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7章 落入魔爪
    :

    第537章 落入魔爪

    “没有。”过了许久,秦婉婷才回答这个问题。

    凌菲呼地松了一口气,腹诽道,吓死人了,这么半天不回答,有什么可犹豫的。

    秦婉婷刚才想到的却是,她的身份暴露,那些人看她的眼神,还有凌天宇几乎承受不住的崩溃表情。

    尽管她跟他说过,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可他却不信。一双猩红又伤痛的眼紧盯着她,嘴角慢慢扯出一抹冷笑,就像在说,你!就编吧,继续编吧!

    “你相信我?”秦婉婷很惊讶。那么多人都不信,为什么她会相信?

    “我只相信事实。”凌菲清浅一笑。尽管没有表示相信她,秦婉婷还是被感动了。

    这阵子,她为了寻求别人的相信,解释了多少遍,秦正威不信,秦浩宸不信,就连凌天宇都质疑。难道他们就那么希望她做出不可饶恕的事?

    秦婉婷看向她的眼神变得复杂,夹杂着不易觉察的犹豫彷徨。

    然而,也只是一瞬,她就恢复了平静,对凌菲说:“这件事,我想跟我哥谈谈,可现在我见不到他。我怕他想不开……”

    “不会的,天宇不是这种人。”凌菲立刻否认。凌天宇才没那么脆弱。就算真有什么,也不用想不开啊。

    “我知道,可是你没有想过凌家,还有公司那些人。”秦婉婷说的这些,一下子让凌菲也担心起来。

    她先前只担心凌天宇内心痛苦,完全没有想过来自家里和公司的压力。当初沈佩珍为了家族的声誉,宁可把她赶走,这次凌天宇犯了这样的错,还不知道她会怎么说他。

    “那你想怎么样?”凌菲表示无奈,她不可能劝的动凌家那些人。

    “我……我也不知道。或许……”秦婉婷咬着唇,刚想说接下去的话,一阵突兀的铃声响起。

    秦婉婷拿出手机,脸色大变,慌忙接起,“什么?人在哪里?怎么样了?你说他自杀?不,不会……在哪里?”

    她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就起身往外跑。

    那样慌张,还有她说的话,都让凌菲自然而然想到是凌天宇。

    凌天宇自杀?为什么?就因为这件事?还是被家里逼的?她刚才不是发了消息给他,难道没看到?

    几个问题在她脑中一闪而过,凌菲来不及细想,也跟着跑了出去。

    秦婉婷开车来的,她刚上车,凌菲也追过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我哥在哪里?他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你不要问我。”秦婉婷纠结着一张脸,心里却暗自发笑。

    她觉得世界欠她一个奥斯卡。

    凌菲没再说话,车子里气氛有些凝重。

    慢慢的,她回过味来,狐疑地问:“刚才给你打电话的是谁?”

    “医院的人。”

    “哪家医院?”

    “人民医院。”

    “他为什么给你打电话?”凌菲心里的狐疑越来越大,紧盯着她的侧脸,不想漏过一丝破绽。

    “因为,可能我是和他最近联系的人吧。”秦婉婷知道她开始怀疑,她必须有足够充分的理由解释这一切。

    “你什么时候跟他联系了?”凌菲追问。

    “我,我今天早上还和他打了电话。”秦婉婷努力让自己镇定。还没到目的地,她不能半途而废。

    凌菲眯了眯眼,早上?她今天上午也给凌天宇打过电话,然后秦婉婷就打来电话了。

    她不可能和自己约好后再去约凌天宇,所以,凌天宇最近的联系人应该是自己而不是她!

    “你要带我去哪里?”她厉声询问。

    秦婉婷心里一惊,紧紧握着方向盘,说道:“去医院。”

    “你先停车,我有话和你说。”凌菲看着车子驶过大道,准备向左拐进小街道,心里有些着急。

    “有什么话直接说,我还赶着去见天宇。”秦婉婷没有退让。

    “你停车!”凌菲大声叫道,“再不停车,别怪我不客气了。”

    她越叫秦婉婷越慌张,打着左拐的转向灯,也没看红绿灯直接冲了出去。

    一辆直行的大货车正从前面驶来,看到他们,来不及刹车,往左一偏,刮过小车子的尾部横在马路上。

    秦婉婷的车子被撞得一偏,依旧跌跌撞撞往前冲。凌菲在车里被那一撞震到了,头部撞上车窗,鲜血直流。

    她想阻止秦婉婷,头却越来越昏,眼睛也被什么糊住,完全看不清人,只知道车还在开。

    “快,停下!”她虚弱地喊了一句,下意识抓到包里的手机。

    她想打电话给容靳,却没有力气按下,意识渐渐模糊。

    秦婉婷早被吓得半死,后面那半程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开的。居然完好无损地开到目的地,她也是服了自己。

