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是我的星球〕〔先婚后爱,大佬要〕〔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餮仙传人在都市〕〔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青萍〕〔寒门崛起〕〔明夷于飞〕〔一世龙皇〕〔先婚后爱:隐藏大〕〔爱你成瘾:偏执霸总〕〔婚婚来迟,大佬要〕〔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我的白富美老婆秦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51 物竞集训,情况棘手
    精彩·尽在·无名()

    “只剩半个月了。”孟志坚语调发沉。

    “今年时间太靠前,对我们很不利啊……”喻文州脸上难得出现这么严肃的神情。

    之前物竞班一直处于放养状态,两人都做好今年全国联赛又去打酱油的准备了,谁曾想突然杀出江扶月这么一匹黑马,让他们重燃斗志。

    这段日子两人也确实不遗余力,眼看渐入佳境,现在却突然告诉他们时间来不及了?

    如果不是顾忌还在学校,为人师表,真想当场骂娘。

    喻文州:“往年预赛不都在八月中旬?今年什么情况?”

    孟志坚沉吟一瞬:“如果我没猜错,上面应该是想给国家队集训留时间。毕竟去年……战绩不大好看。”

    何止“不好看”?

    去年的ipho华夏一块金牌都没拿到。

    喻文州啧了声:“看来上面是想重振雄风。”那参赛者之间的竞争也可想而知。

    “目前这个形势对咱们来说不容乐观啊……”

    孟志坚眼神微闪:“我倒觉得机会与挑战并存。”

    “什么机会?”

    “你就不想知道江扶月的极限在哪儿?她还有多少天赋没爆发?”

    喻文州一愣。

    “每次她交上来的试卷都是全对,随堂练习也从未出错。这些题目有难有易,参差不齐,可她的答案永远标准,那究竟什么程度的难题才能让她绞尽脑汁,或者不那么胸有成竹?你不好奇?”

    ……

    当天下午,孟志坚和喻文州临时召集物竞班十二名成员开会。

    “两个事要通知大家。第一,今年全国物理竞赛初试时间定了,7月12号……”

    “啊?这么早?我实验部分还没开始,完蛋了!”

    “还有半个月,临阵磨枪都不够啊。”

    “太秃然了,就这样没有一点点防备。”

    “……”

    “安静!听我说完——”孟志坚威严的嗓音传到众人耳朵里,很快,教室恢复平静,但气氛却较之前多了一丝凝重。

    “由于时间紧张,按照我们现在的进度,没办法赶在预赛前学完所有内容。因此,我和喻老师商量以后,决定接下来半个月对大家进行集中培训。”

    “顾名思义,集中培训就是要集中,除了你们理解的人员集中以外,教学内容也要集中。说简单点,就是你们白天时间都要用来学竞赛!实验可以不慌,因为预赛不考,主要还是理论部分。”

    “因为涉及到停课,我这边已经跟校方报备,年级也同意了,但本着自愿参加的原则,不做强求。你们可以在日常课程和集训之间二选一,今晚回去就跟家长商量一下,最迟明天给我答复。”

    话到这个份上,已经说得很清楚。

    选择权,也交到学生手里。

    江扶月第一个站出来表态:“我没问题。”

    接着又有五人当场同意。

    剩下六个人第二天也带回了家长的反馈——全部加入,无人退出。

    至此,轰轰烈烈的物竞集训开始。

    上午前两节课,由孟志坚拆解新的知识点,后三节课当堂测验并现场评讲。

    中午,正常休息。

    下午,检验上午知识点掌握情况,通常都是做试卷,少则两套,多则四套,强度大到怀疑人生。

    但这仅仅只是开始。

    随着掌握的知识点不断增加,题目难度也肉眼可见地上升,一来是多个知识点交杂具有很强的综合性,二来则是训练规格越来越向预赛标准靠近。

    短短三天,就有学生在课堂上直接学吐了。

    送到校医室,诊断结果如下——

    或因精神高度紧张而造成生理性排斥。

    但下午,这名同学又回到班里继续上课。

    “江同学,能坐你旁边吗?”

    江扶月和刘博文坐在一起,但她旁边还有一个空位。

    刘博文笑了:“侯思源,上午才吐过,还想继续给自己找虐啊?”

    原本是句玩笑话,侯思源却认真点了点头:“医生说,我必须主动适应,才能克服心理障碍,不然会一直这样。”

    所以他才来找大魔王江扶月,想近距离感受暴虐式碾压的滋味。

    “少年,有想法。”刘博文朝他竖起大拇指。

    侯思远目光落到江扶月身上,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可以吗?”

    “可以。”座位又不是她的,随意。

    三人交流的时候,江扶月手里的笔也没停,等上课铃响起,她已经刷完整张试卷,随手扔到一边。

    不用说,肯定又是全对。

    刘博文还好,早就见怪不怪了。

    但侯思源不知道啊,他愣愣地看着,整个人都懵了。

    这节课完,江扶月去洗手间。

    刘博文趁机凑过去,在这位小老弟面前捏了个响指:“嘿,回神了!”

    侯思源艰难地转动眼珠,半晌才聚焦:“她她他……”

    “像不像一台没有感情的刷题机器?”

    侯思源狠狠点头,“太恐怖了。她不用草稿纸吗?”

    “我甚至怀疑她都不用看题。”直接就能写答案。

    侯同学的三观受到了暴风雨式的袭击与摧残:“她怎么做到的?”

    刘博文两手一摊,耸肩:“可能上帝知道。”

    “知道什么?”江扶月回来了。

    刘博文立马缩回来。

    侯思源也下意识坐正,后背挺直。

    ……

    孟志坚所谓的“集中培训”说白了就是高强度“题海战术”。

    什么都别管,刷题是王道。

    对此,江扶月没意见,她本来就是个中好手,也喜欢这样直接上手的方式。

    听再多,讲再多,最终都要落到做上面。

    听懂了却做不出题的大有人在,既然如此,为什么不享受这种“实战”的快感?

    她倒是如鱼得水了,其他人却好像丢了半条命。

    饶是刘博文基础扎实,脑子灵光,也险些熬不住,更别说侯思源这种草鸡。

    没错,他又吐了。

    好在提前准备了一次性塑料袋,才避免不可描述的那种场景发生。

    “对不起……我、尽了……可我控制不住……”

    他毫不怀疑如果这次没对着塑料袋吐,而是……江扶月肯定不会愿意继续跟他当同桌。

    “老孟,这样下去不行啊。”喻文州收回视线,转而看向孟志坚,“强度太大,班里学生的水平又参差不齐,咱们在前面跑太快,后面跟不上的只能被拖死。”

    显然,这段时间的培训情况孟志坚也看在眼里,“我都知道……”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w</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魔临〕〔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天启预报〕〔无敌大佬要出世
  sitemap