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05章由爱生恨
    “呜~~~”

    防空警报鬼哭狼嚎般响彻了全城,这是九阳城自演习以来第一次拉响,不过末世的老百姓们都知道怎么保护自己,早在龙家山响起枪炮声的同时,街上的行人便齐刷刷消失一空,居民们更是关门闭户不敢露头。免-费-首-发→

    “他妈的!有人在故意干扰我的判断……”

    夏不二用力捏着电话脸色铁青,看着满脸惊讶的冯莫莫说道:“江惠子跟我说果子狸是个女人,她确信果子狸就是吴永青,还说她把董大帅藏匿导弹的地点告诉了洗牌者,现在洗牌者正在攻打月亮山,但吴永青绝不可能是果子狸!”

    “为什么?你就这么相信她吗……”

    冯莫莫急忙转身看向了吴永青,但夏不二却冷声说道:“有件事只有我跟吴永青知道,我们从来没有告诉过第三个人,我曾经在黄家山差点被炸死,并不是董老鬼派人干的,而是吴永青为了救我,选择了跟她养父同归于尽!”

    “可江惠子没道理陷害她啊,她总不可能去洗牌者吧……”

    冯莫莫依旧是满脸困惑,可夏不二又说道:“这条消息是吕诚然提供的,她已经打入了洗牌者的管理处,但我怀疑她的身份已经暴露了,洗牌者故意用这条假消息来迷惑我,好让我放弃对果子狸的追查!”

    “二哥!也许她没有暴露,只是江惠子怀疑错了对象……”

    冯莫莫十分凝重的说道:“知道藏匿地点的只有我们跟苏家,如果吴永青没有问题的话,那么问题一定是出在苏家了,而且苏家有个女人跟你关系匪浅,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了吧?”

    “你不会想说李榕是果子狸吧……”

    夏不二猛地皱起了双眉,但冯莫莫却没好气的说道:“你疯啦!我榕姐怎么可能会是果子狸,我说的是谢米兰,她现在可是苏家的大少奶奶之一,而且我们在黄水镇的那天她也来了,她跟苏默离开的时候,你还说了句注意安全!”

    “谢米兰……”

    夏不二若有所思的抠了抠下巴,冯莫莫又说道:“如果谢米兰说服苏默加入了洗牌者,在她看来武阿姨就会成为他们的人,他们当初只要在外面干掉你,武阿姨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取代你,成为联盟军的统帅,这样一切也就说得通了!”

    “莫莫!我们不能再疑神疑鬼了……”

    夏不二轻轻摆了摆手说道:“我感觉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正在不断干扰我的视线跟判断,让我不断怀疑身边的人,所以我们必须要回到原点,按照自己的思维跟直觉去做事,胡乱猜测对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回到原点?”

    冯莫莫不解的歪了歪脑袋,而夏不二则拍着她的肩膀说道:“我们不要再去怀疑身边的任何人了,我相信我师父,我也相信赵无艳跟吴永青,我们只需要按照原来的计划去做,夺下九阳城之后什么阴谋诡计都没用!”

    “嗯!不论你怎么选择,我都无条件支持你……”

    冯莫莫握住他的手用力点了点头,夏不二欣慰的笑了笑之后,便举起电话打给了龙秋,谁知道接电话的居然是龙老头,冷声说道:“姓夏的!我们家跟你井水不犯河水,请你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女儿了,听到了没有?”

    “老爷子!我是来还你女儿一个人情的,听不听随便你……”

    夏不二的声音也猛地沉了下来,龙老头沉吟了一会还是叫来了龙秋,龙秋的声音听起来相当激动,但夏不二却赶忙说道:“龙妹!立即停止攻击白沐风,关起门来当缩头乌龟,它已经变得非常可怕了,它能毁掉整个九阳城!”

    “我知道了,但你能不能来跟我见一面,求求你了天哥……”

    龙秋的声音近乎哀求,这让夏不二的心里狠狠一痛,只好无奈道:“你们龙家山附近都很危险,你绕路去临江雅筑等我吧,我会尽快赶过去找你,要是碰上了白沐风立即停车低头,不要跟它的目光对视,知道吗?”

    “嗯!我马上就过去……”

    龙秋十分欣喜的答应了一声,可夏不二挂上电话后,则有些尴尬的看着冯莫莫,不过冯莫莫却揶揄的挥手道:“去吧!自己拉的屎总得把屁股擦干净吧,不然人家小龙女要是寻死觅活,又得在你心头留上一道疤了!”

