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不该抱有幻想
    容靳眼睁睁看着他上楼,视线似乎穿过廊道看到他走进电梯,按下五楼。然后看到他站在她的门口,她给他开门,两人说笑着进屋。

    只是这样一想,他就想发飙。

    深吸了口气,说服自己,他没有问清楚,还不能给她定罪。这样的事错一次就够了,不能再错。

    可是,当他等了两个小时,才看到欧阳易枫下楼时,早先的那份热忱和期盼已经被一点点磨光。他说不上自己此刻心里是绝望多一些还是希望多一些。

    等欧阳易枫走后,他犹豫了很久,还是下车了。

    凌菲刚送走欧阳易枫,困得直打呵欠。回房拿了衣服走进浴室,准备洗了澡睡觉。

    洗到一半,隐约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她仔细辨别了许久,确信是有人在敲门。

    急忙关上水,穿好衣服出去。

    她以为是欧阳易枫落了什么东西在这里,然而,一开门,差点被门口那人吓到,反射性地就将门一关。

    容靳没料到她是这个反应,情急之下把手伸进门框。大门用力推上,压在他的手背上,像要将他的手碾断。

    “嗯!”他忍不住闷哼了一声,疼得额头冒汗。

    凌菲也不知道自己干嘛反应这么激烈,竟像是害怕见到他。可是听见他的叫声,她心里一揪,慌忙松开。

    容靳就站在门口,右手握住左手手腕,脸上表情扭曲,像伤得不清。

    她心里懊悔,怎么就这么鲁莽呢?迟疑了一下,开口,“我这里有红花油,要不要?”

    容靳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绷着脸走了进去。

    凌菲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这一时心软待会儿会不会后悔。

    从客厅的电视柜下拿出小药箱,从里面取出一瓶正红花油,递给他。

    “我都这个样子了能自己擦吗?”他毫不客气地怼了一句。

    凌菲嘴角一撇,很想说,怎么就不行了?可是看他似乎疼得厉害,手背也肿了一大块,便忍下了。

    拧开瓶盖,倒了点在手上,犹豫了两秒,抓过他的手将手心的红花油拍上去,然后使劲猛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