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7章 不幸中的万幸
    就在容靳假意要亲她时,顾希希忽然撇过头,对他说:“我们先喝一杯吧。”

    容靳笑了笑,柔声说:“好,都听你的。”

    顾希希连忙从他身上起来,暗自舒了口气。拿起圆桌上备下的红酒,倒了两杯。

    容靳接过,看着里面澄亮的红色,脑中闪过一道亮光。

    当初,在凌家的宴会上,他就是因为着了道才和凌菲纠缠在一起。如今想来,他竟要感谢她的算计。

    “阿靳,干!”顾希希轻轻碰了碰他的杯,眼睛亮亮的。

    容靳收回心神,和她碰杯,在她的注视下抿了一口。

    顾希希的眼睛更亮了,闪动着难以掩饰的欢喜。

    他忽然将她一扯,捞进自己怀里,然后喝了一大口,对准她的唇渡了过去。

    顾希希完全没料到他会如此,挣扎着,酒杯被撞掉,“咣当”一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她停了下来,转过头,对上他不解的眼神。

    喉咙里有些被他强灌进去的酒,偏偏她不能发作。

    “我,我不会喝酒。”她扯了个理由,掩饰刚才过激的行为。

    容靳信了,笑着说:“真可惜,是好酒,味道不错。”

    顾希希看他喝了酒,也放心了。

    “我累了,我们回房间吧。”她撑着头,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好。”他站起身,牵着她的手回房。

    顾希希有些忐忑。他们俩都喝了酒,不知道谁会先发作?

    回到房间后,她的头开始发晕。明知道他什么也做不了,待会儿会和她一样昏睡过去,可她还是慌了。

    毕竟她也吃了这种药,害怕会出意外。万一他待会儿不睡过去,而是把她睡了,那不是弄假成真?

    “我先去洗个澡,你先睡吧。”她保持着最后一点理智,逃向浴室。

    容靳在她身后扯出一丝嘲弄。他倒要看看,她的葫芦里究竟卖什么药。

    刚才他不过假意喝了一口,然后又把第二口渡给她。所以,现在,他只要坐在一旁看她表演就好。

    顾希希冲了藻出来,头还是晕乎乎的,看人都快成了幻影。然后看到容靳半靠在床头,像在等她,心里被压下的惊慌就噌地升了上来。

    “过来!”他拍拍床边,声音好听得像有意诱惑她。

    她傻傻地站在那里,眩晕间仿佛看到了某人。她心里一喜,自己把睡衣解了,走过去。

    “炎哥……”

    顾希希水眸潋滟,写满了恳求。

    容靳被她那一声呼唤惊坐起,陡然明白她眼中偶尔露出的憎恨来自哪里。

    “炎哥,我好想你……”她主动上前,抚上他的胸膛。

    对这个神志不清的女人,他实在没有耐心陪她演戏。毫不客气地推开她,迈开步子,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他不信这药只是让人神志不清地发情。因为,她根本不会让他碰她!

    顾希希被他甩到床边,也没有生气,只有卑微的祈求。她自己将身上的束缚解了,在他面前卖力表演。这样的精彩只维持了一会儿,她就昏昏睡去。

    容靳嫌恶地瞟了她一眼,丢了一床被子在她身上。

    他在沙发上睡了一晚,然后在她快要醒来时,才面无表情地躺在她身边。

    如果这就是她想要的,他会配合她,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顾希希醒来时,被自己**的形象吓了一大跳。慌忙扭头看他,却见他平静地睡着,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她动了动身子,确实没有什么不适。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他没碰她就好。

    她动手将容靳身上的衣服解开,露出他精壮的胸膛,然后将洁白的手臂缠上……

    过了两分钟,容靳醒了,对上她亮晶晶的双眸,疑惑了一阵。

    “怎么了?你好像心情很好。”容靳微眯起眼睛,掩去眼底的嗤笑。

    “嗯,我们昨晚那么和谐,我当然心情好。”顾希希意有所指,还用手指在他胸膛上画着圈。

    “是吗?为什么我没有什么印象?”容靳抚额,平息了想要将她推下去的冲动,薄唇轻启,“昨晚我好像喝多了,没弄疼你吧?”

    “没有,你很好,就是……”顾希希顿了一下,迎上他的疑惑,娇羞地说,“就是太疯狂了,一夜不停歇,把我折腾得晕了两回。”

    容靳简直要笑喷了。世界欠她一个奥斯卡啊!

