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岳风柳萱_〕〔我不是真的想惹事〕〔我家师父超凶哒〕〔如意事〕〔农家傻女〕〔我只想安静的长生〕〔盛世嫡女:医品特〕〔影帝偏要住我家〕〔墨霜书楼赵旭〕〔娘子万安〕〔墨霜书楼赵旭的故〕〔墨霜书楼之赵旭富〕〔南烟文房〕〔酒剑仙〕〔重生之九零年代〕〔儒道独尊〕〔末日原始〕〔八零福气娇妻〕〔一拳爆仙〕〔悠然山村(农家奶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149 绝对碾压,又一天才(一更)
    . ,最快更新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一场临时起意的比赛最终以江扶月单方面的碾压落下帷幕。

    开营仪式照常举行,江扶月上台讲话也再无反对的声音。

    结束之后,众人鱼贯而出,只是两腿发软,面有菜色——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现在脑子还是嗡嗡的。”

    “感觉自己听了场学术报告。”

    “同样是九年义务教育,江扶月为什么可以秀成这样?”

    “……”

    他们能入选夏令营,从某种程度上讲,已经是不可多得的天才。

    而天才多倨傲。

    甚至可以说自负。

    可眼下这群骄傲又自负的天才居然集体认怂了?

    “还是江扶月厉害啊……”任星河兀自一叹。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传进凌轩耳朵里,后者不为所动。

    “她平时也这么……嗯……”他似乎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沉吟一瞬才再度开口,“这么锋芒毕露?”

    没错,站在台上的江扶月就像一把出鞘的宝剑,凛凛泛着寒光,好似下一秒就会伤人。

    凌轩脚下一顿:“任星河,这些你应该打听得很清楚了,又何必多此一举来问我?”

    任星河笑笑:“也许我是为了跟你套近乎呢?”

    “没这个必要。”

    “为什么?大家都来自临淮,多个朋友不好吗?”

    “我们不是一类人。”

    “凌轩,如果我没记错一中一直以来的年级第一是你吧?几个月前江扶月突然冒头,把你挤下来了。”任星河意有所指。

    “那又怎样?”凌轩反问,语调平平。

    “一个人习惯了站在高处,就看不得别人在自己头上撒野。”

    凌轩笑了:“那是你,不是我。”

    “都一样。”

    “送你一句话吧。”

    任星河:“?”

    “一山还有一山高,强中自有强中手。”

    不是江扶月,也会有其他人。

    那种自以为“身在巅峰、无人超越”的中二梦,凌轩早几年就不做了。

    遇见江扶月后,更是想都不愿想。

    人啊,活得现实点不好吗?

    此时,一男一女从旁边经过,谈话声也紧跟着飘过来——

    “我就想知道江扶月脑子是怎么长的,计算机还得先编程,可她连草稿都不打,就直接出答案了,瑞斯拜!”

    “这叫天赋,羡慕不来的……”

    两人越走越远,交谈声也渐不可闻。

    “听见了吗?”凌轩勾唇,言辞之间还藏着几分同情,“天赋这种东西羡慕不来的。”

    说完,也不管任星河什么反应,大步离开。

    ……

    开营仪式后,集训正式开始。

    总共25人,不算多,一个小教室就能装下。

    三个教练员轮流给他们上课,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专门负责语言训练的女老师。

    之前就说过,ipho通用语言有四种——英文、法文、德文和俄文。

    考虑到大家原有的语言基础和短时间内的适应情况,最终选定英文作为固定语言,进行强化培训。

    所以,发到每人手里的试卷,再也看不到一个汉字,密密麻麻全是英文。

    起初,有一半人不能适应。

    而适应得好的,几乎都是京圈儿学生。

    当然,江扶月和凌轩例外,这两人虽然都是外省来的,但一个天赋卓绝,一个从小接受精英教育,还能被小小的语言关难住?

    不过,任星河就没这么好运了……

    他极度不适应语言的转换,原本会做的题换成英文就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老师问他平时英语成绩如何。

    他答:从没下过140。

    老师:……

    当然,有同样问题的不止他一个,外省来的几乎全部中招。

    严振峰为此愁得不行。

    要说这英语水平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提上去的,但这批学生情况特殊,他们并非基础不好、成绩差,而是不知道如何运用!

    具体表现在,让他们做英语试卷分数一个比一个高,可让他们用英语做数学题立马就萎了。

    无奈之下,严振峰只好将这批人分出来,针对性进行高强度语言训练。

    而剩下的则按正常进度,接受课堂培训。

    如此一来,凌轩和江扶月在周围一水儿的京圈子弟中便显得格外突出。

    “像不像两只羊进了狼群?”凌轩玩笑着开口。

    江扶月头也不抬,专心试卷,不过还是抽空回他:“为什么不是黄鼠狼进了鸡圈?”

    “哈哈……”少年低声笑开,清润的嗓音透着几分磁性。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打在他侧脸上,愈发衬得少年清隽、温和似玉。

    可惜,江扶月眼里只有题。

    她卡在最后一个小问,看来看去总觉得差了一个条件。

    “老师——”她直接开口,把人叫到跟前。

    是负责力学、热力学和分子物理学板块的教练员,叫秦立斌。

    男人中年发福,挺着个大肚腩,但为人幽默、讲课生动,对江扶月尤其关注。

    所以,一听她喊人,就笑眯眯过去了。

    “江同学,又做完啦?我给你换下一张……”

    这两天,江扶月神一般的做题速度和高得见鬼的正确率成为在座所有京圈子弟的噩梦。

    眼下众人已经见怪不怪,淡定地移开视线,只是手里的笔愈发攥紧,压力也成倍增加。

    他们恨不能快点,再快点,可低头一看,还停留在同一个小问,繁复的计算,庞大的公式,叫人头秃。

    然而这次,江扶月并不是要交卷。

    她指着最后一题的最后一个小问,用肯定的语气:“这里差条件。”

    “啊?”

