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秦未央林意晚〕〔都市战帝〕〔雄兵归来〕〔都市无双战帝〕〔都市绝品战帝〕〔秦未央的逆袭之路〕〔睥睨天下〕〔不败神婿〕〔战帝秦未央〕〔神级弃婿〕〔徐烟郁南行〕〔钱家终于出了个灵〕〔一世缠情:总裁霸〕〔都市无双战帝〕〔夜游记〕〔全能大佬又被拆马〕〔江湖奇功录〕〔苏玖〕〔大隋国师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126 亲我一口,九爷抓包(二合一)
    . ,最快更新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侍者:“那肯定不可以。”

    谢定渊:“?”

    “楼上全是贵客,没有接到通知我都不能随便上去,又怎么可能带你上去?”

    “我有这里的贵宾卡。”他说,一字一顿,表情认真。

    侍者差点就信了:“是咩?拿出来我看看?”

    “……被我外甥拿走了。”

    “啧,那我也没办法了。”这人找借口都不知道编个像样的。

    这时,经理匆匆赶到,肥肉颤颤的脸上满是惶恐之色,见了谢定渊挺直的腰板立马弯折下去。

    “谢先生,真是抱歉,接到前台的电话才知道您本人亲自来了,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嗯。”谢定渊寡淡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侍者有点懵,还没反应过来,却见平时在他们面前拽得二五八万的值班经理此刻已然满头大汗,正小心翼翼措辞——

    “请问,您这趟是?”

    “找人。”

    “那我能帮忙做点什么吗?”语气卑微到极点。

    “带我去楼上。”

    经理躬身:“这边请……”

    两人离开。

    侍者站在原地:“?”所以,刚才我这张臭嘴都说了啥?

    ……

    那厢,二楼豪包内。

    钟子昂发现大厅的情况后,第一时间从唐若燕手里夺过平板,关闭“同步呈映”功能。

    但还是晚了,底下已经开始骚动起来,喊话声也一浪高过一浪。

    大有江扶月不现身就不消停的势头。

    “草!”钟子昂怒了,指着唐若燕毫不留情:“你他妈脑子是不是有泡?!开什么同步呈映?!”

    唐若燕被他突如其来的指责吓得浑身一颤:“我、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钟子昂冷笑,“骗谁呢?”

    杭浩然正准备站出来帮女朋友说句话,却被对方一个警告的眼神钉在原地。

    唐若燕彻底慌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也不知道那个什么同步呈映会让大厅也看到。”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最好江扶月跳得一塌糊涂,甚至出个大丑,光我们这些人看还不够,你得吆喝外面那些人一起围观是吧?”

    心里最恶毒的一角被当众捅破,唐若惊惶摇头:“不是,我没有……你胡说!”

    可有了她与江扶月几次言语摩擦的前科,在座大部分人已经不信她了。

    林瑶勾唇,掩下眸中一闪而逝的嘲讽。

    唐若燕横冲直撞、不计后果的性子就注定了会有这样的结果。

    林瑶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只是稍微有那么一丝丝可惜。

    毕竟,这么锋利的一把刀,轻易便折了……

    江扶月真是好手段。

    不声不响,一鸣惊人。

    钟子昂还操着腰,越骂越起劲:“……你以为自己很聪明?很有心机?我他妈告诉你,小爷在阴谋阳谋里打滚的时候,你丫还在玩泥巴,就这点儿能耐想糊弄谁?当所有人都跟杭浩然一样是个傻逼?”

    莫名躺枪的杭浩然:“?”

    很快,唐若燕就被硬生生骂哭。

    相比易辞的武力威胁,钟子昂那张嘴显然更具杀伤力。

    每一句话都踩准了人性阴暗面,将所有的丑陋和不堪摊开晾晒在阳光下,还叫来大伙儿围观。

    谁他妈谁受得了?

    骂完,钟子昂还狠狠剜了罪魁祸首一眼,拿出手机转身避到角落,像是要打电话。

    两分钟后,他回来:“我已经跟前台说了,让他们经理想办法把下面那些疯子安抚住,我们这边就暂时不露面,等局面稳定下来再撤。”

    易辞点头:“我看行。”

    大家也没异议。

    既然不能走,总不能在这儿干坐着吧?

