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75章封城
    “邦邦邦……”

    腾绍一马当先的冲在最前方,铁血军人的作风跟手段都给他展现的淋漓尽致,就算夸他是神枪手也不为过,在光线极差的树林里他基本都能一枪一个,说保护夏不二还真不是在吹牛。免-费-首-发→

    “哇噻~腾哥!你好厉害啊,你真是我的守护神……”

    宓姌儿猛地扑上去抱住了腾绍,十分开心的在他脸上猛亲了一口,腾绍这个铁血硬汉再次给她闹了个大红脸,扭扭捏捏的说了句客气话,才举着枪继续往山后跑去。

    不过夏不二却冷眼看着宓姌儿,这小女警绝不是什么正经路数,如果他不是被李屎榕给摧残过,可能也会觉得这小女警真性情很可爱,但跟李屎榕一比她就露馅了,李屎榕才是**裸的真性情,这小女警浑身上下都是套路。

    “糟了!怎么又想到女流氓了……”

    夏不二满是怪异的甩了甩头,沈菁华才是他的正牌女友,李屎榕顶多算个阴差阳错,但他这几天想起李屎榕的次数明显增多,甚至都超过了沈菁华,可他只要一想到李屎榕的粗鄙性格,又是一个头两个大。

    “通通通……”

    忽然!几十枚锃亮的信号弹居然同时射上了高空,整座大山瞬间就被照射的一片通红,而腾绍腰间的对讲机也紧跟着响了起来,他立即摘下对讲机惊喜喊道:“通讯恢复了,我们可以跟上级联系了!”

    “你先跟他们联系,我到前面去看看……”

    夏不二继续往前跑去,很快就趴到了一座破败的坟包后,这个位置可以看到整个后山的景象,但是宽广的城乡结合部却颠覆了他的预料,这里居然比山前还要热闹上百倍。

    钢铁洪流般的装甲车队几乎一眼望不到头,高速公路已经被装甲车给彻底封闭了,四台大吨位的主站坦克就跟门神一般,气势汹汹的堵住了收费站,高速下方也同样不例外,装甲车几乎封住了所有大小道路,连乡村小道都不放过。

    数以千计的防化兵也布满了大街小巷,女兵们挥舞着闪光棒疏导交通,男兵们则占领了主要制高点,但还有大量没穿防护服的工程兵,几乎以救火般的速度搭建着防御工事,长龙般的工程机械也在源源不断的赶来当中。

    “防爆墙……”

    夏不二的双眼猛然一缩,原来工程兵们正在搭建防爆墙,这种东西只要往钢筋制成的大铁篮子里填上沙石,很快就能形成既廉价又牢靠的围墙,而出事的下沙县就是被防爆墙给封住的,看来西城这片又要沦为第二个下沙县了。

    “军事演习!军事演习!请立即调头离开,以免误伤,以免误伤……”

    一阵阵大喊声不断从扩音器里传来,看来尸毒还没有扩散到这片区域,道路上的车辆跟行人都很正常,不过最麻烦的还是高速公路,大量的汽车堵的都看不到头了,可饶是如此所有车辆还是通通被挡了下来。

    “事情闹大了……”

    夏不二深深的皱着眉头,西城区可不像小小的下沙县这么好封堵,这里居住着至少四五十万人口,他看到的恐怕只是冰山一角,如果他是指挥官的话,肯定会把临近几个区域都给封锁,但出现活尸的消息恐怕就再也挡不住了。

    “不二……”

    腾绍忽然带着宓姌儿跑了过来,说道:“我已经把孙楚辞的情况跟上级汇报了,他们正在全力抓捕他跟他的同伙,不过我没说你的事,因为你要是被人给发现了,很可能会被送进安置营监管起来,不到事情结束恐怕不会放你出来!”

    “我没关系!我去弄件防护服穿上,偷偷混出去就行了……”

    夏不二自信十足的站了起来,腾绍稍稍犹豫了一下,只好把今晚的通行口令以及注意事项都告诉了他,但宓姌儿却一把抱住他的手臂,紧张道:“我是警察,他们应该不会为难我的吧!”

    “你是公职人员,只要签了保密协议就会放你走,不过你还是会被暂时隔离起来,确定你没有被感染之后才会放你出去……”

    腾绍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宓姌儿立马长长的松了口气,但夏不二却冷笑一声道:“九哥!这位宓警官身上可是有人命案的,她杀了她的同僚,你一定要把她交给你的上级处理才行!”

