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是我的星球〕〔先婚后爱,大佬要〕〔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餮仙传人在都市〕〔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青萍〕〔寒门崛起〕〔明夷于飞〕〔一世龙皇〕〔先婚后爱:隐藏大〕〔爱你成瘾:偏执霸总〕〔婚婚来迟,大佬要〕〔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我的白富美老婆秦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657 尽得人心,为她而证(两更合一)
    说完,方柳柳拿出手机,点开相册,用现场多媒体蓝牙功能直接把照片投映到身后的幕墙上。

    第一张照片背景是k大校门,左上角拍摄时间显示昨天上午,也就是第二场考试当天。

    江扶月正躬身坐进一辆黑色奔驰中,透过半降的车窗,依稀能看到一个男人模糊的侧脸。

    方柳柳:“江扶月是临淮人,这点相信大家都知道。试问一个从临淮来帝都参加考试的学生,为什么会有豪车接送?”

    台下回怼:“万一是月姐自己家里的车呢?”

    方柳柳冷笑,把照片放大:“看清楚,京a开头,这是帝都的车牌!”

    “我知道你们不会轻易相信,所以我还留了另一份证据……”说着,指尖一划。

    又一张照片出现在幕墙上。

    背景换成了春风酒店门口,拍摄时间还是昨天,黑色奔驰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辆银灰色宾利。

    江扶月同样坐进了副驾驶,但接她的却换成了另一个男人。

    方柳柳:“还是京牌,我查过这辆车,最新限量款,整个帝都不超过三辆。”

    “以上这些难道还不够明显吗?江扶月表面是来帝都参加o,实则却在背地里钓凯子、傍大款,辗转周旋于多个男人之间,道德败坏,影响恶劣!”

    “我在这里倒想问问主办方,还有在座的竞委会领导们,这种学生还配入围国家集训队吗?还有资格代表华夏去参加io吗?如果她真的去了,那才是对我们国家、对学科竞赛最大的侮辱和诋毁!”

    方柳柳言之凿凿,义愤填膺。

    像个正义使者。

    刹那间,不少好奇探寻的目光纷纷朝台下端坐的江扶月投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好家伙!人都站到台上声情并茂地揭发她,就差指着鼻子开骂了,江扶月竟然也还坐得住!

    坐姿悠闲,嘴角含笑,淡定得像个局外人。

    “突然感受到一种王之蔑视。”

    “你讲你的,我听我的,敌动我不动,敌怒我就笑——牛哔!”

    “不愧是月姐,这定力绝了。”

    “所以,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p的?错位?”

    “感觉不像。”

    “我觉得,就算月姐分别上了两辆豪车也并不能说明什么。单凭开局两张图就往傍大款和钓凯子上扯,也太无脑了。”

    “无脑还是其次,就怕有人居心不良,故意往月姐身上泼脏水,好达成不可告人的目的。”

    “有人是指方柳柳吧,就差把她身份证号码念出来了。”

    两人当即交换了一个了然的眼神,“懂的都懂。”

    “你说她图什么啊?把月姐从第一的宝座上拽下来,她自己也上不去啊?何苦来哉?”

    “那是因为你不了解女人嫉妒起来有多可怕,就算损人不利己,也在所不惜。”

    方柳柳自己得不到,但并不妨碍她让江扶月得不到。

    这种心理类似于:我很惨,所以我也要让你很惨,虽然你的惨并不能缓解我的惨,可我就是想看你跟我一样惨。

    “妈呀,女人太恐怖了。”

    一个男生抱住手臂:“鸡皮疙瘩已经冒出来了。”

    “那现在怎么办?就让方柳柳像个疯狗一样在台上乱咬?”

    “慌什么?月姐都还没表态呢!”

    “嘶……月神是不是太淡定了?”

    “我总感觉她在憋大招。”

    “……”

    方柳柳站在台上,见台下议论四起,众人交头接耳,还以为自己说的这些奏效了,大家已经开始质疑江扶月。

    殊不知,小丑是她。

    “我在此实名举报,要求竞委会取消江扶月的成绩和排名,并作禁考处理!”

    “嘶——这女的也太恶毒了吧?”

    “且不说事情还没弄清楚,在场领导一个都没发话,就算弄清楚了,该怎么处理也不是她能干涉的,这吃相不要太难看。”

    “我还以为她能装久一点,没想到自己就把自己暴露了,就这段位……连我都看不下去了,更别说在场的领导。还真当他们是吃素的啊?”

    方柳柳说完,好似结束了一场正义秀,满心欢喜地以为能够收获鲜花和掌声。

    然而事实却是,众人看她的眼神逐渐微妙。

    台下也没有表现出支持与附和。

    她茫然地站在台上,还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错。

    “……你、们没看见这些证据吗?江扶月她勾引富豪,玩弄美色,其实就是为了钱啊!这种表里不一、没有道德的人,大家为什么不攻击她?”

    这时,台下有个男生站起来:“你知道江记吗?”

    “什么?”方柳柳一愣。

    “月姐家的私房菜馆。你知道这家店生意有多火爆,日流水能达多少吗?那你又知不知道月姐自己家里就有一辆库里南?最大的用途就是当面包车接送后厨几个姓曹的师傅往返私房菜馆和煎饼店之间,当然,偶尔也装装干货,运点面粉什么。”

    方柳柳目露疑惑,不知道他说这些做什么。

    男生:“既然你不知道,那我作为江记铁粉告诉你——私房菜一位难求,排队至少都是一个钟头起,日流水进账达六位数,如果遇到节假日,七位数也不是没有过。”

    “综上所述,你觉得月姐缺钱花?”

    方柳柳眉头一紧:“谁会嫌钱多?她有,不代表不想要更多。”

    “这跟你拿出来的那两张照片一样,都是主观臆测,根本算不上实质性的证据,没有半点可信度。”

    “没错!”又一个男生站起来,“我们不是脑残,有自己的判断能力,不是你说什么就信什么。况且,你也夹着私心,想把大伙儿当枪使,那也要问问我们同意不同意!”

    第三个男生站起来:“当然不同意!我们没那么傻!”

    然后第四个、第五个……

    到最后竟如雨后春笋,一茬接一茬往外冒。

    方柳柳被眼前出乎预料的事态发展打得措手不及。

    她愣在台上,表情愕然。

    这些人不仅没对江扶月产生质疑,竟然还联合起来维护她?

    “还说江扶月没有勾引男人,现在站起来的这些不都是男生吗?!”

    “谁说的?!”两个一前一后,异口同声,“我们也支持月姐!”

    “还有我们——”齐刷刷。

    刹那间,全体起立,振声齐呼。

    竟有种庄严肃穆的味道。

    方柳柳傻了,竞委会的领导们也不由看呆。

    第一次深刻且直观地意识到“江扶月”三个字在这些学生心目中的地位和份量。

    用“叹为观止”来形容此时的感受也不为过。

    这个时候,江扶月自然不能再沉默。

    只见她在全场所有人的注视下,走到台上,拿起另一只话筒,对着方柳柳一字一顿:“根据我国《刑法》第246条中对侮辱罪、诽谤罪的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方柳柳是吧?”只见她红唇轻勾,“我要告你。并且十五分钟前,我已经报警了。”

    ------题外话------

    还是没虐完,先更出来,大家一点半来清除缓存再看一遍哈,今天一定要把她搞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魔临〕〔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天启预报〕〔无敌大佬要出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