    “游戏还继续吗?”一直没怎么开口的林瑶突然问道。

    众人你看看我,我瞅瞅你。

    又都不约而同拿余光瞄了眼随时可能爆炸喷火的钟子昂,enn……不敢说,保命要紧。

    没见已经整哭一个了吗?

    他们可不想当第二个。

    “当然。”发话的居然是凌轩,“规则既定,那就该遵守到底。”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望去。

    是了,第二个摇出豹子的就是他。

    钟子昂气极而笑,“行啊,今天还他妈过不去了是吧?”

    凌轩不怵:“当事人都没开口,你蹦跶什么?”

    第一次温和如玉的校草展现出尖锐具有攻击性的一面。

    众人惊得大气不敢出。

    林瑶也满眼错愕,因为,这根本不像她认识的凌轩会说的话。

    或者……

    她从来不曾真正认识过他?

    “好,”江扶月抬眼,与少年沉静的目光撞个正着,她勾唇,一字一顿,“继续。”

    凌轩也笑,只是眼里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在纠缠,但最终都化为一片深海般的平静——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他问。

    江扶月:“真心话。”

    对于她的选择,凌轩似乎并不意外,但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为什么啊?这里面还有什么讲究吗?”

    “没听月姐之前说?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她看人选的。”

    “所以,为什么唐若燕是大冒险,凌校草就变成了真心话?”

    “谁知道呢?”侯思源两手一摊,耸肩。

    “你不是自称月姐肚子里的蛔虫吗?”

    “对啊,你也说蛔虫是在肚子里的,又怎么知道人家脑子在想什么?”

    “……”靠!听着居然还有那么一丢丢道理?

    “嘘!别吵,开始提问了。”

    凌轩:“如果校草向你表白,你会不会接受?”

    跟江扶月之前问唐若燕的一毛一样!

    就在众人怔愣不知如何反应的当口,江扶月想也没想就给出了回答:“不会。”

    凌轩眼神一紧:“为什么?”

    她笑:“这是第二个问题了。”

    可惜他只摇出了一个豹子。

    凌轩垂眸,抿紧的薄唇拉作一条直线,带着稍许锋利的棱角。

    江扶月的目光却早已离开他身上:“下一个该谁?”

    钟子昂眼珠一转:“我申请调换顺序,让易辞先。”

    刘博文想了想:“要对方同意才行。”

    易辞狐疑地看了一眼钟子昂一眼:你想干什么?

    钟子昂:别说哥们儿不照顾你,赶紧的吧!如果我先,一会儿你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易辞:你又要整什么幺蛾子?还有,谁是你哥们儿?滚蛋!

    钟子昂:……

    没错,他就是要整幺蛾子!

    这一整,江扶月可能就跑了,他让易辞先完全就是日行一善。

    结果这逼居然不识抬举?!

    行……

    钟子昂:随你的便!

    易辞想了两秒:“我同意。”

    钟子昂撇嘴:呵,口嫌体正直的玩意儿!

    刘博文:“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这回,江扶月还是选真心话。

    易辞:“咳……我、钟子昂、凌轩,谁更符合你的审美?不能说没有,必须且只能选一个。”

    又是惊天一问。

    “辞哥666!”

    “这下总算问到点子上了。”

    “我一个局外人都能感受到月姐此刻的纠结。”

    “你确定是纠结,而不是为难?毕竟要在矮子里面拔高个儿。”

    “矮、矮子?你说易、钟、凌他们仨?那我们算啥?小人国普通群众?”

    “呃……”

    “这次月姐是不是想得有点久啊?”

    其实不算久,从易辞提问到现在还不到三十秒,但比起上一个凌轩的问题,确实算“久”了。

    钟子昂下意识坐直,等待被pick。

    这点自信他还是有滴~

    凌轩虽竭力维持淡然,却还是不自觉握拳。

    而易辞则盯紧江扶月,眼都不带眨的那种。

    在众人及三个被比较对象的注视下,江扶月没有任何压力,坦然开口:“我选你。”

    说话的时候,她看着易辞。

    后者狂喜,整张脸都亮了!

