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梅府有女初成妃〕〔狼牙狼王于枫〕〔最佳上门女婿〕〔鉴宝黄金指〕〔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诸天第一仙〕〔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收集末日〕〔万相之王〕〔六指诡医〕〔豪门重生之天才风〕〔毒医狂妃:邪帝请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664 对她偏爱,灵魂发问(一二更)
    这明目张胆、不加掩饰的偏爱,老爷子就差把“心肝宝贝”四个字写在脸上了。

    韩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恰好被江扶月逮个正着。

    他眼中闪过零点一秒的心虚和窘迫,然后变得又凶又狠:看什么看?!再看信不信我——揍你啊!

    别说,还挺像龇牙的小莽。

    江扶月淡淡移开目光,低头吃菜。

    显然,这顿饭老爷子是花了心思的。

    食材新鲜,摆盘讲究,味道更是一流,其中还有好几道临淮的地方菜。

    美味和心意都不可辜负,江扶月自然要慢慢尝,细细品,好好吃。

    韩廷:“?”她是饭桶吗?

    饭后,江扶月陪老爷子到外面散步。

    韩廷歪坐在沙发上,忍不住嘀咕:“装模作样……”

    谁知刚好被路过的韩慎听到,一脚踹过来。

    “嘶!”韩廷惊叫,蹭一下站起来,“你要谋杀啊?!”

    “下次再让我听见你说这种话,就不是一脚这么简单了。”

    “本来就是,我又没说错……”

    这年头,谁还愿意饭后陪老人去散步?玩游戏,刷剧,看八卦新闻,不香吗?

    反正,班上女孩儿都喜欢。

    他就不信江扶月例外。

    肯定是装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在老爷子面前挣表现,邀宠呢!

    简直虚伪到极点!

    “你说什么?!”韩慎目光骤沉,“再说一遍?!”

    韩廷撇嘴,懒洋洋坐回沙发上,“好话不说第二遍。”

    其实都是装的,被踢中的位置快痛炸了,呜呜,想揉……

    “你个臭小子,我——”

    “诶!大哥,你做什么?”韩恪及时出现,开口制止,“家庭暴力不可取,消消气。”

    “哼!”韩慎拂袖而去。

    韩廷:“谢谢二叔……”

    “别,我可不当这句谢谢,你说月月坏话呢,下次再听到,不用你爸,我也得给你办服帖了,信吗?”

    韩廷脖颈一缩。

    靠!怎么每个人都帮着江扶月?

    他再也不是这个家的宝宝了,对吗?

    韩廷伤心地跑上楼,脚步声哒哒哒……

    突然,声音骤停,他从楼梯间探出头,大声叫道:“小莽——”

    没有回应。

    他再叫:“小莽快来——给你开罐头!”

    还是毫无动静。

    “别喊了,”韩恪轻飘飘开口,“小莽跟月月出去散步了。”

    韩廷:“……”靠!

    臭狗!下下下下个月的零食也没了!

    ……

    散完步,消消食,明明只是日常活动,韩启山却觉得从未如此欢心喜悦。

    旁边有外孙女陪着,身后有小莽追着。

    一边走,一边聊,笑容不曾间断。

    看时间差不多了,江扶月又陪老爷子回去。

    小莽亦步亦趋跟在她脚边,只要江扶月停下来,它就抱着江扶月的腿乱蹭。

    “啧……”

    “看来小莽很喜欢你。都说狗通人性,连它也知道我们全家都欢迎你,是不是啊小莽?”

    “汪汪——”欢迎!欢迎!

    回去之后,按老爷子以前的作息,在客厅稍坐一会儿就要上楼了。

    但今天他不仅没走,还主动提出让江扶月陪他下棋。

    韩慎默默扶额:您还嫌上次输得不够惨?

    韩恪直接别开眼,是了,老爷子不记打的。

    谁知——

    韩启山:“今天我们我不下围棋,换一种。”

    两分钟后,棋盘还是上次那个棋盘,黑子和白子也依然在用。

    但玩法变了……

    变成了五子棋。

    韩启山:“这种玩法我研究过了,非常有意思!”

    江扶月:“我都可以。”

    十分钟后。

    江扶月:“您输了。”

    二十分钟后。

    江扶月:“您又输了。”

    三十分钟后。

    老爷子:“我怎么还是输啊?”

    韩慎:“……”

    韩恪:“……”

    “不行不行,这个黑白棋子最近克我,得换!”

    就这样,五子棋换成了象棋。

    江扶月:“将军!”

    韩启山:“……”

    “再将!”

    “……”

    “继续将!您没路跑了。”

    老爷子:“不玩了!不玩了!我瞌睡来了!”

