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就剑道无敌了〕〔万人之上叶宁〕〔万亿神婿霍海〕〔古武狂卫霍海〕〔最强豪婿霍海〕〔邪婿来袭霍海〕〔请龙吟之天下第一〕〔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龙王战神叶君临〕〔神州战神叶君临〕〔战王回归叶君临〕〔战神归来叶君临〕〔镇国战神叶君临李〕〔暗影谍云〕〔不死的我只好假扮〕〔秘战无声〕〔萧破天楚菲菲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157 谢家姐姐,花团锦簇(三更)
    谢定渊脚下一滞。

    钟子昂顿时警铃大作:“开、开个玩笑,嘿嘿”

    甥舅俩一前一后下楼。

    谢云藻赶紧招呼:“阿渊,吃饭了。”

    “嗯。”

    钟子昂语气幽幽:“妈,你都不叫我。”

    “你还用叫吃吃喝喝没人比你更积极。”

    钟子昂:“”

    谢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但谢定渊有。

    所以,偌大的餐桌上,其他人小声聊天,只谢定渊埋头吃饭。

    他人往那儿一坐,仿佛自带屏障,隔开两个世界。

    好在,这么多年大家都习惯了,如果哪天谢定渊突然一下变得健谈起来,那才叫恐怖。

    符女士用公筷往儿子碗里夹了只大红虾:“阿渊,多吃点,在临淮待那么久人都瘦了。”

    “谢谢妈。”

    符女士看他的眼神心疼得不行。

    钟子昂撇嘴,瘦了吗

    才没有

    就他老舅那变态的饮食习惯,连摄入的盐分都经过严格计算,不抽烟不喝酒,过咸过辣一概不沾,整个一行走的养生机器。

    胖和瘦这两个词都不会出现在他身上。

    也就老太太亲妈眼里出瘦子。

    谁知谢云藻也跟着点头:“小九经常待在实验室,一关就是一整天,吃也吃不好,是该补补。”

    说着,又给他夹了只大红虾:“清蒸的,新鲜又健康。”

    钟子昂:“”碗里的饭突然就不香了。

    谢定渊看了眼碗里的大红虾,什么都没说,即使吃下去他今天摄入的硒含量会超标。

    饭后,谢定渊休息几分钟,又饮了杯绿茶,雷打不动去花园消食。

    虽然钟子昂已经在临淮见过无数次,但还是忍不住为老舅变态的自律深深瑞斯拜。

    牛逼。

    没一会儿,谢云湘一家来了。

    钟子昂起身叫人:“二姨。”

    “咱们昂昂又帅了。”

    “嘿嘿”

    接着谢云澜、谢云淑、谢云渲、谢云渺也拖家带口地来了。

    钟子昂从善如流:“三姨、四姨、五姨、六姨。”

    然后每个姨妈再挨个夸他一句

    “昂昂又高了。”

    “这眉眼长开就是不一样,比你爸还帅。”

    “打扮也挺酷,现在是不是都流行那个墨镜一戴,谁都不爱”

    “咱们老谢家的基因就是好,瞧昂昂这小脸儿尽挑他姥姥姥爷的优点继承。”

    一旁端坐的钟云益看着眼前一群小姨子们,嗯,保持微笑。

    至于什么基因不基因的,没关系,不重要,大家开心就好。

    符女士听见客厅有声音,赶紧从茶室出来。

    然后,一群女人花蝴蝶似的围上去

    “妈。”

    “最近身体怎么样”

    “听说小九回来了,我带阿霄过来看看,原本老岑也想来的,但a市那边突发状况,他连夜赶过去处理了。”

    “爸和小九呢怎么半天没见着人”

    “我带了好些东西。”

    “我也随便买了点。”

    “巧了,咱们姐妹几个都想到一块儿去了”

    “这不难得回来一趟,哪有空手的道理”

    话音刚落,每家司机便提着大包小包鱼贯而入。

    很快,客厅茶几、沙发,还有椅子就被堆满了,最后干脆放在地板上。

    堆得跟小山一样高。

    钟子昂咽了咽口水,表弟岑九霄站在他旁边同款呆滞脸。

    “我妈她们太恐怖了。”

    钟子昂反应过来,语重心长地开导他:“没事儿,习惯就好。”

    岑九霄:“难怪维哥死活不肯来,宁愿窝在家里打游戏”

    明维,谢家老五谢云渲的儿子,岑九霄表哥,钟子昂表弟。

    “这 .be.xyz算什么”钟子昂轻哼,一副“小爷早就见惯大风大浪”的样子,“你会这么惊讶,是因为你还没见过更大阵仗。”

    “哈更大”明维头皮发麻,“昂哥,你别骗我。”

    “啧,爱信不信。”他还不愿意讲呢

    “阿霄”谢云渺叫他。

    “妈,怎么了”

    “去花园找找你舅,这么热的天出去溜达也不怕中暑。”

    “哦。”岑九霄蔫头耷脑地去了。

    其实,他对谢定渊的印象不算深,因为见面的机会实在太少,平时过来姥姥家他都不在,关于他的事迹要么从妈妈和几个姨妈嘴里听说,要么就是从课本或课外读物里学到。

    但这并不妨碍他对这位小舅的崇拜,就像看橱窗里的“伟人”,欣赏博物馆的“典藏”,不能亲近,却无损崇拜。

    当然,敬畏也是大大的有。

    试想别人眼中只可远观的人物,经常出现在新闻报道里的大佬,居然是自己亲舅舅

    这难道还不够惊悚

    不过他妈从不让他在外面乱说,只道:你舅工作性质特殊,能低调就低调,咱们不能给他惹麻烦。

    明维表哥也被这样叮嘱过。

    岑九霄到了花园,没费什么劲就找到谢定渊,烈日下,花架旁,周围是假山怪石、绿树成荫,他就这么悠闲踱步,淡定从容。

    “舅舅”他走过去,叫人。

    “阿霄”他停下来,“有事吗”

    少年眼中爆发出一阵惊喜,“舅舅还记得我啊”

    “你跟六姐很像。”

    岑九霄脸红了:“我妈让我来找你,说外面热,容易中暑”

    知道谢云渺的性子,他轻嗯一声,“走吧。”

    “啊”

    “不是要回屋”

    “哦”岑九霄屁颠屁颠跟上。

    屋内。

    谢云澜眼尖,几乎谢定渊一进来,她就发现了。

    笑容仿佛要从眼里溢出:“小九回来啦”

    谢定渊后背一僵。

    然后,几个姐姐犹如蜜蜂扑向花丛一般,将他围在中间

    谢云湘泪花闪闪:“一年没见,黑了,又瘦了。”

    “幸好样貌没变,还跟以前一样俊。”谢云澜笑着拍拍他肩头。

    谢云淑嗔怪:“平时电话没一通就算了,现在见了面还板着个脸。”

    谢云渲心疼了:“四姐,你又不是不知道小九的性格,说他做什么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呢”

    谢云渺点头:“就是来,小九,我给你买了穿的,过来看看”

    “我给你买了用的,剃须刀这些,你啊,旧的用趁手了,也不知道换新的。”

    “我让你姐夫在国外给你弄了一个什么仪器,上次你不是国内买不到嘛”

    就这样,谢定渊被花团锦簇地拥着往客厅走。

    嗯脚趾僵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