    只听他期期艾艾开口,“虽然是第二个问题了,但我还是好奇为什么?能告诉我吗?当然,你可以选择回答,也可以选择不回答。”

    “因为,”这次,江扶月非常大方,“你看上去身体很好。”

    易辞:“哈?”

    凌轩也是一愣。

    钟子昂:“……”身体好……只有他一个人想歪了吗?

    下一秒——

    江扶月:“扛揍。”

    身体好,扛揍?

    这是什么鬼理由?

    但江扶月确实是这么想的。

    首先,凌轩偏瘦,身体单薄,一副文绉绉的样子,一看就没什么力量。

    至于钟子昂,扛揍是真扛揍,毕竟已经揍过好几次了,这点江扶月还是有发言权的。

    但也就一拳过去的事儿,因此,也不那么扛揍。

    钟子昂:“?”丫揍也揍了居然还嫌?草!

    而易辞就不一样了,好歹当了这么多年校园扛把子,江湖地位能够屹立不倒,想来是有几分真本事。

    众人听完,陷入沉默。

    易辞:“?”不图我帅、图我有钱,就图我是校园扛把子?

    江扶月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众人表态:“没……”您高兴就好。

    钟子昂勉强接受了这个理由,心里已经开始暗搓搓计划怎么把易辞从一中扛把子的宝座上撸下来。

    而凌轩则垂眸敛目,让人分辨不清具体神色。

    刘博文:“下一个。”

    “嘿嘿……”钟子昂摩拳擦掌,“轮到我问了!”

    显然早有准备。

    江扶月看了他一眼:“我选大冒险。”

    钟子昂:“?”这人怎么老不按牌理出牌?

    “昂哥!愣着干嘛?机会难得,赶紧提啊!”

    钟子昂如梦初醒。

    对哈,他的目的不就是对江扶月为所欲为吗?

    大冒险可比真心话刺激多了。

    “咳——”他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看向江扶月,“其实也不算冒险吧,就一句话的事儿,简单得很!要么答应当我女朋友,要么现场亲我一口,选吧。”

    “嘶——”

    “他还真敢提!”

    “完了完了,月姐脸都黑了。”

    “有吗?我看看……哟,还真黑了。”

    “不愧是钟少,不仅腰包比咱们鼓,脸皮也更厚!”

    “秀儿请坐下,你犯规了。”

    “这是光明正大占便宜的意思?”

    “为什么我没摇出三个6?”

    “就凭这句话你就暴露了你的虎狼之心!”

    “……”

    林瑶不动声色瞥向凌轩,她知道,自己不应该看,不看就还能自欺欺人往下走,可她忍不住。

    再糟糕也不会比现在更差了吧?

    事实证明,没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

    只见向来温润的少年此刻目光凌厉,眼底跳动的火苗将他的愤怒暴露无遗。

    就这么在乎?

    林瑶自嘲一笑。

    哐当——

    易辞直接拍桌而起:“钟子昂你发什么癫?有你这样提要求的吗?”

    “我怎么了?自己不敢,还怪别人过分,你家住海边啊?管得忒宽。”

    易辞冷笑:“我就说你怎么会良心发现让我先,敢情是怕我学你呢?”

    钟子昂眼神一闪。

    咳……好吧,他承认。

    江扶月只有一个,如果他先提了,后面易辞有样学样,那怎么算?

    反正“江扶月男朋友”的位子他要定了!

    跟易辞那场赌博的赢家他也当仁不让!

    没错,小爷就是这么优秀~

    现在就看江扶月怎么回了,当女朋友还是亲一口,嘿嘿……

    钟子昂目露期待。

    “你确定提这两个要求?不改了?”

    “不改了。”信誓旦旦。

    “好。”江扶月朝他走过去。

    钟子昂心跳噗通,噌一下站起来,还顺手整了整衣服。

    不管初吻还是初恋,都要体体面面。

    众人看得眼都不眨,生怕错过了关键一幕。

    林瑶悄悄拿出手机……

    相比钟子昂的紧张,江扶月则异常平静,垂与身侧的双手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像在活动筋骨,为接下来的某种行动做准备。

    她甚至在思考,这第一拳过去是先揍颧骨还是鼻梁?

