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章 一份样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就在凌菲要回江城的时候,忽然接到苏梦娴的电话。

    “菲菲,有个女人来打听你的事。我知道你很想找到你的母亲,我不知道那个人和你母亲是什么关系,你要不要来见一面?”

    凌菲愣了一下,连忙应下,“她在哪里,我这就过去。”

    挂了电话,她把这件事和容靳一说,两人立刻退了票,往约定的地方去。

    苏梦娴和那个女人坐在咖啡厅的卡座里,看到凌菲从门口进来,忙挥了挥手。

    两人走过去,一眼看到坐在那里,正转过身来的女人。四十多岁,披肩长发,精致瘦削的脸庞,五官端正,却并不出彩,若不是妆画得得体,只怕长相也就一般。

    “您好!我是凌菲,请问您是?”凌菲伸出手,和她握了一下。

    那女人上下打量着她,一边说道:“我叫叶琴。”

    “嗯?”凌菲觉得这个名字很熟,一时间却没想起在哪里听过。

    旁边容靳插话了,“原来是叶锦的妹妹!”

    “哦,您是……苏志云的母亲!”经过容靳的提醒,凌菲终于想起来,为什么这个名字这么熟了,原来是听苏志云提过。

    “你认得阿志?”她也有些意外,指着对面让他们坐下,这才说,“我前阵子不在都城,也不知道你是阿志的朋友。阿志这孩子,也没跟我说过。”

    现在不是谈论苏志云的时候好吗!

    容靳很快截住她的话,问道:“您为什么会想见凌菲?你和陆筱筱什么关系?”

    “哦,我和陆筱筱没什么关系,我只是帮另一个人来看看。”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捋了一下耳边的长发。

    凌菲瞪大眼睛,有些不解。难道除了陆筱筱,还会有人来找她?

    “那个,据说你和穆德凯不是父女,所以,我想你应该是他的孩子。”

    “他是谁?”凌菲 问出来的时候,自己也有所猜测。当年陆筱筱和吴清强一起,说不准那个男人就是自己老爸呢?

    这是很容易推断出的,可她好像从来没觉得自己会是吴清强的女儿,连她自己都不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可叶琴给的答案却让她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吴清强!”

    “如果他是凌菲的父亲,为什么一直没来找她?”容靳皱着眉,有些不满。他知道穆德凯放出这样的消息已经很久了,但一直没有人来找过凌菲。再说,苏梦娴当初也到过江城,去见过叶锦。他就不信她当初没有透露出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在世的

    消息。

    叶琴有些尴尬,这个问题她也回答不上来,只能猜测地说:“也许,他并不知道凌菲是他的女儿吧。”

    “是吗?”容靳冷笑了一声,心里想,是不想认吧。毕竟他现在身份不同,还有妻子,平白多一个女儿算怎么回事?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让你来看凌菲?”叶琴脸上闪过一抹可疑的红色,很快又平静下来,说道:“他是我学长。你们也知道,他现在的身份,并不适合爆出什么意外的新闻。但他还是想知道,你究竟是不是陆筱

    筱的女儿,是不是他的女儿。”

    “那你打算怎么证实呢?”凌菲好奇,调侃道,“他人也不在这里,只凭你看一看就能判断了?”

    “既然你和穆德凯没有血缘关系,那他就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叶琴很肯定地说。

    “为什么不是百分百?”凌菲觉得挺可笑。当初和母亲交往的男人,真的有那么多吗?

    叶琴并不了解陆筱筱和他们之间的事,又怎么能回答这个问题?那百分之八十的说法也是她自己猜测的。

    吴清强确实让她过来见见这个女孩,却没有要认她的意思,所以她就猜测是因为他的仕途才不敢光明正大亲自前来。现在,她见过这个女孩了,从外表看,她和陆筱筱长得并不像,和吴清强长得也不像。要说有什么相像的地方,大约就那双眼睛和陆筱筱毕比较像,然后安安静静坐在那

    里的感觉会有点像。

    但她真的是吴清强的孩子吗?叶琴心里泛着苦涩。

    这么多年,他和叶锦都没有孩子,现在突然多了一个孩子,也许他会找机会认的吧。“既然你也不能肯定我父亲就是他,还是让他自己过来吧。”凌菲觉得再没有谈下去的必要。对那样的父亲,如果他是的话,她并没有什么好感。想来那个可能的父亲对她

    这个女儿也没有那么强烈的想相认的**吧。

    “你知道他现在不方便。如果凌小姐急切地想断定这件事,我可以帮忙。”她说着从包里掏出一个小封口袋。

    里面有几根头发。

    “这是……”该不会是那个男人的头发吧?

