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穿越
    烈日当空,晶莹的光彩照亮炽热大地,时不时一阵狂风带过,一层层黄沙卷入天空,纷扬了半天,掩住了方当正午的日头。

    天依旧是湛蓝的,苍鹰盘旋着,尖锐刺耳的叫声在整个天际回荡,似乎在讽刺着一个腐蚀不安的世界。

    “呸”

    一口带血的唾液吐在沙地上。

    “妈的,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环顾四周,荒漠与赤壁,黄沙在风中摇曳,炙热的阳光照在他那铜色的脸蛋上,皮肤有着丝丝刺痛与灼伤感。

    没有人回答他!

    回答他的是一击狠狠的皮鞭,无情的抽打在他身上。

    “谁允许你说话的,赶快给老子干活。”

    眼前是凶暴的百夫长,高大威猛的身躯,左脸上镶嵌着一道深红色的疤痕,像是蜈蚣一样的匍匐,看上去狰狞与恐怖。

    他挥着皮鞭斥打每一个偷懒的奴隶,口中都会带着不堪入耳的辱骂。在持续数日的连夜干活后,体力已经很难支撑他们简单的站立。

    在这里的人都是最低等的存在。大多数都是罪犯以及战败被俘虏的人,天还没亮,便被驱赶到这干活,他们就像一个个只知道工作的冰冷机器,只剩毅力和体力硬撑。

    每天都有人死去,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

    这里是地狱,暴虐无常的百夫长可以任意剥夺这里任何人的生命,不允许丁点反抗。动作稍稍迟缓,便会迎来一场暴风雨般的鞭子,落在肌体最脆弱的地方,足足痛上十余日。

    几个月以来给了所有人认知,在这里崇敬的只有他们,至高无上的像神诋一样睥睨众生,宛若天人。

    百夫长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像帝王一般主宰别人的生死,特别是对于那种有着身份的人物,会毫不留情的去鞭打,去践踏他们尊严。

    尸体在这个地方随处可见,不是被打死就是被饿死,或者是被病死,没有人去理会,几天过后自会有人来清理这些老鼠,除了地上的血迹,也不会有人知道像乞丐一样的尸体曾是江湖中叱咤一时的高手。

    到了这里一切都卑微如蚁,同情与怜悯在残风中腐朽。

    “咔嚓…………咔嚓……”

    一道沉重的金属声响起,由远而近,那是盔甲在地上行走才会发出的声音。

    听到这金属声,奴隶一阵恐慌,纷纷都往两边散开,生怕靠近了。

    盔甲男子慢慢的从人群中间走过,只要他经过之处,所以的声音立刻全部停止,头颅不由自主的低了半分,就连百夫长也只能静静的站在原地,丝毫不敢动弹。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到来都会带走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而且,会被折磨的很惨。

    当然,这次也不例外。

    他的手里拖着一个肮脏腥臭的少年,十六七岁左右,看不清面容,与其他死者一样脸朝下的拖走,褴褛的衣服被鞭打成了碎布,隐约可以看到一条条触目惊心的伤痕,大大小小的都有,深可见骨,从胸膛一直延伸到脚踝,简直就是体无完肤。

    看到这样惨绝人寰的一幕,就连久历风尘的百夫长们也不禁吸了一口凉气。

    盔甲男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斜眼扫视着众人,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很是阴沉,似是无意的说道。

    “三天,这小子从我手中坚持了三天,真是一只生命力顽强的老鼠,好久没有这么愉快的玩弄了。”

    说完,把手里的老鼠向前面一扔,这个瘦弱的少年在空中划过一道靓丽的抛弧线,狠狠的摔在滚烫的黄沙上,在地面一阵翻滚,然后停了下来。

    盔甲男拍拍手中的灰尘,**裸的目光肆无忌惮,俯视着匍匐在地上的老鼠们。

    盔甲男的脸上是什么表情,奴隶们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们只是把脑袋低的更低,恐惧与不安在心里蔓延。

    突然,又开始起风了。

    这场大风起的很是诡异,看不出从哪里来,也看不出从哪里去,像是凭空出现一般,在少年这个区域“呼呼”的刮着,沙层淹没了视线。

    “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

    “好大的风,完全看不见了。”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沙层中央爆发出一道刺眼的强光,空间开始扭曲,周围出现一丝丝黑色的裂缝,少年的尸体居然凭空飘了起来,裂缝中飞来一个光团,瞬间没入他的身体。

    这时,风停了,尸体慢慢下降,回到它原来的位置,一切又归于平静当中。

    “快看,那个人在动。”一个奴隶挂着惊恐的表情,指着地上肮脏的少年,打破平静的氛围。

    寻着他的手势望去,只见原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少年在微微颤动,胸口不断起伏,本来胸口干枯的伤口,随着他一呼一吸,血液开始从中一点点流出。

    整个场景看上去诡异之极。

    突然

    他的眼里一睁开,像是起尸一般,九十度坐了起来,那是一种什么表情?茫然,麻木,还是空洞?

    “妖………妖怪。”

    少年的这系列动作把在场奴隶们吓了一大跳,惊恐的退了两部,腿一软竟坐在了地上,全身颤抖。

    盔甲男作为一个千夫长,此时要显得镇定一些,但他的心里还是疑惑,这小子刚刚不是断气了吗,自己明明摸了鼻息,不然他也不会把它丢出来,现在居然……

    抱着怀疑的姿态,盔甲男眯着眼,一步步向少年走去,手里的皮鞭被他死死的攥在手里。

    “这是哪?我不是死了吗?”

    零点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掌,那是一双美丽得少见的手,秀窄修长,却又丰润白暂,指甲放着青光,柔和而带珠泽,有点像女人。

    但,这绝对不是他的手。

    那为什么会长在自己的身上?

    零点想站起来,当他一动身体,口中不禁“嘶”的一声闷哼,低头看去,脸色不免沉重下来。

    伤,浑身上下全是伤,鲜红的血液染透了衣衫,一块块白色的骨头在血槽中隐约可见,除了双手和脑袋感受得到痛处以外,全身几乎麻木失去了痛觉。

    昏迷过后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受那么重的伤?零点来不及多想。

    因为他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机,正在向他靠拢。

    “啪”

    鞭子的破空之音突然从背后传来,势大力沉,带着一丝冷咧的空气,传入耳朵里嗡嗡作响。

    零点微微偏过头,余光向身后撇了一眼,沾满污渍的脸上没有一点慌乱,镇定的有些出奇。

    就在他偏头的刹那,一道黑影从他脸上擦过,瞬间打在身后的沙地上,“嘭”的一声清响,顿时黄沙溅起两米多高,伴随着一缕发丝飘落下来。

    “咦?”

    盔甲男有些惊愕,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老鼠,没想到他的运气这么好,居然被侥幸躲了过去。

    零点面不改色,眼神不经意间扫过地上的深坑,他站了起来,头发遮住他的脸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见到他居然还能站起来,顿时燃起了盔甲男心中的怒火,狠狠的甩了甩手里的鞭子,讥笑说道。

    “臭老鼠,这次你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ps:新人,求支持,求评论,求收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