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嫉妒她的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高飞重新拿到u盘,九死一生,回到沔河帮,把他辛辛苦苦弄到的视频交给老大朱章。

    说起汅河帮,不过是潜藏在江城的一大黑帮,据点在汅河村。黑帮老大朱章和秦浩宸关系不错,所以,他的手下也经常被叫去帮秦浩宸做事。

    这次绑架事件虽不是秦浩宸的指示,却也是他默许的。赵楠假传他的圣旨叫了几个黑帮的人,然后给了朱章一大笔钱,让他们把人毁了。她当然不会忘记秦浩宸的条件,把人带到那个地方。可是,她和凌菲的仇不能不报,所以,她当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只是让人把她办了,拍个视频,秦浩宸又怎么会

    知道?等办完事再把人送去,岂不是一举两得?前一次,她让人去挟持凌菲,没想到那几个小啰啰太逊了,竟然连人都没带到,还被人抓了。幸好她当时万分谨慎,没有露面,否则,现在死的就不是那几个废物,而是

    她了。

    可是,没有抓到凌菲,赵楠并不甘心。所以这次,他花了大价钱,不达目的不罢休。

    如今,终于从朱章那里拿到u盘,赵楠欣喜万分,高兴得不知如何表达才好。

    可是问到人时,却被告知被人救了。她脸色沉了沉,质问道:“拿了那么多钱人都没抓到?你们沔河帮也就这点本事?”

    朱章脸一黑,那张坠满横肉的脸变得凶神恶煞,把赵楠吓了一跳,再不敢说话。

    他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若不是看在她是秦少的女人的份上,敢这么跟他说话,是活腻了吧!

    赵楠呆了一会儿,有些气恼,却无可奈何。转念一想,有把柄在手,不也是一项功劳?

    她当场就给秦浩宸打了电话,居功自傲,“秦少,凌菲的把柄可在我手里了,你以后想对她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顾忌。”

    秦浩宸低低地笑了笑,调侃她,“你希望我对她做什么?”

    赵楠嗔了一句,“讨厌!”

    随后眼珠子一转已有了主意,说道,“你可以用这个威胁容靳啊。”

    “我还需要威胁他?”秦浩宸不屑地嗤了一声。不过她倒是提醒他了,容家已经快顶不住了,但欧阳易枫却还深藏不露。

    赵楠竟和他想到一块儿去了,建议他,“听说欧阳易枫对她也有点意思,要不你试试?”

    秦浩宸微微诧异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手指轻轻点着桌面,戏谑道:“你想要什么?”

    “还是你了解我,”赵楠吃吃笑了,毫不避讳地说,“我想要容家旗下的那家娱乐公司。”

    “哦,你是说天天影视?”秦浩宸眉间闪过一抹鄙夷,真是狮子大开口!

    “怎么样?大家各得所需,以后还可以愉快地合作。”赵楠丝毫没有察觉他调侃的语调,继续自说自的。

    秦浩宸掏了掏耳朵,将手机拿开了一点,最后说道:“今晚你过来,我们好好商量商量。”

    赵楠愉快地收了电话,到美容院做了个sp,这才往秦浩宸的公寓开去。

    她没有发现,有辆车一直不远不近地跟在她后面。

    容靳听到手下汇报,阴沉着脸,已然将秦家作为下一步的目标。他又不放心地打了个电话给苏名睿,“你的技术没问题吧?”

    那边苏名睿很不满地说:“大哥,你要能找到比我高明的,我立马跪下拜师!”

    容靳哼了一声,严肃地说:“视频若有一丝半点传出去,你就等着去岛上自生自灭吧!”

    苏名睿吓了一跳,试探地问道:“容少,你来真的啊?那个女人是你老婆?”

    容靳冷着脸啪的挂了电话。随后想到,他怎么知道视频里是个女人?妈的,好你个苏名睿,敢耍他!

    若不是现在他忙得焦头烂额,一定要好好惩治惩治他。幸好视频里也没有太过火的东西,可是凌菲那副模样被人看见了,他心里一样极不舒服。

    容靳深吸了口气,收敛心神,开始布置下一步的行动。

    得到苏名睿的保证后,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又派人潜入秦浩宸的别墅,如果有意外出现,不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必须把u盘毁了。

    而另一边,欧阳易枫的书房里,他正站在窗台边,神色凝重地听着手下人的汇报。

    那个高飞回到沔河帮,交了u盘,又看到赵楠从朱章手里拿到u盘,在路上打了个电话,然后去了秦浩宸的别墅。

    那个买凶的幕后居然是她,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却又觉得一切都很合理。

    不过,秦浩宸,他倒是小瞧他了,想干什么?欧阳易枫嘴角扯出阴冷的笑意。动了她,就别想好过!欧阳易枫握着电话,心里已然下了决心。就算凌菲不恳求他,他也会帮她好好惩治那些不安分的人!做了两手准备,这才松了口气。这时,凌菲敲

    门喊他,“易枫哥,可以吃饭了。”

    他揉了揉眉心,打开门,脸上的忧虑已风轻云淡,揽着她的肩走向餐厅。

    江妈已经帮他们盛好了饭菜。欧阳易枫给她移开椅子,让她坐下,然后很自然地为她夹了一块红烧排骨。

    凌菲低头啃着排骨,他也没有说话,目光飘渺不知在看什么。

    餐厅里静得只剩下偶尔餐具碰撞发出的声响。凌菲对现在这种相处模式有些不适,像一家人,又不像一家人。

    可她终究不敢像以前那样理直气壮地和他说话开玩笑。

    “今天你哥哥过来了?”欧阳易枫打破沉默,问了一句。

    “嗯,”凌菲抬头暼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没有说生日的事。又斟酌着问,“易枫哥,那天绑架我的人,究竟是什么人?”

    欧阳易枫放下筷子,目光深邃,带着不易觉察的怜惜,“一个嫉妒你的人。”

    凌菲懵了,一脸茫然,明亮的眼睛一眨,长睫一闪,给人一种很萌的感觉。

    他不自觉放柔了声音,“不用担心,有我在,没有人可以欺负你。”

    凌菲心里有些感动,追问道:“嗯,谢谢易枫哥,可是,你能告诉我是谁吗?”她实在想不出谁会嫉妒她,嫉妒她什么呢?莫非是因为容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