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之倾〕〔一世狼王〕〔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我本狂婿〕〔神医佳婿〕〔神偷无敌〕〔豆家媳妇〕〔有了空间以后〕〔都市无双战神〕〔我全家都护短〕〔弦月至尊〕〔穿越女配重生纪实〕〔末武年代〕〔敬酒不吃吃罚酒〕〔怪物被杀就会死〕〔逍遥山上的大师兄〕〔帝世无双〕〔左少前妻很抢手黛〕〔老祖宗她又美又飒〕〔她被偏执大佬宠在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179 又跑路了,还卿菩提(一更)
    . ,最快更新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怎么回事?”江扶月蹭一下站起来。

    牛睿:“我也不知道,昨晚睡之前还好好的。我妈正准备从a市赶回来见老爷子,这下好了……”

    “你带人——”

    刚开了个头,手机就传来叮一声短信提示。

    江扶月点开,一个陌生号码。

    江扶月看完,目光定在最后那条小波浪线上,重新拿起手机,对那头还没挂断的牛睿:“不用找了,随他去吧。”

    “啊?就这?”

    “你留不下他,也管不住他,就算找回来也还要再跑第二次。”

    “……哦。”听起来,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

    “把二楼他住过的那间房留出来,定时打扫,换洗衣服和生活用品都备齐。”

    牛睿应下,通话结束。

    江扶月点开微信,准备添加好友,却发现“通讯录”右上角已经有个小红点,夜牵机先加了她。

    指尖一戳,同意好友申请。

    一声振动后:你已添加了,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

    江扶月看着那个昵称,嘴角猛地一抽。

    这时,上课铃响,她收好手机,转身进了教室。

    昨天第二次小组作业,今天出成绩。

    所以当严振峰踏上讲台的瞬间,台下所有人都绷紧了脑子里那根弦。

    “成绩已经出来了,第二次作业较第一次不管在完成度,还是在平均分上都有下降,这点值得大家好好反思……”

    “严教授这也不能全怪我们,这次每套试卷都比上次难。”

    “对啊!我连读题都花了二十分钟,做第一个小问的时候手都在抖。”

    “做到最后一题头晕眼花,恶心想吐。”

    “……”

    一时间,哀嚎不断。

    严振峰耐心听他们抱怨,等教室重新安静下来,他才再度开口:“有这么难吗?可满分不见得比上次少啊。”

    吓——

    “满分?是我耳朵有问题,还是我耳朵有问题?”

    “这种题目居然有满分?!”

    “听严教授的意思好像还不止一个。”

    “谁这么丧心病狂?”

    “槽!不是人……”

    很快,大家就知道答案,意料之外,好像也在情理之中。

    孙老师小组再次拿下五个满分。

    团体分50。

    而江扶月独自完成三套题,加60。

    林书墨一套,加20。

    凌轩一套,加20。

    “不带这样碾压人的……”

    “早知道我也选孙老师那组了。”

    “呵,就你?去拖后腿吗?”

    “我怎么就拖后腿了?!”

    “这么说吧,在那个小组考不到满分,都叫拖后腿。”

    “……”

    办公室,孙群这一天都是笑眯眯的。

    “老严啊,本来你可以留下凌轩,没想到人小孩儿不乐意,那就没办法了。”

    严振峰:“……”

    “老秦啊,你之前还说我这组肯定没人选,现在大家可都想选欸。”

    秦立斌:“……”

    “没想到我一个教化学的也能有翻身农奴把歌唱的一天,妙啊~”

    严振峰、秦立斌:“你可以麻溜地……了!”

    孙群摸摸自己的发套,很正很完美,然后吹着小口哨去食堂吃午饭。

    ……

    同一时间,海棠烟雨网吧。

    “小张,开台机器。”话音刚落,一张十块放到桌面上。

    大妈刷一下抬头,霎时目露惊喜:“老爷子你回来啦?昨天没事吧?那些人追你干嘛?”

    “家里小孩儿跟我开玩笑呢。”

    “呀!你找到家人了?”

    夜牵机笑得老眼眯作一条缝,露出一口白晃晃的健康好牙,“嗯,找到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说着,收了钱放进抽屉里,“机器随便开,想用哪台用哪台。不过……既然找到亲人,怎么不在家里上网?”

