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4章贵圈真乱
    “你这个恶毒的贱人,你害我就算了,可你居然连我儿子也害,你简直是丧心病狂……”

    乔俊达目眦欲裂的指着林佳妮,青狞至极的脸色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而他怀孕的小三也大声的哭喊道:“你还是不是人啊,有什么恩怨你就冲着我来,我的孩子还没有出世啊,你这个畜生!”

    “你以为就你怀孕了吗,我也怀了……”

    林佳妮满脸铁青的大吼了起来,指着愣住的乔俊达怒声叫道:“我早就想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了,我还想把你们扒皮抽筋,但冤有头债有主,我就算下毒也不会害死其他人的,你们被感染是你们自己遭报应了!”

    “你敢做就要敢认,你就是个不要脸的贱女人……”

    乔俊达激动无比的指着夏不二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刚刚上去就看到你们俩在厕所里卿卿我我,我们试了整整三年你都没怀上,为什么他一出现你就怀孕了,你敢说你肚子里怀的不是野种吗?”

    “你放屁!不二他是个变异人,他拿什么让我怀孕啊……”

    林佳妮歇斯底里般大吼了起来,众人立马狠狠一惊,全都难以置信的看向了夏不二,可滕绍却突然上前说道:“等一下!我没有感染,尸毒不是从食物里来的!”

    说着!滕绍便举起了病毒检测仪,大声说道:“你们都看到了,这上面的数值是零,但我跟你们都是在一起吃的东西,喝的都是刚打开的饮料,如果林佳妮下了毒我肯定也逃不掉!”

    “慢着!大芋头,你给他们都测试了吗,他们有没有病毒携带者……”

    夏不二满脸狐疑的扫视着众人,大芋头立即摇着头说道:“没有!我只测试了五个,测到第六个人的时候他就尸变了,沙叔跟两个老外还没测试,还有这个穿低胸装的小姐姐!”

    “放心!就算我是携带者也不是我传染的,我连手都没跟他们摸过……”

    夜场妹施琴自信满满的靠在纸箱上,不过老沙却主动走上来伸出了手,滕绍立即给检测仪更换了新的测试片,戳破老沙的手指后便吸了一点血液,很快他便点头说道:“老沙没问题,跟我一样都是零!”

    “死老外!过来做测试,你他娘的肯定是携带者……”

    武阿姨气势汹汹的对康纳招了招手,满脸懵逼的康纳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一名少妇的英语倒是很好,急忙给他们翻译了一下,康纳这才点点头走了上来,可武阿姨却突然在他手背上狠狠割了一刀。

    “**!你干什么……”

    康纳疼的惨嚎了一声,居然连眼泪都直接掉下来了,大洋马赶忙上去抱着他小声安慰,谁知康纳竟然哭的跟着孩子一样,完全不像他外表那么硬朗,但武阿姨却得意洋洋的把刀递给了滕绍,滕绍直接用刀上的血做了检测。

    “十九!他是个携带者……”

    滕绍猛地抬起头来举起了检测仪,众人的脸色立马齐齐一变,可大芋头却纳闷的说道:“不对啊,就算他是携带者也不可能感染所有人吧,况且他们几个男的都被感染了,他总不可能是个双向插头,睡了女人又睡男人吧!”

    “呵呵~是交叉感染啦……”

    夜场妹施琴忽然笑呵呵的开了口,指着当翻译的小少妇就说道:“中午她跟康纳一起消失了二十分钟,回来的时候她的膝盖全部青了,还洗了脸和刘海,大家都是过来人,应该知道她跪着给康纳干了什么吧!”

    “你胡说!我……我是陪丽丽一起上楼方便的,她可以为我作证……”

    小少妇急忙挽住了一名短发妞的手臂,短发妞则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可施琴却哈哈大笑道:“你以为让你闺蜜把风就没事了吗,你偷人家老公的时候,你闺蜜也在偷你老公呢,不过他俩办事比你俩熟练多了,应该是老战友了吧!”

    “什么?你跟她……”

    小少妇的脸色骇然一变,猛地推开了挽住的短发妞,可她老公却色厉内荏般的叫嚷道:“怎么了?你能吃洋枪,老子就不能玩玩你闺蜜啦,要不是被困在这里了,老子早就跟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离婚了!”

    “哈哈~现在知道怎么回事了吧……”

    施琴幸灾乐祸的笑道:“老外把病毒传染给了你,你又传染给了你老公,你老公又传染给了你闺蜜,而你闺蜜又跟刚认识的小白脸姘上了,结果就把人家给害死喽!”

    “我去!你们的圈子这么乱啊,都是从娱乐圈来的吧……”

    武阿姨瞠目结舌的看着一人,就连夏不二都没想到这种结果,但施琴又嘲讽道:“她们这些小白领啊,都喜欢找老外,更何况人家能带她离开这里,这位姐姐连勾引的程序都省了,直接跪在地上就来了,我说的对吗?哈哈~”

    “呸~真够下贱的,在自己人面前装高贵,到了老外面前就成狗了……”

    狗妹气的直接朝小少妇吐了口吐沫,小少妇根本就不敢还嘴,垂着脑袋一个劲的掉眼泪,可乔俊达却指着大肚婆说道:“他们乱是他们的事,我们俩跟他们可没有关系啊,我们是怎么会被传染病毒的?”

