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89章生人勿近
    “二哥!我们得赶紧想办法把爷爷送医院啊……”

    狗妹急赤白脸的站在窗户边观望,警察随时都有可能冲到家里来抓他们,可夏不二的爷爷却成了个巨大的累赘,但李榕却急忙说道:“十六!你别总是一个人硬撑,我也可以你分担的,爷爷就交给我吧!”

    “可是你……”

    夏不二很为难的看向了她,可李榕却笑着说道:“姐姐我可是白富美啊,我马上就派人把爷爷送到医院去,我和狗妹根本不需要出面,你想做什么就赶紧去做吧,以后家里的事都交给我了,我就是你的贤内助!”

    “榕榕!谢谢你……”

    夏不二很真诚的冲她点了点头,直起身来便说道:“狗妹!你马上跟榕榕一起走,杭城现在太危险了,你们最好全都去乡下躲起来,我要是找到了沈老师跟大芋头他们,会立刻跟你们联系的!”

    “这……”

    狗妹犹犹豫豫的看向了李榕,可李榕居然十分爽快的答应了,夏不二立刻转身往楼上跑去,直到这时李榕才叹着气道:“唉~他要去救他真正爱的人,我们就不要再去拖他的后腿了,但愿有一天我也能够走进他的心里吧!”

    “相信我!你已经在里面了……”

    狗妹信誓旦旦的看着她,可李榕也只能报以一声苦笑,不过当夏不二再出现时已经是一身戎装, 防护服跟防毒面具都被他拎在了手里,一身笔挺的迷彩作训服让他看起来英武不凡。/

    “哇!你帅爆了……”

    李榕直接尖叫着扑了上去,抱住他的脑袋就是一阵猛亲,可夏不二这次非但没有推开她,反而温柔的将她搂在了怀里,轻声在她耳边说道:“榕榕!遇上你我三生有幸!”

    “有你这句话我就满足了……”

    李榕紧紧的抱住他居然泪流满面,尽管他的心里还住着别的女人,可就因为这句话她已经别无所求了,而夏不二更是罕见的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这才松开她说道:“你们俩好好照顾自己,别再跟我失联了!”

    “二哥!量力而行,别总想着当英雄……”

    狗妹也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夏不二立刻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跟着便上前他爷爷把衣服掖好,这才猛然拉开了紧闭的大门说道:“记得把我的大王八也带上,我跟它商量好了,它把寿运借给我,我好吃好喝养它一辈子!”

    “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李榕连忙扑到门口大喊了一声,夏不二头也不回的冲她挥了挥手,直接骑上狗妹的电动车朝巷外驶去,不是他舍不得骑他的大魔鬼,而是那台摩托实在太扎眼,从现在开始他就已经是少校高钊了,也只能是高钊!

    “请大家远离人群聚集的地方,不要随意跟陌生人接触,如发现感染者请立即拨打报警电话,感染者的特征有伤口发黑,双瞳浑浊,攻击性极强……”

    一台挂有“卫生防疫”标志的洒水车正从主干道上缓缓驶过,一边喷洒着气味刺鼻的消毒液,一边用大喇叭进行着宣传,后面还跟着特警巡逻车压阵,但这种消毒方式显然是在安慰大众,只是想告诉他们情况还在掌控中罢了。

    这时候马路上已经看不到几台私家车了,绝大部分的店铺也全都关上了大门,就算有路人也都是行色匆匆,还有的人干脆拿上行李准备直接出城,大包小包弄的就跟逃难一样,可更多的人只能选择躲在家里。

    “大家不要进去了,店里的东西已经被买光了……”

    夏不二刚骑到一间大超市的门口,就被乌泱泱的人群给震惊了,足有上万人在店里抢购生活物资,成车成车的往外拉着食品跟饮用水,现场更是有人在高价兜售防疫口罩,几十块钱的东西硬生生给卖到了好几百。

    “快来看啦!新西兰进口的独头蒜,五十块一颗,加醋煮沸之后能防止病毒感染,三分钟见效……”

    这边的防疫口罩才刚刚卖完,又有一大堆人开始叫卖独头蒜了,把醋加蒜的功效给吹的神乎其神,可纵使如此低劣的谎言也有大把人相信,几大框独头蒜眨眼就给卖个精光,人们简直就跟疯了一样在抢购。

