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北王狂刀宁北〕〔秦城苏婉〕〔梅府有女初成妃〕〔狼牙狼王于枫〕〔最佳上门女婿〕〔鉴宝黄金指〕〔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诸天第一仙〕〔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收集末日〕〔万相之王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635 亲自背她,几个男人(一二更)
    日头渐高,洞内温度也明显提升。

    夜冷昼热,难怪会叫“阴阳窟”。

    江扶月下意识裹紧身上的滑雪服。

    “怎么?还冷?”谢定渊说着,伸手去探她额头的温度。

    江扶月乖乖没动:“已经不冷了。”

    “你昨晚……”男人一顿,低头垂眸,仿佛在斟酌语言。

    女孩儿眨眼,静待下。

    “你说等高考结……”

    就在这时,洞口突然传来一阵惊喜的声音——

    “找到了!他们在这里!”

    ……

    四十分钟后,谢定渊和江扶月被救上来。

    “腿受伤了?”一名特警上前询问。

    江扶月点头。

    “能动吗?”

    “不可以。”

    “担架呢?”特警回头大喊,“赶紧让他们送过来!”

    只是还没等到担架,江扶月就被谢定渊打横一抱:“马上又要下雪了,不能再等,先往回走。”

    “可是……”

    谢定渊:“没有可是。”

    特警咬牙,一会儿下起雪来确实不好办,很可能他们留下的方向记号都会被覆盖。

    “好。”特警终是点了头,开始下达指令,“大家收拾好东西集合,一分钟后出发,原路返回!”

    然后,他朝谢定渊伸出手:“我来抱吧。”

    谢定渊目不斜视,抱着江扶月,径直走开。

    特警:“?”我说错什么了吗?

    就很懵。

    前行一刻钟左右,担架才送到。

    江扶月示意:“放我下来吧。”

    男人力道一紧,不说话,也不放开她,每一步都迈得沉稳扎实。

    特警人员面面相觑。

    到了后面,江扶月已经能够明显感觉到他的吃力,主动要求用担架。

    谢定渊垂下眼皮,看了她一眼。

    “手不软吗?”江扶月笑。

    男人嘴角一紧,终于把她放下来,但转眼又背过身去。

    江扶月:“?”

    下一秒,反手将她一揽,扣到背上。

    “抱着手软,背着就不会了。”

    江扶月:“……”

    身后特警人员面面相觑。

    这一路并不好走,积雪厚重,一脚下去深深浅浅。

    但江扶月趴在男人背上,却未曾感觉到颠簸。

    他护得牢,背得稳,把所有安定与泰然都给了她。

    “不累吗?”江扶月凑到他耳边,小声问。

    “还好。”

    “我重不重?”

    “轻。”

    “如果今天换成其他人,你是不是也要身体力行?又抱又背?”

    “不会。”

    江扶侧脸枕在他肩上,呼吸正对男人颈边。

    丝丝袅袅,幽芳阵阵。

    谢定渊心口一紧,浑身如过电般酥麻,这样的感觉令他喉结乱滚,看似平静,实则慌张。

    “为什么?”女孩儿的声音又轻又软,带着一种神秘的诱惑和引逗,“为什么我可以。”

    “因为……”谢定渊大脑一片空白,凭着本能脱口而出,“我愿意。”

    江扶月笑了:“你以前不是讨厌我吗?”

    “……对不起。”

    “那现在呢?你对我什么感觉?”

    这次,男人罕见地沉默许久。

    久到江扶月以为他不会回答了。

    突然,“我喜欢你。”

    说完,他又无比郑重地重复了一遍:“江扶月,我喜欢你。”

    一字一顿,语气笃定。

    “你呢?”男人反问,吞咽口水的动作泄露了一丝忐忑与紧张,“你对我,又是什么感觉?”

    江扶月勾唇:“以后再告诉你。”

    以后?

    谢定渊一愣。

    正准备问以后是多久,电光火石间突然想起昨晚她说了一半的话:“等高考完……”

    男人笑了,轻轻回她一声:“好。”

    那就等高考完。

    ……

    这一走就是一个多小时,谢定渊背着江扶月,速度竟也不慢。

    几个落在后面的特警队员见状,不由暗自点头——

    “谢教授这体力可以啊!”

