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74章绝处逢生
    “对不起!我不应该伤害你……”

    王榛子靠在夏不二怀中哭的泣不成声,可她的鲜血还在不停的往外流淌,很快她便哆哆嗦嗦的说道:“把……把这里的设备跟资料全部销毁,不能让洗牌者得到,陈克义就在磨刀镇外面,我是瞒着他进来的!”

    “放心吧!研究资料早就在我手上了,我会交给军队的……”

    夏不二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但王榛子又竭力的说道:“陈……陈克义曾经是我的老师,他对我十分信任,我……我在他的包里装了窃听器,你可以去找崔伟把接收器拿过来,崔伟跟我是一伙的,他没有忘了当警察的责任!”

    “我知道!我们上次能从高尔夫球场逃走,就是崔伟的忙……”

    夏不二深深的点了点头,可王榛子却迅速萎靡了下去,虚弱的说了几句话之后便彻底没了力气,夏不二急忙伏在她嘴边才听她喃喃的说道:“当卧底好痛苦啊,你跟我姐真的很了不起,祝……祝福我吧,我也想跟我姐去北方看雪!”

    “嗯!你跟你姐下辈子还会成为好姐妹的,她在天堂等着你……”

    夏不二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眼神前所未有的温柔,而王榛子的脑袋也终于耷拉了下去,缓缓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夏不二只能报以一声长叹,王家姐妹俩都是死在他怀中的,他真的不希望再有第三个自己人这样。/

    “唉~”

    夏不二放下王榛子慢慢站了起来,这种地方他想挖个坟都做不到,只好找来一块雨布把王榛子给盖上,而寄生女王钻进通风管道后便没了动静,也不知道它到底钻出去没有,可惜通风管道实在太小,他一米八二的大高个根本钻不进去。

    夏不二拾起武器后便开始四处打量,这片区域仅仅只有上千平方,估计只占了地下二层的六分之一而已,不出意外大头鬼应该跟他困在了同一层,只是现在找不找得到大头鬼已经不重要了,再不找到办法出去他非得气绝而亡不可。

    夏不二一瘸一拐的走进了研究室,终于在医疗用品柜里找到了医药箱,把自己的伤口糊弄了一番之后便开始四处瞎转,但这里的四个出口全都是铁将军把门,他把眼珠子贴上去转的眼睛都快瞎了,可人家电子锁根本鸟也不鸟他。

    “眼睛!眼睛……”

    夏不二简直急的团团乱转,这里倒是有上百个生化人,可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他们不可能通过识别,他只好在所有房间里挨个翻找,只要能找到一具研究员的干尸他兴许就能出去。

    “不对!如果干尸有用大头鬼应该早就出去了……”

    夏不二很沮丧的拍了拍脑壳,虹膜识别技术应该没这么简单,恐怕还会检测瞳孔收缩什么的,死人肯定是没戏了,他只好死马当成活马医,直接走到培养槽前准备把生化人都给放出来,挨个把他们拎过去试一试。

    “嗯?死刑犯……”

    夏不二忽然发现培养槽上都贴着标签,除了身份信息之外还有身体状况纪要,以及很多他看不懂的专业数据,而这些生化人绝大部分都是死刑犯,只有少部分人是志愿者和绝症患者,甚至还有昏迷多年的植物人。

    “吴斌!四十三岁,志愿者,黄来娣,五十八岁……”

    夏不二缓缓从一尊尊培养槽前走过,死刑犯跟绝症患者肯定是开不了门的,只有少数志愿者才有可能把门打开,而他很快便困惑的停在了一尊培养槽前,标签上面居然只写了姓名和年龄,其它的东西一概都没有。

    “张清雅!三十二岁……”

    夏不二看向了漂浮在培养槽中的女人,这是个长相很精致的女人,不看她的年龄还以为只有二十五六岁,身材保持的也很匀称且丰满,但他却突然惊觉这女人居然是有头发的,可半长不短的头发很像是刚长出来的。

    “不管了,就你了……”

    夏不二用力敲了敲培养槽,谁知道里面的女人竟然猛地睁开了眼睛,直勾勾的瞪着他,把夏不二给惊得往后猛退了一步,可跟着就看女人十分痛苦的张开了嘴,眼前也迅速变成了哀求。

    “邦~”

    夏不二直接一枪打碎了培养槽,张清雅就像条雪白的美人鱼一般滑了出来,插在她身上的几根管子也啪啪的弹开了,不过夏不二却没有冒然上前,怎么说这娘们都是个生化人,要是突然给他来一下他可就得躺尸了。

    “我是从外面进来的,你还能说话吗……”

    夏不二缓缓蹲在地上横起尸爪矛,张清雅趴在地上吐出了很多黄水之后,便很虚弱的点了点头,然后颤巍巍的指着他身后,声音含糊不清的说道:“黄色……针针针,拿出来,我注射!”

