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武神纪元〕〔吴峥林夏〕〔快穿女主真大佬〕〔小阁老〕〔近战狂兵〕〔邪帝狂妃:鬼王的〕〔龙象〕〔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美女总裁的超级高〕〔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宴先生缠得要命〕〔时兰宴时修〕〔老婆是花瓶,得宠〕〔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妻不厌诈:娄爷,〕〔宴先生缠得要命〕〔绝世大少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581 老头吃醋,说晕徐泾(一二更)
    “不参加。”

    万秀彤:“好吧,那我也不凑热闹了。”

    很快,就有六七个人报名。

    娱委员脸上这才有了点笑,赶紧登记下来,课后组织这群人开会,第二天就着手排练了。

    据说是街舞表演,娱委员张欣欣负责组织排练,当然她自己也参与了,还是领舞。

    那之后连续一个星期都能看见“八人舞蹈小队”趁课间抠动作、练姿势、调走位。

    但效果貌似不太理想——

    “噗!何欢那个wave太搞笑了,是儿童唱跳吗?”

    “贺筑言身体僵得像棒槌,掰都掰不弯那种。”

    “许婷婷感觉要好点,可是大腿真的好粗啊,穿超短裤肯定特难看。”

    “只有张欣欣跳得最好,不愧是艺术特长生。”

    “舞台上看的是整体效果,光一个人跳得好有什么用?”

    “这不是还有时间练习嘛?熟能生巧,多练几次不就好了?”

    “说得容易……”

    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虽然这练习效果不怎么样,却意外给大伙儿枯燥的高三生活带来了不少乐趣。

    上课听闷了,看一看;做题做烦了,瞅一瞅。

    快乐就是如此简单。

    江扶月既然说了不参加,就不会把多余的关注放到这上面。

    即便众人都上前围观,她也能坐在位子上自己干自己的。

    要么刷题、刷试卷,要么看书。

    而且还是和学科内容无关的杂书。

    比如,万秀彤前天上午发现她在看《黄帝内经》,下午就换成了《伤寒论》和《金匮要略》。

    过了一天,又换成《thephysicaluniverse》和《troductoryastronoyandastrophysics》。

    这下直接连书名都看不懂了。

    而且江扶月看书是不分上下课的,只要她没看完,上课也能接着看。

    老师当堂提问,她站起来回答,根本不用看黑板,答案便脱口而出。

    时间一久,老师们索性也不管了。

    万秀彤觉得,不是不想管,而是管不了。因为无可奈何,所以放任自流。

    最近两天,江扶月又不看书了,改成捣鼓东西。

    一个巴掌大小的透明正方体在她手里拆卸组装、组装拆卸,来来回回,反反复复。

    万秀彤凑过去看了眼,正方体内部电线交错,三根大小不一的铜管并排,除此之外还有很多金属材质、类似按钮的东西。

    看上去精密且复杂。

    如果把外壳合上,里面全部看不见,就是一个普通的透明正方体。

    “江江,这是什么呀?”万秀彤满眼好奇,“魔方吗?可是没有一个一个的小方块儿诶。”

    “是比魔方更神奇的东西。”

    “啊?”

    “universe,宇宙。”

    万秀彤怀疑自己听错了,就这样一个小东西跟宇宙有什么关系?

    江扶月却笑而不语,低头继续捣鼓。

    这样一连几天,江扶月居然没换其他东西,一直在弄这个,万秀彤不由更好奇了。

    但她忍住没有多问,毕竟,问了也听不懂。

    等江江弄好之后,亲眼所见,比任何解释和描述都来得生动形象。

    刘博知道江扶月在捣鼓新玩意儿,下课跑来看过几次。

    无奈实在看不懂,又不好意思问得太详细,万一还是没听懂,那可就丢脸大发了。

    所以,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

    我不问,就不会听不懂;不会听不懂,我就不蠢——

    逻辑满分!

    林巧倒没这么重的包袱,她不多问纯粹是不好奇,毕竟,这玩意儿又不能下嘴,问那么多干嘛?

    是能炸,还是能煎?