    “唉~人心坏了……”

    夏不二深深的叹了口气,这些人基本上跟趁火打.劫没什么区别,可这时候警察根本就忙不过来,现在不仅大批的城管部队走上了街头,就连社区跟卫生部门的人也全都出来了,街头巷尾到处都是穿着制服的人。

    “目前,h1z1病毒正在杭城市境内肆虐,该病毒会导致所有动物丧失心智攻击人类,有关部门已经全力展开卫生防疫工作,请广大市民不要惊慌,不要轻信谣言……”

    一台广告大屏幕上忽然蹦出了新闻画面,终于把真实情况公布于众了,不过这也是被逼上了绝路,现在各种小道消息和谣言满天飞,再隐瞒下去只能引起更大的恐慌,还不如直接站出来安慰民众,主动告知他们应该怎么做。

    不过真正的情况比新闻上说的更严重,光那些无法分辨的病毒携带者就非常令人头疼,恐怕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身上携带了病毒,回家之后很可能会直接传染给家人,那后果才叫真正的不堪设想。

    “唉~”

    夏不二叹了口气继续往西城赶去,冷清的街道就像到了大年三十一样,不过他觉得政府的反应还算及时,只要人们全都乖乖呆在家里就不会出什么大事,但前提是后续的保障工作也要全部跟上才行。

    夏不二花了半个多小时才赶到西城区附近,这时候天色已经擦黑了,他刚买的手机也变成了游戏机,街道也变得更加冷清,他骑行了好几分钟居然都没见到半个人,甚至连猫狗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邦邦邦……”

    几声巨大的枪响忽然从前方传来,远远就看到一大群战士正在追杀几只野猫,打死之后便直接扔到路边的自卸车上,周围还有不少人在举着霰弹枪,扑杀栖息在树冠上的正常鸟类,反正除了人之外,能活动的东西通通都会被杀死。

    “班长!哦不!首长好……”

    夏不二直接弃了电动车,拎着防护服走到了两名战士面前,两人慌忙朝他立正敬礼,夏不二回礼之后便问道:“三号卡口的情况怎么样了,群众们的情绪稳不稳定?”

    “您是高少校吧,我昨晚在卡口见过您……”

    一名小战士颇为崇拜的看着夏不二,说道:“现在四个卡口只有咱们这还算太平,这还都是托了您的福了,剩下三个卡口一个比一个乱,后勤跟不上管理也混乱,已经出了好多起凶杀案跟抢.劫案了,听说还有妇女被侮辱的!”

    “警察进去了吗……”

    夏不二本能的蹙起了眉头,谁知对方却轻蔑道:“让他们进来他们都不敢进来,这边情况现在比下沙县更糟糕,他们的领导也怕担责任,只有原本的西城区警察进入了岗位,不过城管倒是进来了不少!”

    “你们幸苦了,我先进去复命……”

    夏不二拍拍两人的肩膀便往前走去,没一会他就看到了封锁区的围墙,围墙已经搭建的足有三人多高了,延绵出去几乎一眼望不到头,而上面不但有大批的士兵在来回巡逻,甚至还有很多架小型无.人机在空中巡弋。

    “轰隆~”

    一道惊雷忽然从空中划过,豆大的雨点很快就落了下来,夏不二连忙把防护服给穿在了身上,谁知道暴雨居然泾渭分明的停在了他面前,出了封锁区几米就停止了,他身上竟然连一滴雨水都没沾到。

    似乎所有的乌云都盖在了封锁区,里面大雨磅礴外面却是艳阳高照,无端端就给人一种诡异阴森的感觉,但夏不二觉得这大门上真应该再挂上一块牌匾,上“生人勿近”四个血色大字,这样才能彰显它“鬼门关”的气质。

    ——————————————————

    夏不二穿着全套防护服走进了封锁区,防护区的道路上几乎一个平民百姓都看不到,全都是一队队的士兵来回走过,不过这里的电力供应都很正常,天还没黑就把所有路灯都给打开了,似乎是想为人们驱散心中的寒冷。

    “看到我们白团长了吗……”

    夏不二直接走到了几名巡逻兵面前,他可不想刚进来就给人抓个现形,不过其中一名却回答道:“首长!您没接到通知吗,你们二团全都换到四号卡口去驻防了,是司令员亲自下的命令,还点名要你们高少校过去!”

