最后腐蚀整个巢穴,九公子是一个聪明的人,这一点我想早已心知肚明,我只是替他说出内心的想法。”

    一语点中要害,气氛再次凝重起来

    紫女抬起眸子,缓缓朝这边扫了一眼,从容淡定的眼神中丝毫掩饰不了惊讶之色。

    韩非也被零点的一番话所惊艳,他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微微笑道:“看来零兄更适合去当一个谋士。”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