    “对不起!我,没控制好。要不,你就在家歇着,那三个人就交给我。”

    顾希希连忙说道:“那怎么行!再说,我还要主持这次交易,事儿多着呢。要是让彭老知道了,还不知怎么笑话我呢。”

    容靳讪讪一笑,坐起身,开始穿衣服。转身对她说:“你多睡会儿,我去让人送早餐来。”

    顾希希嗯了一声,躲进被窝里,只露着一双眼睛在外面看他。

    直到容靳出去了,她才收敛脸上的虚伪的表情,眼中闪过一丝兴味。

    凌菲,如果你知道你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睡在一起,会是何感想呢?

    ………

    凌菲正为父母的事烦心,只能将容靳一事搁在一旁。她派出所有能派的力量,在游艇出事的那片海域搜寻。

    不得不说穆家的实力确实非同凡响。警方找了许久没有找到的人,他们只不过找了两天就有了线索。

    那是东部邻近某岛国的一片海域,搜救人员在列岛中的一座不起眼的小岛上发现有人类活动的痕迹。

    任何一点线索都被送到凌菲面前,这是她要求的,不能放过一丝一毫。

    穆斐站在她身旁,看着手下人送来的那些照片。拍的是一堆燃尽的火堆,还有几个脚印。

    “那些小岛有人类活动也不奇怪吧,好多渔民会上岛的。”

    “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要有一点可能,我都不会放弃。”凌菲揉了揉眉心,有种筋疲力尽的感觉。

    “好了,这件事就交给我吧,你去休息。”穆斐有些心疼,将她面前的照片收起来。

    “我没事,还撑得住。”凌菲夺了过去,故作轻松地打趣他,“难得你找到女朋友,就别把时间耗在我这里了,多陪陪人家。”

    穆斐撇撇嘴,有些不满地说:“她哪里需要我陪,有手术陪她就够了。”

    “又加班了?”凌菲略微诧异,瞅了他一眼,觉得此刻的穆斐才有几分真实感。

    “是啊!”他叹了口气,又把话题转了回来,“你已经吩咐人去那几个岛上搜寻了,剩下的就是等消息,我来替你守着吧,你休息去。”

    凌菲还想说什么,就被他推出门外,一直推到卧室里。

    “你要是累倒了,义父知道会怪我没有照顾好你的。”

    凌菲无奈,只得回房躺着。

    她这阵子也是累了,压力又大,如今有了点线索,心里高兴,不知不觉就睡了一觉。

    醒来时,穆斐刚接到一队手下人的汇报,说在某小岛上发现许多人,有百来人之多,手里有武器。

    那样一队人马,不是官方势力,也不是普通老百姓,那就是某些不可告人的组织。

    穆家的搜救队到了那里,突然遭到袭击,伤了两人。然后队伍就撤出,没有继续深入。

    凌菲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也万分诧异。为什么她和道上的人接触过之后,仿佛全世界的黑暗势力都展现在她眼前了?

    当真是不入这个圈子,觉得万般神秘,与自己相去甚远。可是一旦进来之后,处处可见其踪迹,一不留神就会碰上一个。

    “那些是什么人?爸妈不会被他们控制住了吧?”

    “菲菲,你……”穆斐有些哭笑不得,觉得她的脑洞真够大的。

    凌菲现在都有些草木皆兵了,一有什么事总会往不好的地方想。她也不想这样啊,可是,不断有人刷新她的三观,让她不得不对一切抱着怀疑的态度。

    “小岛上那些人还是交给警方吧,我们穆家的精英没必要做这种牺牲。”穆斐提议。

    凌菲想了好一会儿,才说:“报警可以,可是,我还是想先让人去岛上打探清楚,万一……”

    穆斐知道她不会轻易放弃,只得同意,“那行,就派人潜到岛上。正好穆家训练的精英里,有擅长潜水伏击的。”

    凌菲点了点头,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就在她派人出去打探岛上那帮人的虚实时,苏志云来了,还给她带来了确切消息。

    “你爸妈和吴清强在岛上。”

    当时,凌菲被震住了,傻傻地看着他,半天才问:“你说谁?”

    苏志云眉头紧皱,很不自在地撇过头,低声说道:“对不起!”

    “对不起?”凌菲好笑地看着他,心里怨恨。对不起有用吗?

    可最终还是忍下了怨怼,理智地说:“你妈妈做的事,和你也没关系,你能来告诉我这消息,我已经很感激了。”

    苏志云这才重新回头,平光镜后那双不大的眼睛流露出几分感激。

    这件事,确实是他从叶琴那里知道的,可见叶琴在其中也扮演了一个角色。

    他对母亲的所作所为痛心疾首,又想到凌菲正为她父母担忧,便急匆匆过来告诉她。

    “好歹,义父和义母没有事,这也算不幸中的万幸。”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先宠后爱:老婆大人请复婚》,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