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90章黑警
    夏不二赶到王健的杂货铺时天色已黑,城门关闭也有一个多小时了,警察并没有查到王健的出城记录,同样没有大批物资出城的情况,这让夏不二更加的肯定,王健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活着的可能性相当渺茫。免-费-首-发→

    “天哥……”

    吃鸡小镇的人统统聚集在二楼,每个人的脸色都相当的悲愤,夏不二阴着脸径直往深处的仓库走去,谁知道仓库门已经被警察贴上了封条,但江惠子知道他根本不在乎这种东西,直接过来用钥匙打开了防盗门。

    “说说你的看法……”

    夏不二站在门口打开了仓库灯,仓库里除了两滩血迹之外很整齐,并没有任何乱翻或者打斗的痕迹,而江惠子则说道:“凶手目的明确,就是冲着我们的物资来的,王健的货他们一样都没拿,全都是不值钱的东西!”

    “你怎么确定不是王健干的……”

    夏不二转过身来看着她,江惠子摇头道:“现场被人清理过,监控录像也被人破坏了,如果是王健干的根本没必要这么做,更何况他完全可以让我们把货送到偏僻的地方,在这种闹市区杀人越货岂不是自寻死路嘛!”

    “会不会是物资收购商干的……”

    夏不二抠着下巴沉吟了起来,但江惠子却说道:“我刚刚打听过,祥龙号是苏家的产业,苏家是四大家族之首,祥龙号的口碑一向都很好,况且我们这点货在人家眼里不过是小儿科,他们没必要为了这点钱毁了自己的声誉!”

    “那就是熟人作案了,王健有喜欢张扬的毛病……”

    夏不二回想起王健在酒店里时的情况,王健都快把牛给吹上天了,生怕人家不知道他刚做了笔大生意,恐怕那时候他就已经被人给算计上了,但吴永青的养父却突然走过来说道:“咱们得赶紧把货找回来啊,不然以后靠什么吃饭啊!”

    “我们的货跟你有什么关系……”

    夏不二立即瞪着他说道:“你一路混吃混喝到了现在,连半只活尸都没有杀过,你有什么资格分我们的货,要分也是吴永青分,你要是个带把的爷们就别让她养着你,更别打她身子的主意,你让她给你生儿子是要遭报应的!”

    “你……”

    吴家良的老脸猛然一变,其他人更是震惊万状的看着他,但吴家良却突然抽了吴永青一个大嘴巴,指着她怒声大骂道:“你这个贱货什么都跟他说,我看你是动了春心想跟他私奔了吧,给我滚回去,不然老子打死你!”

    “我没有!不是我跟他说的……”

    吴永青捂着俏脸急的满脸煞白,谁知夏不二居然一脚踹翻了吴家良,连腰里的尸爪匕都给拔了出来,吓的老家伙连滚带爬的往外逃去,但吴永青却猛地拽住夏不二大叫道:“你滚开,我们家的事不用你管!”

    “吴永青!他就是个老畜生、老变态,你要是再忍让下去你就完了……”

    夏不二痛心疾首的瞪着她,可吴永青还是用力把他给推开了,红着眼眶怒声说道:“他是我养父,他养育了我二十多年,只要他开心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你不要再管我们家的事了,否则朋友都没的做!”

    说完!吴永青便迅速扭头追了出去,气的夏不二直接踹翻了一张桌子,其他人也跟着咒骂道:“吴家良那个老畜生真不是东西,居然想让自己养女给他生孩子,也不怕老天爷用雷劈死他!”

    “天哥!王健的女朋友找到了……”

    杜不二忽然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说道:“我们找到徐丽的时候她正在家里吃饭,她说下午逛完街就跟王健分开了,她还说王健跟他的店员有一腿,那个女孩肯定是跟王健一起跑路了,徐丽气的把碗都给砸了!”

    “警察那边怎么说,这种闹市区就没有个摄像头吗……”

    江惠子立即走了过来,但杜不二却说道:“我之前就问了,这条路的监控昨天刚巧坏了,附近的摄像头也没拍下有用的东西,不过有一点很奇怪,我问了楼下的麻辣烫老板娘,她说并没有看见有人过来搬货!”

    江惠子蹙眉道:“怎么可能,我们的货至少四五辆三轮车才能拉完,这么多货绝不可能凭空消失,如果楼下老板娘没瞎的话,一定是她被人给收买了!”

