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打穿西游的唐僧〕〔重生年代娇宠小福〕〔第九特区〕〔至尊强婿〕〔90后风水师〕〔顶级弃少〕〔都市猎人〕〔桃源兵王〕〔作秦始皇的乖女婿〕〔格兰自然科学院〕〔无上神帝〕〔洪荒:我偷哭了全〕〔戏精老公今天作死〕〔萧天策高薇薇〕〔我真的只有一个老〕〔人道至真〕〔圣主的世界之旅〕〔上门狂婿〕〔机甲屠魔录〕〔丹皇剑帝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61 她的偏见,他的傲慢
    精彩·尽在·无名()

    谢定渊也在看她。

    原本是等在校门口的,结果看她匆匆进了一家小诊所,男人陷入沉默。

    垂放在身侧的手指,无意识轻动……

    到底还是个高中生,怪他……下手太狠。

    “你好,我姓谢,是钟子昂的舅舅。”他穿过马路,停在江扶月面前,温和地做着自我介绍。

    跟昨天那个拎起她、再撂下她的粗暴男人仿佛不是同一个。

    江扶月与他对视着,冷色不减。

    凑近了看,谢定渊发现这双眼睛比昨天更美,像两个涌动的漩涡,带着随时把人吸附进去的魔力。

    “昨天回去之后,我询问了子昂前因后果,是他有错在先,所以……很抱歉。”男人半垂的眼睑无声表达着谦逊,音调平而缓,沉且稳,很是慎重的模样。

    江扶月挑眉,上下打量他一眼,无疑,男人很帅,眉眼之间有股严谨的肃然,举手投足尽显教养的风范。

    从他开口说第一句话,态度是温和的,礼数是周全的,就连神态表情也让人挑不出一丝错来。

    除了“完美”,江扶月找不到第二个词来形容他。

    只可惜……

    那双看似平和的眼里藏着雪山,温润谦和的态度也不过流于表面。

    钟子昂的舅舅,又姓谢……

    江扶月差不多猜到他的来历。

    说起来她跟谢家……

    也罢,前世如烟,早就应该散了,这辈子她是江扶月。

    只是江扶月!

    “谢先生这句抱歉,是为你自己说的,还是替钟子昂转达?”

    男人一顿,旋即笑开:“都有。”

    “那也太简单了,一点诚意都没有,您觉得呢?”

    谢定渊点头:“我的失误。那什么才叫‘有诚意’呢?”

    江扶月:“不如你们甥舅俩同时向我道歉,如何?”

    男人不置可否,只道:“听说你成绩很好,不过除了埋头苦读,偶尔也要抬头看看世界,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就当向你赔罪。”

    说着,递给江扶月一个纸袋,用的是双手。

    即便这样一个小动作,他也维持着礼貌和教养。

    但无形中造成的压力,绝不是江扶月这个年龄的小菜鸡能招架住的。

    帝都上流圈子那群人似乎都很喜欢玩这套,说好听点叫“矜持高贵”,说难听点就是“装腔作势”。无意间拉开的阶层差距,轻而易举就能让对方自卑胆怯。

    多好的心理战术?

    可惜,遇到了江扶月,曾经那个圈子传奇一般的人物,久居金字塔顶端的存在。

    谁能让她自卑?

    谁又有资格令她胆怯?

    果然——

    江扶月的淡定引来男人数次侧目,她不接袋子的举动也令其玩味挑眉。

    “不看看?”谢定渊问。

    “最新款的水果笔记本,如果没猜错,还是高配,预计价格两万以上,谢先生真是慷慨。可惜,价钱不等于诚意。”

    男人眉间的笑容淡去,直至彻底消失,化作一片沉寂无澜的深海。

    他想,他有点理解钟子昂的心情了。

    给脸不要脸,不识好歹……还真没说错。

    无比自然地收回手,顺便抚平袖口褶皱,谢定渊下颌微抬,疏淡冷凉的目光落到江扶月脸上,“看来,今天谈不拢了。”

    “让你跟钟子昂同时道歉有这么难?”江扶月笑。

    “呵……你要的只是道歉?”男人轻嗤,不过是变相羞辱罢了。

    只是没想到一个高中女生竟然会有这么复杂的心思,那她和钟子昂之间,或许就不是单方面强追的问题了。

    谁知道她有她有没有欲擒故纵?是不是在吊人胃口?

    如果是,那钟子昂还真玩不过她……

    男人眼中透出三分审视,七分轻鄙,江扶月不知道他脑补了什么,但直觉不会是好东西。

    当即也敛了笑,迎上他的目光:“如果不是钟子昂有错在先,想来你也不会跑这一趟。你的道歉只是出于修养,并非发自真心,换句话说,你嘴上抱歉,心里却不认为动手有错,至少不该负全责。”

    谢定渊不动声色,下颌微扬的弧度带着几分凛然不可攀的矜贵与傲慢。

    “因为我对钟子昂动手,为了救他,所以你对我动手,归根结底,我有错,而你的行为建立在这个前提之上,那么原本有错也变成情有可原。而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放低身段向我赔礼,仅仅只是因为你乐意、仁慈、大度。”江扶月一针见血戳破他的真面目。

    最后反问:“既然你都没什么诚意,我又何必认真?”

    谢定渊第一次正眼打量她,很年轻的女孩儿,身上还穿着校服,不到双十年纪,说话却句句带刺。

    而她的口无遮拦也确实扎到他了。

    “你对我有偏见。”他说。

    江扶月挑眉,语气随意:“也许。”

    “这不对。”男人正色,严谨得像个学者。

    她来了几分兴致,“所以呢?你要教我做人?”

    他矜持的下颌又不自觉上扬,眼神随之睥睨,看着她,一字一顿:“请收回你的偏见。”

    “可以,等你放下你那不可一世的傲慢再说吧。”

    一场谈话,不欢而散。

    谢定渊坐进车里,半降的车窗露出男人冷峻的侧颜,“老张,开车。”

    江扶月平静转身,背影清直。

    一个把自己装进条框,想要苛求完美,却又流于虚伪的人跟她谈“偏见”?

    可笑!

    ……

    钟子昂今天请假,没去上课。

    早上汤医生过来替他做了检查,除开脖颈那一圈难看的淤青之外,气管、心肺这些都没问题。

    最后留下一管活血化瘀的药膏走了。

    钟子昂对着镜子涂药,左看右看,越看越觉得自己像条套颈圈的狗——

    “草!”

    他扔了药膏,气得躺回床上。

    一觉醒来,窗外夕阳西下。

    叩叩叩——

    “谁啊?”他不耐烦。

    “小少爷,先生回来了,叫你去客厅。”是刘妈。

    钟子昂不敢耽搁,简单洗了把脸下去客厅。

    “舅舅。”

    “嗯。”谢定渊坐在沙发上,衬衣西裤,穿得一丝不苟。

    “汤医生来过没有?”他问刘妈。

    “来过了,来过了,今天一大早就来了,说小少爷是皮外伤,过几天就能好。”

    谢定渊微微颔首:“先去忙吧。”

    “诶。”刘妈转身离开。

    视线落到钟子昂身上,他停顿一瞬,“半个钟头前,我见了江扶月。”

    钟子昂一愣。

    ------题外话------

    这章满满对手戏哦~

    爽文版“傲慢与偏见”,最后都会变成“傲慢与更傲慢”,就看谁先低下高贵的头颅了。

    w</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