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魅力值下降了?
    ,!

    两天后,容靳再次找到她。可这次,凌菲对他们之间的感情越发没有自信。因为这两天她听说了一件事,盛天集团濒临破产,老董事长已经开始找其他家族,想要商业联

    姻。

    不论他怎样解释,凌菲都没有接受。

    不过,她说的也很对,如果他家里没办法接受她,她即使原谅他,也很难跨过家庭的阻碍,幸福地生活。

    容靳不得已,再次回家找父亲谈判。

    他以为上次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父亲也知道他不过在扮猪吃虎,等着鱼儿上钩。

    可是他还是这样不遗余力地破坏他和凌菲的关系,到底为什么?

    “我哪里破坏你们关系了?我不过让你看起来更加虚弱,让敌人掉以轻心。”容勋振振有词,丝毫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对,你到处寻求帮助,确实在告诉人家,我们公司不行了,快垮了。可是,菲菲却会以为,你准备找别的儿媳妇,你这不是害我吗?”

    容靳再次强调,不需要他做任何事。容勋则再次表示,他不会接受这个儿媳妇。

    两人不欢而散。

    容靳从家里出来,开着车在街上闲逛。左手夹着一支烟,搁在窗沿上,眉心纠结着一缕愁思,忧郁又邪肆的表情混合在他脸上,极具魅惑。

    秦婉婷见到这样的他,眼中浓烈的占有欲像要燃烧起来。她跟着他的车,在一家酒吧门口停下。

    “阿靳!”她喊住他。

    容靳侧目瞟了一眼,不想搭理,抬脚往酒吧里走。

    “阿靳,我有话想和你说。”她追上来,跟着他进了酒吧,坐在他对面。

    容靳点了一扎酒,自斟自饮。他正在想如何才能让凌菲不在乎家人的看法和他在一起。若不是考虑到她的感受,容勋的反对在他看来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秦婉婷默默打量他许久,明灭闪动的灯光在他脸上晃过,雕刻得他的脸越发深邃俊朗,震耳欲聋的鼓乐声都没能掩盖住她怦然心跳的声音。

    “阿靳,我知道你的公司遇到难题,现在只有我们家可以帮你,你为什么不接受?”

    “因为我不想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一场交易上。”他淡淡地回答。“如果你的公司垮了,你还会有幸福吗?只怕你每天活在自责中,别说追求自己的幸福,能把自己过得像个人就不错了。”秦婉婷将自己的手轻轻覆在他手背上,很诚挚地

    说,“让我帮你吧。”

    容靳甩开她的手,嫌恶地拿了张抽纸擦了擦手。秦婉婷脸色一变,气得双唇哆嗦。目光幽怨冷冽,喘了两口气,才说:“容靳,我好心跟你说,你就这样对我?我哪里比不上她了?我们秦家也不比她凌家差n况,她…

    …还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

    容靳冷笑,意味深长地瞟了她一眼,慢条斯理地说:“对,我不喜欢你这种和不同男人纠缠不清的女人!你最好现在就走,否则,别怪我把你丢出去!”

    “你,你会后悔的!你想要凌菲,没那么容易!”秦婉婷恼羞成怒,站起身骂骂咧咧地走了。

    容靳眯了眯眼,想到父母对这么婚事的反对,心情郁结。想复婚还真没那么容易啊!

    一身酒气来到凌菲家,敲响了她的门。

    凌菲半梦半醒中听到敲门声,一个激灵翻身坐起。

    肯定是那混蛋,这几天每天晚上都来敲门,也不嫌吵!单涓都快被他烦死了。

    打开门,才要斥责他,就被他抱住,酒气熏得她快吐了。

    “啊,你干嘛!熏死了!”她用力推他,奈何他坚如顽石,手臂像钢筋一样箍着她,让她动弹不得。

    容靳抱了一会儿,脑袋直接耷拉在她肩上,嘟囔着:“我好难受!”

    “谁让你喝酒了!”她挣脱他的怀抱,扶他进门。瞟了一眼单涓紧闭的房门,庆幸没有吵醒她,然后扶到自己房间。

    容靳直接趴到她床上,一动不动。

    “喂,你起来,去洗!”她找了一套睡衣给他,是他从前留在这里的。见他没动静,走过去踢了他两脚。

    容靳翻了个身,半睁着眼,一手撑在额头,遮住顶上的灯光,不高兴地说:“菲菲,你对我越来越不好了。”

    “我都快被你烦死了!”凌菲也不客气,数落他,“这几天你有事没事就三更半夜来敲门,也不管这里还有别人在。现在又喝得烂醉如泥,你说你烦不烦人?”

    “你快嫁给我就好了,为什么不肯答应?”他捂着眼睛,声音有些暗哑,无端多了几分脆弱。

    凌菲心里一动,态度软了下来,说道:“我去给你冲点蜂蜜水,你快点去洗个澡。”

    容靳听到她出门,躺了一会儿,起身拿了睡衣到浴室。

    温热的水冲到身上,慢慢从混沌中清醒过来。他深吸了口气,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说服凌菲。只要她和自己站在一条战线上,他也更有信心和家里作斗争。

    可是,这丫头实在倔强,对他又没信心。有时候,容靳真觉得很挫败。想他从小到大,只有女人追着他倒贴的,哪时候有过这样死皮赖脸缠着别人的时候?

    他的魅力值下降了吗?容靳擦着身子,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丰神俊朗,健硕有力。美男计不成,那就直接霸王硬上弓吧!

    凌菲端了蜂蜜水进来,放在桌上,没多久,他就推门而入。令她诧异的是,他没有穿那套睡衣,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

    湿漉漉的头发还滴着水,水珠沿着他的锁骨滑下,滑过他健壮的胸膛,结实的小腹,然后被浴巾吸纳。

    她的目光随着那水珠划过,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脸上有些发烫,她连忙撇过脸,指着桌上的蜂蜜水,“快喝了吧。”

    容靳走过来,端着水杯喝了一口。

    两腿交叉站着,那样随意斜靠在桌上的身姿,无形中散发着魅惑人心的邪肆。凌菲不想看他,余光却总能瞟到他麦色的肌肤,目光有些无措。

    “菲菲!”他喊了她一声。凌菲抬头,疑惑地看他,瞥见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光芒,还没想明白那是什么,就见他迈开长腿走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