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最后的任务
    我是一个杀手

    没有人生来就是一个杀手,也不一定杀过人的才叫杀手,如今有大把的少男杀手,少女杀手,甚至背影杀手。

    当然,我是属于传统意义上的杀手,很宅的那种,没有任何朋友,终日沉迷于网络。

    我常听别人说起,虚拟的网络世界太假了。呵呵…说得好像这个现实世界很真的一样。

    我没有名字,只有代号,零点,组织里的人都叫我零。

    在成为杀手的第一天,我杀了自己,我把自己的感情灭杀在摇篮之中,因为它将是我的累赘,我只需做到两件事情,一张冷漠的脸,一双杀人的眼。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我背着棺材行走在死亡的边缘,几曾何时,我忘了做完多少任务,割断多少咽喉,在我的眼里,人不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而是一件件等待我完成的任务。

    虽然我是杀手,但我很讨厌杀手,我的梦想亦或是与所有男生一样,做一个像大侠,剑客那样的英雄。

    至少他们是活在人们的眼睛里,不像我,只能行走在阴暗潮湿的角落,被世人惧怕与唾弃着。

    原来我想成为的是一个英雄,然而我却生在了一个英雄缺失的时代。

    渐渐的,等我成熟了,那些心中的英雄却已经死去多年。

    因为我知道,当我背上棺材的第一天开始,我就不可能再把它放下了,因为放下它的那天也就是我死亡的那天。

    听着很荒唐,这何尝又不是一种可笑呢?有时我自己都笑,不知道是笑这些荒唐还是那些荒唐的可笑

    今天是我最后一次任务,我要去杀一个我最不想杀的人,因为他是个白痴,这份任务几乎没有任何挑战性,而明天,我终究要脱离杀手这个舞台。

    写到这,零点停下了笔,轻轻的把日记本合上,整理了下散乱的头发,露出一张长得比较清秀的脸。

    夜幕渐渐笼罩了这座令人恶心的城市,霓虹灯宣告城市的夜生活正是开始。

    零点拖着灵魂漫步在这钢筋混泥土的街道上,仔细打量每处黑白的砖瓦,贪婪的吸收每一缕的空气。

    这就是所谓的自由。

    他身上没有任何武器,或者说杀人不一定非要武器,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杀人的方法却是无限的,作为一个顶尖杀手,不管在任何的环境限制下,脑海里都有一百种方法让目标死去。

    通过手机上的图像和资料的了解,零点走进了一家酒吧,从他看到这酒吧的第一眼起,他就喜欢上了它,因为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轮回。

    今夜

    舞厅中央,男男女女疯狂地抖动着自己的身躯,跟着音乐的节拍一起舞动,尽情的发泄着,雪白的大腿,汗淋淋的胸肌,雌性的妩媚,雄性的荷尔蒙,交织出一种令人迷醉漩涡。

    “嗨,帅哥,要不要来一杯?”

    零点淡淡的撇了那红酒一眼,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依然在走着,走得无声无息,但每一步都那么稳重,都那么沉着。

    随意的接过酒杯,鲜红的液体滋润着喉咙,辛辣与微苦在肚子里翻滚,放下杯子,只留下一句。

    “谢谢。”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停下脚步,接杯,喝酒,放杯,一套动作一气呵成,几乎在一瞬间完成。

    看着那孤独落寞的背影,美女摇了摇头,拿起酒杯,只见杯底赫然压着一叠红色的纸币。

    美女一惊,再朝那个方向看去,哪里还有半个人影,楠楠自语道。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呢?”

    零点穿梭在人潮涌动的舞池中,寻找目标,震破耳膜的热浪和尘音似乎对于他来说似乎毫无影响,他只是下意识地把自己的脸,隐藏在了黑暗的灯光死角之中。

    不是没有**的舞娘凑过来请他跳舞,但都被他冰冷的眼神自动回绝了,他整个人,和这里,显得又些格格不入。

    忽然,他停了下来。

    寻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舞池的一角,一个身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坐在那里,身前,放着一排排空酒瓶子,看样子是喝了很多。

    旁边的陪酒女郎媚眼如丝,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在他耳边吐着热气,芊细修长的五指抚摸着他不算结实的胸膛,又一个劲的给他倒酒。

    “目标确认。”

    零点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地一笑,像是水面上的一道涟漪迅速划过唇角,又在眼睛里凝聚成两点火星,转瞬消失在眼波深处

    这时,那个男子似乎喝得太多了,捂着嘴冲出了舞池,去了厕所。

    望着那个背影,零点起身,也同样走向厕所,他的眼里全是耐心,走得不快也不慢,如同一个笼罩在黑暗里的死神,现在开始无情的收割生命。

    男子进入厕所后,直接在洗脸池那里开始吐了起来,厕所里当即弥漫出一股酸涩的味道,男子打开了水龙头,一边冲着洗脸池之中的污垢一边拘起一捧水拍在了自己脸上。

    他像有洁癖一般在那里洗了一遍又一遍。

    从他身前的镜子,零点可以看到他的脸,那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脸,白皙的皮肤,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苍白的嘴唇,嘴角不经意间划过一丝弧度。

    很明显,他在笑。

    错觉?