    果不其然,叶琴略显羞涩地说:“吴清强的头发,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去医院。”

    凌菲对她那抹羞涩有些莫名其妙,却也没多想,毕竟那不是自己关心的事。她和容靳对视一眼,站起身,“那走吧。”

    既然有线索,那就不要放弃。不论怎样,也能解决掉心里的一个疑问。

    几个人一起到了医院,正好穆斐在找苏梦娴,看到她,严肃地训斥道:“去哪里了也不说一声,你姐姐刚才醒了,在找你。”

    苏梦娴这才急匆匆赶到住院部。

    穆斐扫了凌菲一眼,问道:“你们来这里有事?”

    “嗯,确实有事,我们要去做dna鉴定。”凌菲没有隐瞒。

    “我带你去吧。”他也没多问,转身带他们到化验室。

    他跟化验的护士交代了一声,一转头看到走廊那侧走来一个女医生,也不再逗留,转身就朝另一侧走去。

    凌菲也看见了姚玖月,会心一笑。人来人往的医院走道里,姚玖月眼睁睁地看着他大步流星地离自己越来越远,气得直跺脚。

    叶琴从包里拿出要检验的那个小袋子,刚递出去,斜里忽然穿过一人,一把抢走她手里的塑料袋,在众人还没意识过来时,已经往人群里钻进去。

    “啊!他抢我东西!”叶琴惊愕地叫了一声。

    容靳正忙着帮凌菲剪样本头发,也没留意一旁发生了什么。待反应过来,也不知道那个人钻哪里去了。

    凌菲却看到一个人影从他们身边跑过,再看时,又一个穿白大褂的女人追了过去。

    “站住!”姚玖月边追边喊。

    走道里瞬间乱成一片,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被飞快冲过来的两人撞到两旁,尖叫声不断。

    那个人跑得飞快,转瞬就冲到楼梯间。

    姚玖月赶到时,正看到穆斐一把揪住那个人,狠狠给了那人一拳。她气喘吁吁地扶着墙,半天才说出话:“他,他拿了东西。”

    穆斐又给了那人两拳,直接将他打下楼梯,那人沿着楼梯滚了下去。

    “你说什么?”穆斐没听清,转头问了一遍。

    “我说,他,拿了东西!”姚玖月喘着气,半天缓不过劲来。眨眼间,看到那人站起身,飞快地沿楼梯冲了下去,急得大叫,“快,快!人跑了!”

    穆斐转过身,那人已经下了两层楼梯。

    “你丢了什么?”他没打算追,回头问了一句。

    “不是我,是他们。”姚玖月指了指身后,凌菲和容靳正好赶到。

    穆斐瞬间了然,无可奈何地摊了摊手,说道:“人跑了。”

    凌菲有些失望,却还是向两人道谢。

    姚玖月摆了摆手,笑着说:“都没帮上忙。你们丢了什么东西?很重要吗?”

    “一份检测样品。”凌菲说道。至于重不重要,应该重要吧,不过还能得到就是。

    叶琴也走过来,安慰她:“没事没事,我再找机会去找他拿点过来就好。”

    发生这样的事,始料未及,尽管觉得那个人莫名其妙,但他们都没放在心上,以为那个人是想抢别的东西,抢错了。

    大家各自散去,凌菲刚要走,穆斐叫住她。

    “你还有东西在我那里,什么时候过去收拾一下。”

    “嗯?还有东西吗?”凌菲也没想出来是什么东西,不过他既然这样说了,她也只能和他约时间过去。

    “下午我五点下班,你等我一下?”穆斐看了看手表,还有半个多小时。

    凌菲没有意见。

    “玖月,你先带他们去我办公室坐一下,我还有事先去忙了。”穆斐转头很自然地吩咐。

    姚玖月有些意外,他竟然会让她帮他招呼客人?心跳忽然加剧起来,他是不是把她当自己人了?

    等他们一走,穆斐走到楼梯下,从地上捡起一样东西,看了两眼,放进口袋里。

    下班后,凌菲和容靳跟着他回去。一路容靳的脸色都不太好,双唇紧抿着,话也不说一句。

    凌菲侧过头看他,笑着问:“阿靳,你在生气?”

    就是生气了,快来哄我呀。

    他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当没听见。他们的车跟在穆斐后面,所以凌菲也不担心被人笑话。想了一下,解释道:“我才来这里的时候,没地方去,他就把房子租给我了。后来因为有人要抓我,就躲到他那里。

    ”“听说他是穆德凯的义子。”容靳终于开口了,却是浓浓的鄙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