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79章阴沟里翻船
    “赵耶耶!你有完没完啦,不就是给你剃了个剪刀手嘛……”

    夏不二满脸郁闷的蹲在床上,可赵无艳还是气势汹汹的举着皮搋子,大声咆哮道:“你要是再敢叫我赵耶耶,老娘就把你打成夏公公,你个王八蛋给我剃了剪刀手,居然还在我胸上画米老鼠,你是不是心理变态啊?”

    “怎么会变态,两只米老鼠鼻子粉嘟嘟的,多可爱啊……”

    夏不二贱兮兮的淫笑了一声,气的赵无艳胸都疼了,还是两个一起疼,不过她身体还虚弱的很,一番闹腾连虚汗都出来了,只好气呼呼的扔了皮搋子出门换衣服去了,实在没力气跟这个缺德鬼计较。/

    “夏不二!你到底什么眼光啊,就不能偷几件有品味点的衣服吗……”

    赵无艳很快就从外面走了进来,已经穿上了一身乡土气息浓重的碎花连衣裙,但夏不二却翻翻白眼道:“没让你光屁股就很不错啦,对了!你背上的纹身是用鸽子血纹的吗,为什么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

    “因为我们的自愈能力很强啊,纹上去之后当然没有痕迹了……”

    赵无艳懒洋洋的靠在门框上,说道:“这叫泣血仕女图,每一个血滴子的背上都有,只有在我们情绪激动的时候,或者大量饮酒才会出现,所以这图象征着我们宿命的同时,也时刻提醒着我们要保持冷静!”

    “你背上一共有九颗血泪,是代表你杀过九个重要人物吗……”

    夏不二站起身来点了根香烟,但赵无艳夺过他的香烟后才说道:“那是在我们没有发动袭击前的规矩,每杀一个人就要在背上纹一颗血泪,血泪越多就代表地位越高,可后来杀的人实在太多,这个规矩也就废了!”

    “你后悔过当血滴子吗……”

    夏不二目光炯炯的看着她,可赵无艳却摇着头说道:“没有什么后不后悔的,我这辈子有太多身不由己的时候了,如果能选择我宁愿不被生下来,这样我就不会成为一个孤儿了,也不会有个悲惨的童年!”

    “快来人啊,快来抓偷鸡贼啊……”

    忽然!一个老娘们竟然在院门口大叫了起来,显然是察觉到大门被人给撬开了,紧跟着就听到很多人朝这里跑了过来,夏不二赶忙对赵无艳说道:“我出去引开他们,你去昨晚坠机的湖边等我!”

    “你当心点……”

    赵无艳也知道自己是只软脚虾,跑出去分分钟就会被人给捉住,谁知道夏不二居然直接冲进了院子里,猛地撞开门外几个老娘们,高举尸爪矛大吼道:“都给我让开,谁敢挡路老子弄死谁!”

    “砸死他……”

    一大群村民竟然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大量的板砖就跟雨点般朝他砸了过来,夏不二没想到这里的民风居然如此彪悍,吓的他直接抱头鼠窜,谁知道一根麻绳却忽然从地上弹了起来,直接把他给绊了个狗吃屎。

    “啊……”

    夏不二给摔的眼冒金星嗷嗷惨叫,可还没反应过来一张大网又从天而降,十几条汉子也顺势扑过来,直接按住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很快就像捆猪猡一样把他给结结实实的捆了起来。

    “乡亲们!误会啊,这都是误会啊……”

    夏不二倒在地上不停的哀嚎,连鼻血都给人打了出来,可几个小娘们却跑上来狠踹了他几脚,泼辣的骂道:“呸~你偷了我们六只鸡两条狗,连我们的胸罩和裤头都不放过,没打死你都算是轻的了!”

    “我赔钱!我十倍赔给你们……”

    夏不二急吼吼的大叫了起来,总算是领教到人民的力量了,可等几个小娘们把他的衣兜给摸了个遍之后,立马气愤的大骂道:“死穷鬼!你连个手机都没有还敢说赔钱,把他送到派出所去蹲大牢!”

    “喂喂!有话好说嘛,我手表值钱,我艹!谁把我手表给偷了……”

    夏不二很快就被人给扔上了农用车,就像要被押赴刑场枪毙的犯人一样,被人揪着头发站在车斗里示众,后面则是十几条威风凛凛的汉子,甚至还有人开了好几台小车出来给他们开道,喇叭按的比真警察还要嚣张。

    这时候全村几百号老少爷们都跑出来凑热闹了,躲在暗处的赵无艳只能眼睁睁看着夏不二被人押走,但夏不二却想找块豆腐赶紧拍死自己,要是让人知道他被一群乡巴佬给抓了,不管是变异人还是洗牌者,恐怕通通都得笑掉大牙了。

    不过两根烟的工夫农用车就来到了镇上,热火朝天的把夏不二给押进了派出所,直接给他安了个“变态色魔”的罪名,只是派出所根本没心情管这些偷鸡摸狗的破事,很敷衍的让夏不二选择交罚款还是拘留。

    “警察!这是他的凶器,有凶器性质可就不同了……”

    几个村民很不甘心的把尸爪矛给拿了出来,可民警却不屑的笑了笑,丑陋的尸爪矛看上去实在没什么威慑力,他挥挥手就说道:“大家幸苦了,这个小变态交给我们就行了,你们赶紧回去吧,没事别到处乱跑!”