    零点有一丝不妙的预感,这种感觉很奇特,可以说毫无根由,但它确实很管用,特别是对于一个杀手来说,如果遇到了,只有唯一的选择,那就是

    迅速撤离。

    但零点没有,因为规则是由强者打破的。

    零点冰冷的眼神中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机,整个变了个气势,瞬间散发出重重森然血腥气息,平静深邃的眼中锋芒如刀,无声无息的向男子的背后靠拢。

    五米……

    三米……

    一米……

    就在零点即将动手的瞬间,一个镜子反射的光点突然倒映在他的脸庞上,眼睛不适应的眯起来。

    那一刻,他脸色一变,整个身子迅速朝后面滚去,这一系列动作仅仅用了半秒时间。

    就在他翻身的一刹那,耳旁传来“咻”的一声枪响,紧接着就是侧边窗口玻璃破碎的声音,然后他便感到自己右边脸一阵火辣,伸手一摸,黏糊黏糊的,满手鲜血。

    零点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排排数据,同时也在思考,这么精准的角度,这么远的距离,又擅长用枪的,在地球只有一个人能做到。

    “**?”

    透过破碎的玻璃窟窿,只见远处大楼顶上一个白色皮肤男子愤怒的一拳捶在墙上,用着一口流利的英语不断咒骂。

    如此完美的一枪,居然被那混蛋躲开了,可见那人的恐怖,反应能力达到非人的地步。

    “oh my god,oh my god!”

    似乎察觉到下面人投来的目光,男子惊恐的抱着狙击枪,迅速消失在视野里。

    果然是那条野狗。

    “该死!他不是在日本执行任务吗?为何要狙击我?没理由啊。”

    零点怎么想也不明白,天榜排名第二的白金杀手——孤狼,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错不错,竟然让你躲过去了,果然是天榜排名第一的实力,真是让我小看了。”

    零点眼神一凝,用沉默代替了回答,不用想也知道这是一场阴谋。

    看来这一切的幕后主使就是这家伙了。

    明知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零点还是选择继续留在原地,因为,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信心。

    而且,这次任务他必须要完成。

    “我等这一天已经好久了,来吧零,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真正实力。”

    不知何时男子已经脱掉了外套,衬衫袖口被他高高挽起,扭了扭僵硬的脖子,挫骨的声音“咔咔”直响。

    “杀!”零点冰冷的吐出一个字,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

    在说出口的同时身子就弹了出去,他的速度快的出奇,转瞬就来到男子的身前,五指成爪,直接朝他的脖子抓去。

    没有任何花哨多余的动作,对于杀手而言,杀人只需,简单,直接。

    “好快。”

    男子脸上挂满了震惊,身体中的神经顷刻间绷紧,连忙向后退了两步,显然零点的速度出乎了他的意料。

    但零点的攻击没有停下,他原本伸出的手掌突然变换角度,在男子不可思议的目光下,扣向他的双眼。

    男子想用手去挡,但零点的速度太快了,根本给不了格挡的机会,只看到零点的双指在在他眼眸里无限放大。

    男子一声大喝,脑袋艰难的向右撇过去,虽然这招被他避开了,但手指依然在他的脸上划了两道深深的血痕,同时零点的手指还没有停下,直直扣在身后的墙上,坚硬的水泥墙愣是被他扣出了两个窟窿。

    趁着这个空档男子马上和他拉开距离,本来厕所的空间不大,男子只能退到角落里,一脸防备着。

    零点把插在墙里的手指抽了出来,吹了吹上面的灰尘,冷声说道:“能挡下我两招的人不多,我相信你也不是无名之辈,那么你究竟是谁?”

    见到这两个洞,男子深深吸了一口凉气,太可怕,果然是天榜第一的零点。

    “我叫罗霆,你也可以叫我魅影。”

    “原来天榜排行第三,最神秘的魅影就是你。”零点冷漠的表情中出现一丝惊讶。

    “你现在知道不觉得已经晚了吗?”男子嘴角微微向上挑起,露出一个无法捉摸的笑容。

    “什么意思?”零点眼皮跳了跳,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因为不光我和孤狼来了,千面也来了。”

    千面也来了?

    零点的头顶炸了个响雷,脑海中闪过无数个念头,它在哪?为什么没有出现?还是正在暗中观察我?事情变得有些糟糕了。

    零点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看来必须要提前结束战斗。

    不知不觉中,零点已经握紧了拳头,不出意外,面前这人,下一秒将会变成一具尸体。

    四周的空气仿佛渐渐停止了流动,像凝结了的炸药,丝丝慑人的寒意从零点身上发出。

    就在这生死的剎那之间。

    零点突然感觉一股无尽的倦意袭来,身体瞬间失去了力气,像是要晕倒一般,险些让他摔倒在地,一切发生的太快,毫无一点征兆。

    零点一只手扶在潮湿的墙壁上,摇了摇有些昏沉的脑袋。

    “该死,什么时候中的毒?完全没有一点察觉。”

    零点脸色惨白的如一张白纸,努力的撑着将要倒下的身体,呼吸变得沉重,感觉心跳越来越慢,每个细胞都在脱力。

    毒素已经蔓延到大脑,零点知道此时已经无力回天了,但他不甘心,很不甘心,究竟是什么地方出现了差错?

    零点闭上眼睛,脑中不断回忆着……回忆着……

    ……出门………进酒吧…………发现目标……进厕所……

    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已不存在,置身于自己的世界中,像放电影一般一幕幕浮现。

    “不对,还是不对,究竟遗漏了什么地方?”

    听觉开始逐渐消失,视线开始模糊,有一种飘飘欲仙,好像灵魂将要随风飘起,离开身体一般的感觉。

    零点终于坚持不住了,“嘭”的一声倒在冰冷的地上,慢慢地阖上双眼,在阖上双眼的瞬间,他顿时回想起那个端着酒盘的美女。

    是她!

    她就是——千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