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44章午夜倩影
    冯莫莫家的别墅已经被彻底炸烂了,一下就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可夏不二非但没有同情她,反而觉得房子炸了挺不错,省的冯莫莫总是触景伤情,不过在狗妹的极力邀请下,冯莫莫只能“半推半就”的去他们家借住一宿。/

    “我们去网吧包夜,你们俩尽情的折腾吧……”

    狗妹直接拉着大芋头开溜了,他俩自然不会去当电灯泡,而冯莫莫几乎是一路红着俏脸,夏不二居然也有那么一点局促,两人一直尬聊到了家门口,冯莫莫这才低声说道:“我……我睡客房就行,我不想让李榕说三道四!”

    “好好!客房客房……”

    夏不二自然是满口的答应,冯莫莫她家差点被小三灭门,她对第三者这种身份肯定很反感,在没有见到李榕之前她自然不想落下口实,不过等夏不二打开了大门的时候,却忽然发现客厅的灯是亮着的。

    “老公!你回来啦……”

    张含蕊屁颠颠的从房间里跑了出来,身上只穿着件非常诱人的吊带睡裙,可冯莫莫一看到她瞬间便愤怒了,怒声叫道:“夏不二!难怪你能憋这么久,原来在家里藏了个女人啊,你是不是还想双飞啊你?”

    “你别误会,这我家保姆……”

    夏不二的脑袋马上就大了,居然把家里的屎大屁给忘了,不过屎大屁穿成这样摆明了要陪他睡觉,他只好关上门把冯莫莫拉到了沙发上,把昨天发生的事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哼~说到底你不但把人给睡了,还把人给包养了,你跟你师父真是一丘之貉,看到屁股大的女人就走不动路……”

    冯莫莫拿起抱枕砸在了夏不二身上,气呼呼的瞪着屎大屁满头恼火,如果是赵无艳的话她还无所谓,毕竟赵无艳跟夏不二早在她之前就搞暧昧了,可打死她也没想到居然会让个小丫头截了糊。

    “莫莫姐!我给你放水洗澡吧,我这有新的内衣内裤……”

    张含蕊一看到冯莫莫发了火立马怂了,可怜巴巴的站在旁边低声下气,把夏不二看的都有点心疼,只好站起来说道:“昨晚也有我的责任,这笔帐我自然得认,你要是不爽就揍我一顿吧,反正就这么回事了!”

    “哼~我揍你算怎么回事啊,我又不是你女朋友,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冯莫莫满脸不爽的走向了卫生间,醋坛子都快彻底打翻了,夏不二赶紧对张含蕊使了个眼色,张含蕊马上就颠颠的跟进了卫生间,夏不二这才叹了口气回了自己房间,以前他是没女人发愁,现在是女人多了也发愁。

    “千万不能步我师父后尘,媳妇找两三个顶天了……”

    夏不二感慨万千的钻进了厕所,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之后,直接穿着大裤衩来到了二楼走廊,刚点上香烟就看到冯莫莫上楼了,身上只穿了件纯白的真丝睡袍,雪白的美腿在袍摆之间若隐若现。

    小娘们似乎还在气头上,十分傲娇的冷着一张脸不看夏不二,可她一看到夏不二肩头的贯穿伤瞬间就软化了,咬着红唇走过来说道:“对不起!今晚又害你受伤了,我……我刚刚不是故意发火的,可我就是忍不住!”

    “没事!一点小伤而已,现在已经愈合了……”

    夏不二满不在乎的笑了笑,能让冯大千金低头认错可是非常难得的,谁知道冯莫莫又撅着小嘴说道:“屎大屁你喜欢就留着吧,省的你再被其她狐狸精给勾去,但是你不许对她动真感情啊,只许用她不许爱她!”

    “要不你今晚也让我用用……”

    夏不二猛地将她搂进了怀中,冯莫莫立马嘤咛了一声,俏脸瞬间就火红了一大片,可她马上就羞愤的推开夏不二说道:“用你个头!没跟我确定关系之前你永远别想碰我,我冯翠玲只当正房不当小三!哼~”

    “冯莫莫!你是我见过最虚伪的女人,哈哈……”

    夏不二在她的翘臀用力一拍,羞的冯莫莫一溜烟的跑进了房间,冯莫莫以前可是花样百出的勾引他,但窗户纸被捅破了之后反而矜持了起来,对此夏不二也没什么意见,要是单纯从**的角度出发,他对屎大屁还更感性趣一些。

    “老公!你累了一天了,我给你按摩放松一下吧……”

    夏不二刚走进房间想关上门,张含蕊便跟做贼似的溜了进来,身上还散发着一股诱人的香水味,前凸后翘的身材可比冯莫莫火辣多了,但夏不二却没好气的说道:“按摩?我看你是想大保健吧,你信不信冯莫莫冲过来砍死你?”

