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状况不容乐观
    ,!

    凌菲走后,走道里恢复了安静。会议室也静得吓人!

    几名高管坐在里面,低着头,又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偷偷抬眼瞟了一下他们的总裁。

    自从外面有个女人在闹,**oss就忽然沉下脸,一声不响。后来那女人走之前喊了一句,他们都听见了。

    屋里的气氛立刻变得压抑,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他们好想走啊,可是老大不发话,他们谁也不敢动一下。

    容靳坐了许久,总算开口了,语气听不出波澜,只是比平时更低沉:“继续。”

    刚轮到财务总监发言,他抹了抹额头,结结巴巴地把三个季度的财务状况做了汇报。中途还说错了几个数字。

    程薇都听不下去了,这样子还不被总裁劈死啊!

    可容靳只是低头,似乎在看自己桌上的文件,不置一辞。

    程薇在他身边,半天不见他发话,有些吃惊,再一回头看见他正盯着自己手腕上的表走神。

    老大,大家都在等着呢!你这样很不负责任懂不懂?

    她咬了咬牙,拼着被他骂的风险在桌下踢了他一脚。

    容靳回过神,看了财务总监一眼,挥挥手让他坐下。

    程薇清楚地看到,那个财务总监又抹了抹额头,长舒了口气。

    接下来又是一屋寂静,大家再次陷入尴尬的沉默中。容靳忽然站起来,说了声,“散会。”

    就这样?还以为今天总裁要发飙的,原来没有。总裁的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容靳一个人回到办公室,沉闷地坐在那里抽烟。烟灰缸里塞满了烟头,他想再抽一根时,发现烟盒已经空了。

    烦躁地丟下烟盒,正想着是不是叫程薇去买两包,电话响了。

    他满心期待是她的电话,瞟了一眼,并不是。顿时连接听的**都没有了。

    凌菲从他那里出来后,直奔欧氏集团。在办公室打了辞职信,就怒气冲冲进了总裁办公室。

    欧阳易枫看到她回来,站起身很温和地看着她。

    凌菲一股子怒气就那么憋着,发不出来。她沉默了一下,将手里的辞职信甩到他桌上。“我要辞职!”

    欧阳易枫敛下眼眸,神色不辨,静默了许久,才问:“在这里不开心吗?”

    凌菲很想问他是不是故意让她去竞标的,可有些话没有证据她不想乱说。忍了一下,问道:“你知道竞标的企业有盛天集团?”

    欧阳易枫皱了皱眉,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凌菲紧盯着他的眼,却没有看出一丝慌乱,她难以确定他究竟知不知道这件事。

    “我是在招标公告的最后一天报名的。”他解释了一句。

    她稍稍松了口气。一切都是巧合吗?

    欧阳易枫看她略有松动,叹了口气,说道:“菲菲,你不应该把私人感情带到工作中。”

    凌菲哑口无言,她知道自己偏激了,可她就是没办法面对容靳失望的眼神。“我工作一向只有竞争对手和合作伙伴,对谁都一样。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我也可以退位让贤了。”欧阳易枫看了她一眼,又继续说道,“菲菲,凭你的能力,可以做得更好,如果你可以不把一些情绪带到

    工作中来的话。”

    凌菲知道他说的都对,可她就是没办法做到,如果对方是容靳的话。

    “好了,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欧阳易枫没有说批还是不批她的辞职信。

    凌菲吸了口气,平静地说:“易枫哥,我知道你说的都是对的,不过,这封辞职信在我去都城之前就想写了,和这次的事没有关系。”

    他没有说话,目光幽深,脸上虽还是没什么表情,凌菲却觉得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过了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你辞职是因为他吗?”

    凌菲低下头没有说话。他又接着问道:“你决定和他复婚了?”

    这个问题,原本她觉得是迟早的事。可是今天发生这样的事,他连听她解释的机会都不给,让她觉得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她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欧阳易枫眼中光芒闪过,转瞬即逝,语气却轻快了许多,“菲菲,先回去休息,等你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决定再跟我说。不论你的答案是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他拍了拍她的肩,将她送出门。

    凌菲回到海蓝郡,脑子里一片混乱。

    单涓回来后,一眼看到窝在沙发上的她,大吃一惊。

    “菲菲,你怎么回来了?”

    “我回来你不高兴?”凌菲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重色轻友的家伙!”

    “我?”单涓哭笑不得,朝她疾走两步,大声反驳,“重色轻友说的是你自己吧!你看你,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这么多天,不闻不问,你再这样我要跟你绝交!”

    凌菲讪讪一笑,一把将她拉下,同坐在沙发上,贼兮兮地问:“你跟我哥怎么样了?你看我让你一个人住,给你们制造这样的机会,你不应该感谢我吗?”

    单涓一听这话,像炸了毛的猫,跳起来,声音越发大了,“别跟我提那个变态!我也不要你什么机会,你趁早收回你那乱七八糟的想法。”

    “咦,这么激动?”凌菲撑着头看她,多有调侃的味道。

    单涓知道不能再跟她瞎扯,否则说不准真把她和凌天宇的糗事扯出来了。她开始抱怨工作做不完,却没有加班费。

    这样的情况在盛天集团是不可想象的。

    凌菲心里一惊,猛然发现自己好像真的做了一件很要命的事,也难怪容靳不理她。

    她知道盛天集团这阵子的艰难,因为投资遇到困难,导致资金周转不灵。可她没有真正意识到盛天集团处于什么样的水深火热中。因为容靳基本上不在她面前说公司的状况。

    但是今天单涓的抱怨,让她不得不认真审视。

    “涓涓,你们公司最近是不是情况很糟?”

    “是啊,一下子欠了好多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呢。还有以往要追加的投资,一直到现在都还没着落。可能别的部门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同,可我们财务,每笔账都要过目,最清楚不过了。”

    单涓一一细数最近的一些呆坏账和各种欠款,包括银行的贷款都多了几笔,最后得出结论:“综上所述,公司的经营状况十分不乐观。”凌菲听得脑袋嗡嗡直响,忙又问道:“这次公司竞标你知道吗?”“知道啊。”单涓从几上拿了个苹果,也没洗,直接啃地咯嘣咯嘣响。过了一会儿,又说,“财务很难有什么不知道的,只要涉及到钱。竞标要

    预算吧,所以我们肯定知道啊。”

    “那,你知道这个项目对公司的重要程度吗?”凌菲问得小心翼翼,还抱着最后一点希望,自己不会成为公司的罪人。

    “好像很重要吧,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今天总裁发了很大的火,把那个参加竞标的副总骂得狗血淋头。”单涓还不知道凌菲也去了,只当一件八卦新闻说给她听。

    却见她脸色苍白,眼带忧色,她才止住了八卦,关切地问:“菲菲,你怎么了?”“涓涓,我完了!”凌菲忽然扑过去抱住她,心里难过得想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