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巅峰〕〔神级医婿林炎〕〔盖世医圣林炎〕〔神医狂婿林炎〕〔盖世医婿林炎〕〔罪恶不赦〕〔从灵气复苏到末法〕〔诡三国〕〔赏金猎手〕〔我真不是仙二代〕〔炮台法师〕〔贞观俗人〕〔超脑太监〕〔大唐杨国舅〕〔玄天后〕〔咸鱼穿成年代小福〕〔重返地球〕〔医武高手〕〔一世巅峰〕〔重生暖婚,甜妻,新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129 取消资格,动了手脚(二合一)
    . ,最快更新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为什么?”江扶月睁眼。

    对方惊讶于她的平静,但还是端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原则上,我们不接受同时参加两门学科竞赛的行为。这次物竞夏令营和noi夏令营撞期,我方没有接到你明确选择参加物竞夏令营的回复,所以默认放弃,今特地电联告知。”

    江扶月:“第一,我没有收到过你们的通知,所以并不知道需要回复。”

    “第二,在没有收到我回复的前提下,你们没有再试图联系我。别说电话打不通,现在不是通的吗?”

    “第三,物竞夏令营名单出来距现在已经大半个月,noi成绩公布也有近十天,可你却在临开营前一天才打来这通所谓的‘告知电话’,合理吗?”

    面对江扶月接二连三的质问,那头一噎:“……你只要知道同时参加两门学科竞赛是绝对不可以的就行了!”

    “为什么不可以?”

    “夏令营训练强度大,学生本来就吃不消,你还想参加两科?”

    “如果有这个实力为什么不能尝试兼顾?”

    “呵……江同学,你把国际竞赛当什么?居然还妄想兼顾……”

    国际竞赛和国内竞赛,一字之差,难度却天壤之别。

    “我知道你在物理学和信息学两场国内选拔中表现得极为出色,成绩更是名列前茅,可国际竞赛难度多大你清楚吗?对学生的思维灵敏度要求有多高你心里有数吗?”

    江扶月皱眉,她不喜欢对方居高临下、谆谆教诲的语气。

    可那头还在继续:“新的规则,新的题型,以及更高难度,这些都需要在夏令营期间重新适应,你拿什么兼顾?”

    “我在竞委会办公室这么多年,每年都有所谓的天才神童冒头,哪个不是眼高于顶、自信满满?可最后却在国际赛场上遭遇滑铁卢,从此销声匿迹,泯然众人。”

    “而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江扶月:“你到底想说什么?”

    那头语气稍缓:“江同学,人的精力有限,我们只是希望你能专注一些,把其中一件事做好。”

    “所以,你们就未经同意私自替我做了决定?”

    “我们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

    江扶月眼神一凉:“抱歉,我不接受。”

    说完,直接挂断。

    她看了时间,早上七点。

    “姐……”上铺传来江沉星模糊的呢喃,伴随着翻身的响动。

    “是不是吵醒了你?”她压低声线。

    “……没有,本来就要醒了。那、我们可以再睡会儿吗?”

    前一句是假,后一句才是真心话。

    江扶月:“行,睡吧。”

    说完,她自己也倒回去。

    天大的事,也要睡醒了再说。

    就这样,姐弟俩一个回笼觉睡到八点半。

    等江扶月洗漱完,江小弟把做好的早餐端上桌——

    一碗热腾腾的汤面!

    上头淋了臊子,瘦肉一粒儿一粒儿的,一看就很有嚼头,旁边铺了一个煎鸡蛋,白是白,黄是黄,形状相当好看,用筷子夹开中间还能看到一点点流心。

    不老不嫩,火候刚好。

    江扶月嗦了一口,立马点赞:“好吃!”

    江小弟一双黑溜溜的大眼惊喜又羞涩地望着她:“真的吗?”