    “300的斜切面,质量为4kg,一根光绳连接一个实心圆柱体,质量为8kg……释放物体时加速度……如果绳子受力,气缸和机体以相同加速度……最后要求计算力矩。”

    秦立斌听完,点点头:“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江扶月:“缺摩擦系数。”

    “什么?”秦立斌凑近,又仔细看了一遍题目,“不能够啊,这是往年ipho原题,怎么可能缺条件?”

    然而事实上就是缺了。

    这点,江扶月很肯定。

    前排有人转过头,语气凉飕飕:“江同学,虽然你很厉害,但也不必用质疑真题的方式来给自己草人设吧?小心翻车。”

    江扶月连一个眼角都没给他。

    秦立斌很快也发现问题,点点头,给予江扶月充分的肯定:“确实少了个条件。”

    前排那人:“……”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凌轩:“既然是真题,按理说不该出现这样的纰漏。”

    这也是秦立斌想不通的地方。

    江扶月沉吟一瞬:“能找到原题吗?”

    “这不就是原题?”

    她摇头:“如果我没记错,这道题应该是2033年由d国提供最终入选当年理论部分第一道,原文应该是德文才对。”

    而现在他们手里的是英文版本。

    秦立斌咽了咽口水,他的关注点并不在这道题上,而是……

    “你、记得这么清楚?”

    江扶月:“我做过中文版的。”

    “年份都知道?”

    “通常我做过的,都有印象。”

    这叫“有印象”?!

    特么连第几题都能脱口而出,有意思吗?

    秦立斌内心惊涛骇浪,面上却丝毫不显,“你做过几届原题?”

    江扶月:“都做过了。”

    “!”

    偷听的吃瓜同学:“?!”

    “老师,我们现在是讨论这道题,不是讨论我做没做过。”她出言提醒。

    秦立斌强忍想要擦汗的动作,嗯,老师架子不能崩,稳住!

    “你等一下,我去找原题!”

    说完,健步如飞,乍一看,竟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大约十分钟后,秦立斌回来了。

    一同来的还有严振峰。

    “是这题吗?”他把纸页摊开,指着其中一道。

    江扶月晃眼一扫,便给出肯定答复:“没错,这就是德文原版。”

    严振峰:“你刚才说英文版缺摩擦系数?”

    “嗯。”江扶月已经开始将两版进行对照。

    “你可能不知道,我们所有试卷翻译都由ai智能完成,出错的概率小到百分之零点零零一。”

    言下之意,如果英文版没有,那么德文版肯定也不会有。

    话音刚落,江扶月指着德文版某处,语调悠然——

    “找到了。”

    严振峰:“?”只要我皮够厚,脸就不会疼。

    [微笑]jpg

    江扶月:“d国人严谨,对图纸的精确性有着近乎变态的追求,其中一个表现就是标注所有参数。题干上没给的摩擦系数,在旁边图示上进行了注解,但在翻译成英文的时候被遗漏了。”

    严振峰眼角狂抽。

    短短两天,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被江扶月当众杠得下不来台。

    可他偏偏犯贱,特么喜欢往前凑,跟中毒一样,就想看看这小丫头片子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

    严振峰担心,再这样下去自己身为总教练的face还保住多少?

    等等……

    他忽然想到什么,看了眼江扶月,又瞅瞅她手里的原版题,下一秒,几近破音——

    “你会德语?!”

    女孩儿点头,似乎对他如此激烈的反应有些诧异。

    严振峰深呼吸,竭力保持平静,对上江扶月疑惑的眼神,他突然有被噎到。

    然后,另一个更为疯狂的猜测占据他的大脑——

    “别告诉我法文和俄文你也会。”

    江扶月笑笑,好声好气地回答:“知道一点。”

    严振峰轻舒口气,还好,只是“一点”。

    “能熟练答题吗?”他随口一问。

    江扶月眼前一亮:“可以的。我觉得用法语比英语更快,所以,之后我能用法语答题吗?”

    在追求极简(偷懒)的路上,她总是不遗余力。

    快一分钟,就赚一分钟,时间就是金钱。

    严振峰:“?”

    这他妈叫“一点”?!

    我怀疑你在涮我。

    江扶月目露期待,再一次问道:“可以吗?”

    “不可以。”严振峰肃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样子。

    她皱眉:“为什么?”

    “……”因为我们不会法语啊姑奶奶!你特么做了,谁给你批改?

    谁又能给你批改?

    这时,一道沉缓的嗓音自左前方传来,“老师,我做完了,交卷。”

    说着,从位子上起来,一米八八的个头瞬间鹤立鸡群。

    少年穿着白色t,脖颈上挂着耳机,相貌抓人眼球的好看,此刻温温淡淡的神色挂在脸上,有种波澜不惊、去留无意的矜冷。

    他走到秦立斌面前,把试卷递过去,随后又朝一旁的严振峰点了点头。

    做完这一切,转身离开,径直走出教室。

    背影清濯,气质淡然。

    秦立斌收回视线,低头去看最后一题,江扶月才发现少了个参数条件,他、怎么就做完了?

    严振峰也同样望去。

    下一秒,两人又被震惊到。

    只见题目旁的空白处,手写补充了一个条件——摩擦系数u=0.2。

    缺少的参数条件,竟然被他直接补上去了!

    这说明,他不仅看过德文原版,还把题目都记下来了。

    严、秦二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脸上的慎重。

    这届学生当真卧虎藏龙!

    江扶月挑眉,晃眼一掠,扫过试卷开头姓名那栏,只见上面用黑色签字笔写了三个字——

    林书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