    她不知道刚才马路上那辆大卡车一拦,把跟在后面的的几个保镖也甩开了,这才将凌菲顺利带了过来。

    这里是离市郊的一个湿地公园,人迹罕至。盛炎庭就在湖中的一艘小船上。

    把人弄到船上后,他吩咐秦婉婷去打水,烧水。

    秦婉婷不高兴地抿着唇,拿了个旧脸盆,直接从湖里舀了一盆水上来,倒进水壶里开始烧水。

    自从他答应让她跟着,就对她呼来喝去,真当她使唤丫头,气得她快吐血。

    不过,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她忍了。

    盛炎庭亲自拧了毛巾帮凌菲把额头和脸上的血擦了,动作轻柔。做完这些,又给她上了消炎药。

    秦婉婷站在一旁,暗暗吃惊,忍不住问道:“你不会看上她了吧?”

    他眼皮一抬,冷着脸说:“出去!”

    她胸腔里涌动着一股不甘和愤恨,狠狠地盯了凌菲一眼,转身出去。

    盛炎庭吩咐了一声,“开船!”

    小船缓缓开出,从湖泊驶向大江。

    在江边一处偏僻的湾里,泊着一艘大船。看见小船来了,出来两个人,放了梯子,架在船边。

    盛炎庭扛着凌菲,单手扶梯上去,把人带到船舱里。

    凌菲依旧昏迷不醒,躺在那里,柔柔弱弱的样子,特别惹人怜爱。他坐在床边,神色复杂地看着她,曲指刮过她水嫩的脸颊,柔软的触感,让他脸上的表情柔和下来。

    床上的人嘤咛一声,慢慢转醒。

    盛炎庭收回手,好整以暇地等着。

    凌菲只觉得头昏沉沉的,还在不停晃动。眼前模糊一片,慢慢才看清东西,是一片木质天花板。

    接着有个人影闯入眼帘,她动了动眼珠子,惊愕地发现居然是盛炎庭!

    浑身不自觉地抖了一下,惊恐地问:“怎么是你?”

    “你以为是谁?”他看到她的惊慌,很得意,嘴角勾起。

    凌菲回想起发生的事,她被秦婉婷不知道要带到哪里,在路上却被大卡车撞了,然后她就晕过去了。

    没想到秦婉婷会和盛炎庭勾结在一起!她不是应该恨他的吗?毕竟是他将秦家弄得家破人亡!

    然而,最难测的就是人心了。她怎么也没想到,秦婉婷已经将仇恨都转嫁到她头上。她,凌菲,才是秦婉婷最恨的人!

    “你要带我去哪里?”凌菲镇定下来,已经察觉出自己正在一艘船上。不知道这艘船会开往哪里。

    “你说呢?有你在我手里,出江城应该没问题吧?”盛炎庭阴险地笑了。

    凌菲暗暗松了口气,自己是人质,也就意味着,一时半会儿不会有危险。

    可是,他一旦出了江城,回到京城,那就更难捉住了。

    她心里有些着急,不知道容靳是否知道她已落入盛炎庭手中。如果他用自己威胁容靳,他一定会为他大开方便之门。

    “怎么,在想怎样才能将我留下?”盛炎庭看她一脸沉思,笑着猜测。

    凌菲没有否认,淡淡地说:“你以为带着我就能逃的出去?我有那么大能耐?”

    “有没有试一下不就知道了?”他一点儿都没受到打击,依然很自信。

    凌菲没再说话,扭过头不想理他。

    盛炎庭盯着她看了两秒,突然很认真地说:“我会杀掉容靳!然后……”

    凌菲心里一震,回过头看他,看见他扯出一抹阴狠的笑意,说道:“然后,你就是我的了!”

    这句话当场将她炸晕了,半天回不过神来。

    盛炎庭伸手在她脸上轻浮地摸了一下,起身出去。

    凌菲皱着眉,用力擦了擦脸。为什么感觉像被一条蛇爬过,浑身不舒服?

    她撑起身子,挣扎着下床,从窗子往外看,只有船上的舷梯,看不到外面的情形。

    偷偷打开门,张望了一下,门外没有人。她想溜出去看看,却听见脚步声传来。

    关上门打算等人过去。不料脚步声走到她门口停了下来。

    凌菲正奇怪会是谁,门就打开了。

    秦婉婷看她站在屋子当中,愣了一下,轻蔑地说:“想逃?你是出不去的,死了这条心吧!”

    凌菲看到她没有多少意外,只是冷笑了一声,“你和你的仇人在一起,就不会不安吗?”

    “我为什么要不安?”

    “他将来要杀你的父母,你也能冷眼旁观?”

    秦婉婷哈哈大笑,内心却是苍凉的,“谁是我父母?他杀谁关我什么事!”

    “你……真够冷血!”凌菲无语。她不是第一天认识秦婉婷,却像是从来没有认识过她。

    “我告诉你,我最恨的两个人,一个就是田瑞芸!还有一个……”秦婉婷上前一步,声音压低,带着几分诡异地说出,“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