    以上几人的反应,江扶月通通不知。

    她现在满心满眼都是手里这个四四方方的小玩意儿。

    中途几次遇到问题她就直接发邮件问老彼得。

    这可是他专业范畴内的东西,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了。

    对于她的问题和求助,老彼得当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恨不得亲自上手帮忙。

    结果一次偶然的机会被徐开青发现两人短短三天之内竟有上百封邮件来往。

    “行啊,老彼,背着我跟愁聊得挺起劲哈?”

    他往实验台边缘一靠,抱臂环胸,下颌微抬,一副样子“捉奸在床你今儿必须给我个交待不然别想走”的架势。

    彼得:“我突然觉得你好酸,用你们华夏语里面那个什么形容……就是刚从醋坛子里捞出来的。”

    “放屁!”

    “噢,徐,你越生气,就证明我说得越正确。”

    徐开青:“……”

    他朝屏幕上一瞥,再瞥,继续瞥,轻哼出声:“你俩聊什么呢?”

    老彼得如实相告:“chou在问我一些专业问题。”

    “她为什么不问我?”

    “有关天体物理方面,这是我的专业ok?”

    “我也进修过天体物理啊,看不起谁呢?”

    难道在愁心目中,他的专业能力没老彼强?

    这怎么行?!

    徐开青:“我也要加入!等着,我现在就给愁发邮件!”

    “欸——”chou要问的都问完了,你发什么邮件?

    两个小老头儿之间的较量和冒酸,江扶月没空理会。

    在老彼得那里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开始着手按照制定的计划进行,终于在一次数学课上试验成功了!

    之间一道强光从正方体里射出来,打在天花板上,顿时一片密密麻麻的东西投影出来。

    江扶月暗道糟糕,立马关掉电源。

    强光顿时不见,投映出来的那片东西也消失了。

    但课堂氛围却已经遭到破坏,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开始小声讨论——

    “光是从江扶月那里射出来的吧?”

    “天哪!好亮!那一刻我眼睛都差点被晃花了。你们有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啊?”

    “没有……”

    “我也没有。”

    “就密密麻麻一大片,看着怪吓人的。”

    “她上课居然弄这些东西,不用听讲吗?”

    “你第一天知道她不听讲啊?朋友,你太out了。”

    “不愧是我月姐,又飒又野。”

    “快看!徐老师朝她走过去了,脸是黑的。”

    “不会挨批评吧?”

    “……”

    徐泾停在江扶月面前,敲了敲她课桌,目光严厉,语气冷肃:“下课来趟办公室。”

    “哦。”

    “靠——月姐被请办公室了。”

    “不愧是老徐,公平公正,一视同仁。”

    “要不怎么当班主任呢?好好听课吧,连月姐这种神级学霸都被请去喝茶了,我们这种小渣渣还是自觉点比较好。”

    “对对对。”

    下课,江扶月听话地去了办公室。

    徐泾一看到她就忍不住嘴角狂抽:“你说你,搞什么呢?平时你在下面想干什么干什么,我管过你吗?还跟其他科任老师打招呼,让他们也别管,但这次太过了啊!居然整出那么大动静,教室里几十双眼睛盯着呢,没办法,只有让你来一趟了。”

    “……嗯。”江扶月点头受教,“我明白的。”

    徐泾:“?”你明白什么?

    “下次我会动静小点,不影响其他同学。”

    “……”这话好像也没错,可听起来咋这么不得劲呢?

    江扶月:“那徐老师,我可以走了吗?”

    “等等,你刚才捣鼓是什么?”

    江扶月想了想,组织语言:“您可以把它看作一个s陀螺仪兼airdataputer,也就是adc。整体功能类似ertialcrossuplgntrolsyste,用可以翻译成惯性耦合控制系统?但又不是完全一样,两者之间存在能量控制和气压维度的不同,造成的最终效果也不一样……”

    “除此之外,也兼具fs,也就是飞行管理系统的功能,具体表现在由显示控制组件和导航计算机组成,连接使用arc429总线,安装惯导系统、罗兰-c系统、vor系统、gps系统为参考连续计算目标轨迹、飞行距离……”

    徐泾:“?”她在说什么?

    ------题外话------

    两更,三千字。

    还有一更,十二点四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