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 关系微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凌菲看到欧阳易枫出现在酒店门口,愣了一下,抚额。心想,这下惨了,他要误会了。为什么这个人有公司不去,偏要到这么远的酒店来!她恨死他了!

    偏过头,看容靳沉下来的脸,叹了口气:“阿靳,今天下班后我跟你解释,你先回去吧,别想多了。”

    容靳紧抿着唇,沉默片刻,说道:“你去吧,我等你回来。”

    凌菲盯着他的侧脸看了两秒,忽然快速地靠上去亲了一口。

    欧阳易枫一直注视着他们,垂在身侧的拳头握得紧紧的。眼里的阴沉之色越来越浓郁。

    他看着她走下车,脚步轻快地走进酒店,像没有看见他似的。他的心闷得难受,抬眸对上容靳的视线,对峙几秒,才若无其事地收回。

    容靳回去了,心里也不舒服。为什么她会在欧阳易枫的公司里做事?而且她还不跟他说。她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她叫他别多想,可他控制不住自己。他不想怀疑她什么,然而眼睛看到的一切让他无法不产生怀疑。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如果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他放不开!甚至连恨她的勇气都没有。

    回到公司,把事情都交给手下去做,他只呆坐在办公室里,等着下班。菲菲还欠他一个解释,他等得心焦。

    张晨敲门进来,把手里的文件往他桌上一放,“诺,市场策划,你看一下。”

    容靳点头,随手翻看两页,没有心情。从烟盒里抽出两支烟,丢了一根给他,然后自己点上。

    “阿晨,你也老大不小了,还不快找个老婆。”张晨半个屁股坐在他桌子上,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老大,你终于想起关心我的终身大事了,我好感动啊!不如你好人做到底,给我介绍一个呗。我的要求也不高,就大嫂

    那样的就成。”

    容靳往后靠在椅背上,猛抽了一口,问道:“你大嫂有那么好吗?她都不要我了。”

    张晨尴尬了,他对凌菲的印象还挺好的,可她和总裁分开那么久了,还一个人偷偷跑到都城来。总裁找她都找疯了。

    “那个,老大,你来都城都好几天了,还没把大嫂搞定吗?”

    容靳吐了口烟圈,朦胧了双眼。若在昨天,他一定会得意地跟他说,手到擒来!可现在,他不确定了。张晨见他心情不好,暗自吐了吐舌头,赶紧转换话题,“老大,这两天公司股票都长的不错呢,特别是我们要收购企业的事,昨天才传出最终结果,那帮兔崽子像得了内幕

    似的,早就买入了,今天更是疯长,一度封在涨停板。”

    容靳默默听着他念叨,心里却突然涌起一种不好的感觉。

    “张晨,”他打断他,很严肃地说,“这几天多注意一下,还有公司里的几个股东都给我盯着,有什么情况立刻来报。”

    张晨张着嘴,半天反应过来,哦了一声,说道:“老大,你是怕有人恶意买入?”“只要他们抓住机会造出什么谣言,股票就会瞬间跌回原型,还会造成恐慌,大量抛售。这才是他们真正出手的时候。”容靳越想越觉得可能。要给他们的公司造出什么舆

    论,也是很简单的事。就凭他和凌菲千丝万缕的联系,还有和欧氏没有挑明的战争,还是很容易让人找到话题。

    张晨也收敛了嬉笑的神色,跳下桌子,正色道:“老大放心,我一定盯死了。”

    谈完话出来,就看见萧子涵一脸阴郁地走来,对着他噼里啪啦数落起来。

    “我好歹是部门的策划总监,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你的方案为什么不先给我看?你这样越级上报,是想干什么?邀功?要我把总监的位子让给你吗?”

    “我做的策划方案,自认为和你不是一种风格,所以,给你看了也不会有结果。”张晨叉着双臂,有恃无恐。

    老板就在后面呢,她有本事再大声点啊!

    “你——张晨,不要仗着你是老员工,就这样目中无人!我告诉你,要让你滚蛋是分分钟的事!”萧子涵被他的态度激怒了,声音也没控制住。

    容靳从办公室出来,沉声问道:“你要让谁滚蛋?”萧子涵脸色一僵,瞬间换上优雅的笑容,迎了上去,“靳哥哥,我只是跟他开个玩笑。这公司,要让谁滚蛋,当然是靳哥哥说的算了。我只是气他没有把策划案给我看,这

    样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这个总监就连个申辩的机会都没有,对吧。”

    “是我让他拿给我的。”容靳淡淡地说了一句,对张晨挥了挥手,“还不快去做事!”

    张晨悄悄对他竖起大拇指,一溜烟滚了。

    “靳哥哥,快下班了,今晚有没有空,我妈让我回去一趟,你和我一起去吧?”

    “你回去拉上我做什么?”容靳反问一句,没再理她,转身走进办公室。

    “是我告诉我伯父,你要在这里开拓市场。他说想见见你。”萧子涵咬着唇,说清了原委。

    她的母亲离异后,在都城嫁了个当官的,据说是商务部的要员。萧子涵跟着她父亲萧文谦,就管那个后爹叫伯父。

    容靳知道她是好意,可是他并不想领这个情。

    “谢谢你,我不需要。”

    他拿了钥匙往车库走,现在他只想快点见到凌菲,听她的解释。

    凌菲一天都在忙碌,处理各种不熟悉的事务。餐饮部和客房部因为账务问题闹僵了,她得亲自了解情况,跑前跑后。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这个经理完全是挂名的。手底下一个能指挥的人都没有,叫他们到办公室谈,也没人理她,还找出各种理由推脱,甚至暗讽。

    欧阳易枫就坐在一旁,看她两边奔波。那些不听指挥的,都是他暗示下去的,他想看她气恼焦急,想让她低头。

    可她二话不说,甚至连责备他们的话都没有。

    凌菲最后一次从餐饮部回来,事情已经了解了,问题出在哪里也搞清楚了,她思索着整个酒店出现这样账务不清的深层原因和解决方案。走进办公室,意外看见欧阳易枫坐在她的座位上,还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