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怜悯之心
    在这个动荡不安的时代,在乱世中那奢侈的安稳与温暖逐渐变成了人们渴望的东西。

    就如同命运一样,任何人都不知道明天将会发生什么,是黎明先到来,还是意外先到来,自己是安稳如初还是流离失所。

    就如同当时的自己一样,恐慌与不安在黑夜的深处摇曳不定,不知道自己的生命会不会像微弱的烛火一般悄然破灭。

    当你拥有足够的力量,才能使自己的生命保持安稳,做着自己想做却又不被世俗约束的事情。

    “啪…啪……”

    火苗在黑夜中跳动,周围的温度缓缓上升起来,零点坐在火堆旁,手里拿着一根木棒,看着摇曳不定的火苗,心里产生莫名的情绪。

    “该死,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起来了。”零点把手中的木棒丢入火堆,突然有种想笑的冲动,随即变得一片茫然。

    浮生若梦,尘世如霜,世俗的冷暖早已让他看尽,就算天塌下来,也不会让他的心湖泛起一丝波澜。

    不知怎么回事,今天的那一幕,让零点曾经坚守的东西变得动摇,甚至勾起了那些尘封在记忆深处的回忆。

    “算了,还是突破要紧。”

    零点深吸一口气,抛开心中的杂念,静下心来修炼龙凰经。

    如今的龙凰经已经到了一个瓶顶,是时候突破第二层了,这也是零点没有马上回组织的原因。

    罗网里变数太多,他不想在突破的重要被人打扰。

    如果顺利突破第二层,零点的实力也就能挤入三流高手的行列,在这个动荡不安的年代,勉强拥有自保的能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零点紧闭双眼,盘膝而坐,额头冒着细小的汗珠,面色变得逐渐凝重。

    片刻后……

    最后伴随着一声遗憾的叹息,终于宣告结束。

    “麻烦。”零点双眼突然睁开,朝向黑夜深处看了一眼,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

    然后身子一闪,瞬间消失不见了。

    旁边的草丛动了动,一个幼小的身影晃出来,看着消失不见的零点,疲惫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忽然,她感觉脖子一凉,一柄长剑冷冷的架在她的脖子上。

    眉清的身子顿时僵硬了一下,她不敢回头,呆呆的盯着前方,她感觉很委屈,但她没有哭,声音带着有些沙哑的说道:“我没有家了,哪里也去不了。”

    短短的两句话,夹杂了太多的情绪在里面,也包含了太多的信息。

    “这也不是跟着我的理由。”零点淡淡说道。

    “求求您,请让我跟着您吧,我会洗衣服、做饭,我会好多东西,绝对不会拖累您的。”姬凌雪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哽咽,几乎影响到她正常的说话,但她努力的把每个字都吐词清楚。

    “你会杀人吗?”零点目光锐利。

    “我……”姬凌雪沉默了,对于她的年龄而言,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这个问题。

    零点的眼神很平静,再次警告,“别跟着我了,你伤得很重,再走下去,就算我不杀你,你也会死的。”

    姬凌雪低着头,紧紧攥住细小的拳头,咬牙低声说道:“如果不跟着您,我的命运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还不如死了来得痛快。”

    零点微愣…

    是啊!乱世之中,命如草芥,一个无依无靠的幼女将会面临什么,可想而知,是被拐卖青楼?还是饿冻死街头?

    “随便你吧……”

    零点收起剑,转身继续朝林子深处走去。

    望着零点离去的背影,姬凌雪的眼里再次充满失落的神色,她没有放弃,倔强的又跟上去。

    她穿着一身满是褶皱的粗布衣服,上面大大小小的伤口,还粘着一些泥土,看起来十分的可怜。

    零点也不知道前方的路该怎么走,将要去哪里,他故意在林子里瞎转悠,毫无目标的前进。

    一个小时后……

    姬凌雪的身体虚弱极了,她感觉只要自己的身体一松懈下来,就会立马昏迷过去,但她全凭一股意志支撑着身体,依然坚持的跟在零点身后,不快也不慢。

    “差不多到极限了吧。”

    零点向后撇了一眼身后的跟屁虫,突然脚步停了下来,没有再继续走下去的意思。

    前方是一个十米左右的悬崖……

    零点身子一跃,整个像一只蚂蚱,在半山腰上来回跳动几下,最后缓缓落地。

    “追逐游戏到此为止了。”

    零点没有回头,十米高的悬崖,他不认为一个孩子能做到。

    还在这个念头刚产生的同时,只听“砰”的一声。

    一个幼小的身影在月光的余晖下,跟着飞了下来,但她的方式跟零点完全不同,她直接落在半山腰上的树枝上,下坠的力量让树枝断裂,然后一并掉落在地。

    那一瞬间,零点彻底地被眼前的小女孩给震撼住了,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啊!

    那可是十米的悬崖,没有一丝犹豫就跳下来,这白痴不怕死吗?

    零点蹲下身子,伸手探了下她的鼻子,发现还有呼吸,“也好,既然已经失去了意识,这次你就没法跟着我了,那么……再见。”

    在零点的内心,他是想救这个小女孩的,说不上为什么?但直觉告诉他,他该这么做。

    也许只有命运相同的人,才能够相互吸引吧。

    同时,他也怕,他怕这个女孩会成为自己的弱点。

    他记得那愚蠢的师傅一直对他说过的话。

    其实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是一定可以伤害到你的事情,只要你足够的冷酷,足够的漠然,足够对一切事情都变得不再在乎,只要你慢慢地把自己的心,打磨成一粒光滑坚硬的石子,只要你把自己当作已经死了,那么,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东西可以伤害到你了。

    所以,冷漠,有时候并不是无情,只是一种避免被伤害的工具。

    零点最终叹了一口气,“愿上帝保佑,你醒来的时候,会有人发现你吧。”

    他站起身来,刚想迈步,却感觉一只手从背后颤颤的抓住他的脚踝。

    零点骤然一怔,顿时心里掀起惊天海浪。

    “为什么她……”零点想说什么,却迟迟的没有说出口,他实在不明白,这个女孩不吃不喝,拖着重伤行走了这么远的距离,按道理身体早已超出了极限。

    刚刚那一下,已经彻底摧毁了她的意志,身体自动休眠状态。

    然而此刻,她为什么还能动?

    零点转头看着地上的女孩,依然是深度昏迷的状态。

    怎么回事?

    他百思不得其解,仔细审视起来。

    那一瞬间,零点赫然醒悟过来。不做声的吐了一口气,“原来是肌肉记忆。”

    肌肉记忆,顾名思义是指肌肉的记忆,与大脑的记忆无关。

    人体的肌肉是具有记忆效应的,同一种动作重复多次之后,肌肉就会形成条件反射,这种技能在杀手行业也相当少见。

    她是怎么做到的?

    零点冷冷的望着地上的小女孩,此刻,他的心掀起惊天巨浪。

    但马上变得冷静下来,他知道自己此刻应该干什么,他应该立即甩开她的手,然后回自己的组织。

    看着那苍白的犹如一张白纸般的小脸,他却怎么也无法将脚挪开。

    “该死。”零点的心态不能平静,嘴里复杂的骂了一句,“真是一个令人心烦的家伙。”

    随后把剑直直的插在地上,转过身去把地上的人提起,抗在背后,拿起地上的剑,一步一个脚印,行走在冷咧的寒风中,逐渐远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