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岳风柳萱_〕〔我不是真的想惹事〕〔我家师父超凶哒〕〔如意事〕〔农家傻女〕〔我只想安静的长生〕〔盛世嫡女:医品特〕〔影帝偏要住我家〕〔墨霜书楼赵旭〕〔娘子万安〕〔墨霜书楼赵旭的故〕〔墨霜书楼之赵旭富〕〔南烟文房〕〔酒剑仙〕〔重生之九零年代〕〔儒道独尊〕〔末日原始〕〔八零福气娇妻〕〔一拳爆仙〕〔悠然山村(农家奶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172 梁冰发疯,月姐安抚(三更)
    . ,最快更新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此话一出,全场死寂。

    徐开青沉着脸,转身去看操作台,等再转回来的时候,整张脸都黑了。

    沈谦南紧随其后,几个博士生也纷纷涌上前。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是个极其低级的错误,按理说不可能发生在现场任何一个人身上,尤其梁冰还是科研骨干,实验操作的一把好手。

    可偏偏她就犯了。

    至于那些参数,江扶月确实一个没动,只把安全模式的高维键打开了。

    “天哪,太可怕了,还好发现及时。”

    “不敢想象如果晚一步,真的发生爆炸……”

    思及此,众人心头一阵后怕。

    这时,江扶月走到梁冰面前,因为身高优势,颇有几分居高临下的感觉:“你在做这个实验之前,应该会有充分的准备,我不信你不知道多体纠缠实验操作台上离不开人。哪怕短暂离开,也要先切断电源,可你出去了多久?”

    梁冰哆嗦着嘴唇,两眼呆滞,不停摇头:“怎么可能……不可能啊……我明明在设置参数的时候打开了高维键……”

    江扶月眸色微深,时刻关注着女人脸上的表情:“事实摆在眼前,你还想狡赖?”

    果然,梁冰在她这句话后,脸上又迅速聚拢起阴鸷和暴戾,眼底浮现一抹诡异的猩红。

    “不可能!我不信——”只见女人发疯一样冲向操作台。

    她要亲眼看了才算。

    众人下意识让开,梁冰整个人趴到台上。

    下一秒,她难以置信地盯着某个键:“不……不会……”

    她是徐开青实验室里最有天赋的博士生。

    每年固定一篇sci,科研能力有目共睹。

    大家都说她是徐老众多学生里,最有可能继承衣钵的那个。

    她怎么会犯这种错误?怎么可以犯这种错误?

    又怎么能犯这种错误?!

    梁冰眼神变换不断,突然尖叫一声,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女人嘴唇青紫,浑身颤抖,仿佛正在忍受莫大的痛苦。

    “师姐你怎么了?”

    “没事吧?”

    “师姐,你别吓大伙儿啊,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

    “该不会装的吧?”

    “如果真有什么,干嘛早不发作,晚不发作,偏偏挑这个时候?”

    “……”

    一时间,众说纷纭。

    好的坏的,关心质疑,全部都有。

    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哪怕扶她一下。

    因为,梁冰现在的状态实在太恐怖——

    女人两眼猩红,尖叫不断,一开始还只是抱头,后面开始抓自己的脸,尖锐的指甲在皮肤上留下划痕,道道见血。

    犹如丧尸变异现场,根本不敢靠近。

    “让开。”一道清泠的嗓音传来。

    江扶月扒开挡在前面的人,走到梁冰身边。

    沈谦南想要阻止,伸手抓她,可惜只触到一片没有温度的衣角。

    “老徐,让他们都退后。”

    被点名的徐开青当即反应过来,开始吆喝:“都离远点……再远点……”

    他一出马,众人不敢不听。

    很快,围在梁冰周围的人就被赶出老远一段距离。

    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瞅瞅你,同样都在懵逼状态。

    包括徐开青,他虽然按江扶月说的做了,但他并不清楚江扶月想干什么。

    “深呼吸,你现在需要放松。”只见女孩儿伸手扣住梁冰胳膊,力道不知如何,但声音却十分温柔。

    轻得像春天里的柳絮,冬日里的飞雪。

    梁冰不肯,甚至是排斥。

    江扶月手上暗自用力,她吃痛,身体颤抖得更狠,但双手却下意识放松。

    “对,就是这样,调整一下呼吸节奏,听我口令,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江扶月一边说,一边轻抚她后背,带着一种安抚的力量。

    女人很瘦,后背几乎摸不到肉,全是硬邦邦的骨头。

    她还在颤抖,实验袍被汗水浸湿,头发也在挣扎中披散下来,整个人看上去异常狼狈。

    有人小声交谈——

    “她们在做什么?”

