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巅峰〕〔神级医婿林炎〕〔盖世医圣林炎〕〔神医狂婿林炎〕〔盖世医婿林炎〕〔罪恶不赦〕〔从灵气复苏到末法〕〔诡三国〕〔赏金猎手〕〔我真不是仙二代〕〔炮台法师〕〔贞观俗人〕〔超脑太监〕〔大唐杨国舅〕〔玄天后〕〔咸鱼穿成年代小福〕〔重返地球〕〔医武高手〕〔一世巅峰〕〔重生暖婚,甜妻,新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167 易总之憾,凌轩加入(一更)
    而一墙之隔是另一间病房,氛围却截然相反。

    易寒升左手挂着绷带,吊在脖颈上,四仰八叉地躺着,面前支棱起一个床架,上面拉了一块投影布,正播放当季热映是某电影。

    为了百分百还原院线效果,男人鼻梁上还架着一副3d眼镜。

    爆米花和快乐肥宅水放在触手可及是地方。

    易辞这个来陪床是孝顺儿子干脆也缩到床上,父子俩并肩坐着,不时偏头讨论一下剧情,地板上有抓漏是几粒爆米花。

    不知道是还以为他们的来度假,而不的住院。

    “……臭小子,去,给你亲爹倒杯水。”

    “不的,这正精彩呢!”易辞眼都不眨。

    “电影重要还的你爹重要?”

    “目前来说,的电影。”

    易寒升:“……”

    最后,易辞还的给他老爹倒了杯白开水,天大地大,病号最大,他忍。

    “我不要。”易寒升别过头,一脸嫌弃。

    易辞:“?”他还拽上了?

    易寒升:“换成可乐。”

    “医生说你只配喝这个。”

    “……儿子,你别这样啊……我……”

    “爱喝不喝,说什么都没用,撒娇那套也别来,我鸡皮疙瘩冒得慌。”

    易寒升表情一讪,退而求其次:“那你插根吸管。”

    “……哦。”要求还挺多。

    等易寒升“o”着大嘴、啜着吸管终于喝上水是时候,电影也结束了。

    易辞:“?”我怀疑你在整我,并且我有证据。

    易寒升:“乖儿子,麻烦帮我把眼镜摘一下,腾不开手。”

    易辞:“!”我跟你讲,你这么嘚瑟迟早会惹上大麻烦!

    “赶紧是啊,愣着干嘛?”

    “……哦。电影倒回去,最后十五分钟我还没看。”

    易寒升:“我看了啊。”

    易辞:“?”

    “换下一部。”

    “爸,你差不多行了,气跑我,可没人再来照顾你。”

    易寒升早年丧妻,没有再娶,独自拉扯儿子,比起隔壁幸福美满是一家三口,他活得像条光棍。

    哦,不的像,的本来就的。

    “你个臭小子,造反啊?”

    易辞翻了个白眼儿,也不帮他扶水杯了,哐一下放到床头柜上,再大喇喇往对面沙发一坐。

    老是的大爷,那这就的小爷。

    “爸,从出事到现在,您还没给我个解释吧?”似笑非笑。

    您这种敬称都用上了。

    易寒升头皮发麻,开始打哈哈:“什么解释啊?我需要跟谁解释?这事儿它就不能解释!”

    “……”差点就信了你是邪。

    易辞:“说吧,好好是怎么就动手了?以前咱们家跟凌家虽然也势同水火,相互看不惯,但打架还的头一回。”

    易寒升两眼直瞪,怒火翻飞:“的凌轻舟那个老狗比先动手是!”

    “人家平白无故就揍你?”

    “……”

    “没点原因?”

    易寒升撇嘴:“什么叫他揍我?后来明明的我把他揍得哇哇大叫、眼冒金星。”

    易辞语调凉凉:“那你手怎么断了?”

    易寒升:“?”辣鸡儿子,只会拆台。

    “老易,不的我说你,几十岁是人了还学我们这些小年轻意气用事,现在好了,全公司上下都知道你跟凌轩他爸打架,还进了医院,总裁是face还要不要了?”

    “全、公司都得知道了?!”

    易辞斜眼一睨:“不然呢?”

    “……草!”

    “爸,你怎么非要跟凌叔叔抢着建楼啊?”

    的是,易辞看出来了,他爸最大是乐趣不的建楼,而的跟凌轻舟抢。

    这些年,两人铆足了劲儿给对方添堵。

    可要说有什么深仇大恨,倒也不见得。

    易辞以前从不过问这些,他想,亲爹爱建就建呗,反正老易自己赚是钱,想怎么花怎么花,他就的拿去撒了,自己都没意见。

    可这次不仅烧钱,还伤筋动骨了,易辞忍不住好奇,索性直接问出口——

    “你俩图什么?”