    “莫莫!你真是个好女人……”

    夏不二兴奋的抱住她猛亲了一口,等冯莫莫嗔怪的把他推开之后,他又跟着叮嘱道:“你们时刻注意白沐风的动向,它一旦发了狂立即带群众撤离,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不许亲嘴啊,不然我跟榕姐一起阉了你……”

    冯莫莫佯怒的挥了挥小拳头,夏不二立马嬉笑着跑开了,不亲嘴那是不可能的,怎么也得跟龙秋来个吻别才行,而他叫上一护卫后便驱车赶往了江边,但很快董大帅就亲自给他打来了电话,张口就询问白沐风的情况。

    夏不二立即严肃的说道:“司令!八道杠绝不是我危言耸听,我曾经听人说起过尖啸之王,它轻而易举毁灭了一座城,现在最稳妥的做法就是让人把它引出城,用导弹把它给干掉,还要做好随时疏散群众的准备!”

    “夏天!我藏匿导弹的地方刚刚被人袭击了……”

    董大帅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把夏不二给说的狠狠一愣,而董大帅又沉声说道:“袭击者是一批变异人,规模达到了上千之众,如果他们撑不到援兵到达的话,我藏在山里的两颗战略导弹就将落到变异人手中!”

    “司令!你既然跟我说这事,应该不是在试探我吧……”

    夏不二的表情有些古怪,董大帅则说道:“你手上已经有了几颗导弹,没必要再打我导弹的主意,更何况你杀了那么多变异人,也不可能跟他们勾结,我只是想告诉你,变异人已经杀到咱们家门口了,咱们必须一致对外才行!”

    “肯定是洗牌者,不是老牌变异人,我至今都没有发现他们活动的痕迹……”

    夏不二信誓旦旦的说道:“司令!我今天也跟你表个态,只要是洗牌者来一个我杀一个,哪怕拼尽我最后一滴血也无怨无悔,有需要助的地方你尽管跟我说,我绝对义不容辞!”

    “好!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有情况我们再联系吧……”

    董大帅十分满意的挂上了电话,看来江惠子的情报没有出错了,洗牌者的确攻击了月亮山,他现在也敢断定问题出在了苏家那边,苏家绝对有人勾结了洗牌者,至于是不是谢米兰他已经不在乎了,反正最后都得打上一场生死战。

    “铃铃铃……”

    夏不二踹在兜里的老人机忽然响了,等他接起来后就听白千里说道:“主人!您外公跟母亲我已经安排好了,今晚九点我会把他们偷偷送出医院,您派人在东华路小公园接应就行了,孔轩现在已经顾不上他们了!”

    “干得不错!回头赏你两支伟哥……”

    夏不二笑盈盈的点了点头,恐怕打死白家人也想不到,他们的二少爷白千里已经成为了变异人,连小命都捏在了他的手中,但白千里又急忙说道:“主人!您外公的身体不太好,从昨晚到现在都昏睡不起,您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什么原因?他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夏不二有些着急的蹙起了眉头,可白千里却叹气道:“唉~医生说是悲伤过度,毕竟他刚死了儿子嘛,这人年纪大了各种毛病也多,但您母亲说他昏迷前一再嘱托她跟你说对不起,让您一定保住咱们白家,不能落入孔轩之手!”

    “让医生好好照顾他,我晚上会亲自去接他的……”

    夏不二有些悲哀的挂上了电话,呆呆的看着车窗外的江水出神,直到驾车的杜不二提醒了他一声,他才慌忙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这时候龙家山方向已经彻底安静了下来,龙家应该已经按照他的话去办了,否则不会结束的这么快。

    “少帅!我们大小姐已经在二楼等您了……”

    两位女保镖从江边会所里迎了出来,夏不二点点头便往里走去,他带来的护卫则包围了整栋会所,连上楼的楼梯口都给把守住了,而夏不二拉开唯一关着门的包厢后,只看盛装打扮的龙秋正坐在里面泡茶。

    “天哥!坐吧……”

    龙秋抬起头来冲他嫣然一笑,龙秋的元气已经恢复了不少,不再像之前那样憔悴不堪了,她今天还特意穿了件低胸的长裙,夏不二走过去便笑道:“龙妹!几天不见你又漂亮了不少,胸围好像也有长进嘛!”

    “再有长进也没用,你从来都不摸……”

    龙秋满是幽怨的白了他一眼,跟着就把一杯清茶递到了他面前,夏不二直接一饮而尽,却无奈的说道:“龙妹!我不想骗你,可我的事还不到跟你说明白的时候,只是等到那时候你也会发现,我们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不在乎,我就喜欢飞蛾扑火……”

    龙秋满脸执拗的看着他,再次给他倒了一杯茶双手奉上,等夏不二叹着气喝下去之后她又说道:“你对我是有冲动的,你跟我接吻的时候我能感受到,但你没有进一步要我,是因为你不想伤害我,也侧面证明你是喜欢我的,对吗?”

    “你这么漂亮谁不喜欢啊,可我已经有爱人了,我不想对不起她……”

    夏不二无可奈何的看着她,不断思索怎么才能跟她好聚好散,而龙秋又递上一杯茶来说道:“最后再跟我喝一个交杯吧,我们是从交杯酒开始的,今天就从交杯茶结束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