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韩非的心思
    黑沉沉的天空沉默地笼罩着大地,空旷的古道上只有重重的马蹄声在回荡。

    因为和韩非同路的原因,所以也没有发生钱袋掉了,喝酒没有钱的剧情,恐怕经过自己这个局外者的插入,以后很多事情将要发生变化。

    车夫是一个中年的汉子,性格豪爽,直来直去,说起话来长篇大论,滔滔不绝,这也是零点指名点他的原因。

    正好和这个啰里八嗦的主人公凑一对。

    一路西行,在月光下原本显得草木青翠、生机盎然的大片森林却有些荒凉,时见废弃残破的茅屋,野草蔓生的农田。

    见此情景,韩非轻叹了一口气,“战争中受苦的永远是百姓。”

    车夫的神情颇有所动,长嘘口气,“可不是吗?前些年和百越打了两次仗,死了十多万士兵,多少老妇没了儿子,多少女子没了夫君!前年遭了旱灾,粮食本就歉收,再加上战争耗费,为了凑军费朝廷下诏可以买官职和用钱为自己赎罪,可是平头百姓哪里来的那些钱?花了钱的人做官,想的能是什么,克扣的还不是平民百姓?打仗战死的是平民兵士,可得赏赐和封侯拜将的却永远是那些贵人子弟。百越不是不该打,可这仗打得……唉!”

    一个车夫居然有这么一番感叹,韩非诧异地道:“看壮士年纪不大,这份见解在下受教了。”

    车夫笑道:“我也是多话之人,倒是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不瞒公子,自幼年时家境还算丰裕,也读过几年书,现在终年走南闯北,各种客人接触得多,自己沿途所见,加上从一些客人那里听来的,信口胡说而已。”

    “听说这一地带经常有劫匪出没?”韩非疑惑问道。

    车夫猛甩了一鞭子,“怎么不是真的?三年前,一场大旱过后,搞得这些年粮食颗粒无收,朝廷又频频招兵打仗,弄得人心惶惶,所以周边村子只要有些力气的人都进山当了劫匪,见人就劫,不拿就杀,实在可恨。”

    韩非沉默半响,微笑说道:“草木只一秋,人生只一世,在这个动荡不安的乱世中,每个都必须要学会生存罢了,理所当然。”

    车夫口中欲辩,脑内却无一言,只是沉重的叹了口气。

    韩非拍了拍车夫肩膀,笑道:“壮士别被在下的话唬住了。其实这些对对错错全没有定论。在下今天说这些话,只因为壮士说了另一番话,在下就忍不住辩解一下,如果壮士说的是他人,在下只怕又是要站到另一边去了。”

    车夫响亮地甩了甩鞭子,大笑起来,“公子性格还真是有趣。

    韩非含笑的回应了一声,转头看向旁边闭目养神的零点后,又把视线看回窗外,喃喃自语道:“不知现在的韩国变成了什么样子。”

    “乌云遮盖了整个天空,平静的湖面下暗流涌动。”

    零点闭着眼睛,低声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声音很小,但在这密不透风的空间里,韩非却听得很真切。

    听完这话,韩非身子轻颤,眼神忍不住有些恍惚,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虽然早已知道是这个结果,但心理还是不免有些伤感。

    但马上恍惚的目光中爆发出一股熊熊的火焰,没错,他回来了,哪怕是赔上了性命的代价,也要把韩国从火海中剥离出来,这不正是他求学的初心所在吗?

    转眼间,马车又行驶了两天时间……

    这两天在旁边听着韩非不停的缠着车夫聊天的声音,零点倒是比较轻松自在,专心修炼起龙凰经来。

    韩国作为一个最弱的国家,但其中的高手并不少,有几个人物不得不让他忌惮三分,就比如韩非身边的那个神秘保镖,至少不是零点现在能对付的角色。

    不然他真的很想知道,没有主人公的世界,剧情该怎么发展下去。

    所以,留给零点的时间并不是很充裕,修炼必须要加快进度,不得浪费丝毫的时间。

    ……

    接近夜晚的黄昏时刻,零点终于到达了韩国,这段枯燥的旅程也随之宣告结束。

    淡红的残阳下,这座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古老雄城,犹如沉睡的巨兽,没有了早上的喧闹和繁华,有的是它本来的平静和沧桑。

    干净利索的街道两侧,各色酒楼、布庄、香坊、药堂,各行各业的招牌幌子,再加上街道中稀稀疏疏的行人,此刻透露出一种另类的气韵。

    这时马车突然停下来,只听车夫在外说道:“公子,现在已经到达韩国的中央地势,前方不远处就是一家不错的客栈。”

    “不用,不用劳烦壮士了,就在这里停下吧。”

    “好嘞。”

    付了钱,整理下有些发皱的衣服后,转头问道:“不知零兄来韩国……咦人呢?”

    刚刚还坐在这里,现在只剩下空荡荡的座位,韩非不断扫视着周边的人群,始终没有找到那个人,最后把目光锁定在街道的尽头处一道熟悉的白影之上。

    韩非没有动,也没有大声呼喊,心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的脸上不再是吊儿郎当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冷峻严肃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道白色人影,嘴角忽然勾出一丝完美的弧度。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然后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贪婪的呼吸着四周的空气,伸了伸有些疲惫的四肢。

    “还是故乡的空气好啊!”

    零点不知道韩非在看他,也不会知道韩非在看他的同时,在不远处的阁楼上有人与韩非做了同一个动作。

    与之同时,那双清澈透亮的眸子也跟着从零点身上收回了目光,然后轻轻的合上窗户,一切又恢复到平常的样子,至始至终都没出现过一般。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