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岳风柳萱_〕〔我不是真的想惹事〕〔我家师父超凶哒〕〔如意事〕〔农家傻女〕〔我只想安静的长生〕〔盛世嫡女:医品特〕〔影帝偏要住我家〕〔墨霜书楼赵旭〕〔娘子万安〕〔墨霜书楼赵旭的故〕〔墨霜书楼之赵旭富〕〔南烟文房〕〔酒剑仙〕〔重生之九零年代〕〔儒道独尊〕〔末日原始〕〔八零福气娇妻〕〔一拳爆仙〕〔悠然山村(农家奶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163 五个满分,她很花花(三更)
    试卷按五十分制,全英文版,三道理论题,再加两道实验题。

    每题十分。

    五套试卷题目不同,难度也各有差异,小组内部可自行分配。

    严振峰站在讲台上,目光徐徐扫过众人:“成绩已经出来了。”

    台下开始出现骚动,伴随着窃窃私语的声音。

    “有五个满分,刚好每套试卷一个。”

    哗

    “真有满分啊”

    “这次题目难度不小,想拿满分没那么容易。”

    “都是谁呀五个满分,再怎么我们小组也该有一个吧”

    “我觉得我们小组也该有。”

    “”

    七嘴八舌。

    这时,严振峰又说:“很巧,这五个满分出自同一组。”

    “我靠全员满分”

    “要不要这么刺激”

    “那应该不是我们小组,我第三题最后一个小问没做出来”

    严振峰笑了笑,突然将目光投向最后一排。

    “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有人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看见角落里坐着的江扶月和林书墨。

    “那就有点恐怖了。”

    “两个人五个满分怎么可能玄幻小说啊”

    “只要我不听不信,悲伤就追不上我。”

    但下一秒

    严振峰:“恭喜孙老师小组,两位同学拿下五个满分,最终团体分50,算上个人成绩,江扶月加60分,总分110,林书墨加40分,总分90。”

    教室陷入一阵诡异的安静,五秒之后,彻底炸锅。

    “草悲伤它追上我了。”

    “真玄幻小说本说。”

    “有点迷。”

    “如果我没记错,他俩不到一个钟头就交卷了吧五套题,不到一个钟我特么做梦都不敢想。”

    “我一套还没做完,人家五套都搞定了。”

    “现在报名去孙老师那组还来得及吗”

    “我怀疑他俩早有预谋,先把大家都剔掉,再暗搓搓组队。这样就能保证没人拖后腿”

    如果只有江扶月和林书墨,在两人都能保证满分的前提下并且五套试卷全部做完,那么团体分就是妥妥的满分。

    可若再加其他人,那人达不到满分,哪怕就差零点零一,对他们来说也是鸡肋。

    这就好比一盆价值千金的兰草,凭什么跟一堆野花同时出现在一个盆里

    这不是自降身价吗

    严振峰早就料到成绩出来会引发一系列质疑,当即清了清嗓子

    “组队的时候我有没有说过五人一组前几组抢得飞快,留下孙老师那组被选剩下。这时就有人不服气了,来找我说理,行,我破例让他们重新选。怎么,现在发现孙老师那组有搞头,大家又开始不服气了”

    这话说得直白又犀利,呛得众人面红耳赤。

    是啊,选的时候嫌人家孙老师化学系出身,不够专业,这会儿眼看江扶月和林书墨这两把大杀器威力无穷,又后悔了,想来沾光。

    呵,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最后,严振峰一锤定音:“维持现在的分组不变,谁也不能再更改调换。既然做出了选择,那跪也要跪完全程,这才是竞赛该有的态度。”

    接下来又陆续公布了其他小组的成绩。

    目前来看,孙群这组以绝对的优势排在第一,接着是严振峰小组、秦立斌小组

    课后,有人提出:“老师,我们能看一眼江扶月和林书墨的答题卷吗”

    这是还不死心

    严振峰笑了,“当然可以。”

    说完,直接从教辅资料下面翻出试卷,递过去。

    五分钟后。

    “不好意思,当我没来过。”

    “我走了,惹不起。”

    “请给我一首歌的时间,我可以催眠自己,忘了我曾经做过这么蠢的事。”

    “谢谢,打扰了。”