    “马路对面几家店我也问了,都说没看到这边出货……”

    杜不二满是无奈的摊着手,但夏不二却转身走到了窗户边,楼后面是一大片杂乱无章的平房跟窝棚,好多人家穷的连电灯都点不起,而窗户下则是一条满是污泥和臭水的阴沟,这要是跳下去估计连腿都拔不出来。

    “咔~”

    夏不二本能的推了一下防盗窗,谁知道防盗窗差点脱落了下去,他立马震惊的仔细看去,原来防盗窗只装了一颗螺丝,剩下的三颗居然全都被锯断了,并且断茬上连一点灰尘都没有,显然是刚被锯断没多久。

    “我知道了!他们一定是用滑索把货给运出去的……”

    江惠子立即掏出手电跑了过来,趴在窗户上朝外来回的照射,很快!手电光便停在了一处破败的篱笆院中,院中只有一栋破破烂烂的砖瓦房,但瓦房边还有一根歪脖子电线杆,高度正好适合用滑索调运物资。

    “走!过去看看……”

    夏不二立刻带着人跑下了楼去,楼后这一片说白了就是贫民窟,到处都飘荡着一股说不出的臭气,很多人家里都点着小火苗般的油灯,唯独篱笆院跟它的左右隔壁都是黑灯瞎火的,可是院中明明还晾晒着几件衣服。

    “咣~”

    夏不二踹开院门直接冲了进去,小伙子们纷纷拔出匕首把院子围了起来,但夏不二看到洞开的房门就知道来迟了,等他冲进去一看,简陋的房子里什么人也没有,可空气中却飘荡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冒险者对血腥味都很敏感,尤其是经常需要饮血的变异人,夏不二立马掀开了角落里的破木床,马上就看到了四只血淋淋的编织袋,等他把袋子解开之后赫然是四具尸体,并且每具尸体都是被人一刀毙命,手段残忍而又毒辣。

    “王健怎么不在这,难道他们把他带走了吗……”

    江惠子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尸体,夏不二则蹙眉说道:“他们恐怕是要把王健给伪装成畏罪自杀,王健一旦自杀这事就只能不了了之,但这几具尸体他们肯定还要回来处理,否则不会用编织袋给装起来!”

    “妈的!这些人也太丧心病狂了,为了一批货竟然杀了这么多人……”

    杜不二气急败坏的咒骂着,这几名破衣烂衫的死者,显然是这里的房主以及隔壁邻居,但夏不二却说道:“我们的货价值一百六十万,这么一大笔钱足够让很多人疯狂了,但现在嫌疑最大的就是那个看店的女孩!”

    “没错!只有她熟悉这里的情况,肯定是她带人干的……”

    众人纷纷咬牙切齿的点着头,夏不二又跟着说道:“杜少!你带人到隔壁去守着,他们肯定会在半夜回来运走尸体,他们一旦出现立即抓起来,先把他们主谋问出来,然后直接交给警察处理!”

    “好!兄弟们跟我走……”

    杜不二立刻气势汹汹的带着人离开了,每个人都憋了一肚子的火,他们用命挣回来的物资被人抢了不算,对方居然还弄死了他们两个兄弟,这血仇自然要用血来偿还,否则死去的兄弟肯定不能瞑目。

    “你们把床恢复原样,惠子跟我出来……”

    夏不二带着江惠子出了小院,两人边走边低声说着话,可刚走到路口夏不二却忽然愣住了,一只亮着红灯的摄像头正对着这边,他立马朝着地上看去,烂泥地上有着很多道清晰的轮胎印,看尺寸跟形状肯定是拉着重货的三轮车。

    “唉~这下麻烦了……”

    夏不二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去,江惠子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一直走到无人处她才低声说道:“恐怕是有警察参与进来了,摄像头正对着这边,警察只要看过录像不可能发现不了疑点,而且主街上的监控也坏的太巧合了!”

    夏不二想了想便说道:“你发个信息给杜不二,让他们去弄两台有夜视功能的照相机,一旦发现处理尸体的人过来了,一定要把罪证拍下来后再动手,然后直接把他们押送到市局大门口,千万不要去派出所!”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觉得没必要为了物资去得罪警察,你的身份一旦曝光可就麻烦了……”

    江惠子满是担忧的看着他,但夏不二却怒声说道:“这是物资的事吗,他们杀了老子的兄弟,他们既然跟了我,我就要对他们负责,物资我可以一分钱都不要,但是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好吧!我知道了……”

    江惠子无奈的点了点头后,又低声说道:“吕诚然去洗牌者的联络点留下了暗号,但洗牌者一直没给她回应,我估计洗牌者正在暗中观察她,所以我让她假装跟杜不二闹翻搬出去住,免得你的身份被洗牌者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