    “莫莫姐答应让我跟你了,说只要我乖乖听话就好……”

    张含蕊委屈巴巴的撅着小嘴,手里还拎着一瓶精油,夏不二顺势靠在了沙发上,只让她规规矩矩的给自己按摩,又跟她聊了一会老家的往事,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这才让她回房关灯休息,同时打开了红外报警系统。

    又累又困的夏不二很快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可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惊觉自己的房门被人打开了,借着从窗外照进来的月光看去,只见一道窈窕的白色倩影从门外闪了进来,十分迅速的钻进了他的被窝。

    “莫莫!你这是……”

    困倦的夏不二脑袋还有些昏沉,可冯莫莫却将他抱的很紧,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沐浴露香味,并且不由分说就吻住了他的嘴,还很笨拙的伸出了香舌,但夏不二的激情一下就被她点燃了,小娘们果然还是没有忍住,偷偷进来求欢了。

    “你慢点,别这么激动……”

    夏不二发觉冯莫莫激动的全身都在颤抖,接吻技巧也实在是烂到了爆,他只好翻身把冯莫莫压在了身下,月光下的冯莫莫发丝凌乱,隐藏在发丝间的双眼迷离而又混乱,身体虽然冰凉却在逐渐燃烧他的心。

    “莫莫!你瘦了,以后别担心,都有我……”

    夏不二十分温柔的拨开发丝,将她紧紧抱住吻了下去,冯莫莫立即给予了最激烈的回应,甚至一把撕开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冲动的在他身上胡乱抚摸,笨拙的动作就像未经人事的处子一般,但女人只有遇上心爱的男人时才会这样。

    “啊……”

    冯莫莫忽然仰头发出了一声痛呼,紧紧将夏不二的脑袋抱在了怀中,夏不二也同时(此处省略一万三千零两百二十一个字)……

    ……

    “嘀嘀嘀……”

    一阵刺耳的警报声猛然将夏不二惊醒了,他立马从枕头下摸出手枪坐了起来,一看身边的冯莫莫已经不在了,大开的窗户正呼呼的往里吹着冷风,他赶忙跳到窗户边朝下看去,却见屎大屁正在后院给两条二哈喂食。

    “你脑袋长屁股上啦,警报器不关就到处跑……”

    夏不二没好气的嚷嚷了一声,不过一看时间已经是早上八点半了,昨晚说好了今天早上九点钟开会,他只好关上警报系统准备去洗漱,可等他不经意的往床上一瞥却愣住了,床上居然有一片片花瓣似的黑色血迹,还有一条纯棉小内裤。

    “嗯?这什么情况……”

    夏不二看了看自己身上并没有伤口,这也不可能是冯莫莫的大姨妈,因为变异女性是不会来例假的,他只好满脸狐疑的穿上了衣服,洗漱了一番之后便下了楼,一看冯莫莫已经坐在餐桌吃早饭了。

    “老夏!你别说,你这小二奶的手艺还真不错,早饭坐的一级棒……”

    冯莫莫盘着腿坐在椅子上,捧着一碗皮蛋瘦肉粥吃的津津有味,脸上丝毫看不出羞涩或是回味,夏不二估计她是不想让人知道他们亲热的事,便坐到椅子上纳闷道:“为什么叫我老夏,你明明比我大一岁好不好?”

    “哈哈~这样显得我比你小啊,在李榕面前有优势……”

    冯莫莫得意万状的摇头晃脑,夏不二则心不在焉的吃了起来,而屎大屁则哼着小曲给他们收拾房间去了,可没一会她便举着床单跑出来叫道:“老公!你这床上弄的什么东西呀,黑乎乎的恶心死了!”

    “哈哈~你不会痔疮发了吧,赶紧去医院看看吧……”

    冯莫莫幸灾乐祸的拍着桌子,但夏不二却郁闷道:“这都是你弄出来的好不好,不是你的痔疮就是你的陈年大姨妈,我劝你最好马上就去医院,流黑色的血肯定不正常!”

    “你脑子有毛病吧,你床上有血关我什么事啊……”

    冯莫莫放下碗筷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可夏不二又没好气的说道:“这里又没外人你还装什么装啊,我给屎大屁下封口令行不行,再说我就是关心你的身体状况嘛,流黑色的血肯定有问题啊!”

    “夏不二!你是不是做春梦了,我跟你清清白白有什么可装的呀……”

    冯莫莫还是万分不解的看着他,看样子根本不像在装模作样,夏不二立马惊疑不定的说道:“昨晚明明是你溜进了我的房间,二话不说就亲我,我折腾了半夜做哪门子春梦啊,你内裤还留在我床上呢!”

    “你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了吧,我内裤穿在自己身上啊,而且我昨晚一觉睡到了大天亮啊,我连床都没有下过……”

    冯莫莫赶紧摸了摸他的脑门,又看向了刚走下来的屎大屁,而屎大屁手里正拿着一条女式内裤,满脸无辜的说道:“我昨晚也听到你们亲热的声音了,可这里就咱们三个人,不是我不是你还能有谁啊,我保证不会告诉别人的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