    “谢谢!我出去执行任务刚回来……”

    夏不二点点头便大摇大摆的往前走去,只要他们白团长不在这附近就没问题了,于是他径直来到了隔离感染者的大院中,谁知道整个大院都是空荡荡的,就连焚尸坑里的火焰都已经熄灭了。

    “兄弟!昨晚关在这的隔离者呢,换地方了吗……”

    夏不二赶紧找到了一名后勤部队的士兵,对方果然回答道:“隔离所已经全部改建好了,所有的隔离者中午就被转移过去了,不过具体被转移到了几号隔离所我就不知道了,你得去找具体的负责人问问才行!”

    “到底搭建了多少隔离所……”

    夏不二相当惊讶的看着对方,可对方却挠挠头迟疑道:“听说有八所吧,人太多了都快装不下了,外面还在不停的往咱们这送人,如果你想找人的话可以去方达广场,那家隔离所离咱们最近!”

    “谢了!”

    夏不二点点头便往方达广场走去,不过西城区还是相当大的,几乎占了整个杭城市的四分之一,被困在这里和居住在这里的人口自然也不少,当他路过一家酒店门前的时候,居然发现大厅里面都打起了地铺。

    住在这里的都是些有家不能回的人,他们每个人都有携带病毒的嫌疑,不过他们的精神面貌还算不错,吃喝拉撒都有部队替他们操心,连门口都有士兵给他们站岗,一群人不是懒洋洋的甩着扑克,就是靠在一起吹牛看电视。

    “叭叭叭……”

    一阵清脆的喇叭声忽然引起了夏不二的注意,只见三台大巴车正从后方驶来,大巴车的窗户全都被粗大的钢筋给封住了,就连车厢都被分成了许多大铁笼,这一看就是押运感染者的车辆。

    “呜~”

    三台大巴车刚驶过就传来了一片哭泣声,被关在笼子里的人全都是满脸绝望,有的人甚至都已经晕死了过去,而他们的感染嫌疑绝对比隔离者更大,有不少人已经在笼子里发生了尸变,正十分狂躁的拍打着铁笼想要冲出去。

    “二团的!快过来个忙……”

    夏不二刚想走就被人给叫住了,对方居然往他手里塞了把折断的红缨枪,夏不二愣了一下才跟了上去,这时大巴车的门都已经打开了,十几名接车的战士分别冲了上去,还有拎着消毒喷雾的人等在了车旁。

    “先把人放出来再杀……”

    夏不二急急忙忙的在后面大喊了一声,可先上车的几名战士已经动了手,直接隔着铁笼捅杀里面的活尸,铁笼里的隔离者们立马就被吓疯了,还以为是要杀他们灭口,全都捶着铁笼拼命的尖叫哭喊。

    “别怕别怕!不是杀你们,我们是在杀活尸……”

    夏不二赶紧冲上去安慰众人,可几名战士却没有多少杀活尸的经验,一个个在那捅的血肉翻飞也没把活尸杀死,飞溅的尸血更是让人肝胆俱裂,几个大男人当场就被吓晕在地,还有不少人给吓的屎尿齐流,要不就是哇哇大吐。

    “都住手!让我来……”

    夏不二气急败坏的大喊了一声,难怪这么多人还要叫他上来忙,这四五个大头兵居然全都是菜鸟,不过他却扔了鸡肋似的红缨枪,直接抽出他的螺旋刺对接了起来,眨眼间就接成了一把手臂长短的刺枪。

    “噗哧~”

    夏不二一矛捅进了铁笼之中,他这矛捅的十分刁钻,直接刺破了活尸的眼珠捅进了它的大脑,就算是根铁棍恐怕都能击杀对方,而笼子里的活尸果然是被一击毙命,浑身一僵便“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

    几名战士忽然间全都傻了眼,车厢里可是关了整整八只尸变的活尸,可夏不二居然通通都是一击毙命,没有半点拖泥带水般的多余动作,行云流水般的枪法简直就是大师级别的表演。

    “兄弟!你不会是英雄连的高钊吧……”

    一名军官从后方大步走了上来,隔着防毒面具都能看到他震惊的双目,等夏不二傲然的点了点头后,几名战士立马肃然起敬,军官更是激动的说道:“我就知道是你,能这么牛除了你就没别人了!”