    “当然。我们家沉星的手艺单独开个面馆也绰绰有余。”

    小少年双颊红透。

    啧,还是这么经不得夸。

    江扶月忽地一叹,存心逗他:“这是不是就叫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以后找女朋友妥了……”

    “姐!”江小弟嘴巴张成“o”型,“你、你乱讲……”

    说完,害羞低头,下巴埋进衣领里,耳朵尖尖不自觉轻动,连带脖子也漫上一片绯色。

    可可爱爱。

    难怪那些看直播的网友一个劲儿嚷嚷着要组团偷孩子,跑车、游艇刷个不停。

    说起江小弟的直播事业,江扶月虽然中间去了趟帝都参加noi,但一直都有关注。

    每天八点,她会准时打开app,一看直播内容,主要是怕吴前为了满足某一小撮粉丝的恶趣让江沉星吃一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二看开播半小时内人气变化和道具赠送情况,几天下来她脑子里就会有一幅完整的统计分析图,据此判断热度走势,以便随时联系吴前更改营销卖点。

    一段时间下来,吴前被江扶月的专业程度惊到,愈发对她言听计从。

    对于人设的塑造、包装,以及营销,她都有自己独特的一套。

    起初,吴前惊喜的同时,还带着几分隐隐的畏惧与防备。

    惊喜江扶月拥有强大的商业思维和精准无匹的商业眼光,最直接的好处就是收入翻倍。

    但同时也觉得作为姐姐,从头到尾把亲弟弟当做一件商品去营销,是不是太过冷血?

    而江扶月给他的回答是——

    “想要在这行立足,营销必不可少,这点你承认吗?”

    “承认。”

    “既然都要使用营销手段,那为什么不做到最好?流水线生产带来效率的提高,但并不意味着产品就没有温度,或者缺少诚意。”

    吴前沉默。

    “在既定的行业,执行既定的规则,我用我的方式为我的家人开山取路,以便令他走得更顺畅一些,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至此,吴前对她心服口服,再无异议。

    而事实证明,江扶月的方法确实行之有效。

    首先是直播时长。

    每天八点到九点半,固定一个半钟,再高的人气也从不延长。

    其次是江沉星的直播风格。

    现在全网都在讨论那个“抱电饭锅恰饭”的小吃播,每当视频开头出现大中小三个型号的电饭锅时,大家就知道是谁了。

    最后,江小弟本身也是一个很大的看点。

    谁不喜欢萌娃呢?

    而且还是个话不多、超害羞,吃饭香香、眼神怯怯的小帅哥。

    这点看评论区就知道了——

    ……

    当然,评论区也不总是一片和谐,小粉红很多,黑子也有。

    但这些评论都被吴前及时删除并禁言,甚至直接拉入黑名单。

    就算偶有漏网之鱼,也不会让江沉星看到。

    在保护孩子健康成长方面,他做得很好,这也是江扶月当初为什么选中他,如今又继续用他的原因。

    显然,吴前自己也清楚这点,所以对待江小弟尤其上心。

    “姐,我领工资了!”小少年双眸晶亮,忽闪忽闪。

    “恭喜恭喜。”江扶月很给面子。

    这是第二笔了。

    直播的收入江达夫妻没要,但江沉星毕竟太小,一则身怀巨款不安全,二则也怕他乱用,最后商量决定给他单独开一张银行卡,钱就放里面。

    每个月只给江小弟五百作为零花钱,学费、伙食费另算。

    对此,江小弟表示——敲、满、足!

    五百块对他来说已经是笔巨款。

    “姐,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为什么突然请我吃饭?”

    “就想请你吃,不行吗?”就像你每次请我吃那样,不需要任何理由。

    “当然可以。”江扶月笑着点头,“还是小弟疼我……”

    江沉星再次羞了红脸。

    心里暗暗发誓:他以后还会对姐姐更好,赚的钱都给她花!

    江小弟要做东,中午姐弟俩去外面吃。

    江扶月挑了附近一家口碑不错的家常菜馆,味道挺好,价格也实惠。

    点菜的时候江扶月把菜单递给江沉星:“小金主,你来吧。”

    他又脸红了。

    等菜全部上齐,江扶月才发现大部分都是她爱吃的。

    “姐,你尝一下……味道怎么样?好不好吃?”

    “好吃。”

    江小弟高兴地咧咧嘴,才跟着动筷。

    嗯,确实好吃!