    钟子昂毫无察觉,此刻满心满眼都是即将抱得美人归的雀跃。

    “当我女朋友吧,好不好?”少年目光真诚,语气轻软。

    相较一个短暂的吻,其实他更想要名分。

    一个从今往后能正大光明站在江扶月身边,托她小手手的名分。

    随着两人之间距离越短,室内气氛也愈发紧绷。

    众人屏住呼吸。

    此刻,一门之隔的室外,经理身上的制服衬衫早已被冷汗打湿,晶莹的汗珠滑过他油腻的脸庞,可他却连伸手擦拭的勇气都没有。

    余光不动声色扫过停驻在门前的谢定渊,他正透过门缝看向室内,也不知包间里面发生了什么,竟值得他保持这个动作一刻钟之久。

    是的,经理在外面陪他干站了十五分钟,目前似乎还没有要进去的打算。

    不是要找人吗?

    经理兀自沉吟,却见一直没动的人忽然伸手推开包间门,他登时一惊,立马跟上去。

    彼时,钟子昂和江扶月已经离得很近,面对面,目光交缠,呼吸近在咫尺。

    好似下一秒就会亲上。

    “钟子昂,你在干什么?!”一声冷喝突至。

    众人循声朝进门处望去,只见身形颀长的男人,一袭板正笔阔的西装,长腿笔直,由于逆着光看不清具体五官。

    钟子昂浑身一僵,蓦地转身,然后见鬼一样盯着来人。

    江扶月挑眉,默默松开早已攥紧的拳头,后退半步站定。

    待人走近,大家这才看清对方的样貌,紧接着陷入更大的惊吓中——

    “文文子,”侯思源扯了扯刘博文衣袖,“我、没看错吧?”

    刘博文茫然转头:“我还想问你,我是不是眼花了。”

    两人对视五秒,同时出声——

    刘博文:“你没看错。”

    侯思源:“你也没眼花。”

    来人真的是谢定渊——

    汗青生物实际控股人兼首席研发员、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头部研究员、诺瓦病毒c99疫苗发现者!

    国之重器,举世无双!

    “嘶……”

    显然,在座参加过物竞颁奖典礼的人都认出来了。

    当天谢定渊可是上台亲手为江扶月和凌轩颁过奖的!

    妈呀!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等等……刚才他好像叫了一个人的名字……

    钟、钟子昂?

    “嘿嘿……您怎么来了?”被点名的那个腆着脸,一路赔笑上前,连敬称都用上了。

    谢定渊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我不来,你想干什么?”

    少年摸摸鼻子,目光微闪。

    “看来我说过的话,你半句都没听进去。”男人眼底泛起冷光,幽邃暗沉。

    钟子昂耳边闪过那句“不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只觉老舅保守,仿佛活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

    可嘴上却丝毫不敢反驳,蔫蔫地耷下头。

    谢定渊:“给你十分钟,结束这里,跟我回家。”

    说完,转身离开。

    中间不曾看过江扶月一眼,当然,江扶月也没他就是了。

    钟子昂向众人解释了两句,却绝口不提他和谢定渊什么关系,而后抬手一挥:“……都散了吧。”

    众人各回各家。

    林瑶轻轻拽住凌轩衣袖,表情委屈,“阿轩,这么晚了,你不会让我一个人回去吧?”

    “……我送你。”

    林瑶顿时笑开:“嗯!”

    杭浩然和唐若燕一边掰扯着什么,一边出了豪包。

    其他人则三三两两结伴,或独自打车离开。

    很快包间就空了。

    江扶月也打算走的,被钟子昂强行叫住,拽进角落里。

    “撒手。”

    他一愣。

    “别让我再说第二遍。”

    少年撇嘴,余光扫过周围,没发现别的什么人,得,不怕没面子,立马听话地松开了。

    “咳……都是要当我女朋友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凶?就不能对我温柔一点嘛?”

    最后这个“嘛”字从他嘴里说出软绵无骨、委屈巴巴,竟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江扶月看傻缺一样的眼神盯着他:“谁当你女朋友?说清楚。”

    “你啊!”钟子昂理直气壮。

    “?”