    说完,脚底抹油,溜上楼,跑得比兔子还快。

    江扶月收好棋子:“大舅舅,二舅舅,我也上去休息了。”

    “诶,你早点睡。”

    “月月晚安。”

    江扶月:“晚安。”

    凌晨一点,韩慎在书房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准备下楼倒杯热水喝。

    经过老爷子房间的时候,发现灯还亮着,门也没关。

    他透过稀开的门缝望进去,只见灯光下,一道人影坐在床边,腿上摊开好几本书,手里也捧着一本,此刻正戴着老花镜认真钻研,偶尔还写写画画,念念有词。

    韩慎挑眉,回书房一看,果然书架最上面那层有缺口。

    少不就是几本棋谱吗?

    ……

    这晚江扶月在那个粉粉嫩嫩的房间睡得踏实香甜。

    第二天早上自然醒,一看手机,八点。

    她没有赖床的习惯,起来,洗漱,然后下楼吃早餐。

    “月月起这么早啊?”

    “怎么不多睡会儿?”

    “是不是床睡得不舒服?我马上让人换——”

    江扶月:“不用,我睡得很好,谢谢舅舅。”

    韩慎点头:“有什么需要直接开口,自己家里不需要客气。”

    “好。”

    韩慎微笑颔首,接着叫来佣人,音色陡然一沉,完全不像对着江扶月时的温和亲切:“去叫韩廷起床,大家都起了,就他一个人还睡着,像什么话?!”

    “是。”佣人战战兢兢上楼去叫小祖宗起床,心里比苦瓜还苦。

    等韩廷下来,已经是半小时后。

    没睡醒的少年挂着黑眼圈,一脸怨气地出现在饭厅。

    头发没梳,脸应该也没洗,身上还穿着睡衣,两步一个打呵欠,浑身软绵绵。

    江扶月:“我吃好了。”

    放碗搁筷,起身走人。

    果然,没一会儿饭厅就传出韩慎的咆哮。

    其中还夹杂着少年不时的顶嘴与反驳。

    鸡飞狗跳。

    韩恒:“咳——他们父子是这样的,习惯就好。”

    江扶月点头:“我挺习惯的。”

    “……”

    “小莽,过来——”江扶月对着狗子招手。

    “汪~”来啦!

    小莽屁颠颠到她脚边,江扶月替它戴上牵引绳,“走,带你出去浪一圈。”

    “汪汪汪——”好耶好耶!

    韩恒:“……”这小丫头,也太淡定了叭!

    这时,手机铃响,韩恒看了眼,经纪人打来的。

    他最近不想工作,不想赚钱,只想咸鱼,陪外甥女~

    所以想都没想,就直接挂断。

    那边经纪人破口大骂,然后接着打。

    结果……这丫居然关机?!

    此时的韩恒绝对想不到,一向爱惜羽毛的他会在几小时后因为绯闻而闹得全网轰动,带起一波吃瓜狂潮!

    ……

    草坪上,江扶月正带着小莽跑圈。

    结果这狗不知道从哪里叼来两个飞盘,“汪汪——”要玩!

    江扶月接过来,转手飞出去。

    小莽汪汪两声,拔腿去追。

    追到了,又给她叼回来,示意继续。

    来回五六遍,狗子越玩越兴奋。

    突然,一声口哨传来,小莽原本已经跳到半空的狗身一顿,回头四顾,接着pia叽一声落到草坪上。

    低眉耷眼。

    只见对面小路上,韩廷气冲冲跑过来,脖子上挂着口哨,刚才就是他吹的。

    “江扶月——谁让你遛小莽了?!经过我同意了吗?!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行为叫什么?不问自取视为偷!”

    “别以为爷爷、我爸,还有二叔、小叔都喜欢你,宠着你,你就肆无忌惮、无法无天、欺人太甚!”

    呃……

    “我听大舅舅说你成绩不太好,上了高中之后语从来没考及格过。”

    嘎!

    韩廷怒目圆瞪:“你不要以为拿我成绩说事就能击垮我的自尊,打击我的信心,羞辱我的人格,来突显你的优秀、骄傲和闪闪发亮,我跟你讲我不吃这套——”

    江扶月歪头,目露疑惑:“从你看见我到现在,总共说了四个成语,一处引用,还有两个排比,所以,你语为什么不及格?”

    灵魂发问。

    小莽狗头一仰:“汪!”对啊,为什么,你说!

    韩廷:“?”

    这特么是讨论语的时候吗?

    草——

    ------题外话------

    两更一起,三千字。

    三更明天见,不说具体时间了(怕卡不准时),反正一定会有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魔临〕〔顶级气运,悄悄修〕〔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启预报〕〔无敌大佬要出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