    “来!往我这边看……”

    一名小警察忽然举起了一台警务通,没等夏不二反应过来就给他拍了照,谁知道他的脸色却骇然巨变,猛地退后两步惊声叫道:“快……快叫所长,他是a级通缉犯,他是变异人!”

    “我靠!”

    几个民警全都吓的蹦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拿铐子叫增援,很快又有几名警察从外面跑了进来,手里全都端着粗大的霰弹枪,如临大敌般的问道:“确定他是变异人吗,赶紧割他一刀试试看!”

    “所长!别试了,他是夏不二,孙楚辞的左右手……”

    小警察哆哆嗦嗦的举起了一份通缉令,上面清清楚楚的印着夏不二的正面照,所长的老脸瞬间就变得一片苍白,慌忙说道:“快……快通知特警,不!立刻把他送到县里去,千万别让人把他给劫走了!”

    “唉~阴沟里翻船啊……”

    夏不二满脸苦逼的叹了口气,一群警察很快就给他上了手.铐跟脚镣,想想不放心又用铁链把他给捆了一圈,这才慌慌张张的把他给押进了警车,派出所仅有的三台汽车全都出动了,警察甚至连头盔跟防弹衣都穿上了。

    “喂!给我来根烟,等我兄弟们来了留你一条狗命……”

    夏不二阴冷冷的看着身边的小警察,对方立马浑身一哆嗦,脑门上的冷汗瞬间就流淌了出来,赶忙掏出香烟塞进他嘴里,颤巍巍的他点上后又说道:“我们也……也不容易,家里有老有小,您就别为难我们了!”

    “可以啊!现在就让我下车,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否则你们这今晚就会成为第二个广莞……”

    夏不二歪起嘴角冷笑了一声,可小警察却偏过脑袋不再说话了,死死抱着霰弹枪十分的紧张,不论夏不二怎么威胁几个警察全都不吭声,但是没过多久司机却突然纳闷道:“咦?不是去县里吗,头车怎么往飞机场开啊!”

    “这是颗雷,谁敢接啊,就我们倒霉……”

    左侧的中年警察十分幽怨的看了看夏不二,没一会他们的手机全都来了短信,中年警察立马哀叹道:“我说的吧,连市局都不敢收这个瘟神,估计省里也在骂娘了,唉~真是流年不利啊!”

    “怎么?要请我坐飞机吗……”

    夏不二斜起眼睛看着对方,对方立刻收起手机不说话了,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警察是在故意兜圈子,硬生生兜到了天擦黑才偷偷驶进了高铁站,夏不二立马开心道:“原来是坐高铁啊,这个好,我还没坐过高铁!”

    警车径直驶进了地下停车场,远远就看了一大票特警正严阵以待,没等警车停稳特警们就全部围了过来,小警察慌忙给夏不二点了根香烟,悲催的说道:“大哥!您有怪莫怪,千万别记仇啊!”

    “别回派出所,不然你们见不到明早的太阳……”

    夏不二叼着香烟嘿嘿一笑,几个警察立马齐刷刷的吞了口吐沫,急忙推开车门忙不迭的跑了出去,但夏不二却是大摇大摆的跨了出去,狞笑道:“这么大阵仗欢迎我啊,有没有警花作陪啊,没有的话我可是会不高兴的!”

    可惜特警们根本不和他啰嗦,直接冲上来拔了他嘴里的香烟,连脑袋都用黑布兜给他套了起来,几乎是抬着他往车站里快步走去,很快他就感觉到自己进入了一个凉气十足的地方,跟着就被人按在了座椅上。

    “呼~”

    夏不二的头套猛地被人给摘了下来,果然来到了一节明亮的车厢里,宽敞的座椅全都是大红色的,不过除了二十多名虎视眈眈的特警外,一个正常的旅客都没有,夏不二立马笑道:“都站着干吗,我又没有三头六臂,跑不掉的!”

    “夏不二!你别得意,等到站了就是你的死期……”

    一名中年特警恶狠狠的瞪着夏不二,但夏不二却笑着说道:“各位警官!你们有家里人吗,你们知道现在有多少座城市被袭击了吗,也许等你们睡一觉起来之后,你们的家园就成了我们的地盘,明白我的意思吗?”

    “哼~你少吓唬我们,我们要是怕死早就不当警察了……”

    中年特警色厉内荏的瞪着他,谁知夏不二又狞笑道:“死?如果你们能轻易死掉算我输,见过那些吐舌头的变异人吗,他们原来都是警察、特警还有军人什么的,可他们一旦被注射了变异液就会变成狗,变成我们的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