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轩肖雅〕〔我在洪荒搞事情〕〔乐游源〕〔大秦帝师〕〔大明:开局我就被〕〔无敌从开宝箱开始〕〔不小心捡了一个宇〕〔农门贵妻:撩个状〕〔爆品经纪人〕〔重生之后更逆天〕〔我抢了哆啦A梦的万〕〔网游之奶个锤子〕〔成首富从捡垃圾开〕〔露泣梨花白如玉〕〔风水异闻录〕〔一把剑,砍翻诸天〕〔爱魂归〕〔慕医生你老婆又闯〕〔都市之修仙归来〕〔都市超级战医陈阳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58 易辞进攻,沙雕钟少
    精彩·尽在·无名()

    江扶月出去的时候,刘博文跟侯思源已经与等候在外的孟志坚会和。

    “……您不知道她多牛掰,四十分钟一到就交卷走人,看得所有考生目瞪口呆。”

    “我隔壁那个一听她要交卷,笔都差点没拿稳,后面答题一直手抖。”

    刘博文小鸡啄米:“我前面那个也差不多,幸好咱俩习惯了,心态稳得一匹!”

    这时,江扶月走过来。

    孟志坚问她:“感觉如何?”

    “还行。”

    “难度大不大?”

    “不大。”

    一旁刘博文嘴角狂抽,侯思源无语望天。

    然而,更刺激的还在后头。

    江扶月拿出五张草稿纸,递给孟志坚:“这是考题,您可以看看。”

    “考、考题?”孟志坚傻了,“哪来的?”

    “我默的。”轻描淡写。

    “……”

    物竞不像高考,当天考完,第二天就能看到试卷。相反,出于保护试题原创性的考虑,在考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会进行保密。

    当然,托点关系也还是可以拿到,不过至少要等一个星期。

    刘博文动作最快,噌一下蹿到孟志坚身边,跟他一起看:“……卧槽!真的一模一样啊?我怀疑你连标点符号都默下来了。”

    江扶月:“……不至于。”她又不是复印机。

    侯思源按捺不住好奇,噔噔噔跑到孟志坚另外一边。

    五秒钟后,茫然的眼神落到江扶月脸上,“你是魔鬼吗?”

    “……”

    初试结束,集训也不必再继续,江扶月的校园生活回到正轨。

    但跟之前又有所不同,因为多出两个“烦人精”——

    “饿了没?请你吃寿司。”话音刚落,一个精致小巧的饭盒出现在江扶月面前。

    她顺势抬眼,易辞得意的笑根本来不及收回,被逮个正着:“好玩吗?”

    “还、还行……不是!”少年突然反应过来,“我没在玩,我是真心的。”

    江扶月不置可否,伸手往桌洞里一捞,掏出两包坚果、三瓶可乐,四杯奶茶,五盒巧克力,再连带面前的寿司一并往他面前一推。

    “拿回去,我不要。”

    “欸,你怎么都没吃?不喜欢啊?行,那我明天送别的来。”易辞像看不懂她的拒绝,站在边上盯着女孩儿冷冰冰的侧脸,嘴角越扬越高。

    他想,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女孩子?

    连眼睫毛上翘的弧度都准确踩在他的审美点上。

    就是……冷了点,凶了些。

    比如此刻——

    “我不知道你在耍什么花招,也不想知道。但还是要提醒你,别来惹我,否则……”

    那一瞬间,易辞心肝儿颤颤,也不知道是被江扶月吓住了,还是骂爽了。

    少年目光微闪,小声嘀咕:“我能耍什么花招?你诬赖人……”

    他还挺委屈。

    江扶月点点头:“最好是这样。”

    “……”凶巴巴。

    “咳!”易辞握拳轻咳,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挟了三分情意,七分流媚,脉脉注视江扶月。

    宛若池水生波,湖面泛漪。

    “我以为自己表现得足够明显了,”他一字一顿,“我在追你,看不出来吗?”

    江扶月听罢,表情不变,平静地“哦”了声。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易辞挠头:“?”怎么不照剧本来?

    两人这番互动早就被全班不动声色看在眼里,挤眉的挤眉,弄眼的弄眼。

    按理说江扶月坐最后一排角落,易辞更是悄悄从后门溜进来的,加之两人说话声音不大,怎么就万众瞩目了?

    要怪就怪两人太出名,一个神级学霸,一个俊酷男神。

    尤其易辞还把他那颗五颜六色的彩虹头染回了黑色,身长腿长,皮肤又白,就像漫画里走出来的篮球少年。

    “江同学,考虑一下我呗?”说完,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又接着说,“不用立马回复,我等你点头。”

    说完,朝她眨眨眼,一阵风似的刮走了。

    好像慢一秒他就会输。

    留下面无表情的江扶月和一票八卦爆棚的吃瓜群众。

    “易辞?江扶月?”

    “这两人……什么情况?我怎么突然看不懂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是我村里还没通网吗?”

    “可能我也没通。”

    “我好像通了,但还是2g信号。”

    “……”

    这还不算完,下午就在江扶月让蒋涵把所有东西带回班里还给易辞之后,钟子昂来了。

    相比易辞明目张胆溜进三班教室,他则低调许多。先让人把江扶月叫出去,变魔术一样从身后拎出一包干花玫瑰,就超市里最常见的称斤论两、可以用来泡茶、便宜好喝还败火的那种。

    “喏,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送你。”

    江扶月看了眼花,又看了眼他,缓缓吐出两个字——

    “傻x。”

    钟子昂:“?”

    等反应过来,江扶月已经转身回了教室,他站在原地挠头:难道老舅的办法不顶用?

    放学之后,钟子昂气冲冲跑进别墅。

    谢定渊正用客厅的影音设备跟一群穿实验服的人开会,无视钟子昂的愤怒,把自己想说的说完才摁掉视频,从沙发站起来,整了整领口和前襟。

    每个步骤都纹丝不乱,条理分明。

    “有什么事?你现在可以说了。”

    被晾在一旁近半个小时的钟子昂:“……”情绪都没了,还说个屁!

    “不说?行,”男人点头,也没追问,“那我先上楼了。”

    “等等!”

    谢定渊回身看他。

    钟子昂从书包里抓出一个塑料袋,气愤地往他面前一扔:“你坑我!这根本没用!”

    袋口没扎进,洒了一地玫瑰干花。

    男人挑眉:“你带到学校去了?”

    停顿一瞬,他好似想明白什么,“拿去送人的?跟女同学表白?”

    钟子昂目光微闪,双颊腾地浮现两朵红云。

    嘟囔道:“反正你就是故意的,害我在她面前丢脸……”

    脑子里飞快闪过江扶月那张漂亮的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当时他还没懂什么意思,现在回想起来,钟子昂懂了——

    那笑容就是在对他说:我看你还能有多沙雕!

    他,堂堂帝都小少爷,居然被一个临淮土著女给鄙视了?!

    表白失败,ok,无所谓。

    但被当成沙雕,这就不能忍了!

    “她?”谢定渊抓住话里的关键词,“谁?”

    w</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