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就剑道无敌了〕〔万人之上叶宁〕〔万亿神婿霍海〕〔古武狂卫霍海〕〔最强豪婿霍海〕〔邪婿来袭霍海〕〔请龙吟之天下第一〕〔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龙王战神叶君临〕〔神州战神叶君临〕〔战王回归叶君临〕〔战神归来叶君临〕〔镇国战神叶君临李〕〔暗影谍云〕〔不死的我只好假扮〕〔秘战无声〕〔萧破天楚菲菲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140 砸场闹事,九爷领人(一更)
    . ,最快更新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您好,请问需要……”侍者端笑上前。

    钟子昂一把将人薅开,大摇大摆走进去。

    侍者面色微变,想上前阻止,却被钟子昂几个发小拦住。

    “来,小费拿好,不该管的就不要插手,以免惹火上身,明白?”

    侍者讷讷。

    “昂子,等等……”几人笑嘻嘻追上去。

    落在后头的那群二代却有些不明所以,他们不是钟子昂核心圈子里的成员,不过是仗着家里有些交情,来混个脸熟。

    所以,钟子昂为什么突然生气揍人,又为什么突然硬闯酒吧,他们完全没看懂。

    “发生了什么吗?”

    两手一摊:“谁知道呢?”

    也有明眼人:“估计跟酒吧老板娘有关。”

    没见那个被揍晕过去的倒霉蛋一提老板娘,钟子昂整张脸都黑了吗?

    “听说钟总风流……咳……该不是跟这位老板娘有点什么吧?”

    那钟子昂发这么大火也就不难理解了。

    毕竟,钟家父子失和在帝都不是什么秘密。

    酒吧内。

    保镖见钟子昂来者不善,立马围上去:“这位先生,你要干什么?”

    钟子昂冷冷抬眼,对方竟也不避其锋。

    倏地,眸中戾气尽收,他笑了笑:“怎么,这年头都兴让保镖来迎客?”

    “瞧瞧这阵仗,都说顾客是上帝,你们就这么对待上帝啊?”

    “小酒吧就是小酒吧,一点规矩都不懂。”

    几个保镖面面相觑,进也不是,退也不能。

    这时,值班经理上前:“来者是客,你们先下去。”说完,抬手挥退保镖,又朝着钟子昂笑了笑,“几位第一次来吧?不要紧,一回生二回熟,多来几次就习惯了。几位随我来这边卡座,保证视野绝佳,而且私密性好,轻易不会被打扰……”

    经理躬着腰,抬手做请。

    钟子昂没动,一起狐朋狗友自然以他马首是瞻。

    经理笑容僵了僵,仍不愿得罪这群少年。

    谁知道是哪家的二代、三代?惹不起,那就只能捧着。

    僵持之际,钟子昂突然开口——

    “你们老板娘呢?”

    经理皱眉:“您找老板娘什么事?”

    “这里是酒吧,你觉得我找她能干什么?”

    狐朋a大笑:“当然是陪酒喽!”

    狗友b点头:“一般女人怎么配服侍钟少?当然要找最火辣、最劲爆、最有味道的那个!”

    “啥味儿啊?”

    “你说呢?”

    顿时一片哄笑。

    经理脸上彻底挂不住了:“你们嘴巴放干净点!”

    钟子昂轻笑:“他们哪个字不干净了?是你脑子不干净,所以听什么才觉得不干净吧?”

    “!”经理怒目圆瞪。

    钟子昂抬腕:“给你十分钟传话。十分钟后,我要看到老板娘,否则……”

    剩下的话,他没说完,但威胁意味十足。

    ……

    包间内,汤底沸腾正烈,肉涮得喷香。

    突然一阵轻微的敲门声传来。

    牛春花:“谁?”

    “花姐,我。”

    值班经理?

    他来干什么?

    询问的目光投向江扶月,牛春花是在问她介不介意见外人。

    后者摇头。

    “进来吧。”

    值班经理推门而入,半敛着眸,没有乱看。

    “什么事?”

    “外面来了个小年轻,嚷着要见老板娘。”

    牛春花挑眉:“见我?见我干什么?”