    “你别乱动,等着啊……”

    夏不二欣喜的蹦起来跑进了研究室,这娘们显然是个懂行的人,说不定就在这里面过忙,等他在桌上找到了几管黄色的针剂之后,便迅速拿着注射器蹲到了张清雅身边,问道:“是打屁股还是打静脉?”

    “心脏!”

    张清雅用力从地上翻了过来,四仰八叉的躺在玻璃碎片当中,夏不二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直接抽了一管药剂打进了她的心脏之中,很快就看张清雅身体往上一弓,竟然十分痛苦的嘶吼了起来。

    “你可别挂啊,我还得靠你出去呢……”

    夏不二慌忙拔出针管拍着她的脸,谁知道她的脸色居然逐渐红润了起来,被水泡到发白的皮肤也渐渐恢复了一点正常,跟着她便从地上坐了起来,本能抱着胸口问道:“你是什么人,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世界末日了,这里的人已经死光了……”

    夏不二相当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张清雅立马震惊的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啊,我……我进去之前还好好的呀,这里一个活人都没有了吗,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恐怕已经在里面待了好几个月了吧,世界末日都两个多月了……”

    夏不二直接盘腿坐在了地上,掏出一根士力架递给了她,张清雅撕开后很秀气的吃了起来,夏不二便接着说道:“我是军方派来这里寻找研究资料的,可我们遇上了一只能制造幻觉的变异活尸,它自称陈立平!”

    “什么?陈立平变成了变异活尸……”

    张清雅猛地抬起了头来,夏不二便把事情简单的跟她说了一遍,但张清雅却摆手道:“不可能!陈立平绝对不可能变成活尸,想要变成高级别的活尸需要很多条件,我们这是不具备这种条件的,一定是生化人在搞鬼!”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清楚这些事……”

    夏不二相当狐疑的打量着她,但张清雅深吸了一口气才说道:“我是陈立平的助理研究员,我们俩曾经是情人关系,可他老婆来了之后他就翻脸了,他暗中下毒让我感染,最后我为了活命只能答应当实验体!”

    “这些事已经不重要了,你应该可以把门打开吧……”

    夏不二直接指了指紧闭的大门,谁知道灯光突然一下熄灭了,张清雅也惊恐的大叫了起来,夏不二立马拉住她大声说道:“别怕!是大头鬼在制造幻觉,这地方只有我们两个人,谁都进不来!”

    “吓死我了,我就说怎么会有活尸突然跑进来……”

    张清雅哆哆嗦嗦的靠在了他身上,跟着便用力站起来说道:“这肯定是个脑部超发达的生化人,极端变异的情况下它是有可能向活尸发展的,不过我有办法对付它,你扶我到前面第三间房间!”

    “太棒了!只要能屏蔽幻觉我就能弄死它……”

    夏不二赶忙把她给扶了过去,张清雅摸着黑在里面一通乱翻,大头鬼似乎也感受到了危机,拼命给他们制造各种幻觉干扰他们,好在张清雅硬着头皮撑了下来,从柜子里翻出了两顶头盔戴在了他们脑袋上。

    “哈哈~幻觉消失了,你个狗杂碎等死吧……”

    夏不二惊喜万状的大笑了起来,他眼前的一切全部恢复了正常,而两顶黑色的头盔虽然跟摩托车头盔差不多,可是份量却特别的沉,上面还装着好几排透明的玻璃珠,仔细看才发现里面镶嵌着电路板。

    “我们可是有前车之鉴的,专门做了这种头盔阻挡幻象攻击……”

    张清雅取出一件白大褂披在了身上,边系扣子边说道:“我们这里有个非常厉害的生化人,他可以小范围的给人制造幻觉,我怀疑大头鬼就是他,他的实力很可能又增长了!”

    “你说的是林速可吧,他跟张凌云已经死在外面了……”

    夏不二毫不犹豫的摆了摆手,张清雅怔了怔又开始苦思冥想,但夏不二却拍拍她的肩膀说道:“别想这些事了,等我找到它就能真相大白了,对了!你出现什么特殊能力没有,你应该也是个生化人吧?”

    张清雅困惑不解的摇了摇头,说道:“应该是了,否则我没法活到现在,只是我好像没发生变异的情况,或许过段时间就会感觉出来了吧!”

    “生化人都可以免疫尸毒吗……”

    夏不二好奇的问了一嘴,谁知道张清雅居然说道:“生化人和变异人都是以尸毒为基础发展而来的,从根本上说他们都是活尸的分支,只是一个走的极端路线,一个走的平和路线,如果没有尸毒就没有生化人跟变异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