    “反正你刚才没亲我,那就默认另一个选项。”还挺有逻辑。

    江扶月笑了:“其实一直都只有一个选项。”

    “什么选项?”钟子昂眼里闪现亮色,“是不是当我女朋友?我就知道你肯定对我——”

    话还没说完,下一秒他就看见江扶月在活动指关节。

    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他狠狠咽了咽口水:“你、干什么?”

    “告诉你选项啊。那就是——”

    钟子昂: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把你揍趴!”

    “哇!你来阴的——”

    江扶月不跟他废话,直接上拳头。

    钟子昂一边逃一边叫:“你敢?!我、我舅舅在外头,他发、发起飙来,天王老子都怕!”

    “是吗?可我怎么觉得他对你挨揍喜闻乐见呢?”

    “……”瞎说什么大实话!

    钟子昂腿脚不慢,以前在帝都的时候还专门练过长跑,可惜还是被逮住了。

    江扶月一个用力把他推到墙上,随即欺身上前,抬手就是一个壁咚。

    钟少惊恐,这他妈还是正常人的力道吗?

    关键她还只用了一只手啊!

    草!

    “你、你想干什么?”

    江扶月:“再说一遍,谁是你女朋友?”

    “没……没谁啊……”

    这个答案江扶月满意了,但还没完。

    “以后还提不提这茬?”

    钟子昂摇头。

    “说话!”

    “不、不提了。”

    “能做到?”

    他忙不迭点头,“绝对能!”

    江扶月收手,站直,后退两步,准备放他走。

    钟子昂刚想溜,突然身形一僵,定定望着江扶月身后,先是惊怔,随即脸色一黑,竟浮现出几分羞恼。

    江扶月转身望去,只见谢定渊就站在后方拐角的位置,抱臂斜倚,身长玉立,也不知待了多久,看到多少。

    不过,这些江扶月通通不关心,她把该做的事做完,打算撤了。

    径直越过男人,双眼平视前方,错身而过的瞬间不曾给予半分关注,连一丝余光的打量都没有。

    而后,渐渐走远,直至背影消失。

    谢定渊抬眸,倏地站直,踱步到钟子昂面前。

    后者垂头丧气,像一颗被戳破的球,漏得干瘪皱皮,还丑不拉几。

    “现在知道丢脸了?”

    钟子昂不说话。

    被江扶月甩墙上,再壁咚,其实真没什么。

    男人嘛就该让着女人。

    他过不去的是这一幕刚好被谢定渊撞见,估计还暗搓搓围观了全程。

    想他堂堂钟少,好歹也是有头要脸的人物,怎么能被一个女人威胁?

    关键他还认怂了……

    钟子昂根本不敢回想自己刚才的表现,一想到谢定渊就在旁边不声不响地看着,他就尴尬到脚趾抓出三室一厅。

    敲!

    半生英明,一朝尽毁!

    “怎么,现在是准备当缩头乌龟拒绝交流?”

    钟子昂幽幽反击:“……我是乌龟,那你就是老王八,反正咱俩一家的。”

    谢定渊气笑了:“我可没被女人抵在墙上。”

    钟子昂:“放心,你遇到江扶月就有了。”

    男人皱眉,显然想到了什么不好的经历,竟没有第一时间反驳。

    “钟子昂,”谢定渊认真叫了他的名字,那么接下来就不是开玩笑了,“既然人家女孩儿对你没那方面的意思,以后就别再纠缠了。”

    停顿一瞬,他接着补充:“没风度,也不体面。”

    钟子昂:“你怎么知道她对我没意思?万一她就是对我有意思呢?”

    “呵……”男人冷笑一声,“对你有意思能把你抵墙上像收拾一只鸡那样处理?”

    “鸡?”钟子昂表情诡异。

    “怎么我说错了?”

    钟子昂摇头:“她也这么说过。”

    “谁?”

    “江扶月啊!不过她说我像斗鸡,这个‘鸡’和‘斗鸡’还是有区别的吧?你觉得哪个更适合我?”

    谢定渊:“?”什么迷惑发言?

    “要不还是‘斗***,这个一听就很凶有没有?”

    谢定渊:“??”

    “哦,对了,”钟子昂随意道,“她也说你是鸡。”

    谢定渊:“!”

    “原话是——鸡中的战斗机,下巴可以飞到天上那种。”

    谢定渊眉心一跳,不自觉抬起下颌,但做到一半又诡异地顿住,最后又将下巴不动声色放平。

    真有这么高?

