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不愉快的相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容靳的手渐渐收紧,脸色慢慢沉了下来,还没等到她说出决定,他已经霸道地说:“不许去!”

    凌菲仰起头看他,嬉笑着抚摸他的脸,“别生气嘛,生气容易起皱纹。”

    容靳抓住她的手,一脸阴郁,再次强调,“我说了不许去!”

    “我听到了。”她调皮地眨了眨眼。

    他这才缓和下来,谁知又听她说道:“可是,我还是想帮你。”

    “我不需要!”他很严厉地拒绝,“你要敢去……”

    话没有说完,却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

    凌菲委屈地扁扁嘴,搂着他的脖子撒娇,“阿靳,让我帮帮你吧。我只是和他出去一天,他说了不会对我怎样的。”

    “你信他,我不信!”容靳拉下她的手,脸上还是紧绷的,明显很不高兴。

    “那你也不信我?”她嘟着嘴,眸光黯淡。

    容靳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没有不信你。”

    “你就不信我!”她开始发飙,数落他以前的事,“我和他在酒店被人拍到,还有那次被人拍了视频,你都认为我和他一起,你根本不相信我!”

    面对她这样无理取闹,容靳又好气又好笑。翻身将她压下,认真地说:“不管你发生过什么,我说了不介意,你不用再这样考验我。”

    凌菲被他逗笑了,她在生气啊,哪里是考验他了!可是,他说的话让她心里暖暖的,雾气蒙上了眼眶。

    “阿靳!”她潋滟的水眸眨了眨,压下那份感动,笑着说,“我想告诉你一个消息。”

    他拧着眉看她,心里却在猜测,什么消息,看起来很不一般。难道她怀了孩子?

    “我只有你一个男人!我和他什么都没发生。”

    凌菲说完娇羞地垂下眼眸,长睫颤了颤。

    他怎么一句话也没有?

    她又抬起头看他。却见他呆呆的,面无表情。她不高兴地撅起嘴,用力推开他。

    容靳忽然“噗”的笑出声,再次将她搂进怀里,眼中的璀璨像闪烁了无数颗小星星。

    “我很高兴!太高兴了!”他忍不住亲了亲她的眼睛,开心得哈哈笑了起来。

    凌菲恼了,捶了他一下,“你心里还是介意的吧,哼!”

    “没有,不是,我只是觉得,你只属于我一个人,我当然高兴啊。”容靳心里乐得,只想以实际行动表达自己的喜悦。

    他也没让她再耍小脾气,直接封口,纠缠不休,把她心里的那点恼恨都吞入腹中,一点点燃烧了她。

    凌菲最终还是没有赴欧阳易枫的约,因为她快天亮才沉沉睡去。她的手机早就被容靳调成静音,谁也打扰不到她。

    八点钟,欧阳易枫准时到了他们住的小区,给她打了电话。

    响了许久,手机在床头柜上轻微震动,容靳拿过来看了一眼,冷笑一声,想按掉,随即又改变了主意。

    “喂,菲菲,下来吧,我在楼下等你。”那边传来欧阳易枫的声音。

    容靳起床,走到阳台上,朝下瞟了一眼,正好看到他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懒懒开口,“她在睡觉,今天不能赴约了。”

    欧阳易枫愣了一下,将手机慢慢握紧,眼中再次迸出凌色,沉声道:“让她接电话!”

    “我说了,她在睡觉。哎呀,昨晚太累了,她快天亮才睡呢,你就不能安静点?”

    那边沉默了许久,容靳可以想象他铁青着脸,气得七窍生烟的模样,心情实在太好了!

    欧阳易枫忍了又忍,早已千疮百孔的心,还是不可避免地继续痛着,一张脸阴沉得可怕,声音也冷嗖嗖的,“容靳,你会为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哦,你又想怎样?在这里把容家打垮?能不能有点创意啊?”容靳毫不在意,他已经做好了应敌准备,他不来,他还想主动出击呢!

    欧阳易枫冷笑着,“手段不重要,结果才是主要的!”

    “呵,我很期待啊!”

    容靳挂了电话,心情却沉重起来。和他撕破脸,宣战,他一点儿把握也没有。

    可是,他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和别人在一起,做什么都不行!什么都不做也不行!

    他就是这么小气,他的心很小,只想把她一个人放在心里,一辈子不放。

    再次掀开被子上床,伸手捞过她,贴在怀里。这样他的心才像是完整的,充实的。

    凌菲不适地皱了皱眉,没有醒来。

    昨晚实在太累了!

    她浑然忘了今天和欧阳易枫的约定。

    却没想到,这次爽约,会将欧阳易枫彻底推到他们的对立面。

    欧阳易枫原本已经打算放弃了,只求她最后给他一个美好的回忆,可是连这样的简单愿望都不能实现,他心里不甘!