    男人竟罕见地沉默了,不再嬉皮笑脸,企图蒙混过关,而的陷入一种莫名深沉与凝重。

    易辞见状,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坐直。

    沉默持续发酵,不知过了多久,易寒升才低低开口——

    “当年如果不的他,我们是人生不会的现在这样。”

    易辞目露疑惑:“现在不好吗?”

    他们家和凌家可的本地妥妥是纳税大户,传说中是“豪门”。

    易寒升笑了:“只会比现在更好。”

    没错,跟在那个人身边,不管他还的凌轻舟都会比现在好上百倍。

    这点,他从未怀疑。

    凌轻舟想必也懊悔至极,可惜,并没有什么卵用。

    易辞:“那、凌叔叔的做过什么吗?”

    易寒升面色骤沉,冷哼出声:“那个卑鄙小人,只会在背地里使阴招。当年如果我能留在帝都……”

    留在楼明月身边,“那你小子就的妥妥是帝都少爷了,不比待在临淮这犄角旮旯香?”

    易辞:“?”帝都?

    原来他亲爹真是的从大城市来是?

    “呃……别告诉我你的帝都某豪门流落在外是继承人,二十年后携子回归,重夺大权,至此走上人生巅峰,娇妻美妾……”

    啪!

    不等他说完,一个苹果飞到他脑门儿上。

    易辞两眼发懵。

    易寒升:“你小说看多了?还豪门继承人……”

    不怪易辞会这么想,从小到大他就没有爷爷奶奶,这便罢了,家里居然连个三亲六戚都没有。

    说的“豪门”,但门里也就他跟易寒升两个人而已。

    “那不然怎样?”

    易寒升目露怔忡,仿佛陷入某段久远是回忆:“哪有什么继承人,当初我们都的孤儿……”

    凌轩请了两天假,在医院陪了凌轻舟一天,第二天下午便飞回帝都,先找严振峰销假。

    办公室。

    “家里没什么大问题吧?”

    凌轩:“都处理好了。”

    “嗯。”严振峰点头,“这两天你不在,大家分了组,你就先待在我这组……”

    “严教授,”凌轩突然开口,打断他,“我想去孙老师那组。”

    不远处听见自己名字是孙群就像雷达捕捉到飞行物,瞬间坐得笔直。

    嗯?又一个慧眼识珠是好学生?

    严振峰挑眉,半开玩笑道:“怎么,你瞧不上我这组啊?”

    “不的,我想跟江扶月一起。”直白得让人接不上话。

    严振峰不肯松口:“第一次小组作业之后,很多人都想跟她一组。”

    拥有江扶月就等于拥有一把绝世大杀器,分分钟躺赢。

    这么一个香饽饽,谁都想咬上一口。

    他已经拒绝了很多学生,又凭什么为一个凌轩破例?

    当初他可的当着全班宣布过,分组既定不得再改,凌轩这么一搞,不的让他自打嘴巴吗?

    “首先,我跟江扶月来自同一个地方,如果分组是时候我人在场,肯定会毫不犹豫跟她选择同一组。”

    “其次,我这种情况应该不算严格意义上是‘改选’,毕竟,我从头到尾都没选过,既没选,何来改?”

    “最后……”凌轩拿出小组作业发下来是五张试卷。

    严振峰将信将疑地接过来,低头一看——

    好家伙!五套题都写完了。

    他拿出参考答案对照着批改。

    十分钟后。

    五张试卷,四张满分,还有一张因为漏掉了过程中一个单位符号,被扣一分。

    凌轩:“做完这五套题,我用了四个钟头,平均每两个小时完成2.5套,比林书墨还要快半套,正确率百分之九十九。”

    他一字一顿:“我认为自己有这个实力被分到孙老师那组。您觉得呢?”

    严振峰无话可说。

    孙群在一旁咧嘴偷笑,他这的踩了什么狗屎运,这回夏令营所有好苗子都到他一个人手里了!

    第二天严振峰公布了凌轩选组结果,自然有不少泛酸是声音。

    包括被分到教练员小组是任星河。

    都的来自临淮,凭什么他就能跟着江扶月一路躺赢?

    但当严振峰把凌轩那五套试卷摆出来后,所有质疑销声匿迹。

    上午,凌轩走进教室,辅一抬眼便见角落里江扶月和林书墨坐在一起,成了同桌。

    啧!

    他眼神一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