    一群人灰溜溜地走掉。

    五套试卷,二十五个大题,将近一百多个小问,没有一个出错。

    办公室。

    “哎呀,今儿天气怎么这么好呢”孙群抿了口茶,笑容满面。

    秦立斌嘴角一抽:“老孙,差不多得了,从成绩出来到现在你已经夸了十遍天气好,十二遍茶泡得香,十六遍盆栽长得茂盛,能不能别再荼毒我们的耳朵了,谢谢”

    孙群也不介意,盖上茶杯,跷了个二郎腿,晃晃悠悠:“嗐,我这不是高兴嘛。”

    秦立斌:“”

    “知道从烂菜叶子变成翡翠白菜的感觉吗体会过从一文不值到千金难求的颠覆反转吗”

    “不知道,没体会。”秦教授面无表情。

    孙群正了正头顶的发套,“那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这种感觉贼、爽”

    “得了吧,要不是江扶月和林书墨阴差阳错落到你手里,丫这会儿指不定躲在哪个角落里哭,少蹬鼻子上脸,说你胖还真喘上了德行”

    孙群笑呵呵:“你厉害,那他俩咋落不到你手上”

    秦立斌:“”

    一击毙命。

    严振峰下课回来,喝了口水,刚坐下:“哟,老秦脸怎么比煤炭还黑”

    秦立斌撇嘴,别问,问就是白眼儿。

    孙群在一旁:“嘿嘿”笑得合不拢嘴。

    严振峰:“”

    孙群:“我两个组员厉害吧”

    严振峰:“”

    “羡不羡慕”

    严振峰:“”敲

    秦立斌语气幽幽:“开营仪式的时候就让你把江扶月分给我,丫死活不同意,现在好了,鲜花配了个大瓮,倒洋不土。”

    大瓮本瓮孙群:保持微笑jpg

    没关系,他酸了,我就高兴。

    严振峰嘴角狂抽:怎么,就你老秦想要好苗子那我不想啊

    办公室发生的一切,江扶月这个当事人一概不知。

    而那些因为成绩试图和她套近乎的人也被无情拒绝,包括苏青、刘伶、陈思畅三人在内。

    别问,问就一句话:姐很忙,飞起来的那种。

    因为

    noi夏令营即将开始。

    江扶月先找严振峰报备,并拿到出入条。

    原则上,集训期间不可擅自离营,但江扶月情况特殊,又有上级部门的特批公函,允许她同时参加两门学科竞赛。

    严振峰就是想拦,也拦不住。

    出于私心,他还是想让这么一棵好苗子能够专心一处,而不是冒着两头皆空的风险三心二意。

    可江扶月怎么是怎么回答的

    她说:“我本来就什么都没有,专攻物竞也可能一场空,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把多余的精力放到其他可以发挥的地方”

    “投资学教我们,不要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对自身的投资。”

    一条路走到黑,还是条条大道通罗马

    相信聪明人都知道怎么选。

    严振峰听完,当场就傻了,冷不丁冒出一句:“你不觉得自己很花花”

    江扶月眉眼沉静:“哦。”别爱我,没结果。

    所以,在物竞开营仅五天后,江扶月就正大光明缺席了集训课,转身投入另一集训的怀抱。

    “老师,江扶月人呢”有学生问。

    自从五个满分的惊天成绩出现之后,江扶月的一举一动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这里面有崇拜的、敬仰的、羡慕的、嫉妒的,当然也有无时无刻不等着抓她小辫子的。

    严振峰很想回一句“她花花去了”,但理智让人清醒

    “她去参加noi夏令营了,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会和那边沟通安排。当然,这不会影响到我们原本的集训进度。”

    是了,当初江扶月入围两门竞赛夏令营还闹出了不小的风波,大家都知道她“脚踩两条船”,可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打算继续踩下去。

    “该夸她胆子大,还是想法天真两门竞赛,她以为是开玩笑的吗别到时丢了西瓜,还没了芝麻。”

    “人乐意,要你管家住海边啊咱们啊只管等着瞧吧。”

    “呃瞧什么”

    “船是怎么翻的呗”

    “哈哈哈这个好前排坐等。”

    不远处,林书墨从书本里抬头,看了眼旁边空荡荡的座位,不由皱眉

    ------题外话------

    三更,肥肥的三千字,大家久等啦

    月姐:我花花

    谢99:对你花花。

    求个月票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