    “给我加紧收购,不论代价,一个月内必须把那些老家伙搞定!”欧阳易枫出了小区,首先就给助理打了电话。

    既然容靳不知死活要和他作对,那就别怪他手下不留情!

    凌菲起床后,头脑渐渐清醒,猛然想起昨天和欧阳易枫的约定,一看时间,都快正午了。

    她慌忙打开门跑出去,一眼看见容靳坐在客厅里敲着笔电。

    “阿靳,今天有人来找我吗?”

    容靳抬起头,看她衣领还有一边压在里面没理好,头发也是随意扎的马尾辫,一副急匆匆的模样。

    他放下笔电,起身走到她跟前,轻柔地帮她把衣领翻出来,说道:“先去吃点东西吧。”

    “那个,今天我和……”

    “快去吃吧,放久了不好吃。”容靳不让她说完,牵着她的手走到餐厅。

    凌菲很无奈,转过头看他,严肃认真地问:“你是打定主意不让我见他了是吧?”

    “你觉得我该让你见他?”容靳抬手捋了捋她鬓角的一缕碎发,目光如水,言词却很坚决,“我们之间的事你别管,我也不会再让自己的女人牺牲一点点。”

    凌菲怔怔地看了他许久,噗嗤笑出声,“吃个醋也要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他哪里吃醋了,他只是在保护自己的女人!容靳抿了抿唇,不再争辩,将她拉到餐桌旁,让她坐下。

    “快点吃,吃完了我们出去逛逛。”

    凌菲一勺一勺慢慢喝着红豆粥,时不时觑他一眼,问道:“去哪来逛?”

    “你想去哪里?”他反问道。

    “嗯……我们去爬长城吧。”凌菲心血来潮,眼睛都亮了。

    “你还爬得动?”容靳一脸戏谑。

    呃……

    凌菲的脸色瞬间通红,嗔了他一眼,低下头再也不说话。

    这一天,两人只是单纯的逛街,买东西,吃饭,什么景点都没去。只要能在一起,做什么都是快乐的。

    可是,碰到不想见到的人,就没那么愉快了。

    那时候,容靳去停车场提车,凌菲一边打电话一边下台阶,却没注意有人迎面而来。

    “我给你带了你喜欢吃的酱板鸭,你在医院等我哈。”

    她的余光瞥见有人上楼,就往一旁让了点。可那人不知怎的竟往她身上撞来,凌菲被她撞了个趔趄,手机一滑掉地上,人也一歪,一脚踏空,从台阶上摔下去。

    凌菲滑下台阶,一屁股坐地上,觉得自己的小屁屁快摔成两半了。抬眼一看,有个女人依偎在一个中年男人怀里,看着她,眼中闪过一抹阴狠,随即换上得意的笑容。

    那个女人看着挺眼熟,可她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更奇怪的是,她为什么要撞她?刚才明显是故意的。

    “哎哟,这不是凌小姐吗?”女人娇笑着,假意问道,“你怎么了?怎么坐地上?”

    我怎么坐地上你会不知道?凌菲气恼地盯着她,不满地问:“这位小姐故意来撞我,只是为了看我坐在地上?我现在浑身疼,脚也受伤了,你是打算赔医药费?”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撞你了,炎哥你看见了吗?”女人抬头看向身后的男人,笑得更夸张了。

    “没有。我们走得好好的,她自己走路打手机才摔倒的。”那男人帮着她说话,眼睛却停留在凌菲身上。

    睁眼说瞎话!

    凌菲狠狠地瞪了那个男人一眼,有些气恼。忽然脑中有什么闪过,也不再注意那个男人,重新盯着那个女人看。

    声音这么熟悉,人也挺眼熟,是谁呢?

    “凌小姐,话可不能乱说哦,你已经摔倒了,想赖我头上,就不怕我告你污蔑?”女人有了坚实的后盾,已经不屑于装成那种名门贵女的矜持优雅,笑得花枝乱颤。凌菲揉着臀部站起来,捡了脚边的手机。屏已碎,自动黑屏了。她抬眼暼了那个女人一眼,说道:“本来你好好跟我道个歉我也就是算了,可现在……我不仅要你道歉,你

    还要给我赔偿!”

    女人像看笑话一样看着她,却听她继续说道:“你说没人看见,这里可是装着监控的,信不信我让人把监控调出来?”

    她的脸色微变,忍不住抬头看了看上面,果然看见了摄像头。

    就在凌菲以为胜券在握时,中年男人忽然转头看向酒店的保安,问道:“你确定你们这儿有监控?”这城里的大酒楼,没有哪个不卖他盛炎庭的面子,而他常年混迹夜场,那些保安自然也认得他。虽不知他的底细,却也知道是个来头不小的人物。因为他们酒楼的老板都要对他恭恭敬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