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不可说
    两人僵持了许久,他等不到她的解释,一颗心沉到谷底。

    真的是秦婉婷说的那样,他只是替身,所以她不会对他说出这个理由?

    替身啊!他容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廉价了?

    从来只有他对女人不屑一顾,偏这个女人!真是好本事!

    浓浓的悲凉袭上心头,混杂着被他压制住的怒火,像一头猛兽在心里乱窜,毫无头绪,不知该怒吼一声还是蛰伏下来。

    凌菲在这诡异的安静气氛中,神经紧绷,提心吊胆,像等着判决的囚徒。结果等来的是他另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你心里那个人是谁?”

    容靳决定再给她一个机会。这对他来说是绝无仅有的一次。

    他从来不会心慈手软地给犯错的人赎罪的机会。

    可是,他竟然不舍得宣判她的死刑。

    她说不出理由,好,他认了。只要她能坦白告诉他那个人是谁。

    不论如何,他都要把敌人弄清楚,他不能平白无故被当成替身却连真身都没搞明白。

    凌菲觉得世界突然一片灰暗,头顶像笼罩着一层厚厚的乌云。如狂风暴雨来临前夕的沉闷和压抑,令人难受得要窒息。

    她怎么可能告诉他那个人是谁?而他又是怎么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人?

    凌菲猛然意识到,他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在怀疑,就着手调查这件事?

    她惊疑未定,惶惶不安。

    容靳已经没有耐心了,他对这个女人彻底失望。霍然站起身,从她身边走过。

    凌菲惊觉他要彻底走出她的世界,下意识地抓住他的衣袖,近乎卑微地喊他:“阿靳!”

    容靳停下脚步,略微侧头,余光瞥着她。

    她却只是抓住他,并没有要告诉他答案的意思。

    “放手!既然你喜欢别人,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不!”凌菲顿时觉得恐慌,急切地说,“你说过我们试一下的,我已经在尽力了,我……我喜欢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