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我都会为你做
    ,精彩无弹窗免费!

    赵楠很兴奋,越发卖力取悦他,一边讨好,“阿宸,我可是帮你办了件大事,你要怎么谢我?”

    “宝贝还想要什么?”秦浩宸放在她臀上的手一顿,邪佞的语气中带着不易觉察的嘲讽。

    她已经要过一家娱乐公司了,还想怎样?

    “还是阿宸对我好,不如,把这里送给我,当成我们俩的安居之所吧!以后你每天来看我,我们一边看片子一边学习。怎么样?”

    秦浩宸目光越过她的颈间扫了一眼这栋别墅,这么一大栋三层洋房,带游泳池和空中花园,最奢华的装修,还是在这样的地段,少说也要八千万,她还真敢开口啊!

    收回视线时撇过电脑,凌菲抱住自己,似有些清醒,怎么都不肯再脱,磨磨蹭蹭了很久,录视频的男人有些烦了,骂道:“臭娘们,磨蹭什么,你去,帮她一把。”

    那个男人再次出现,正要帮她把保暖内衣脱下,屏幕上忽然一片雪花,随即黑了屏。

    秦浩宸的脸色也跟着黑了,一把推开还坐在他身上运动的人,奔到电脑跟前,敲敲打打,折腾了许久,不仅没能把视频恢复,连电脑也启动不了。

    赵楠跌倒在地,还在惊愕中,就看见他摔了电脑,一身戾气走来,抓起她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拎起来。

    “啊!痛!”她惊呼,对上他阴寒的眼睛,身子一抖,辩解道,“我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人就只给我这个u盘。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会不会是你的电脑出问题了?”

    她不提还好,一提电脑,秦浩宸身上的寒气又重了几分,忽然一掌掴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赵楠脸上瞬间出现三条指印。人也被他掴得往一旁趔趄撞去。

    “阿宸,你——”赵楠被打懵了,睁着大眼睛,悬泪欲泣,很委屈地看着他。

    “你知不知道,你害我丟失了多少资料!那可是价值连城的!你这个废物!贱人!”秦浩宸越说越恼火,一脚往她身上踹去。

    “啊!不要啊!我不是故意的!”赵楠抱着头,蜷缩在沙发边。可怜她身上光洁如玉的肌肤,被他毫无怜惜地又踢又打,瞬间青紫一片。

    “妈的,你要是故意的,现在还能活?”秦浩宸一边踢一边骂,“蠢才!废物!还敢跟我狮子大开口,臭不要脸!”

    赵楠的心沉到谷底,眼中蹦出蚀骨的恨意。下半身思考的禽兽!翻脸不认人!总有一天,她要他跪下来求她!

    心里的恨意如滔天巨浪,汹涌翻滚,可面上却楚楚可怜,嘤嘤求饶。她哭泣着,努力护着自己的脸,那是她吃饭的门面,不能被毁了。

    秦浩宸发泄够了,知道这样无济于事,朝她吼了一声,“滚!”

    然后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给我找个人过来,修电脑!”

    欧阳易枫接到手下的汇报,嘴角扯出一抹笑意。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收获!

    最近秦家在投资一片开发区,他本来是不打算掺合的,可是现在,他们自己出了问题,就别怪他趁火打劫了。

    处理完手上的事,他开始想凌菲了。她说今天下午要去找闺蜜,他在考虑要不要保驾护航。

    “欧总,这是这个月的财务报表,您过目。”唐瑶敲门进来,递了一份文件。

    欧阳易枫静下心,仔细看了看,见唐瑶没走,狐疑地抬头看她,“还有什么事?”

    “欧总,那个欢乐谷扩建项目,我已经打探好了,盛天集团最近一直在盯着这个项目,从预算分析来看,将来确实是很有市场的一块。我们真的不打算进入吗?”

    “就这样吧,现在放弃了总比以后放弃的好。”欧阳易枫想到凌菲提出的条件,没有太多纠结。可这次唐瑶却揪着不放。

    “欧总,我们如果参与,希望最大,为什么要放弃?盛天集团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他们现在已经濒临破产,为什么不再给他们最后一击?”

    欧阳易枫冷眸轻轻暼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也没有发怒,却给她一种山雨欲来的压迫感。

    唐瑶忍不住挪动了一小步,思想斗争着,要不就不问了,快点溜吧,反正做决策的是他,公司也是他的,要咋整咋整。

    欧阳易枫收回目光,很好心地解释一句,“开发区那里的项目潜力更大,资金不能太过分散,要做就做利益最大化的。”

    唐瑶恍然,点头退下。

    他却靠在椅背上,疲倦地捏了捏眉心。放过容靳,打击秦家,菲菲,你要我做的我都会为你做!

    他不知道的是,这一举动拯救了他的公司。容靳设下的这个坑,等了许久也没等到他入坑。而他原本,确实是打算给他最后一重击的。

    此刻的容靳,心烦意乱,在办公室踱着步。池越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抽着烟,难得可以笑话他,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啧啧,容少也有这样无措的时候,真是难得一见啊。”

    “别在那里说风凉话。”容靳睨了他一眼,烦躁地说,“你说他本来都打算投资的,怎么就突然收手了?”

    “这我哪知道啊,这么块大蛋糕摆在那里人家都不吃,我也真是没办法了。”池越摊摊手表示无可奈何。

    容靳走到窗边,撑在窗台上,凉风吹过,拂去他心里些许燥热。脑中隐隐有种想法,却一时之间还抓不住。

    “对了,过两天凌菲生日,你不打算去?”池越也知道他们闹翻了,可具体怎么回事却不知道。他还是很热心地想要撮合这对苦命鸳鸯。

    容靳抓着窗棱,收紧手指,冷着脸说:“我去干嘛?”

    都没有人通知过他,她肯定也不会想要见到他。而且都分手了,再见面岂不是尴尬。日子又恢复平静,凌菲每天很安分地待在家里,无欲无求。她没有告诉欧阳易枫生日的事,只叮嘱哥哥不该邀请的人不要邀请。然而心里总有一种不安,觉得这个生日不会平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