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2章 这一天注定不好过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从医院回来,凌菲就想到明天的工作。她没想到又成了欧阳易枫的下属,这老天是和她开玩笑吗?

    她犯难了,想辞职,但临近过年,一时之间恐怕是找不到好工作的。在这高消费的都城,没有工作,她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思来想去,还是先将就着吧,再说欧阳易枫一个大总裁没理由天天跑到酒店住着啊。

    何况,躲着也不是办法。只要她坚持自己,就没有什么可以将她打败的!

    嗯,加油!凌菲!

    握着小拳头给自己打打气,然后翻了个身,很快就睡去。

    第二天,凌菲精神抖擞出门,以饱满的精神状态迎接工作上的挑战!

    果不出所料,这一天,欧阳易枫就没放过她,让她忙这忙那,挑剔她的各种工作细节。

    连那个录用她的章卫东都觉得心虚。总裁对这个员工不满意,是不是在责备他当初聘用人的时候没看仔细?

    可是,他也很冤啊,说到底录不录用也是总裁说的算,当然是前任总裁。也许每个人的口味都不一样吧,又或者,一朝天子一朝臣,对前任留下的人都会挑三拣四?

    为了不殃及自己,看来该找个理由开除她!

    转瞬间,章卫东已经做好了决定。虽然他觉得她其实做的很好,一个新来的员工可以做到这程度,真的很好了!

    可是,总裁不待见啊,还是开了吧。谁让总裁最大!

    凌菲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因为欧阳易枫在一夜之间几度变化。

    这一天,她被指使着跑上跑下,忙着像陀螺一样。忙一点本来也没什么,可脚上穿的是一双高跟鞋,站了一天,脚都快断了。

    趁着集团员工在宴会大厅里吃晚餐时,她总算偷了个懒,瘫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脱下鞋想揉一揉脚,才发现脚后跟都磨破了。

    刚才忙前忙后,两脚像灌铅一般,竟没有察觉到疼,凌菲暗暗摇了摇头,自己也太敬业了吧。

    才坐了没两分钟,就有人来找,说是总统套房的客人指名要她把餐点送到房里去。

    凌菲有些生气,嘀咕了一句,“干嘛不下来吃,耍什么大牌!”

    穿上鞋走了两步,那块磨破皮的地方疼得下不了地。她踮着脚,一瘸一拐地走出去。

    走到门口,却看见章卫东站在廊柱下,正巧朝她看过来。见她瘸着走路,脸色就沉了下来。

    凌菲连忙直起背,忍着脚后跟的巨疼,昂首优雅地朝电梯走去。

    章卫东一直目送她进了电梯,才收回目光,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这样气质的女人,真的很难得。可惜总裁不喜欢!

    欧阳易枫只在宴会上露了个脸就回去了,剩下的事都交给他。章卫东见大家玩得挺嗨,就放任他们继续,自己则转身回房。

    话说凌菲将餐点送到欧阳易枫房间,敲了敲门,里面的人说了一声:“进来!”

    她刷卡进去,只听见浴室哗哗的流水声。将手中的餐盘放到桌上,对着浴室里的人大声说道:“先生,您点的餐帮您放在桌上了,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帮我把椅子上的衣服拿进来。”欧阳易枫很快吩咐了一句。

    凌菲皱了皱眉。她迟疑了一下,拿起那两件衣服走到浴室门口,想敲门,又别扭地放下。

    “还不快拿进来!”欧阳易枫又叫了一遍。她这才吸了口气,推门进去。

    凌菲以为他至少会裹一条浴巾吧,谁知他刚刚关上淋浴,就那么暴露在她眼前。

    朦胧的水雾中,他健壮的身躯强烈冲击她的视觉,她果断地侧过头不去看他,再伸手递出他的衣服。

    欧阳易枫擦了擦身上的水渍,并没有接过衣服,也没有让她出去。

    这就意味着她得在这里等着他穿好衣服。凌菲翻了个白眼,有点搞不懂他究竟怎么想的。

    不管他想怎样,自己能做的就只有淡定,淡漠,淡然。

    一个人神游之际,看她还侧着脸,有些不悦,命令道:“转过来。”

    嗯?凌菲愣了一下,问道:“你先穿上!”

    “穿好了。”

    穿好了,尼玛,那她手上拿的是什么?

    凌菲感觉到他朝她走近,叹了口气,转过头。他健硕的胸膛就在她面前不足一尺的距离,近得可以闻到他身上沐浴后的清香。

    他高大的身躯将光线挡在背后,让她多了种压迫感,脚下忍不住往后退。

    后脚跟一摩擦,疼得她直龇牙。

    欧阳易枫注意到她神色的变化,关切地问:“怎么了?”

    “没什么。”凌菲忍着疼后退一步,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又看了一眼手上的睡衣,为难地说,“您的衣服……”

    “帮我穿。”

    “……”

    凌菲惊诧莫名,撑大眼以为自己听错了。见他摊开双臂,才知道,原来生活中雷人的事处处可见!

    她咬着唇,尽可能平息自己被震慑到的小心脏,打开他的睡衣,竟是件睡袍。她知道他有意为难她,却只能对自己说,淡定,淡定!

    穿上,转到前面,正要给他系上带子,欧阳易枫忽然将她抱住,宽大的睡袍将她裹在里面,她的脸被按到他光洁温热的胸膛上。

    鼻尖处是他沐浴后的清新味道,还带着炙人的热气,像要将她一起燃烧。

    凌菲撇过头,躲开他,冷冷地说:“这位先生,我们酒店不提供这方面的服务。”

    “菲菲!”欧阳易枫有些气恼,又有些无奈,“你非要这么和我说话吗?”

    凌菲抿着唇不语,倔强的模样让他有种无力感。

    “今天累了吧?”欧阳易枫松开她,揽着她的腰回卧室。

    凌菲一走路,脚后跟就刺痛,忍不住踮起脚尖。只这一稍微的停顿,他就发现了异样。低下头仔细看了她两眼,忽然弯下腰将她抱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