    “什么?你杀了警察……”

    腾绍骇然色变,宓姌儿的俏脸也是猛地白了,立即摇着头惊慌道:“不管我的事,是他想杀我的,那个男的非说我会变成活尸就想杀了我,我是迫不得已才反抗的,我要是不杀他我就会死的!”

    “放屁!你手腕上根本就没有挣脱手.铐的伤痕……”

    夏不二眼神凌厉无比的瞪着她,说道:“你是犯了法被抓过来的,你趁着混乱杀了看管你的警察逃上了山,而且你身上连一点搏斗的痕迹都没有,你要不是从背后突然偷袭他,他一个大男人会弄不过你吗?”

    “是他想杀我,是他想杀我啊……”

    宓姌儿痛哭流涕的摇着脑袋,尽管夏不二只是在无凭无据的瞎猜,可宓姌儿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但腾绍的对讲机却忽然响了起来:“腾绍!你是不是瘸了,快给老子回来复命,司令部所有人都在等着你!”

    “来了来了,我马上就到……”

    腾绍连忙拿起对讲机答应了一声,又嘱咐了夏不二几句之后,便揪起宓姌儿的胳膊往山下跑去,但宓姌儿还在连哭带喊的哀求他,不过腾绍的态度明显坚决了很多,甚至用枪逼着她闭上了嘴。

    “垃圾!敢杀警察……”

    夏不二恶狠狠的吐了口吐沫,其实他之前对警察并没有什么好感,可自从得知自己父亲是名卧底神探之后,他对警察的好感就直线上升了,否则他根本不会去管宓姌儿的破事。

    又观望了一会他才往来路跑去,而变异人跟防化兵在山上发生了不小的战斗,他很快就找到了一具身材跟他差不多,只有后脑勺被打爆的防化兵尸体,里里外外将人扒了个精光后,又在脸上抹了把鲜血才把衣服给换上。

    “高钊!少校……”

    夏不二翻出裤兜里的军.官证看了看,没想到对方仅仅比他大了四岁,就已经是个两毛一了,恐怕是个军校毕业的高材生,不过他还是恭恭敬敬的对着人家拜了三拜,这才撕去破了个血洞的兜帽,背起步.枪就往山下跑去。

    “……”

    忽然!夏不二迎面碰上了一名防化兵,看对方手臂上的二号标记还是他的上级,他慌忙立正给对方敬了个礼,心中不停祈祷对方不要过来跟他废话,谁知道对方不伦不类的给他回了个军礼后,竟然扭头就往山下跑去。

    ‘我去!不会也是个冒牌货吧……’

    夏不二惊疑不定的蹙起了眉头,很快就发现对方的跑步姿势不但有点娘,身后还染着很大一片血污,他立马就确定这货也是个冒牌的了,还极有可能是从看守所逃出来的女犯人,否则也不至于跟他一样隐藏身份。

    “唉~看守所真是个人才聚集的宝地啊……”

    夏不二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后,便挺起胸膛一本正经的往山下走去,他现在是三号少校军官高钊,在一线的战斗部队里已经算是中上层军官了,只要他不找死往营地里跑,应该遇不上几个比他更大的官。

    夏不二大步来到了山下的公路上,这凌晨时分自然没有多少车辆,可出城跟回市区的道路都被封了,前方几公里又是长江天堑,不少外地车辆都淤积在道路上不知所措,但就算是本地人也回不去了,防化兵们几乎在挨个检查每一台车。

    “首长好……”

    两名防化兵刚看到夏不二就敬了礼,夏不二从容不迫的回了个军礼,这两人手臂上的数字都是三位数的,还是代表着后勤部队的黄色,根本就没有怀疑他身份的胆量。

    ‘回家找漂亮老师亲热去喽……’

    夏不二在心中得意的大笑了一声,大摇大摆的往卡口方向走去,谁知道没走几步就听到有人在大喊三号,他连忙加快脚步假装没听见,但对方却不依不饶的追上来喊道:“高钊!我叫你呢,你们连队不是全体牺牲了吗?”

    夏不二心中立马咯噔一声,对方竟然光凭数字就叫出了他的名字,显然是个熟识高钊的战友了,等他回头一看对方还是个黄色的“二号”,居然比他的级别还高,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说道:“谁说的?除了我腾绍也好好的!”

    “唉~你们幸苦了,赶紧回去洗洗休息一下吧,这里就交给我们了……”

    对方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便走了,猛松一口气的夏不二连忙往前走去,谁知一声尖叫却突然从前方传来,只看一名防化兵正被人按在地上,等扯下她的防毒面具后,赫然是个长发披肩的中年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