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紫女的邀请
    “姑娘,你没事吧?”紫女挂着浅浅的微笑,微笑中又透露出一股亲和力,与刚刚的冷血的一面相比,此时倒是有点像一个大姐姐。

    “谢谢。”清冽的声调,仿佛珠玉落地,不带任何语气。

    “姑娘客气了,听闻最近城中常常有女子神秘失踪,特别是清秀貌美的女子,姑娘以后要当心了。”

    “我知道。”零点淡淡说道,有些事情他也懒得去解释,他现在之所以还站在这里听她废话,是因为对方救了他,虽然这个救助显得可有可无。

    “说来也奇怪,刚刚我在这巷子中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杀气,但这股杀气只停留了瞬间就转瞬即逝了。”紫女眼神清冽的打量眼前之人,恰到好处的微笑呈于脸上。

    “你想说什么?”零点冷声说道。

    “江湖之大,从不缺乏奇人异士,但能把杀气收放自如,绝对不普通人能做到的,姑娘,你说呢?”紫女看着零点,非常期待对方的回答。

    居然被发现了?

    零点的眼睛一凝,刹那间冷意翩飞,“猜测我的身份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在江湖上生存,本身就是一件危险的事情。”紫女眯着眼,唇角微扬。

    零点沉默不语,眼睛死死的盯着紫女。

    “别生气,我没有别的意思,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紫兰轩找我,我叫紫女,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说完,回眸一笑,迈着妖娆的步子,在零点的视野中缓缓离开了。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个女人是碰巧来到这里吗?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她一路尾随到这里究竟想干什么?为什么知道自己不是普通人还会选择来救自己?

    零点怎么想也不明白。

    慢慢收回目光,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从怀里掏出面具,戴在脸上,踏过尸体走出了巷子。

    紫兰轩,他会去的,但绝对不是这个时候,在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他不敢冒然前去面对有一个人。

    那个令他都胆怯的人。

    此时,天色阴暗,山头的太阳只剩下丝丝余晖。

    零点在布庄买了一套崭新的黑袍过后,就去了最近的一家客栈。

    现在的剧情他还能了如指掌,但后面却是一概不知,因为玄机还没把这部动漫更新完,不知道后面还有那些神秘高手未登场。

    所以……

    想要了解剧情的发展,单靠一个人显然是不可能的,必须要更多的人手,眼下最重要的就是组建一个势力,来代替他的眼睛。

    进入客栈内,此时已坐了不少客人,很是嘈杂,店小二见到有客人来,立即笑脸相迎问到:“这位客官,住店还是打尖啊?”

    “一间玄字号房。”零点淡淡说道。

    “好勒!客官请跟我来。”

    说完,小二热情的在前方带路,奇装异服,行为诡异的客人在这里并不少,所以小二也装作什么也没看见,在这里干了十几年的经验,祸从口出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零点紧跟在小二的后面。

    不一会儿,零点在小二的带领下进入了二楼最东面的一间屋子,他环视了一下房间,房间并不大,越往里走越宽,呈弧形,中间一张床,最里面是一张书桌,同时摆放着一面铜镜,书桌后是一扇柳叶窗。

    在弧形侧面没有窗的地方用一副山水屏风隔了一个小间,小间里面有一个高的木头台子,台上放了一个木桶,按照店小二介绍,这儿便是用来洗澡的地方。

    “客官好生歇着,饭菜一会就到。”说完店小二恭敬的带上房门出去了。

    因为这几天因为赶路的缘故,身上满身尘垢,让他十分不舒服,所以第一时间就走到屏风前,发现屏风后已经提前准备好一桶热水。

    水有点烫,对于一个满身疲惫的人来说,这水温刚好合适,身上的旧衣服被随意的丢在了角落,然后把包袱里的黑袍挂在屏风上。

    灯光有些昏暗,但依然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身子骨表面那无数条凸出的疤痕,横七竖八,像是一只只匍匐在身上的蜈蚣,狰狞与恐怖。

    零点仿佛习以为常,默默的侵泡在热气缭绕的水里,感觉一阵阵暖流注入体内,好象有一股气向上冲,头有一点发晕,脑海中突然产生一丝困意,眼皮不经缓缓下坠,不一会儿就听见嘴唇发出的丝丝呼噜声。

    这一觉睡的很香,但没一会儿,就被门外的一阵敲门声惊醒。

    “嘭!嘭~,客官,您要的饭菜来了。”店小二在门口喊道。

    零点摇了摇昏沉的脑袋,立刻起身,随手拿起挂在屏风上的黑袍利索的穿上,赤着脚走到了外间打开房门。

    “客观你的饭菜,请慢用。”店小二把饭菜递给零点也没再啰嗦,知趣的把门合上。

    “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小的。”

    零点接过芳香四溢的饭菜,把它放到桌子一边,像是嚼蜡一般简单的嚼了几口,就再没有兴趣在吃下去了。

    推开房门,直接朝楼下走去,放眼望去,整个客栈里还有不少的客人,满脸通红的喝酒聊天。

    零点走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很随意的倒上一杯茶水,一声不吭的坐了下去,至始至终都没有人注意到他。

    这里是吃饭,喝酒,聊天的地方,但也是消息来的最快的地方,因为有些人一旦喝了酒,就像纸包不住火一样。

    果然,没一会儿功夫,桌子的另一边就传来了附耳低言的声音。

    “中虚斋最近的动作有点大,居然开始窥视起我们惊雷门来了,门主让我们小心点,最好不要起冲突。”

    “哼,我看他们也只会窝在长星街那破地方,以卵击石,自不量力,说的就是他们这种人罢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白治容一介女流之辈能在偌大的韩国城里站住脚跟儿,倒是有几分能耐。”

    “哼,女人始终是女人,迟早有天会被我们惊雷门吞并。”

    “哈哈哈,说的对。”

    零点安静的坐在角落里,全身笼罩在宽大的黑袍之下,额头微低,下意识地把脸隐藏在了黑暗的灯光死角之中,保持着一个奇怪的姿势,一动不动,手中的茶杯尚冒着热气。

    听完他们的对话后。

    这时,他动了……

    默默地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起身走向客栈外头。在走过客栈的柜台前,随手在怀中拿出了一块银锭,丢在了柜台上,根本没有半点讨要余钱的意思,径直离开了客栈。柜台的老板顿时大喜,忙笑着朝那年轻人的背影大喊道:“客官慢走,欢迎下次再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