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3章 百口莫辩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啊,你……”凌菲一个天旋地转就落入他怀抱,慌忙之中忙勾住他的脖子。

    欧阳易枫嘴角一勾,眼中又露出久违的宠溺,笑着问:“脚累了?”

    “没,没有,放我下来吧。”凌菲垂眸避开他灼热的目光,手也悄悄松开,又不敢全部放开,怕掉下去。

    他眸色一暗,抿着唇,快步将她抱到卧室的床上。放下她,然后蹲下身握住她的脚,帮她把鞋子脱了。

    纤细可爱的小脚落在他掌中,竟在他心尖划过一道异样。

    “没事的,我自己来。”凌菲想缩回脚,却被他紧握着。

    他以为她是站累了,大手温柔地揉捏着。

    “嘶——”她忍不住蹙眉哼了一声。

    “怎么了?”欧阳易枫转过她的脚,这才看到后跟那里的丝袜上渗出了血。

    “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磨破皮了。”凌菲又一缩,将脚收回床上。

    欧阳易枫低头看了一眼黑色的高跟鞋,很嫌弃地说:“换了吧。我让人去给你买双鞋,以后别穿高跟了。”

    “这是工作要求。”凌菲不高兴地低声嘟囔。

    “工作要求?”欧阳易枫有些好笑,站起身很霸气地丢下一句,“明天就让人改了这制度!”

    欧阳易枫给助理打了电话,报了她的码子,叮嘱他买黑色平跟鞋。凌菲心里感动,却不敢表现出来。

    他一直都对她很好,就算是禁锢她的时候,也没有真的欺负她。可她什么也给不了……

    打完电话,他又让客服去拿了碘酒和棉签。

    “我自己来。”凌菲想拿过他手里的药瓶,却被他拒绝。她讪讪收回手,看着他在面前蹲下。

    算了,他想怎样就怎样吧。他和容靳一样,如果决定了一件事,是谁都没办法改变的。

    欧阳易枫动作很轻柔,像呵护一件珍宝一般,擦过药还用嘴吹了吹。

    凌菲被吓到了,猛的一缩,飞快地把脚收到床上,压在腿下。

    他手里一空,愣怔了一会儿,抬头对上她惊慌的眸子。本想发脾气的,却被她那慌张的模样逗笑了。

    站起身下意识地想揉她的秀发,却发现她今天盘着发髻,手停在她头顶一寸距离,改为抚摸她的脸。

    柔嫩的触感,撩动了他柔软的心,他紧挨着她坐下,目光如水,低沉磁性的声音也染上了柔情蜜意,“菲菲,留在我身边。”

    凌菲被迫看向他,睫毛因紧张而颤动。她想拒绝他,却怕拒绝后,反而让他恼羞成怒。

    可是,她理智地知道,不能给他机会,否则将来只会将他伤得更深。

    欧阳易枫的心在她的沉默中再次暗沉,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需要这份工作,安心留下来吧,我不逼你。”

    凌菲惊讶抬头,从他幽深的眸子里看到的只有关心和担忧。她了然,他一定去查过她,知道她现在一无所有。

    “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欧阳易枫站起身,拍了拍她的肩,轻轻叹了口气。

    “谢,谢谢易枫哥。”凌菲真心动容。虽然他对她存了那方面的心思,但也是他给了她温暖和依靠。现在,他又恢复了那个温和的邻家大哥模样,她不由自主扬起了笑容。

    欧阳易枫的心又沉了沉。她对他的笑只有在他做她大哥时才有,让他有种深深的挫败感。

    这时,助理买了鞋回来,按了门铃。欧阳易枫走过去开门,把鞋子拿进来。

    是一双马丁靴。跟是不高了,可她穿着短裙,丝袜,配上这样的靴子,合适吗?

    欧阳易枫却从袋子里另外拿了一条裤子出来,是黑色铅笔裤。

    凌菲惊讶地问:“你什么时候让他买裤子了?”

    “后来想起来就给他发了短信。”欧阳易枫把裤子递给她,说道,“换上吧,以后别穿裙子了。大冬天的,腿脚受凉以后想治就难了。”

    真是贴心啊!凌菲再次被他感动了。

    一个男人爱不爱你,不是听他说了什么,而是看他在生活的细节上是不是能处处为你着想。

    可是她更希望他将这份细心留给别的女人。

    凌菲换上裤子,穿好鞋,这样一看倒有几分帅气。“谢谢易枫哥,那我先走了。”

    欧阳易枫送她出门,又有几分不舍,在门口拉住她,飞快地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在她没回过神时,他已放开,温和地说:“去吧。”

    凌菲愣愣地转身,不敢回头看他,快步走向电梯。却在电梯口碰到了正要回房间的章卫东。

    她心虚地点了点头,又觉不妥,连忙立在一旁让他先过去。

    章卫东出来时,正好看到欧阳易枫把房门关上,又碰到凌菲,不由奇怪地暼了她一眼,发现她好像换了衣服?

    凌菲看见他的脚步在她面前停下,莫名地紧张起来。明明自己什么也没做,却不知道在心虚什么。章卫东审视着她,默了一会儿才说出一段耐人寻味的话:“想把事情做好,首先就要学会做人。公司不喜欢那种喜欢攀龙附凤一心钻营的员工。想走捷径,付出的必然更多

    !”

    凌菲呆在那里,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房门后,才气恼地转头,用力按下电梯键。走进电梯,看着镜子里换了装的自己,恍然大悟。

    他难道认为她在欧阳易枫房里做了什么,然后换了衣服?

    事实她也确实换了衣服,凌菲有点百口莫辩的感觉。

    忙了一天,累得不行,好不容易熬到深夜,没有什么事了,她才回到休息室,倒头就睡。可睡到一半,忽然被值夜的保安叫醒。

    “凌经理,大厅门口的一副广告牌被风吹掉下来,正好砸到一个客人的车。”

    凌菲心里一惊,忙跟着保安出去,一边问道:“还有没有别的损失?”

    “除了花坛砸坏了一角,就没有了。车子主要停在地下车库,地面上只有几辆。”保安把情况说了一遍,凌菲也稍微松了口气。现在主要就是和车主理赔。

    凌菲走到前台,问道:“那是哪个客人的车,查出来没有?”

    “查了,是住在605的客人。”

    凌菲点了点头,那是一间商务单间,住在里面的应该不是什么大人物。她又走到现场看了一下,车子只是一辆丰田凯美瑞,不是什么豪车,心情又轻松了些。

    仔细看了现场,车子的灯被砸坏了,车盖上有块凹陷,其他倒还好。广告牌主要砸在花坛上,刮过车子。“明早找工程队把花坛修好,然后去找家4s修车店,把车子的维修费报个价。明早再去通知客人,看他有什么想法,他下来的时候告诉我一下。”凌菲把事情一一吩咐完,继续去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