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是我的星球〕〔先婚后爱,大佬要〕〔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餮仙传人在都市〕〔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青萍〕〔寒门崛起〕〔明夷于飞〕〔一世龙皇〕〔先婚后爱:隐藏大〕〔爱你成瘾:偏执霸总〕〔婚婚来迟,大佬要〕〔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我的白富美老婆秦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82 九爷路过,夏令营见
    . ,最快更新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徐教授?”江扶月喊他。

    没什么反应。

    韩韵如也愣在原地,这个老人看她的眼神……有点奇怪。

    “老徐!”江扶月又叫,这次拔高了音调。

    “……啊?什么?”徐开青猛地回神,脸上泛出一丝窘色,朝韩韵如道,“不好意思啊,你长得很像我一位朋友年轻的时候,没控制住,一时看出神了。”

    韩韵如理解地笑笑:“没关系。”

    是了,就是这样的笑容,简直一模一样……

    不过徐开青也没多想,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他开始专注手里的煎饼。

    “味道怎么样?”

    “嗯嗯——”徐开青嘴上不得空,只哼出两声鼻音,伴随着重重点头的动作。

    直到整个煎饼下肚,他一边擦嘴,一边竖起大拇指:“这味儿绝了!”

    酥脆爽口,半点不腻。

    既有肉松的软,又带培根的香,一口咬下去,层次丰富,香味十足。

    “在这之前,我吃过最好吃的煎饼是曹记的‘十满福’,但总感觉缺了点什么,现在我知道了。”

    江扶月挑眉,就连韩韵如也目露好奇。

    而不远处,站在煎饼机前的江达则浑身一震,后背僵硬。

    只是母女二人的注意力此刻都在徐开青身上,所以并未发现他的异常之处。

    “曹记是连锁餐饮品牌,从严格意义上讲,它已经不是饭店、菜馆之流,而是一个企业。所以,不管是在食物的选择、制作、装盘,还是在后续给顾客提供的附加服务上,包括用餐环境等等,都有一套高标准、规范化的模式。”

    “但煎饼这种食物,在诞生之初就充满了街头烟火气,如果硬搬到高档餐厅,不就失去了原味?”

    韩韵如莞尔:“您说得真好。”

    徐开青笑回:“是你们煎饼做得好。”

    江扶月还算淡定,因为,这样的说法她不是第一次听了。

    林巧那个小吃货就说过几乎一模一样的话。

    “小韩呐,”徐开青突然开口,语气还挺羞涩,“那个……我能不能再吃一个?”

    “当然可以!我让老江给您做,对配料和口味有什么要求吗?”

    “没有没有,就是吧……再多加点肉松,再多两条培根就更完美了。”

    江扶月:“……”这还叫“没要求”?

    “行,那您坐会儿,马上就好。”

    几分钟后,如果此刻有q大物理学院的学生路过就会发现他们大名鼎鼎、威严赫赫的徐院长穿着已经皱巴的衬衫、打了一条明显人为扯松的领带,正双手捧着一个还在噌噌冒热气的煎饼,一口接一口,享受得半眯老眼,连带脚上亮晃晃的皮鞋也跟着一摇一摇。

    q大学生看没看见,不清楚,但开车路过的谢定渊却看得明明白白。

    虽然隔着一条马路,还有一扇透明的玻璃门,但他何等眼力?何等洞察力?

    繁复的实验数据和千变万化的细胞形态,都逃不过这一双火眼金睛,何况只是认出两个熟人?

    谢定渊没有过去打招呼,只在原地停了两分钟,而这两分钟足够他将徐开青与江扶月二人的相处细节尽收眼底,并以最快速度加以分析,最后得出的结论是——

    两人关系相当不错!

    要知道,徐老跟他一起吃饭的时候,可没这么爱笑。

    除此之外,谢定渊还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江扶月手边杯子空了,徐开青顺手就给她倒满,女孩非但不觉惶恐,还一脸坦然地接受,而且没说谢谢!

    他收回视线,敛下眸中的惊疑,很快被一片古井无波的深邃取代。

    谢定渊拉下手刹,油门一踩到底,车如离弦之箭冲出,稳稳朝一中方向驶去。

    今天高二七班家长会。

    ……

    “还要吗?”江扶月眼睁睁看着徐开青一口气吃掉三个煎饼,微笑询问。

    这叫身体不好?

    她看好得很啊,能吃能聊,还扛热扛晒。

    “嗝!”徐开青面露窘色,“不要了,不要了。”

    “那芒果西米露?”

    “我发现自己还可以,嘿嘿……”

    江扶月:“哦。”莫得感情。

    等到终于吃饱,徐开青执意结账,韩韵如说什么都不肯收,最后还是江扶月站出来:“老徐要给,那就收了吧。”

    人堂堂院长当着,身负校外特聘无数,再有院士津贴揣兜里,压根儿不缺这点小钱钱。

    从他上回轻轻松松替她兑换出20个sa币,就可见一斑。

    “你这孩子,怎么没大没小,乱喊人?”韩韵如指的是她那声“老徐”。

    江扶月没说话。

    倒是徐开青忙不迭解释:“我跟——”

    他差点脱口而出“愁”,好在及时刹车,“我跟月月不论辈分,是忘年交,对,忘年交!所以朋友之间,怎么叫都没关系。”

    最后,韩韵如推辞不过,还是把钱收了,不过打包了两份玫瑰冰汤圆和三杯芒果西米露送给徐开青。

    可把这老头儿给乐呵的……

    江扶月站在店门口,目送他上车,很快,车窗降下来,徐开青拿着一杯西米露,嘴里还嚼啊嚼的。

    “江同学,”他已经不再下意识称呼她为“愁”了,“咱们今年物竞夏令营见。”

    江扶月勾唇,“好啊。”

    不就是夏令营?

    见就见,谁怕谁?

    送走徐开青,江扶月看时间差不多了,准备回学校。

    “月月,你等一下……”韩韵如突然开口,把她叫住。

    “怎么了,妈?”

    “前几天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是二中的什么老师,姓张,想约我跟你爸见个面。问她什么事也不说,当时店里忙,我就直接挂了,会不会耽误你的事啊?可后面那个人也没再打过来,我打过去吧还关机……”

    二中?

    姓张?

    江扶月问:“女的?”

    韩韵如点头。

    那她基本猜到是谁了。

    “不用搭理,下次她再打过来,直接挂了就行。”

    “好。我就说嘛,二中的老师怎么会打电话给一中学生的家长,明显就是骗子……”

    江扶月踩着下午第一节课的铃声踱进教室。

    嗯,化学课。

    她从书桌里拿出一本《算法导论》,开始从中间翻开,前面都已经看完了。

    十分钟后,此书光荣下线,万秀彤又看她换了一本新的,书皮上写的是——

    《数据结构与算法分析——c语言描述》!

    嘤!今天又是为同桌超吉尔牛批的大脑高唱“我不配”的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魔临〕〔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天启预报〕〔无敌大佬要出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