    飞到天上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老舅。”钟子昂幽幽开口。

    “……嗯?”

    “她怎么能说你是战斗机呢?!”钟子昂语露控诉,表情愤怒。

    正当谢定渊内心生出那么一点“我家有甥初长成,知道维护舅舅了”的欣慰时,下一秒——

    钟子昂:“要战斗那也该是我啊!怎么能是你呢?她也太没眼光了……”

    谢定渊:“……”现在把他塞回谢云藻肚子里重新锻造还来得及吗?

    “舅,你脸怎么黑了?”

    “……”

    “谁惹你了?”

    “……给我滚回家!”

    钟子昂:“?”不是……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发飙就发飙?

    ……

    却说独自离开的江扶月,出了king的大门,夜风迎面扑来,挟裹着夏季独有的湿闷。

    “我送你。”凌轩单手插兜,平直的肩线愈发衬得清隽落拓,额前几缕碎发被风吹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冒出来。

    他就像青春里描绘的那种会在树荫下翻阅名著的少年,穿着白衬衫,有世界上最好看的侧脸,阳光穿过层叠错落的树叶,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光晕中。

    或垂眸敛笑,或莞尔摇头,都能勾住一大片女生的心,惊起一阵又一阵夸张的尖叫。

    “校草”这个名头不是白封的,凌轩确实当得起。

    可惜,甭管什么“草”,对某个人来说完全绝缘——

    “不用了,谢谢。”江扶月收回视线,语调波澜不惊。

    “如果我坚持呢?”他问。

    江扶月觉得好笑:“怎么,你以为谁都是林瑶?”

    少年眼底有光:“我送她你不高兴了?”

    “……”得!又来一个跟钟子昂得同一种病的!

    “我没送,只是打电话通知她家里派车来接……”

    江扶月打断:“你送不送,送谁,以什么方式送的,这些都与我无关,所以你不用解释。”

    少年一愣,垂眸,半晌复又抬起:“情书的事……你还没原谅我?”

    “呵……凌校草,你说话之前都不过脑子吗?没有道歉何来的原谅?”

    “好,”少年正色,“我道歉。对不起,当初……糟蹋了你一番心意。”

    江扶月今晚第一次正眼打量他。

    凌轩迎上她的目光,不闪不躲,温润的眸中一片真诚。

    这就是原主小心翼翼暗恋、最终鼓起勇气告白的男生。

    却也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凌轩,”江扶月连名带姓叫他,“如果我没记错,你应该很讨厌我,今天说这些话又是什么意思?”

    “……我想和解。”

    “本来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

    凌轩摇头:“那是陌生人。”

    “不然你还想是什么?”江扶月挑眉。

    “……至少应该算朋友。”以后还可能是其他。

    “我没兴趣跟一个羞辱过我的人做朋友。”

    “……我道歉了。”他喉间一滞,目露委屈。

    “我接受了吗?”她笑。

    “……”

    风过无声,两相对峙。

    凌轩脸上无害的神情渐渐褪去,最后变得淡漠冰冷:“江扶月,你在拿我当猴耍。”

    他用的是陈述句,显然心中已有定论。

    “怎么?只许你恶作剧,不准我开玩笑?”

    “所以,刚才那些,都是玩笑?”他一字一顿,隐约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却又在竭力按捺,小心掩饰。

    毕竟,先动怒的是输家。

    江扶月轻啧出声:“明明这才是真正的你,装什么温柔男神?”

    “……”

    “少年,多点真诚,少点套路。”说完,错身离开。

    “等等。”凌轩嘴角抿做一条直线:“为什么?”

    江扶月停住,却没回头:“什么为什么?”

    “那个问题……”

    如果校草向你表白,会不会接受?

    凌轩艰难启口:“为什么是不会?”

    “因为就是不会。”

    说完,江扶月大步离开。

    凌轩看着她走远的背影,眼神怔忡。

    而不远处,谢定渊和钟子昂恰好目睹了整个经过。

    “是我,我也不接受。”钟子昂不屑撇嘴。

    原本以为谢定渊懒得接这种无聊的话题,没想他竟破天荒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世子很凶〕〔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