    结账的时候,服务员眼睁睁看着小男孩儿从自己裤兜里摸出五张红票票:“……总共四百二十九,要找我七十一。”

    “小朋友,你确定要结账吗?”服务员再三询问。

    “当然!我有钱的!”他一本正经。

    “……行吧。”服务员勉强收了钱,离开去收银台找零的时候没忍住责怪地看了坐在对面的江扶月一眼。

    这么大个人了,出来吃饭居然让孩子付钱。

    啧……

    江沉星似乎察觉到对方的敌意,开口解释:“你不要误会哦,今天是我请姐姐吃饭~”

    “原来是这样,真是个好孩子。”

    江沉星羞涩地抿了抿唇。

    他说:“姐姐也很好。”

    姐弟俩吃完饭,吴前开车过来接江沉星去挑今晚直播要吃的几道菜,听说他最近又发现了几家新开的私房菜馆,不仅卫生,营养价值还高,正适合江小弟这种需要长身体的未成年。

    江扶月则打车去了三环一家茶楼。

    她约了徐泾、孟志坚,还有喻文州见面。

    “不好意思,等很久了吗?”江扶月一进去,发现三人已经在了。

    正斗地主。

    “三四五六七,顺子!要不要?”

    “四个三,炸!”

    “哟,不好意思,刚好四个四,一点都不浪费,嘿嘿!”

    “……”

    听到江扶月的声音,三人皆是一愣,然后手忙脚乱地开始收牌。

    “咳!”徐泾清了清嗓,正襟危坐。

    气质这块拿捏得死死的。

    孟志坚掩饰性地喝了口茶:刚打牌的是谁?反正不是我。

    还在收牌人赃并获的喻文州:“?”

    靠!这两个牲口!锅都让我一个人顶了!

    “江同学,你听我说,我不是,我没有,我……”

    “物竞夏令营资格被取消了。”

    “我真的……”喻文州一愣,“你说什么?!”

    孟志坚噌一下站起来,差点掀翻了茶几:“取消了什么?!你再说一遍?”

    徐泾也盯着她,仿佛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江扶月扫过三人:“今天早上我接到竞委会办公室的电话,对方告诉我不允许同时参加两门学科竞赛,他们帮我退了物竞,选了noi。”

    孟、喻二人对视一眼,目露震惊。

    喻文州:“放屁!我已经跟市里面说好了,他们会从中调节,先前明明答应得好好的,怎么可能临出发前一天变卦?”

    没错,照原本的安排,江扶月明天就该飞帝都参加物竞开营仪式。

    但目前看来,似乎没这个必要了……

    孟志坚还算冷静:“打电话给你的是哪一级竞委?”

    “帝都的。”

    “没道理啊……徐教授这么看重你,他老人家又是竞委会主任,怎么可能直接取消入营资格,把你推到noi那边去?”

    这也是江扶月的疑惑之处。

    就算没有徐开青这层关系,凭她在物竞初赛和复赛两轮的表现,对方都没理由把她往外推,至少二选一的情况下,总要争取争取吧?

    喻文州:“你刚才说对方帮你退了物竞?”他把“帮”字咬得很重。

    “嗯,在这之前,对方没有联系过我,一联系就是出局通知。”

    这不是帮忙做决定是什么?

    今天早上的通话中,也没有半点让她好好考虑重新选择的意思,好像……对方巴不得她放弃物竞。

    孟志坚:“这太诡异了。”

    江扶月这么好的苗子不要,竞委会这帮人是脑壳进水了,还是集体被门夹了?

    一直没有出声的徐泾突然开口:“这件事肯定有古怪,多半中间某个环节出了问题。”

    “那现在怎么办?只剩一天时间了。”

    徐泾沉吟一瞬:“这样,你联系市教育局那边,打听一下具体情况,看江扶月同时参加两门学科竞赛的申请下来没有;老喻,你联系市竞委会,让他们出面跟帝都那边沟通。”

    “好!”

    两人立马行动。

    徐泾也没闲着,他也开始打电话。

    江扶月听了两耳朵,应该是在调动帝都那边的人脉关系去查到底怎么回事。

    一刻钟后。

    孟志坚:“市教育局回复说双学科的竞赛申请五天前就下来了,上面签字盖章,并且留案存档,绝对不可能出错。”

    喻文州:“市竞委这边已经开始联系帝都,暂时还没联系上。”

    徐泾:“我托帝都的熟人去查了,最迟明天下午就能知道结果。”

    “明天下午?那也晚了啊,她明天一早的飞机就要去帝都。”

    喻文州摩挲着下巴,提议:“那暂时不飞?”

