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48章江中心的幸存者
    “咣咣咣……”

    一条条尸鱼接连不断的撞击着船身,还有一跃好几米高的大佬,大中小号的鱼几乎都出现了,甚至还有海里混进来的怪鱼,要不是陈光大经验丰富,让人用钢筋网罩住了整条渔船,不用到天黑这条船就能满载而归了。

    “我赌下一条是鲤鱼,五包烟……”

    武阿姨带领着战士们坐在船头,全都仰头望着上方的钢筋护网,上面已经密密麻麻铺满了尸鱼,几名水手正拿着木棍不停往外捅,但夏不二却没他们这么无聊,他正跟范若琪等人用望远镜不停观察着四周。

    “汇报!红星码头物资多活尸少,危险等级绿色……”

    夏不二用非常专业的眼光评价附近码头的情况,范若琪则像个小秘一样坐在旁边,一边做着记录一边用电台向家里汇报,这些信息可以说是价值连城,不但能为物资搜索队指明道路,还可以为他们大大的降低伤亡。

    “别玩了!进来吃饭吧……”

    冯莫莫忽然从船舱里走了出来,夏不二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便挥挥手带着战士们进了船舱,船老大也刻意放慢了船速,生怕他们错过重要的物资搜集点,毕竟现在距离谷山城还不算太远。

    “你怎么带了这么多来,打算攻读心理学吗……”

    夏不二走进船舱就看到了角落里的江惠子,她身边放了好几本心理学的专业籍,还通通都是英文版本的,而江惠子放下就笑道:“我在国外研修过犯罪心理学,末世人的心理正好又更加多变,我打算出一本末世心理学的!”

    “末世心理学?跟以前有什么不一样吗……”

    夏不二立马盘腿坐到了地板上,江惠子则说道:“当然不一样啦,末世人经历过死亡和饥饿的摧残,他们会表现的更加极端跟自私,他们信奉暴力,崇拜暴力,可以说我们谷山城每个人都是狼,而他们以前大多只是吃草的羊!”

    “照你这么说的话,咱们谷山城就没一个好人啦……”

    夏不二抠着下巴若有所思,但江惠子却摇头道:“咱们谷山狼可都是你培养出来的,你对他们还不了解吗,他们对自己人相当的团结,但他们对敌人可以说是残忍,现在连十几岁的小女孩张口闭口都是弄死他,各个都狼性十足!”

    “不!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我的班主任就是一位大好人,绝不会因为末世而改变……”

    夏不二直接把沈菁华的“事迹”都给说了出来,可江惠子居然蹙眉道:“沈菁华的事我以前就听说过,现在的人几乎把活雷锋跟圣母婊划等号,但你知道圣母婊对心理学家来说是什么含义吗,是严重的强迫症以及抑郁症!”

    “抑郁症?你开什么玩笑,沈老师虽然不算多开朗,但她也不内向啊……”

    夏不二立马没好气的摆了摆手,但江惠子却笃定道:“很多外表看似开朗的人,实际上都是重度抑郁症患者,好比演憨豆先生的那位喜剧演员,就是个典型的案例,而且从沈菁华的表现来看,我敢断定她患有中度以上的抑郁症!”

    “怎么说……”

    夏不二终于凝重了起来,而江惠子又说道:“抑郁症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对自己要求过分的高,他们不允许自己身上出现污点,甚至违背一丁点良心的事,这种心理会强迫他们去冒险做好人,哪怕会连累到身边的同伴,所以别人才会叫他们圣母婊!”

    “沈老师怎么会有抑郁症呢,不应该啊……”

    夏不二满脸担忧的蹙起了眉头,可江惠子却无奈道:“牺牲自我去拯救别人的都是英雄,可牺牲自我还不惜连累同伴的,百分百是抑郁症患者,不过根据我最近的观察发现,末世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治疗抑郁症!”

    “末世还能治疗抑郁症,你开什么玩笑……”

    夏不二简直越听越邪乎,但江惠子很认真的说道:“抑郁症患者很担心别人会伤害自己,可当他们发现身边全是比他们更害怕的人时,他们就会感受到强烈的认同感,甚至会主动站出来保护别人,安慰别人,久而久之病情不治自愈!”

    “你出和研究的费用我包了,只要你不瞎写我一定支持你到底……”

    夏不二也不管她是不是伪专家了,反正看她说的有理有据的,让她多做研究也不是什么坏事,可江惠子却苦笑道:“我本来想呆在家好好做研究,谁知道你这位大爷却把我给调出来了,但愿我还能活着回家吧!”