    “赶紧把这些人都带出去吧,他们给吓坏了……”

    夏不二可没有半点装逼的想法,转身就上前把铁笼子给逐一打开了,不过等他走到最后时却是一怔,铁笼里居然蜷缩着一名漂亮小护士,肉丝袜上全都是破洞,狼狈的就像刚被人凌辱过一样,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邪恶的岛国大片。

    “你没事吧……”

    夏不二赶紧拉开笼门扶起了对方,谁知小护士倒是挺平静的,只是泪眼汪汪的冲他摇了摇头,跟着便举起右手说道:“哥哥!已经两个半小时了,我的伤口还没有变黑,这说明我没有被感染,你们就放我离开吧!”

    “你别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你安心跟我走就是……”

    夏不二上下打量了对方两眼,小护士看上去跟他差不多大,不但留着个齐刘海的发型,长相也是十分甜美,甚至还有一对十分可爱的小虎牙,不过小丫头却做贼似的贴上来说道:“哥哥!我尿裤子了,好像还拉了一点粑粑!”

    “噗~”

    没等对方说完夏不二就给笑喷了,没想到这丫头还是个没心没肺的活宝,他立刻拍着小丫头的胳膊说道:“没事!待会我让人给你找身衣服换,你现在就跟我下去吧!”

    “嘻嘻~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你的守护神是只大金刚呢,你肯定不会欺负人的……”

    小丫头立马开心的冲他笑了起来,可说的话却让人摸不着头脑,不过小丫头又跟着俏皮的说道:“哥哥!我叫谭诗韵,是人民医院泌尿外科的护士,你要是有前列腺炎的话,我可以找人你免费治疗哦!”

    “谢谢!我可不想得这种病……”

    夏不二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这丫头的心还真是大到了无边无际的程度,等他转身往车下走去的时候,谭诗韵居然还缠着他说这说那,一点被隔离的觉悟都没有,不过夏不二还真希望所有人都能像她这样乐观开朗。

    “噗~”

    一大片冰冷的消毒液直接喷在了谭诗韵身上,小丫头终于给吓的狠狠一哆嗦,马上就扑到夏不二身上紧紧抱住了他,夏不二只好护着她大声说道:“这个丫头我认识,我亲自送她去隔离所!”

    “首长!你当心一点,她是从……”

    大巴车司机忽然跑下来车来像要提醒他,可谭诗韵却一把拽了夏不二,指着不远处就急声说道:“哥哥!那个人马上就要变妖怪了,你们快杀了他吧,不然他会咬人的!”

    “哪呢?”

    夏不二立马诧异的转头看去,只见一群隔离者正在排队接受消毒处理,可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人,但谭诗韵却指着一名瘦弱的男人笃定道:“就是那个穿蓝衣服的人,他马上就要变了!真的!”

    “喂!你过来……”

    夏不二松开谭诗韵直接走了过去,被叫到的男人立马惊恐的看向了他,哆哆嗦嗦的从队伍里走了出来,可夏不二命令他脱掉上衣之后,又里里外外的将他检查了一遍,却根本没有发现半点异常之处。

    “谭诗韵!你是不是弄错了,他没什么问题啊……”

    夏不二来来回回的在男人身边打着转,可谭诗韵却拉过他低声说道:“你一定要相信我,它背上趴着一个食尸鬼,正在啃他的脑壳,等吃完他的脑壳他就会变成妖怪了,那些被你们杀掉的人都是这样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

    夏不二很没好气的看着她,这小丫头恐怕是给吓的精神失常了,不过他的话音还没落,瘦弱的男人却忽然触电般的扭曲了起来,他立马吃惊的将谭诗韵给拉到了一边,对方也在这时“嗷”的一声尸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