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16 地狱行
    夏不二这一觉睡的并不踏实,陈光大很可能是洗牌者的首领,这事就像块石头一样压在他心中,他浑浑噩噩的做了好几个梦,早上九点多钟他便爬起来离开了营地,距离他睡下来也不过五六个小时而已。「^追^^^首~发」

    “你去哪了,怎么不跟我们说一声……”

    唐钰刚走出帐篷就看到了夏不二,他正开着一辆皮卡车从营地外回来,但此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等唐钰走到皮卡车后一看,里面居然装着一只血淋淋的沙蜥头,可车斗里却仔细铺着一层塑料布,把沙蜥血全部兜了起来。

    夏不二汗津津的跳下车来说道:“沙蜥在这一片的活动非常频繁,它们的老窝很可能在核心区,所以我们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行,我还顺手抓了两只灰沙虫,以备不时之需!”

    唐钰赶忙拿出纸巾他擦了擦汗,无奈的说道:“唉呀~你这又弄得一身汗跟脏,要不你先去洗个澡吧,不然进入核心区之后你非臭了不可!”

    “嗯!弄完我就去洗……”

    夏不二说着便拿起了一块棉布,直接泡在了车斗里的血水之中,说道:“你待会把这块布给割成布条,晾干后分给我们的人系在腰上,沙蜥血对沙蜥有一定的震慑作用,这样能避免沙蜥对我们的攻击!”

    “好!我待会再去问楚秦要黑玉石,每人都带上一小块防身……”

    唐钰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正好楚秦从后面快步走了过来,说道:“天哥!昨晚袭击哨兵的果然是夜魔,天亮之前我们发现有东西在天上飞,哨兵说是两只很大的蝙蝠,而且它们一直飞向了核心区,会不会赶在我们之前进入!”

    “它们总要落地的,能飞进去不代表能拿到东西……”

    夏不二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直接提上两桶温泉水去了帐篷里洗澡,滕绍也带着人开始挑选装备,夜视仪跟热像仪这种东西自然是必不可少,只是他们能携带的东西很有限,进入核心区之后汽车就无法再启动了。

    ……

    “天哥!祝你们一路平安……”

    楚秦上前给了夏不二一个拥抱,他们此时已经全部准备妥当,各式装备几乎让他们武装到了牙齿,聂二狗不但沙蜥甲跟跳尸甲各穿了一套,甚至连大黄都穿上了“警犬”的战术背心,口袋里揣着急救药品以及应急工具。

    “我们要是十天之内不出来,你们就赶紧撤吧……”

    夏不二用力拍了拍楚秦的肩膀,带着她派出的十个人上了军卡,滕绍那边除了宓姌儿之外也只带了二十人,核心区不比其它的地方,人多目标大反而会引起危险,小股队伍轻装前进才是最佳选择。

    “出发!”

    滕绍牵着宓姌儿跨上了军卡,干劲十足的大喊了一声,两台军卡在四辆战车的护送下开往了核心区,楚秦一直目送他们离开才过转身来,对一名血滴子说道:“好了!你可以向上面汇报了,夏不二按照大老板的计划出发了!”

    “老大!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我向谁汇报呀……”

    血滴子一脸无辜的望着她,可楚秦却冷声说道:“小贱人!在我面前演戏你还嫩了点,不过我也知道你是身不由已,所以我不为难你,把你看到的和听到的据实上报,但你要是敢添油加醋,我绝不放过你!哼~”

    楚秦冷着脸走进了帐篷,夏不二这边的情况也差不多,四名女性血滴子跪在他面前哀求道:“二爷!我们都是没有选择的可怜虫,如果你嫌我们碍事就把我们赶走吧,我们什么都不会跟上面说的,只求您放我们一马!”

    “二爷!求您高抬贵手……”

    六个男性血滴子也猛地跪了下来,各个都惶恐不安的望着夏不二,但夏不二却轻笑道:“不愧是楚秦带出来的血滴子,这利害关系比谁都清楚,不过你们放心好了,我还要留着你们当炮灰,至于能不能活就看你们的运气了!”

    “谢二爷……”

    一群血滴子磨磨蹭蹭的坐了起来,全都垂头丧气没有半点斗志,他们这十个血滴子都是刚入行的新人,楚秦派他们过来就是让他们去送死的,而且他们就算侥幸活到了最后,夏不二也很有可能会亲手弄死他们。

    “想活着就好好听我的话,别耍任何花样……”

    夏不二拾起一件白色披风穿上,连同兜帽都一起戴了起来,其他人也同样把披风给穿了起来,尽管持续了一整天的大雪已经停了,可黑沙漠却让积雪变成了纯白色,要是再穿着黑衣服在雪地里跑,简直就像黑夜里的灯塔一样明显。

    “嘎吱~”

    半个多小时后卡车忽然停了下来,连同发动机都一起熄了火,跟他们并行的一台卡车也是一样,众人二话不说就陆续往下跳去,真正的核心区已经到了,只有核心区的强大磁场才会让汽车无故熄火。

    “走喽!坐十一路公交去喽……”

    夏不二抱起大黄一起跳下了车,血滴子们零散的站在一起局促不安,但滕绍带来的全都是精锐,刚下车便整齐的排成了两队,滕绍便大声说道:“兄弟们!好好干,这趟地狱之行我们一定能活着回来!”