    “因为我是携带者,我是从隔离所逃出来的……”

    林佳妮忽然开了口,十分痛快的狞笑道:“这还多亏了你欺骗我,带着小三抛弃我的时候还跟我说甜言蜜语,临别时那个吻你吻的多深情啊,但你没想到我早就是携带者了吧,这就是你们的报应!”

    “臭婊子!我就知道是你害的我……”

    乔俊达怒不可遏的咆哮了起来,操起一瓶酒来就要跟她玩命,谁知大肚婆却突然“哎呦”一声,捂着肚皮就痛苦的倒在了地上,这情况一看就是要生了,武阿姨立马惊呼道:“我靠!这下惨了,她孩子不会也被感染了吧!”

    “不知道啊!但她的指数只有三十八,应该还能撑上一会,先等她生下来再看看吧……”

    大芋头急的直抓脑袋,谁也不想看到小婴儿刚出生就被感染,可是谁也没想到,第一个冲过去的居然是叫嚣最凶的施琴,但乔俊达却急声说道:“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反正她已经要尸变了,孩子一定不能出事啊!”

    “滚!你还是不是人啊,她在你眼里就是生育工具吗……”

    施琴怒不可遏的推开了他,就连林佳妮都咬牙切齿的说道:“女人在他眼里就是生育工具,就算这个死小三没有被感染,他也不会在乎大人的,不过乔俊达你还是当心你自己吧,别忘了你马上也要变活尸了!”

    乔俊达脸色立马狠狠一变,转头就扑到了夏不二面前,急吼吼的哀求道:“你是变……变异人对吧,求求你我,也把我变成变异人吧,我把房子跟车子都送给你,还……还有林佳妮我也不要了,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啊!”

    “混蛋!你有什么权力把我送人……”

    林佳妮立刻扑上来又抓又打,几乎是玩了命的跟乔俊达厮打,不过宓姌儿却在此时站了起来,举着一把注射枪笑道:“想活命的就到我这里来吧,我可以你们注射进化液,让你们成为免疫尸毒的变异人!”

    “我我!我注射,先我注射……”

    众人全都争先恐后的冲了过去,就连金发大洋马都不例外,只有康纳坐在地上哭的就跟个泪人一样,可夏不二却微微蹙起了眉头,他感觉宓姌儿的动机很不单纯,但这些感染者已经别无选择了,不立即注射就只有死路一条。

    “小二!你们怎么会成了变异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老沙走过来眉头紧蹙,夏不二只好叹着气说道:“没办法!我们之前都被感染了,我们索性干掉了一个变异人的小头目,从她那抢了一箱子进化液,但变异人已经开始追捕我们了,不逃出去的话下场会很惨!”

    “好……好热!我好热啊……”

    大洋马忽然晕晕乎乎的倒在了地上,扯着衣襟痛苦的直哼哼,而其他几个人也都差不多,宓姌儿给他们注射完之后没多久,一群人就陆陆续续的晕倒在了地上,但他们身上的肌肉却在诡异的波动着,就好像有了自主意识一般恐怖。

    “小姌!给我也来一针吧……”

    滕绍忽然挺起胸膛走了上来,夏不二等人立马吃惊的看着他,但滕绍却无奈道:“我在这里的任务就是刺探情报,要是不变异我根本没法刺探,一出门就会被人抓住,不过在国家的安危面前,我个人的荣辱根本不值一提!”

    “可变异人都是太监啊……”

    夏不二焦急万分的看向了宓姌儿,希望宓姌儿能够劝劝他,谁知道宓姌儿却十分从容的摇摇头道:“我不在乎,我会陪他一起注射,只要成功我会陪他白头偕老,一辈子不离不弃!”

    “兄弟们!别说了,祝我好运吧……”

    滕绍上前给了夏不二一个拥抱,又挨个抱了抱狗妹等人,但他仅剩的一名部下也跟着叹着气道:“国家现在危在旦夕,我们不站出来谁还能站出来,也给老子来一针吧!”

    “还有谁想来的,等出去了再后悔可就来不及喽……”

    宓姌儿轻轻晃了晃手里的注射枪,谁知道林佳妮居然走了出来,直接望着夏不二笑道:“给我也来一针吧!不然我这种携带者就算出去了也会被抓,还不如用命赌一次,如果赌赢了我也能跟不二做个伴了!”

    “那就来吧!忍着点……”

    宓姌儿笑眯眯的打量着几个人,这回她用的全都是高档的绿色进化液,不像给幸存者们使用的黄色劣质货,只是不管是什么颜色的进化液,一针下去之后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噗通~”

    就在滕绍准备接受注射的时候,夏不二却突然把宓姌儿给砸晕了过去,滕绍立马震惊的看着他,但夏不二转身就走到了被俘的变异人面前,一把扯下他嘴里的破布,问道:“你刚刚跟宓姌儿说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