    “还是你这儿有气氛!对了,《甜蜜蜜》放起来,音量调大点哈。”

    “行嘞!”

    大妈应着,目光再次往他身上一扫,好家伙,从来一件汗衫出门的老头今儿穿了件休闲t恤,松松垮垮,胸前和后背全是字母,虽然花里胡哨,但是还怪好看的。

    一条黑色及膝短裤,脚上踩了双时下年轻人喜欢的鞋,高帮,黑红相间,好像叫什么……a、a锥?

    果然是找着家人了,瞧瞧这打扮,那小书包也该一并换了才是,黑成什么样了都……

    “老爷子,中午点外卖不?刚领了张优惠券,满三十减十块。”

    “点点点!”

    “吃什么?”

    “牛肉粉,加个煎鸡蛋!”

    上午的阳光暖暖柔柔地透过玻璃窗,洒在老人身上,仿佛也点亮了他苍老黯淡的眉眼。

    只见他戴上耳机,登录游戏,点开个人中心,昵称修改——

    将id改成。

    他盯着新昵称,十分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接受了某小学生好友发来的组队申请。

    嗯,又是在网上乘风破浪的一天。

    ……

    江扶月又抽时间去了一趟医院。

    这次没有沈谦南陪同,她一个人带了水果和鲜花。

    颇有几分郑重。

    敲开房门的时候,梁冰正坐在病床上,面前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四周铺开很多资料。

    晃眼一扫,不是物理公式,就是实验数据。

    “你来啦。”梁冰朝她招手,“不好意思啊,我这里有点乱,只能委屈你在椅子上将就将就。”

    江扶月放下果篮,又把花摆到床头,替换了之前那一束要蔫不蔫的百合。

    “你太客气了,买这么多东西……”梁冰不好意思。

    可看向百合的眼神分明是喜欢的。

    江扶月笑笑,问她:“现在感觉怎么样?”

    “不痛不痒,脾气也控制下来了,医生说,我这种情况真的很罕见,在脑垂体瘤医学史上,算是奇迹。”

    “那就好。”江扶月看了眼她手边散落的纸张,应该一份实验报告其中一页。

    梁冰解释:“短时间内我可能没办法回实验室了,昨天正式跟徐老请了长假。但科研工作无异于逆水行舟,不能前进,就只有后退,很少有什么原地踏步的说法。科学技术每一天都在进步,据不完全统计,平均每天每所高等学府就会诞生十二项研究成果。我可不能懒惰。”

    “所以我想着即使不在实验室,也该把之前没完成的课题结束,搁浅的论文再重新找一找突破口,新的开题也要准备起来……”

    梁冰在说的时候,脸上带笑,眼中有光。

    这才是一个真正沉下心来搞科研的人。

    那一刻,江扶月觉得她平凡无奇的五官也变得绚烂夺目起来。

    “这个给你。”她把凤眼菩提戴到梁冰手上。

    后者一愣:“我不能要!”说着,打算取下来。

    被江扶月按住了手:“会对你的治疗有帮助。”

    上次病房见面,梁冰在得知这串菩提珠的真正价值后,坚持要还给江扶月。

    那时,她还不知道师公的态度,加上梁冰很坚决,她便暂时收下了。

    “这可不是我给你的。”

    梁冰:“?”

    “老爷子说,你是第一个帮他付完饭钱之后,还想送他回家的人。他把这串菩提珠作为礼物送给你,既是谢礼,也是祝福。”

    夜牵机的原话是:善良的人该有好报。

    她请他一顿饭,他救他一条命。

    付出和回报从来不是求价值上的对等,而是心意上的相称。

    江扶月:“收下吧。”

    梁冰抿唇:“你找到老先生了?”

    “嗯,他让我向你问好,专心养病,一切都会过去,未来一片光明。”

    梁冰红了眼:“谢谢……真的谢谢……”

    临走前江扶月顺嘴问了一句:“q大有没有生物化学和物理交叉学科的综合实验室?”

    梁冰沉吟一瞬:“……有。只是半个月前刚借出去,好像是沈文钊沈教授出面借的,你可以联系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