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杀手是不能带感情的
    一鞭又一鞭的甩在这幼小的身躯上……

    吴春来戏虐的看着这一切,对他来说如此残忍的折磨一个小女孩,还真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姬凌雪渐渐失去了力气,全身上下挂满了伤痕,蜷缩在地上没有一丝动静。

    吴春来再次来到姬凌雪身旁,用手提起凌乱的头发,遗憾的说道:“这么快就晕过去了吗?我的兴趣刚提起来。”

    这时,姬凌雪动了,芊弱的身躯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在吴春来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狠狠一口咬在他的手指上。

    “啊……”吴春来的整张脸扭曲,经受着莫大的痛苦,大叫道:“赶快把这小畜生的嘴拿开。”

    大牛见状,一鞭子用力的抽在眉清身上,但姬凌雪眼睛都不眨一下,不管大牛怎么抽打她,她还是像疯狗一样咬着不放。

    大牛没办法了,扔掉手中的鞭子,一声大喝,一脚踢在姬凌雪的肚子上,一个**岁的小女孩哪里经得住这样势大力沉的一脚。

    “嗯……”闷哼一声,眼睛睁大,巨大的疼痛让她松开口,蜷缩成一团,鲜红的血迹从嘴角划下。

    “妈的,这小畜生属狗的吗?”吴春来看着血肉模糊的手指,怨毒的说道。

    “主人,要不要把她处理了?”大牛面无表情的提议道。

    吴春来转动着眼珠子,不在思量着什么,“我自有分寸,你先出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进来。”

    “是,主人。”大牛没有半点犹豫,恭恭敬敬的退出去。

    “俗话说久行黑路必闯鬼,看来还真是应验了这句话,没想到我吴春来做生意这么多年也有栽跟头的一天。”吴春来从袖子撕下一块布,忍着痛,小心翼翼的包裹伤口,顿时疼得他龇牙咧嘴,“不过我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我的一根指头,拿你全家的命来抵。”

    “既然你不知好歹,那我就慢慢的折磨你,让你看着你的爹和娘、还有那个病秧子,在你的眼前,一根一根的割下他们的手指,然后全部喂你一口一口吃下去,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姬凌雪捂着肚子,全身微微颤抖,她的脸上只有不屑与轻视,“你这样……的人和猪狗有…什么区别?”

    “都已经到生死边缘了,嘴巴还这么硬?”吴春来的眼里闪过一道狠毒的光芒,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慢慢朝眉清的身边逼近,“没关系,我马上把你的舌头割下,让你永远都说不出话来。”

    这时,“咔吱”一声,门开了,一阵阴寒的风吹了进来,吹在吴春来的身体上,不经让他打了个冷颤。

    吴春来动作一顿,没有回头,脸色有些不悦,“不是让你守在外面吗?”

    风依然在吹着,屋子里寂静一片,没有任何声音回应,好似他在自言自语一般。

    吴春来感觉气氛不对,回头一看,一张陌生而又冰冷的面具近在咫尺,两人的肌肤相差分毫就能相遇。

    吴春来惊恐的向后退了两步,不知被什么东西带了一下,摔倒在地,“你……是谁?怎么进来的?来人啊……大牛。”

    “你说的可是他吗?”零点向旁边靠了一步,被他身体挡住的景色顿然显现出来。

    接下来吴春来好像知道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身子没有动,血管却在跳动,然后头慢慢的转动,眼角终于瞥见门槛前的尸体。

    尸体很干净,并没有多余的血迹,大牛的脸看起来的确像比活着时还安详,就像是睡着了。

    只有一点致命的伤口,伤口在咽喉上,入喉下七分。

    “怎么……可能。”吴春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可见识过大牛厉害,能徒手搏斗一只虎的人物,怎么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就死去。

    “他,死得并不痛苦。”零点淡淡说道:“你现在才最痛苦,因为你是在等死的时候。”

    零点俯视着他,慢慢的,僵硬的举起右手。

    “别别,大侠饶命,我给你银子,我有很多很多银子……”吴春来不断向后退,

    “你死了,银子依旧是我的。”零点提着剑一步步逼近。

    “不,我把它一个隐秘的地方,除了我,没人知道。”吴春来渐渐镇定下来,来杀他的人无非就是为了他的钱财而来,没有之一。

    “带我去看看。”