    “我以为他们搞研究的都手不能提、肩不能扛。”

    “开玩笑!谢教授可不是那种质彬彬的书生,我记得当年诺瓦病毒疫苗面世,成果震惊全球,央媒上门采访他,结果在小区篮球场把他碰到了。人家一个弹跳直接空心灌篮,帅得一匹!”

    “我也看到报道说他有固定健身的习惯,连营养摄入都控制得十分严格。”

    “都说术业有专攻,人家搞研究比我们厉害,体力也不比咱们差,咳……有被打击到。”

    “其实,我比较好奇谢教授跟那个女孩儿的关系,毕竟,全国人民都在操心他的终生大事,咳……我也操心。”

    “男女朋友?感觉不太像。朋友?似乎又太亲密了点……搞不懂。”

    “能让谢教授亲自背回去,怕不是……亲戚家的小孩儿吧?”

    “……”得!白嗑了。

    一行人抵达景区的时候,另外两路特警和几支民间搜救队早就接到这边传去的消息,纷纷收队回撤。

    钟子昂、凌轩、易辞三小只迎着寒风大雪,站在门口翘首以盼。

    “不是说找到了吗?怎么还不回来?”

    凌轩抬腕,看了眼时间:“应该快了。”

    易辞:“路上不会出什么事吧?又开始下雪了……”

    突然,钟子昂大叫:“快看!那是不是他们?”

    只见远处一行人正缓缓走来。

    越来越近,身形也逐渐清晰。

    三人拔腿跑上前,钟子昂:“舅舅,你跟江扶月没事吧?”

    凌轩见江扶月是被背回来的,想碰她,却又不敢伸手,“哪里受伤了?严不严重?”

    易辞:“里面有医生!救护车也来了,就停在山下!”

    迟一步得到消息的凌轻舟和易寒升此时也匆匆赶来。

    两人关切的目光落到江扶月身上:“有没有受伤?”

    “疼不疼?”

    话一出口,易辞疑惑中带着诡异的目光投向亲爹。

    凌轩看凌轻舟的眼神也骤然沉暗。

    谢定渊脸上没什么表情,绕开两个大的和三个小的,背着江扶月往里走。

    医护团队顿时涌上前。

    四十分钟后,江扶月和谢定渊坐上救护车,被一并送往医院。

    凌轻舟和易寒升开车载着三个小的,随后赶到。

    下午,检查结果出来。

    谢定渊没什么大碍,身体指标一切正常。

    江扶月扭伤了脚,好在没伤到筋骨,但小腿和脚面都有不同程度的冻伤。

    医生建议,留院观察。

    就这样,江扶月在病房一住就是三天。

    期间,凌轻舟和易寒升每天都来。

    “你们两个大总裁不忙吗?天天往医院跑?”

    易寒升不以为然:“样样都要我做,那下面一群员工养来是干嘛的?”

    凌轻舟:“今天有没有好点?”

    江扶月:“已经消肿了。”

    两人走后,钟子昂、凌轩、易辞三个小的又来了。

    钟子昂拎着汤,“我跟你讲,这个大骨汤超级香,还有营养,专门让刘妈熬的,你闻闻……”

    说着,揭开盖子,献宝似的端到江扶月面前:“怎么样,香不香?”

    “香。”

    “那赶紧喝一碗,以形补形来着。”

    凌轩用热水把碗筷烫了一遍才递给钟子昂:“……这样更卫生。”

    “诶?易辞人呢?他不是一起进来的吗?”

    凌轩:“他说他去洗手间。”

    “哦。”

    ……

    医院楼下。

    “爸——”易辞追上去。

    易寒升止步回头,见到亲儿子饶有兴味地挑了挑眉:“来看江扶月?”

    “嗯,你也是?”

    男人点头,大方承认。

    易辞挠挠头,原本想问的话,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易寒升哪能不知道他心头那点小九九,把大衣外套拨到两边,双手叉腰:“有屁快放,还跟你老子来这套……”

    “你叫我说的啊,那我说了。你认识江扶月?”

    易寒升:“认识啊。”

    “你、你们什么关系?”

    “啧,你觉得我们什么关系?”男人好整以暇。

    易辞眼珠乱转:“总不能你对她有意思吧?”

    “嚯!为什么不能?”

    ------题外话------

    两更一起,三千字。

    十二点四十还有一更,大家到时来刷,不要提前哦~

    一群男人一大堆戏,老的小的都凑一块儿,这下好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魔临〕〔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天启预报〕〔无敌大佬要出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