    三人看向江扶月,问她的意思。

    后者目光坚定,显然早就有想好了——

    “不、飞。”

    ……

    同一时间,帝都,竞委会办事处。

    李兴芳数次朝门口张望,没看到人,又把头缩回来,歪坐在办公位上,一副兴致不高的模样。

    同事打趣:“大清早的,怎么魂不守舍?”

    李兴芳翻了个白眼儿,“什么魂不守舍……我是看赵主任来了没。”

    “你找赵主任干什么?”

    女人目光微闪:“还能干什么?汇报工作呗!”

    “也对,咱们闲着也是闲着,多在领导面前晃一晃,总不是坏事。”

    突然,门口一道人影路过。

    李兴芳眼前一亮:“赵主任来了,我去趟隔壁办公室。”

    “行,去吧去吧。平时也没见你这么积极啊……”同事摇摇头,也没多想。

    叩叩叩——

    很快,里面传来男人一声温和的:“请进。”

    李兴芳推门而入,又反手关上。

    “赵主任好!”

    赵永涛正低头整理桌上的草稿纸,闻言,笑着抬头,眼尾挤出明显的褶皱,脸上也有些许老人斑,“小李啊,有什么事吗?”

    李兴芳上前,压着嗓子:“您之前交代的事已经办妥了。”

    “哦?”男人抬眼,笑意不改,“什么时候?”

    “就今天早上,我打电话通知那个学生她被取消了夏令营资格,反馈表上填的是自愿放弃,这样一来就能名正言顺增补一名选手入营。按照复赛成绩排名,先在这里恭喜彤彤了!”

    赵彤,赵永涛的外孙女,就读于海林二中,九月开学就是高三。

    从小在赵永涛的熏陶下对物理特别感兴趣,前年也参加过竞赛,可惜无缘夏令营。

    去年报了名,但由于身体原因缺考,今年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还不能入围,那么保送就没戏了。

    但最终成绩出来,还是差了一个名次。

    如果前面有人退出,那么增补名额百分之九十九会落到她头上。

    所以李兴芳才在赵永涛的数次暗示下,咬咬牙,替他办了这事儿。

    说来也巧,那个学生居然同时参加了两门竞赛,这下理由也不用找了。

    赵永涛满意地点点头:“对方怎么说?”

    “刚开始还不服气,一二三条列出来打算掰扯呢,后来还不是妥协了?”女人一边说,一边流露出得意的神色,“她不妥协也没办法,谁让她还参加了信息竞赛?咱们条款里可是有明确规定,没有上级部门特批,原则上不允许同时参加两门学科竞赛。”

    “嗯。做得不错。”

    李兴芳搓手:“那您看办公室副主任的缺……”

    “放心,只要后续进展顺利,答应过你的,一样不少。”

    女人要的就是这句话!

    顿时眉开眼笑:“谢谢赵主任!真是太感谢了!”

    “没别的事就先出去吧。”

    “欸!您忙……”

    李兴芳点头哈腰地退了出去,哼着歌回到自己办公室。

    “可算回来了!刚刚电话响了好几次,你看要不要回过去。”

    李兴芳看了眼号码,不是帝都的。

    当即挥挥手:“不用管,应该是地方上打来的。”

    同事“哦”了声,两人分工不同,她也不知道李兴芳这么做合不合适,但看她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应该不会有问题。

    这时,电话又响了。

    李兴芳拿了杯子正准备去接水,人都站起来了,想着反正是对外那部电话,肯定不会是领导打来的,接与不接都没多大关系,她还是先喝水吧……

    临淮,地方竞委会办公室。

    办事员再一次放下电话,边上主任正直勾勾把他盯着,顿时压力爆棚。

    主任:“还是没人接?”

    办事员摇头:“已经第七个了。”

    主任皱眉:“正常工作日,又不是周末,按理说不应该啊……”

    “确实不应该。”

    这时,另一个办事员小跑进来:“主任,刚教育局那边来电话了!”

    “怎么说?”