    经理支吾着把钟子昂那番话复述了一遍。

    “咳咳咳……”牛春花呛得双颊通红,目光闪躲,难得见她有如此羞赧的时候。

    江扶月挑眉,看得津津有味。

    女人脸色一黑:“哪来的小屁孩儿?毛都没长齐,还想见老娘?赶紧打发了,滚滚滚……”

    “可是……”对方看起来身份不俗,还一副不太好惹的样子。

    牛春花没等他说完,直接打断:“可是什么可是?赶紧有多远轰多远。这年头,怎么什么破小孩儿都有……”

    经理垂眸,低声应是。

    待人退出包间后,牛春花脸上仍旧难掩尴尬:“那什么……别光看着啊,吃菜吃菜。”

    说完,心虚地给儿子夹了块肥牛。

    转手又想给江扶月夹。

    可惜,并没有什么卵用——

    “看来花姐名声很响啊。”江扶月拿着筷子,似笑非笑。

    “……一般一般。”

    大厅卡座,钟子昂一行已经坐下。

    点了两瓶红酒,边喝边等。

    “昂哥,还剩最后两分钟了。”

    “我看台上那些跳舞的小姐也不错,咱今儿非得见老板娘吗?”

    “屁话!昂哥想要,那肯定是挑最好的!”

    几个发小对视一眼,忍不住暗骂:一群傻x!

    马屁拍到马腿上还不自知,就钟子昂那样儿是觊觎人家老板娘吗?分明就是来拆台砸场的!

    “昂子,一会儿悠着点。”

    “砸可以,咱事先打个商量,别挑贵的成吗?”

    “反正酒架咱不碰哈,刚晃眼一看,好几支上了年份的帕图斯。”

    钟子昂冷冷扫过三人:“……你们也就只有这点儿出息!”

    三人挠头的挠头,摸鼻的摸鼻,看天的看天。

    “还剩最后三十秒,猜猜这个经理能不能请来老板娘。”

    “估计没问题。”

    “我看悬,听说这家酒吧有点来头。”

    还剩最后五秒的时候,经理回来了。

    很好,一个人回来的。

    “老板娘呢?”钟子昂面无表情。

    “不好意思,老板娘有事,没办法亲自招待几位,还请见谅。”

    砰——

    钟子昂拍桌而起,杯瓶俱震:“你玩儿我?”

    经理冷汗如注,咬紧牙关:“并非我们怠慢,而是老板娘真的脱不开身……”

    “行了,什么都不用说了。”钟子昂拎起桌上的红酒瓶,哐——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碎响,混战正式拉开帷幕。

    一刻钟后,当牛春花收到消息时,筷子一松。

    “……这就、打起来了?!”

    “您放心,早就打完了,那群闹事的小年轻已经被保镖制服,您看怎么处置?”

    “我去看看。”

    ……

    大厅,客人已经被疏散离场。

    只剩被缚的钟子昂一行,还有两排五大三粗的保镖。

    “不是说只有五个吗?!这些多出来的怎么算?”钟子昂咬牙切齿。

    发小a欲哭无泪:“我明明数得很清楚,就是五个啊!谁知道这些是从哪个旮旯里钻出来的?”

    “敌方实力预估失误,最终导致我方惨败,心好痛。”

    “瞧把你给能的,还开始现场写检讨了!想好一会儿给谁打电话了吗?”

    “反正不是我,上回就是我打的,这回该你了,赶紧让连伯伯过来把咱都领走,丢脸死了……”

    “放屁!上上回就是我打的,这才小半年没到又打?存心想让我被我爸拍死啊?”

    “呃……那轮到谁了?”

    钟子昂默默把身体往角落里缩,如果地上有缝,如果他可以变小,不用怀疑,他一定会钻进去。

    “昂哥~”

    “嘿嘿……这回该你了。”

    钟子昂:“……”所以爱会消失对不对?

    ……

    夜色凄迷,月光皎洁。

    帝都谢家,早已陷入沉睡。

    只有二楼某间卧室还亮着灯。

    谢定渊摘掉眼镜,顺手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十秒之后,重新睁开眼,退出邮件页面。

    派去调查“愁”的人还是无甚收获。

    但徐开青那边却已经放弃追查,人手都从临淮秘密撤走,这是不是说明徐老已经知道“愁”的下落?

