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之倾〕〔一世狼王〕〔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我本狂婿〕〔神医佳婿〕〔神偷无敌〕〔豆家媳妇〕〔有了空间以后〕〔都市无双战神〕〔我全家都护短〕〔弦月至尊〕〔穿越女配重生纪实〕〔末武年代〕〔敬酒不吃吃罚酒〕〔怪物被杀就会死〕〔逍遥山上的大师兄〕〔帝世无双〕〔左少前妻很抢手黛〕〔老祖宗她又美又飒〕〔她被偏执大佬宠在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183 他相亲了,同意合用(二更)
    . ,最快更新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噼里啪啦的键盘响声一瞬停滞。

    现场画面犹如静止。

    监考老师从台上下来,走到江扶月机位旁,“你怎么交卷了?是不是机器故障?”说着,就要伸手检查。

    “没有故障,我做完了。”江扶月轻描淡写。

    剩下的考生飞快交换眼神——

    她疯了?!

    以为这是课堂作业吗?

    都不用检查?

    有速度、没质量也白搭。

    不急不急,她交她的,我做我的,遇到事情不要慌!

    要不要把手机拿出来拍个照?

    滚蛋!

    拍照啊,没毛病。纪念一下这位提前四个多小时交卷的神人。

    ……

    坐在斜前方的林媛早在机械音响起的瞬间,就隐约有所预感交卷的人会是江扶月。

    果然……

    她不由攥紧手指。

    但下一秒又倏地松开,继续低头敲键盘。

    一串代码从她指尖流泻,女孩儿原本紧张的神情也逐渐被冷静所取代。

    眉眼平和,侧颜坦荡。

    她想,江扶月提前交卷又如何?

    这不是noi复赛,而是真正的ioi预演场,不说其他,单是题目难度就跟之前没法比。

    江扶月在国内选拔拿下满分,不代表她在国际赛上也能游刃有余。

    老天爷不会总是眷顾同一个人,她也该尝尝摔跟头的滋味了。

    想到这里,林媛眸中掠过一道暗芒,飞闪即逝。

    江扶月交卷后,在监考老师的安排下低调离场。

    但“离场”这个举动本身就很不低调,越回避,越刻意。

    考试进行到第三个半钟头时,繁叶交卷。

    黄晖与高兆明对视一眼:得,那咱也交吧。

    顿时林媛身后的机位空出一片,风过,无所遮挡,后颈一片凉凉。

    彼时,江扶月已经回到q大,坐在灯光明亮的图书馆里,面前是打开的笔记本电脑,页面停留在一篇还未完成的论文上。

    只见她一手笔,一手资料,周围还有散放的a4纸,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公式,有的画了图。

    江扶月在对论文思路作最后梳理,不出意外,明天沈谦南那边成了,这些剩下的实验空白就能被彻底填满。

    对此,她满意地勾起嘴角。

    ……

    是夜,月光皎洁,万籁俱寂。

    谢家老宅,二楼书房。

    谢定渊整理完今天的实验数据,并上传到加密云端,接着退出分析软件和记录文档,再合上电脑。

    他摘掉眼镜,后仰靠在椅背上,不轻不重地揉按太阳穴,同时闭目养神。

    突然,有电话进来。

    他摸到手机,指尖轻轻一划:“喂……”

    “你这声音不对啊,还在工作?”

    是沈谦南。

    “刚结束。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打电话问问?”

    “这个点?你确定?”

    “……”沈谦南当然不确定。

    为此,他纠结了整晚,最终还是拨通了谢定渊的手机。

    那一刻,他无比希望对方不要接听,就像之前几次,关机最好。

    可惜,天不遂人愿。

    谢定渊不仅接了,还接得贼快。

    “咳……你说你回帝都也快半个月了,连学校食堂都没请我吃一顿,好意思吗?”

    “我回帝都,难道不该你请我吃?”

    沈谦南:“……”

    谢定渊倏地睁眼,灯光投映在他漆黑的瞳孔里,折射出幽幽碎芒:“有什么话直说。”

    那头一阵尬笑:“我听说你最近都泡在实验室里?”

    “嗯。两篇论文赶着出数据。”

    “大概什么时候用完?”

    谢定渊挑眉,不动声色:“怎么,你有兴趣?”

