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岳风柳萱_〕〔我不是真的想惹事〕〔我家师父超凶哒〕〔如意事〕〔农家傻女〕〔我只想安静的长生〕〔盛世嫡女:医品特〕〔影帝偏要住我家〕〔墨霜书楼赵旭〕〔娘子万安〕〔墨霜书楼赵旭的故〕〔墨霜书楼之赵旭富〕〔南烟文房〕〔酒剑仙〕〔重生之九零年代〕〔儒道独尊〕〔末日原始〕〔八零福气娇妻〕〔一拳爆仙〕〔悠然山村(农家奶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84 整蛊谢狗,他羞耻了
    . ,最快更新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一个凛冽危险,一个淡定幽邃。

    江扶月双手展开,撑在引擎盖上,身体也随着这个动作半躬。

    而后,遽然抬眼,恰好与男人目光迎在同一水平面上。

    “好玩儿吗?”她问。

    谢定渊面无表情,没有愤怒,也没有歉意,只与生俱来的高贵如影随形。

    “让开。”他冷冷开口。

    江扶月回敬:“下车。”

    两个同样霸道的人,拥有同样强势的气场,同样寸步不让。

    “再说一遍,让开。”

    江扶月笑:“如果我不呢?”

    男人目光骤沉:“仔细你这条小命。”

    “所以,我不让,你就要直接撞上来,是这意思吗?”

    谢定渊眉心一紧。

    江扶月一字一顿:“你刚才就是故、意、的。”

    男人不语,定定看她。

    “再说一遍,下车。谢先生应该也不想在自己外甥高中附近闹得不可开交吧?”

    “毕竟,”她笑意加深,上扬的嘴角勾起两道弯弯的弧度,一双桃花眼粼粼生波,“树要皮,人要脸。”

    谢定渊冷笑,眼底有被激怒的光,但很快就收敛得干干净净。

    “你威胁我?”

    江扶月点头:“可以这么认为。”

    “我一直以为,聪明人不会干蠢事。”他意有所指。

    “那谢先生又为什么踩足油门朝我冲过来?这不蠢吗?”

    当然蠢!

    蠢透了!

    那一刻,谢定渊也不知道为什么,刚闪过这样的念头,便付诸行动了。

    江扶月见他沉默,再次要求:“下车!”

    这回,谢定渊没再拒绝。

    熄了火,推开车门,落地站定,接着,绕过半个车头,停在江扶月面前。

    “这个时候不该向我道歉吗?”

    男人眉心一跳,垂眸敛声:“……该。”

    江扶月站直,静候下文。

    “抱歉。”他说。

    接着又问:“你还有什么要求,可以提。”

    “我受到了惊吓。”江扶月表示。

    男人从善如流:“需要赔偿吗?”

    “当然。”

    谢定渊:“开个价。”

    “谁告诉你我要钱了?”

    他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五分钟后,男人黑着脸坐回车里,像谁抢了他媳妇儿一样,从头到脚噌噌冒冷气。

    江扶月拍拍手,退到马路边,满意地朝车头位置看了眼。

    只见黑色引擎盖上,一张巨大的表情包豪横地贴在正中间,一条憨憨柴犬被凭空伸出来的一人手扼住了命运的咽喉,小表情怂得一匹。

    手:错了吗?

    废柴柴:错了错了!

    图是一旁便利店现买的,贴由江扶月亲手完成。

    “行了,谢先生自便吧。”江扶月让开路,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记得,一定要贴满三个钟头才能撕,当然,你也可以不遵守,但我相信谢先生不是个言而无信的小人,对吧?”

    男人冷冷直视前方,僵硬的下颌线条微微上扬。

    他不笑,就像一座雪山耸立在那儿,令人望而生寒。

    但这些人里一定不包括江扶月。

    “啊,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女孩儿眉眼含笑,夕阳下,灿烂到极致,“你看上去也不像个冲动的人,可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合常理的举动?我很好奇,能说说吗?”

    她问的是为什么突然开车朝她冲过来。

    “不能。”面无表情丢下这两个字,男人发动引擎。

    车身堪堪从江扶月面门擦过,间隔距离不到10公分,如流星闪逝,绝尘而去。

    她非但没动怒,还玩味一笑。

    大男人这么输不起啊?

    啧。

    却说谢定渊一脚油门踩死,直到拐了弯,再也看不见一中校门,才慢慢减速。

    嘀——嘀——

    一辆奔驰想超车,明明已经变去快车道,却突然减速,和他并行往前,然后狂按喇叭。

    “诶!兄弟,哪家4s店做的外饰啊?怪好看的!我怎么不知道有做表情包的呢?”司机一边控制方向盘,一边拉话。

    下一秒,路虎车窗合上,并突然加速,只留给对方一个冷漠桀骜的车屁股。

    “我去!开限量路虎了不起啊?要不是看你表情包可爱,特么爱谁谁——”

    谢定渊:可爱你麻痹!

    ……

    御天华府。

    刘妈一听到引擎声就跑出来开门。

    当铁门敞开,先生最喜欢的那辆车开进来,刘妈不经意扫过引擎盖,当场就傻了。

    原本在客厅玩游戏的钟子昂也跟着跑出来:“舅——”

    呃!

    只发了一个音,就像被踩住脖颈的鸭子,表情比刘妈还夸张。

    两人木桩一样杵在前面,谢定渊想快点开进去都不行。

    然后,他羞耻了。

    在看不见的角度,耳根迅速漫上一层薄红:“让开!”

    刘妈讷讷退到一边。

    钟子昂就没这么乖了,只见他对着引擎盖上的表情包好一番打量,数不清几秒之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谢定渊:“……”这小子完了。

    刘妈:“!”我现在冲上去捂他的嘴还来得及吗?

    ……

    是夜。

    谢定渊结束工作,离开书房,回到卧室。

    洗完澡,雷打不动靠在床头看半小时《nature》最近发表的论文结果,才摘掉眼镜,躺平,进入梦乡。

    梦里,似乎又重演了下午的场景。

    女孩儿在对面走,他开车往前冲,镜头一转,变成江扶月盈盈带笑的脸。

    她撑着车窗,低头发问:“我很好奇,你看上去也不像个冲动的人,可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合常理的举动?”

    梦里,谢定渊感觉“那个人”是自己,可又不能控制“那个人”的行为。

    所以,他看见“那个人”转过头,对着江扶月:“如果我说只是想吓唬吓唬你,你信吗?”

    梦到这里戛然而止,原本熟睡的人遽然睁眼,直挺挺坐起来。

    夜色正浓,再难成眠。

    ……

    8月15日,物竞复赛如约而至。

    据说,今年的复赛题目由q大物理学院院长,国宝级院士,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竞委会主任徐开青徐老教授全程把关。

    在此之前,就有风声传出,试卷难度不小。

    然而当考生拿到理论部分以后,才知道这个“不小”,究竟有多“大”!

    复赛不再设选择和填空,八个解答题,每个35分。

    反正侯思源做到第二题就大脑空空,想要呕吐。

    刘博文稍微好点,第二题卡了一下,第三题才开始抓耳挠腮。

    这次两人没跟江扶月分到一个考场,所以从头到尾没有出现提前交卷的变态。

    但另一边就不一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