    “出发!”

    夏不二牵起大黄径直往前走去,带着唐钰等人走在了滕绍身边,血滴子们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开路,剩下的两队人则远远的走在两边,把夏不二他们全都给保护在了中间,比起血滴子们可要自觉了不少。

    “唉~天气这么阴,怎么辨别方向啊……”

    聂二狗怨声载道的望着天空,天色阴沉的不像话,到了晚上恐怕也看不到星星,而且一望无际的雪地看上去都差不多,关键连指南针和导航都无法使用,想要辨别方向只能连蒙带猜,不小心迷个路简直再正常不过。

    “放心吧!我带了勘探专家过来,不会迷失方向的……”

    滕绍抬手拍着一位中年人的肩膀,对方手里正捧着一份电子地图,但对方却开口说道:“目的地距离我们三十六公里,以我们现在的速度恐怕需要十来个小时,这还没有计算被沙暴耽误的时间,以及我们修整的时间!”

    “用我这张地图,你那张作废吧……”

    夏不二掏出一份新地图递给他,可对方打开之后居然给惊呆了,要是按照这张地图的路线来走,他们至少要多花上一整天的时间,但滕绍却轻笑道:“你要是不赶着去投胎的话就照办,咱们这是花时间买安全!”

    “嗯!我明白了……”

    专家诚惶诚恐的点了点头,赶忙让开路的血滴子改变方向,这时候风力开始逐渐的增大了,一粒粒细密的黑沙扑面袭来,皑皑的白雪也逐渐变成了黑色,时间长了就像踩中了奥利奥一样,双面黑巧克力夹着一层奶油。

    “唉~这该死的鬼地方,穿穿脱脱真要命……”

    弹弓仔满腹牢骚的脱去了白披风,再穿着他们又要成灯塔了,不过血滴子们却突然停下了脚步,迅速散开朝右前方小心翼翼的包围过去,很快就大喊道:“二爷!这里有两具洗牌者的尸体,你快过来看看啊!”

    “洗牌者?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夏不二满脸狐疑的走了过去,很快就看到了两具硬邦邦的尸体,后脑勺上全被开出了一个血洞,里面的脑仁更是被吞吃一空,跟来的滕绍立马震惊道:“这是夜魔干的吧,难道它们不是洗牌者的人吗?”

    “再找找,看看周围有没有其它尸体……”

    夏不二蹲下身来翻查两具尸体的口袋,很快就在背包里发现了一份地图,地图上标注了很多符号和路线,他仔细看了看便说道:“前方已经被这些人探索过了,上面标记了禁行的符号,说明前面这条路是走不通的!”

    “二爷……”

    片刻工夫血滴子们就跑回来了,说道:“没发现其它尸体,周围也没有打斗过的痕迹,但脚印还没有被黑沙完全覆盖,他们都是从南边过来的,他们应该在死前都受了伤,我们发现了两处摔倒过的痕迹!”

    “对!有具尸体的腿受伤了……”

    夏不二收起地图站了起来,说道:“这两个是幸存的侦察兵,他们最后到达的地方是前方五公里处,他们应该在那里做了短暂的修整,给地图做了标记后就出了事,这两个人逃回来后又碰上了夜魔!”

    “唉~改道吧,又要兜很大的圈子了……”

    滕绍相当郁闷的叹了口气,可夏不二却说道:“为什么要改道,要是不弄清他们遇险的原因,我们盲目躲避是没有用的,因为我们迟早也会碰上,还不如提前搞个明白,以后再碰上也知道怎么应付!”

    “好!那咱们就去闯它一闯……”

    滕绍打起精神挥了挥手,血滴子们再次苦逼的上前开路,不过这次他们明显小心了很多,五公里走了一个多小时也没到,但谁也没想到气温越来越高,挖开黑沙也不见积雪的踪影,很快就开始让众人热的汗流浃背。

    “我靠!这地方至少有十七八度吧……”

    弹弓仔把冲锋衣脱了拎在手上,聂二狗这样畏寒的女人也热的不行,并且这里的地势居然变得越来越低,不但两三层的居民楼逐渐显露了出来,甚至连一些小货车都露出了顶部,他们脚下的积沙最多两三米高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