    “梁师姐好像情绪不太对,小学妹应该是在安抚她。”

    “你看,小学妹抓了梁师姐的手,她想干什么?”

    “应该是找穴位,然后按摩。”

    “啊?小学妹还会中医?”

    “你问我,我问谁?”

    “……”

    江扶月起初并没有发现梁冰身上不对劲,只是觉得这个人脾气暴躁,冲动易怒。

    可当她举起手想抽自己耳光的时候,江扶月发现她手腕上有一串凤眼菩提。

    赤黄色的珠子在灯光下亮得诡秘而幽邃,珠子表面看上去很新,应该才戴上不久。

    这就不简单了。

    江扶月继续观察她的神态表情,发现只要一言不合她的意,女人脸上就会出现焦虑、暴躁的神色。

    如果是其他职业,江扶月还会持保留意见,再暗中观察一下。

    可梁冰是个科研工作者,而且专攻量子算法领域。

    这个学科诞生不久,但相关知识却艰涩难懂,需要耗费极大的耐心,并拥有不断钻研的精神,才能真正在这条路上走稳走远。

    看周围人对梁冰的态度,显然,这是个学有所成、研有所得的女博士。

    而这样的人会轻易丧失耐心,因为一点鸡毛蒜皮就变得冲动易怒?

    反正,江扶月是不信的。

    那这种“暴躁”就变得很不正常。

    而后续一系列试探也恰好证明了这点。

    十五分钟过去,期间江扶月一直试图安抚梁冰,后者一开始还很抗拒,但慢慢接受配合之后,整个人开始平静下来。

    “感觉怎么样?”

    梁冰闻言,茫然抬头,目光落在江扶月脸上,又转而扫过围观的其他人。

    “我……怎么了?”

    “师姐,你刚才好可怕啊!”

    “一直在抱头尖叫,还要打人。”

    “像疯了一样,眼睛全是红的。”

    “……”

    七嘴八舌。

    梁冰没有失忆,她清楚地记得自己做过什么,可正因如此她茫然不知所措。

    那个歇斯底里的女人是自己?

    那个暴力邪恶的魔鬼也是她?

    “我这是怎么了?”她突然抓住江扶月的手,直觉告诉她,这个前不久还差点被自己打伤的小学妹或许知道答案。

    江扶月看穿她脸上故作镇定的脆弱,也能清晰感受到那只抓住自己的手在不安地颤抖。

    此时的梁冰就像一个等待末日宣判的信徒,她不知道上帝会安排她上天堂,还是堕地狱。

    但又不想稀里糊涂,所以固执地要求一个答案。

    一声叹息逸出唇畔,江扶月抬手覆上她手背,轻轻拍了拍,刹那间,温柔如同阳光照进梁冰眼里。

    她哭了:“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不想的……”

    “还有操作台,在上去之前,我已经提醒过自己无数次,一定记得高维键,一定要确保实验过程的安全性,可是我好像……不受控制地遗忘……”

    “我不想吵架,不想动手,可我脑袋很疼,像要裂开,我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发泄。”

    还有,她虽然对沈谦南有好感,但以前都默默埋在心里,工作上和研究中一律公事公办,众人甚至都觉得她有些不近人情。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一看到沈谦南周围有漂亮的女孩子靠近她就会抑制不住地暴躁。

    甚至,还冲动地给他递了房卡……

    梁冰看着江扶月,目光认真,一字一顿:“你一定知道原因,能不能告诉我?”

    江扶月笑了笑。

    她说,“师姐,你有多久没去医院做过全身体检了?”

    梁冰愣住。

    一年?还是两年?

    不,她有整整五年没去了!

    江扶月:“最好明天就去看看吧,尤其是脑垂体这一块。”

    梁冰瞳孔一缩。

    江扶月却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指尖拂过那串凤眼菩提,眸中晦色暗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