    “就凭你一句回家,我一定保你活着回去……”

    夏不二用力拍了拍她的肩膀,江惠子字里行间都透露出对谷山的认同感,这种人用起来可要比其她人放心的多,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落音,卞莎忽然举着热像仪惊声说道:“二哥!你小姨子来了,坐在船尾的铁笼子上面!”

    “茵茵!吃虾吗,刚捞出来的新鲜河虾……”

    夏不二端起一盘虾颠颠的跑了出去,打开铁笼的顶盖把盘子递了出去,还趴在笼子上面跟冯嘉茵聊的热火朝天,但冯莫莫却愤怒道:“这些臭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永远都是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有了姐姐还想睡妹妹!”

    “你就知足吧,还不是你家老爷子惹的风流债,他当女婿的是跟着倒霉……”

    卞莎塞了一只大螃蟹给冯莫莫,冯莫莫只好臭着脸不说话了,不过话题很快就转到了李榕身上,可狗妹马上就说道:“你们别瞎猜啦,等你们见到榕姐就知道了,她就是个三俗奇女子,绝不是二哥喜欢的类型!”

    “三俗?有多俗啊……”

    姑娘们全都好奇了,最有发言权的武阿姨则说道:“反正她除了不沾毒之外什么事都干,她十三岁就开始卖假烟假酒了,还有走私汽车啦,放高利贷啦,砍人和坐牢啦,这些她通通都干过,不二认识她的时候她还在缓刑期,罪名是开设赌场!”

    “我的天!这整个一黑社会大姐吧……”

    姑娘们各个都被惊的目瞪口呆,她们知道李屎榕不是什么良家妇女,可也没想到会这么夸张,但大芋头却笑道:“榕姐是我最佩服的女人,她在山城混我们从来不担心,同样的条件下她绝对比你们任何人混的都好!”

    “好你个头!死胖子,吃你的饭……”

    冯莫莫气鼓鼓的瞪了他一眼,这时候夏不二也走进来开始吃饭了,大家又恢复了正常的话题,在天黑之后渔船也终于进入了主河道,但夏不二却没有再继续观察周围,末世的情况瞬息万变,距离家里太远也就没有观察的必要了。

    “噗通~”

    忽然!船尾传来一声很大的落水声,正在打牌的战士们齐齐一惊,赶忙抄起热像仪朝后观察,谁知道一直坐在铁笼上的冯嘉茵居然不见了,夏不二赶紧爬上船顶打开了探照灯,却看一道水花正快速往左侧而去。

    “快跟上去!那边一定有幸存者……”

    夏不二赶紧指挥船老大跟上去,能让冯嘉茵突然跳江离开的只有幸存者,她的鼻子堪比人肉搜索雷达,但冯嘉茵很快就在水里消失不见了,以她的“铜皮铁骨”根本不怕尸鱼咬,来条尸鱼王还有可能跟她斗一斗。

    “这跑哪去了……”

    夏不二操控着探照灯来回照射,这里的江面已经是一眼望不到头了,更何况江面上还漂浮着很多无主的“幽灵船”,有的已经倾覆在水里翻了个底朝天,有的则是扎堆挤在一起随波逐流,更有的被撞击到了变形,随时都有可能沉没。

    “快看!那边好像有艘游轮,上面有灯光……”

    冯莫莫忽然用手指向了右前方,夏不二立即灭了探照灯举目看去,却发现那并不是一艘游轮,而是一家足有五层高的大型江上酒家,只不过它正漂浮在江中心,还有一艘载满汽车的渡轮跟它靠在一起。

    “把灯灭了轻点靠过去……”

    夏不二赶紧挥手下令,整艘渔船瞬间变的一片漆黑,船老大也把油门降到了最小,慢悠悠的往江上酒家靠去,这年头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敢钻,谁也不知道船上究竟是什么人,他们可不想刚冒头就给人家来上一轮扫射。

    船老大的技术非常不错,远远便熄火顺着水流漂了过去,很快就静悄悄的贴在了渡轮上,高大的渡轮正好挡住了酒家的视线,夏不二侧耳倾听了一会,酒家里的人似乎并没有发现他们,安安静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兄弟们跟我上,剩下的人分别在两艘船上警戒……”

    夏不二拎上步.枪带头爬上了渡轮,不过他所说的兄弟则是姐妹,十个姑娘麻溜的跟他一起翻了进去,渡轮里大约停了三十多辆私家车,几乎每台车里的东西都被翻了出来,乱七八糟的杂物散落的满地都是。

    “春江渔家……”

    夏不二探头朝对面看了看,酒楼的船招牌非常大,灯光是从四楼一间房里传出来的,但这半夜十一点多正是睡觉的时候,还隐隐能听到不少鼾声,并且他发现这两艘船并不是在随波逐流,而是故意落锚停在了江中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