    “江扶月所有审批手续都是齐全的,证明材料他们正派人送来,让我们尽快与帝都竞委会取得联系,恢复江同学的夏令营资格,否则……”

    主任眼皮一跳:“否则怎样?”

    “他们会直接与帝都教育局沟通。”

    真到了那个地步,竞委会的脸就全没了!

    主任咬牙,指挥办事员:“不要停,继续打!”

    “还有你,一起帮忙,打另一个电话!我就不信今天打不通了……”

    这边人仰马翻,江扶月却异常平静。

    倒是徐泾三人,离开茶楼的时候还忧心忡忡。

    既然明天不能飞帝都,她索性把机票退了,又去银行取了十万块钱,用纸袋包好带回家。

    傍晚,江达和韩韵如想着女儿明天就要去帝都,便早早关店回来陪她吃晚饭。

    “妈,这是十万块钱,你拿着。”

    韩韵如一惊:“你哪来这么多钱?”

    “奖金。”

    “那你也该自己留着,给我做什么?”

    韩韵如不会厚此薄彼,儿子赚的钱她没动,女儿的也照样不会贪。

    “本来从小到大我跟你爸就没怎么管过你,一来是太忙,没时间管,二来你也不让管,不服管。现在还是跟以前一样,我们也不过分干涉你,因为妈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你心里其实有分寸。”

    “钱方面也一样,花在哪里,花多少,你自己看着办。”

    江扶月心头一暖:“妈,你别急,先听我说完。”

    “行,你说。”

    “这笔钱主要是给你们扩充店面的。”

    江达:“现在的店面就很好,地方够大,也宽敞,还扩充什么?”

    韩韵如却没急着表态,一脸若有所思。

    江扶月便知道她们母女俩想到一块儿去了:“我指的‘扩充’不是把现在这个变大,而是做第二家。”

    韩韵如倏地抬眼。

    江扶月迎上她的视线,笑着眨了眨眼,女人失笑,一脸无奈。

    “什、什么意思?”就江达一个人还不在状态,两眼发懵,“第二家?要开分店吗?”

    江扶月点头。

    江达不信亲闺女,询问的目光投向老婆,后者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笑容。

    “可是……人手不够,经营不过来啊!”

    江扶月:“那就招人。”

    “万一那些人技术不好,砸了招牌……”

    韩韵如:“技术可以慢慢教。”

    江扶月:“分店也不是说开就开的,前期准备工作很复杂,爸你也不要急,先有这个意识就行,后面的咱们一步一步来,对吧妈?”

    韩韵如点头:“女儿可比你有计划多了。”

    江达憨笑,挠挠头:“你跟女儿聪明就行了,一家人总得有个笨的。”

    被遗忘的江小弟:“?”啊?

    就、很懵。

    最终,韩韵如还是把钱收下了,不过只能用来开分店,其他用处一概不可以动。

    “月月,行李收拾好了吗?”韩韵如洗完澡,进来姐弟俩的房间。

    “还没有。时间临时有变动,明天不去帝都了。”

    “那也要准备着,万一说走就走呢?”

    “嗯。”

    江扶月没告诉家里夏令营资格被取消的事,韩韵如见她神色如常,也没多问,反倒因为她可以在家多呆一天隐隐有些高兴。

    “明天妈给你们做早饭,想吃什么?”

    江扶月:“西红柿鸡蛋面。”

    江沉星:“我跟姐姐一样!”

    “好。”

    ……

    同一片夜幕下,帝都某别墅区。

    “爸,你回来了。”

    “嗯。”赵永涛换上拖鞋,转身把公文包挂到衣帽架上。

    “您先坐,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赵永涛看了女儿一眼,嫁出去的闺女就是泼出去的水,平时也没见她这么殷勤,最近到是经常过来这边。

    为了什么,他心知肚明。

    “彤彤的事,都办妥了,让她好好准备,明天就入营报到。”

    “真的?!”女人眼中爆发出惊喜的亮光,“太好了!爸,您真好……”

    “行了行了,少肉麻,我是心疼我外孙女,只差一名就……”

    “难怪彤彤总说姥爷是全世界对她最好的人,这不,什么都替她考虑到、安排好了?”女人眉开眼笑。

    这时,赵永涛手机响了。

    他摸出来,指尖一划,接通:“喂……”

    下一秒面色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