    而这种变化恰好发生在徐老见完江扶月之后,而江扶月从书店淘到的旧书又刚好被“愁”买走……

    天底下有这么巧合的事?

    谢定渊不信。

    他现在愈发肯定江扶月和“愁”有着不为人知的关联。

    只是到底什么关联,他暂时还想不通……

    屈起的指节轻轻敲打桌面,发出一声又一声沉闷的响动。

    男人敛下眸中沉思,关了电脑,起身离开书房。

    正准备关灯,突然,手机响了……

    霓虹斑斓的大街,一家名为“当归”的酒吧门前,伴随着一声急刹,停下一辆黑色柯尼塞格。

    笨重低平的流线型车身在灯光下折射出耀眼的黑金溢彩,剪刀门开启,踏出一个身着灰色风衣的男人。

    只见他目不斜视进了酒吧,身形挺拔,长腿带风。

    谢定渊出门得匆忙,来不及换西装,只能在衬衫外面随便套上一件风衣,连领子都没来得及整理,还是立着的。

    “什么人?”保镖上前,拦他去路。

    “我来赎人。”

    保镖目露警惕,从头到脚将他扫视一番,提出:“手举起来,我们要搜身。”

    只见原本气势还算温和的男人,突然眼神一厉。

    刹那间,保镖只觉两座冰山压到他肩上,重得喘不过气,冷到瑟瑟发颤。

    “你……”他哆嗦着,还想说什么。

    男人冷眼一睨:“滚。”

    他竟不自觉让了路,等反应过来,双腿一软,跪坐在地。

    真是见鬼了!

    谢定渊一进大厅,第一时间找到角落里被五花大绑的钟子昂,还有他那三个发小,确定人没事之后,才看向被保镖围在中间的女人。

    牛春花笑了笑:“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钟家的小太子,没想到还劳累谢先生走这一趟。”

    如果她真给钟家面子,根本不用等到谢定渊来,甚至不必通知他,就该放了钟子昂一行。

    但她没有。

    谢定渊:“孩子不懂事,叨扰了。”

    “听说谢先生从不进酒吧这类声色场所,今天倒是破例了,也算是我和当归的荣幸。”

    谢定渊没有接茬,他知道,今天不管牛春花怎么说,她都必须放了钟子昂。

    现在不过几句挖苦,借以泄愤,他根本不在意。

    牛春花看他那副无动于衷的样子,颇有几分拳头砸在棉花上的无力,顿时什么兴致都没了。

    钟云益那个龟孙,自己管不好儿子,跑到她这儿来撒野?呵!

    真是好样的!

    钟子昂缩在角落里默默挠墙:他好像弄错了,这个老板娘这么凶,钟云益怎么会泡这种类型?可架也打了,砸也砸了……

    “老舅,你得救我,我现在只有你了。”

    这话说得肉麻兮兮,仨发小不约而同恶寒。

    谢定渊听罢,依旧不为所动。

    牛春花接过值班经理递来的账单,转手拿给谢定渊:“核对一下赔偿清单,然后掏钱领人。”

    谢定渊看都没看,直接摸出一张卡递给旁边的保镖。

    牛春花微微颔首,保镖才拿卡去刷。

    “……花姐,可以了。”

    牛春花抬手,示意保镖给几人松绑:“钟小少爷,今天见到我还满意吗?”

    钟子昂:“……”满意个球!

    “欢迎下次再来找我玩,花姐一定好好招待你。”

    “……”

    谢定渊冷冷转身:“走了。”

    “舅,你等一下,我……”

    “?”

    “我想上厕所,那什么……酒喝得有点多,尿急。”

    谢定渊额上青筋一跳,“我出去等。”

    “不行!你得陪我一起!我一个人……害怕。”

    最终,谢定渊还是陪钟子昂去了。

    他站在洗手间外的走廊上,风从尽头的窗户灌进来,吹得他发丝微乱,本就不平整的领口再次翻折起来。

    他抬手压实,余光却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