    “不是……我帮人问问。”

    他沉吟一瞬:“大概还要二十天,两个实验周期。”

    “这么久?”

    谢定渊不接话。

    沈谦南也只能硬着头皮把这场独角戏唱完:“其实吧,我今天主要是想跟你商量个事儿。”

    “嗯,什么事?”嗓音淡淡,不辨喜怒。

    “我有一个小……呃!朋友,”沈谦南本来想说“小学妹”,可一想到谢定渊那古怪又挑剔的臭毛病,赶紧改口,接着道:“她想用一下实验室,你看能不能通融通融?”

    谢定渊没接话。

    沈谦南觉得有戏,嘴上愈发卖力:“她就一个人,不带团队,最多只用五天,且她的研究方向偏重物理,跟你现在使用的生化设备没有冲突。就算有冲突,她也愿意让步,先满足你的实验需要。”

    那头仍然没有回应,却也不曾主动结束通话。

    依他对谢定渊的了解,如果这事真的不能商量,他早就挂电话了,哪还有空闲听他哔哔叨叨。

    “实验室有三道门,你可以只给她左边那道门的钥匙,中间隔着墙,就算共用,也很难碰头,你只管把她当空气,怎么样?”

    谢定渊左手搭在大腿上,手指有节奏地轻敲。

    似乎真的在考虑这个提议。

    隔着电话沈谦南也拿不准他什么态度,该说的说完,也只能静静候着,等待回复。

    不知过了多久,谢定渊才开口:“那人跟你交情很深?”

    “还、行吧。”

    坚决不能说自己被个小丫头算计了,否则,谢定渊能嘲笑他一整年。

    “看在你的面子上,要借用,也不是不可以……”

    沈谦南没有高兴得太早,他知道不会这么简单。

    果然——

    “但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林薇薇认识吗?”

    沈谦南愣住,惊讶于谢定渊嘴里居然能吐这么一个女性化的名字。

    可真是活久见。

    “林薇薇?谁啊?怎么这么耳熟……”

    “隔壁材料学院的博士后。”

    “我想起来了!麻省理工直博,一回国就被周围几所大学疯抢,去年加入材料学院博士后流动站,听说在众多女博士中长相还算优越,曾一度引起热议,被材料学院那群小崽子奉为女神。”

    “不是……你怎么突然提起她?”

    谢定渊眼皮一跳,喉结轻滚,半晌没能说出话。

    “老谢?还在听吗?这家伙不会睡着了吧……”

    “这个林薇薇,你帮我应付过去,我就答应把实验室借给你朋友。”

    “应付林薇薇?这什么跟什么?为什么要应付林薇薇?你跟她认识吗?”

    一个材料学院博士后和一个大半年回来一次且不属于q大只想白嫖实验室的编外人员,两人完全八竿子打不着啊!

    “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跟林薇薇还有交情?”

    谢定渊眼皮跳得更凶:“……没交情,刚认识。”

    “那你需要应付她什么?”

    关键谢定渊就不是个肯做表面功夫的人。

    他用得着应付谁吗?

    沈谦南一头雾水。

    那边终于忍无可忍,咬牙切齿:“家里安排我跟她相亲。”

    “?”

    “我不适合婚姻,第一次见面已经跟她说得很清楚,可是这姑娘……”

    谢定渊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说轻了好像不能表达出真正的意思,说重了似乎又对人家姑娘的名声不太好。

    “总之,你出面,帮忙说服她不要再坚持了,没有结果的。”

    那头死寂两秒,突然爆出一声:“草——”

    谢定渊:“?”

    “你相亲了?!我的妈呀,你居然相亲了?还跟林薇薇见过一面?!等等我看一下今天的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的!”

    “……”

    “哦,不好意思,我忘了现在是晚上。可以啊老谢,背着我,不声不响就相了亲。还说是兄弟,明明说好一起当狗,你居然想偷偷结束狗生?”

    谢定渊:“……”

    “行,不就是个林薇薇嘛,我答应了,放心吧!有我在,你是要一直当狗的,怎么可以中途离场?”

    “……严格遵守实验室制度,规范使用实验材料,我在的时候不准出现,我离开之后不可以乱动我的实验设备,借用要提前打招呼。以上可以做到的话,明天上午九点,你来找我拿钥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