    “好好,只要不杀我,我都给你。”吴春来心里松了口气,果然如他所料,于是屁颠屁颠的在前面带路。

    零点没有说话,饶有兴趣的看着吴春来。

    在恶狼般的目光下,吴春来紧张极了,他走到一个角落,然后抱住一个花盆,缓缓转动。

    这时,墙面微微颤动,一条条裂缝逐渐出现,然后越变越大,像是张开的巨口,浮现出一个暗格。

    吴春来从暗格里取出一个长方形盒子,低头看了两眼,不舍的递到零点身前。

    看着他一脸肉疼的表情,恐怕里面的东西价值连城。

    零点接过盒子,放在手里掂了掂,眯着眼,打开盒子一条缝隙,刚打开的一瞬间,只见一道亮光闪出,紧接着数支暗箭从里面飞出。

    “暗器?”

    零点身体一偏,本能的躲了过去,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一股巨大的危机感从前方而来,

    “去死吧。”吴春来嘴角挂着狞笑,手里的匕首正以飞快的速度向他刺来,以这个角度,普通人根本无法躲开。

    可惜……他遇到的是杀手之王。

    “噗”

    只见寒光一闪,一颗血淋淋的头颅飞起,惊骇不已的表情在半空中赫然凝固,脑海中还回荡着一个念头

    他是怎么做到的?

    脖子还喷洒着鲜红血液,身体重重的倒在地上,血液将他的衣服渗透,沉重的声音响彻整个屋子,房顶上的寒鸦也被这声音惊得四处逃窜。

    对于钱财,零点根本没有放在眼里,他只是想陪他玩一玩,看看这个人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结果还真令人失望啊!”

    零点缓缓收起血剑,像是在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至始至终表情都没动容半分。

    任务完成,抹了抹剑上的血迹,正准备离开…

    突然,一只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衣角,让零点动作一顿。

    “放手。”此刻,零点头也不回,淡淡的话语中流露出丝丝的不耐烦,他知道是谁?从一开始他就注意到了这只老鼠。

    眉清没有动,昏暗空洞的眼眸里,没有半点光亮,怔怔的望着他久久不语。

    “真是麻烦。”

    零点把衣服一扯,眉清顿时被他掀飞出去。

    然后不经意撇了那边一眼,看着她身上不计其数的施暴痕迹,似乎明白了一切缘由。

    “原来只是富商手中的一个玩具,我这样的人对你而言或许就是救世主吧,但你别错意,我是一个杀手,杀他,并非拯救你,只是完成一个简单的任务而已。”

    眉清挣扎着站起来,踉踉跄跄,宛如风中摇曳的灯火向他走来,用着虚弱无力的小手一下子环抱住零点的脚。

    零点愣住了……

    时间仿佛停留在这一秒,晚风就这样徐徐地吹过

    这…熟悉的一幕。

    勾起了零点多年前的记忆,那个冰冷黑色的屋子,似乎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抱着膝盖缩在阴暗潮湿的角落中,没有人来看他,从来都是他一个人……

    零点的气息变得急促起来,一脚把她踢得远远的,“切,我怎么会想起这种无聊的事情。”

    眉清再次爬起来,颤颤的还想走去,至始至终她没有说出一句话,只是用行动来表明自己的意思。

    我……想跟着你走。

    有时候一个正确的选择会关系到人的一生,但一个错误的决定也会让人万劫不复。

    朦胧中她看到一道剑光,在黑暗中向她飞来,眉清绝望的闭着眼睛。

    死亡从没有如此的接近,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知是对零点报仇的感激,最后还是父亲抛弃她的愤恨。

    好歹一切都结束了。

    她感到冰冷的锋芒在她脸颊划过,“咔嚓”一声,清脆而细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没有一点疼痛感。

    眼皮轻颤,微微的睁开眼睛,发现一缕发丝已经断成两截,飘飘落下。

    “喂,你再过来,我不介意多杀一个。”零点的话语中充满了杀机,没有人相信这是一句开玩笑的话。

    他把剑收入鞘中,斜挎在背上,在他的眼睛里看不出一丝的感情波动,头也不回,一步一个脚印行走在冷咧的寒风里。

    眉清没有再动了,她两眼直勾勾地望着那个背影,细小的门牙紧紧地咬着没有血丝的嘴唇。她已经不知道哭泣,像一个用石头雕成的小孩子,只有那不住翕动着的鼻翼,使人感觉到那颗幼小的心,还在胸膛中痛苦地跳动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