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 开窍了?
    ,!

    虽说让凌菲负责去投标,但具体的事还有一个主要执行的。标书那名员工已经做好了,她只负责看看,了解一下而已。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空降到这里,完全像个花瓶。欧阳易枫不会让她干那些累活,更像是把她养着。

    凌菲转过头看了眼蓝色妖姬,手指轻轻拂过蓝色的花瓣,心里越发坚定,既然在这里帮不上忙,等这件事结束,无论如何都要提出辞呈。

    让别人养着,不如让自己的男人养着。

    她嘴角一扬,拿出手机,给容靳打了个电话。

    那边只响了两声就接起。他磁性魅惑的声音传来,“想我了?”

    凌菲噘着嘴,不甘心自己的心思一下子被戳穿,回道:“打电话给你就是想你了?”

    容靳却没在意她的小情绪,柔声说:“我想你了。”

    只一句话,击溃了她的伪装。凌菲笑得眉眼都是弯的,声线轻快又柔和,“阿靳,等我把手上的事忙完,我就辞职。你说要帮我还钱的,不许赖。”

    “想通了?”容靳很高兴,只要她能和那个欧阳易枫断了关系,别说还一百万,再给一个零当利息他都愿意。

    “嗯,可是,我会失业的,怎么办?”她声音低低的,似带着满腹委屈。

    他立刻说:“到我这里来,我养你。”

    “就等你这句话!”凌菲傻兮兮地笑了。

    “……”

    两人见面时,凌菲的心情比以往都要好。几乎是连蹦带跳地跑到他跟前,主动挽着他的手,还一脸讨好地看着他。

    这副表情,让容靳愣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打击她:“你别这样笑了,好傻!”

    啊啊啊,怎么可以这么说她!

    凌菲甩开他的手,不高兴地撇过脸。可是,过了一会儿,她自己就忍不住又转过头看他,问道:“真的很傻吗?我还以为你会说我很可爱。”

    容靳揉了揉眉心,问她:“你要我说真话还是假话?”

    “算了,别说了,我知道了。”凌菲忙打住他,然后很快收起自己的少女心,又是一副温婉贤淑的模样。

    容靳嘴角一抽,长臂一伸,揽过她的腰,揶揄道:“这就受不了了?其实,我的真话是……真的很可爱!我很喜欢。”

    凌菲眸光亮了几分,抬起头,还想再追问一句,真的吗?

    他已经温柔缱绻地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嘴边溢出一声低语:“不管你怎样,我都喜欢。”

    两人公然在欧氏大楼下秀恩爱,羡煞旁人,也气坏了楼上的某人。

    凌菲浑然未觉,被他亲昵地拥着钻进车里。

    “对了,我过两天要出差。”容靳想到过两天要去竞标,至少有两天不能看到她,心里有些不爽。

    过两天?凌菲想到自己好像那时候也要出差,便笑着说:“我会想你的。”

    他牵过她的手放在腿上,拇指摩挲着她的手背,心情还是有些低落,于是趁机提条件:“今晚陪我。”

    凌菲想都不想就拒绝了,“不要!你过两天才出差呢!”

    两人就这个问题争执了许久。凌菲忽然被窗外一道熟悉的身影吸引住了。

    “哎哎,那个,邵明伟又来找涓涓了?”

    容靳没看到他们,车子已经开过去。他放慢了速度,想找个地方停车。可这里是中间主干道,竟然没有停车的地方。

    凌菲扭过头看他们,有些着急。那个邵明伟把涓涓拦在路边,似乎想把她拉到哪里去。

    “那个变态,我还以为他走了,居然还在江城!”凌菲愤恨地骂着,催着容靳快点停车。

    “我去前面掉个头,从旁边那条路过去。这里不能停车。”他踩下油门,车子疾驰出去,在拥挤的街道上,把那些私家车挤得纷纷避开,像见到瘟神一般。

    可是等他们掉了头,开到刚才那个位置,单涓已经不见。

    凌菲趴在窗口,四处寻找,担心闺蜜被那个变态劫走。

    “给她打个电话。”还是容靳提醒了她。

    凌菲连忙拨了号出去,过了许久才有人接起,却是个男声。

    “别打了,她很安全。”

    只说了一句话就挂了。

    凌菲傻傻地拿着手机,寻思着,这声音好熟悉!

    “怎么了?”容靳奇怪地看着她,问道,“打不通?”

    “不是,接电话的是……”

    “那个男人?”

    凌菲又摇了摇头,忽然瞥见外面路旁的长椅上坐着个人。那人低着头,双手捂在脸上,浑身笼罩着沮丧的气息。

    那人,不就是刚才拦着涓涓的邵明伟吗?

    凌菲这才松了口气,愉快地说:“涓涓和我哥在一起。”

    容靳有些诧异。很快从她轻松的语调中听出端倪。

    难道天宇那小子开窍了?

    凌菲也这么猜测的,他们之间吵吵闹闹,似乎过于频繁且激烈。尤其是哥哥,那个一向尊贵儒雅的男人,怎么就和一个小女人过不去呢?

    她忽然很想回去质问他,是不是看上涓涓了。

    而此时的凌天宇,正拽着单涓的手不让她离开。

    单涓甩了几次没甩开,怒气冲冲地问:“你干嘛!放手!”

    “利用完了就甩?你以为我是什么?”凌天宇说不出为什么这么生气。他只能怪自己多管闲事,看到她被那个男人缠着,就自觉地跑上去充当她的男人。

    单涓翻了个白眼,说道:“你搞清楚啊,是你自己过来的,我利用你?你现在和那个人有什么区别?就是块牛皮糖,走哪儿跟哪儿,烦不烦啊!”

    牛皮糖?凌天宇深吸了口气,才压下掐死她的冲动。

    “没见过你这么过河拆桥的!”他冷着脸,忽然露出一抹阴冷的笑意,“既然你不愿意我帮你,行,我这就把你送回去,你们继续扯去。”

    单涓一愣,暗骂了一声妈卖批。随后一想,邵明伟肯定不在那里了,去就去。

    于是,凌天宇再次把她塞进车里,风驰电掣般往刚才那个地方开去。

    邵明伟确实不在那里,可他们都看见,他正坐在离刚才那个位置不远的一张椅子上。

    单涓心里一惊,瞪大了眼睛,再次骂了几声妈卖批。凌天宇已经放慢车速,老神在在的,等着她求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